“心靈捕手”任誌洪:請把你說與我聽
2021年01月17日18:01

原標題:“心靈捕手”任誌洪:請把你說與我聽

  新華社武漢1月17日電 題:“心靈捕手”任誌洪:請把你說與我聽

  新華社記者李偉

  “回國是必須的。”面對記者的提問,華中師範大學心理學院“海歸”教授任誌洪言語堅定。

  疫情期間,任誌洪及其團隊組織全國3000多名心理諮詢師,為各類群體提供每天24小時網絡化心理援助。這也是世界歷史上規模最大、專業性最強、日均服務人數最多的網絡心理援助。

  用愛驅走“怕”

  研究心理疾病網絡化干預的“80後”任誌洪,在美國兩所名校從事博士後工作兩年多,有不少從事心理服務的社會實踐經驗,猶如一名“心靈捕手”。

  “美國從事心理諮詢服務的人員,70%是心理學專業出身,但是國內的心理學專業人員卻很少從事具體實踐服務。”任誌洪坦言,正是通過中西比較發現,我國的心理諮詢領域還有很大的發展空間,促使他決定學成歸國。

  回國一年之後,任誌洪遇到了新冠肺炎疫情。

  “當時就是基於自己的專業直覺,覺得應該站出來做些事情。”任誌洪言語淡然,卻透露著責任與擔當。

  重大疫災之下必會有大量的心理援助需求。曾為世界軍運會心理諮詢工作負責人的任誌洪,積極參與到華中師範大學心理援助諮詢熱線籌建中。依託協會、師生、校友等力量,不到一週時間,就招募到專業資質優良的誌願心理諮詢師400餘人,督導師100餘人。1月31日抗疫心理援助熱線開通,免費向公眾開展心理援助服務。

  任誌洪團隊開發的人工智能心理干預系統,一開始也遭遇了“投訴”:熱線接通前的機器語音提示語,給人冷冰冰的感覺。

  如何讓諮詢者感受到更多的溫暖?任誌洪“腦洞大開”:舉辦一場最美指導語線上大賽。300多名諮詢師參賽,經過評選,三條“最美最甜”提示語上線。

  “我現在情緒穩定了,不會採取極端方式。”一天,熱線接到一名諮詢者的電話,她專門來電致謝:“我要對上午幫助我的諮詢師表示感謝,謝謝她給予我的幫助,給了我安慰和力量。”

  任誌洪說,接到諮詢者打來電話表示感謝時,會第一時間把這種好消息在團隊內分享,振奮鼓舞士氣。

  7萬餘人次來電,滿意度率高達94%以上

  一根熱線的背後,團隊的付出少為人知。

  “每天不足6個小時的睡眠,其他時間都守在24小時運行的心理援助熱線平台前。”作為平台諮詢負責人,任誌洪要掌握平台運行狀況、傾聽求助者心聲、解決各種問題,充當著“發動機”“降壓藥”“潤滑劑”等多種角色。

  很快,這一熱線成為國家衛健委重點推薦、湖北省衛健委唯一官方熱線。教育部華中師範大學心理援助熱線平台也在此基礎上建成,面向一線的醫護人員、新冠肺炎患者及家屬等重點人群,提供專業精準心理援助。

  讓任誌洪印象比較深刻的是,一名不幸感染了新冠肺炎、已治癒出院的醫護人員在來電中自述:疫情期間,一直在醫院工作,從被確診到出院,總擔心自己不經意間感染到其他同事,抑鬱感無法擺脫。

  任誌洪慢慢為她做起心理疏導:作為被感染者,恐懼和焦慮的情緒屬正常心理應激反應。作為助人者,自己被傳染了,沒有抱怨,卻心存擔心傳染他人的內疚感,令人敬佩。面對這名醫護人員的內疚情緒,任誌洪耐心傾聽陪伴,讓她慢慢接納自己,不再自責。

  “熱線開通以來,共呼入7萬餘人次,心理援助滿意度率達94%以上。”任誌洪說,短時間內組織起強大的諮詢團隊,在美國簡直不可思議,受法律等限製,諮詢師甚至不能跨州服務,“感受到祖國的偉大”。

  我有“病”,你有“藥”,為何給我我不要?

  任誌洪分享了一個熱線開通伊始有意思的故事:早期熱線醫務人員呼入者佔比甚少,甚至方艙醫院里心理治療師現場諮詢都“沒生意”。任誌洪想,遠程的熱線可能更是無人問津。

  然而,熱線網絡的文本諮詢卻驟然上升。

  原來,文本諮詢這種“看不見、摸不著,且聽不到”的模式減少了諮詢者的隱私顧慮。醫務人員、私密空間較少的方艙醫院患者不少都選擇了這種求助方式。

  作為一名心理諮詢師,也要承受傾聽者的負面情緒壓力,任誌洪保持著健身等習慣自我解壓。作為一名心理諮詢督導師,他也一直在做心理諮詢師關懷項目,確保團隊不會被擊垮。

  即將迎來寒假,任誌洪仍然沒有閑下來。他計劃舉辦寒假網絡培訓,培訓更多中小學心理諮詢師,服務青少年。

  任誌洪說,伴隨著未來公眾對心理諮詢需求的增長,希望投入更多精力,培養更多年輕的心理諮詢人才。

【糾錯】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