貴陽一小學生上學途中被車撞飛,市民:附近沒有人行天橋和斑馬線
2021年01月16日13:29

原標題:貴陽一小學生上學途中被車撞飛,市民:附近沒有人行天橋和斑馬線

1月15日上午7時許,貴陽市鹽沙大道保利雲山公交車站前發生一起交通事故,一輛藍色轎車撞飛一名10歲小學生。

目前,被撞小學生雙下肢骨折,據醫生介紹,後續觀察如未發現其他問題,兩三天后就可以出院回家休養。

行車記錄儀視頻截圖
行車記錄儀視頻截圖

孩子被撞飛在空中翻了幾圈後摔在地上

從路過司機提供的行車記錄儀視頻中可以看到,小學生被撞飛在空中翻了幾圈後摔在地上。

“當時我聽到嘭的一聲,回過頭看人已經躺在地上了,起碼被撞飛10米遠。”

市民章先生告訴記者,當時他正在公交站前,被撞學生和他同一個村。“這個娃娃才10歲,在貴陽市第四實驗小學讀書,和外公外婆住在黔靈村馬鞍組,天天早上都要從上面走下來過馬路坐63路公交車去上學。”

“為哪樣要橫穿馬路?沒得斑馬線也沒有天橋啊,上面也沒有公交車,娃娃些要上學只有從上面走十多分鐘下來橫穿馬路,到保利雲山坐公交車。”

黔靈村馬鞍組村民林先生告訴記者,被撞小學生父母在觀山湖區做生意,平時住在外公外婆家。事故發生後,馬上有人撥打了急救電話並報警。“都是一個村的,我們認識這個娃娃,就給他家人打了電話。”

事故發生地點
事故發生地點
事故發生地點
事故發生地點

事故發生地點

“120救護車來了後,娃娃親屬送去的貴醫,抬的時候娃娃一直喊腿痛。”市民章先生告訴記者,上午8時許,被撞小學生被送到貴州醫科大學附屬醫院。“他表叔回來告訴我,娃娃雙腿骨折。”

黔靈村馬鞍組在事發地山上
黔靈村馬鞍組在事發地山上

“我當時看到娃娃頭上有血,地上也有,我們不敢碰,問他有沒有事,他連話都說不出來,那個車擋風玻璃都破了一個大洞。”馬鞍組村民林先生邊說邊用手比劃了一個40公分左右的範圍。

馬鞍組村民林先生告訴記者,肇事車輛駕駛員是一名男性年輕人,當時車上還載有兩人。

家長:司機態度非常好,第一時間將孩子送醫

小郭躺在病床上
小郭躺在病床上

當天中午,記者在醫院小兒外科病房見到了學生小郭,此時他正躺在病床上,臉部擦傷處包著紗布,雙腿骨折處已經用石膏固定,纏上一圈圈紗布。

貴州醫科大學附屬醫院小兒外科副主任醫師陳有望介紹,孩子是上午由120急救送過來的,從目前檢查情況看,沒有昏迷史,頭部右側臉面部有擦傷,後枕部有血腫,經神經外科專家檢查後,暫不考慮顱內問題。

面部擦傷已經處理
面部擦傷已經處理

“孩子胸部、腹部等檢查後均無問題,24小時後將再次複查CT,做進一步檢查。當前主要是事故造成的雙下肢骨折,骨折處移位不明顯,目前已用石膏進行固定。”陳有望表示,後續還需要進一步觀察,如果兩至三天后沒有發現其他問題,小郭就可以出院回家修養。

據孩子的父親郭先生介紹,孩子出事後,司機立即撥打了120急救電話,並隨行前往醫院對相關檢查治療提供支援。“司機的態度非常好,第一時間就送孩子過來了,不然後果不堪設想。”

雙腿骨折處已用石膏固定
雙腿骨折處已用石膏固定

此次事故,郭先生非常氣憤。“出事的路口是孩子們每天上學的必經之路,沒有紅綠燈,沒有斑馬線,沒有人行天橋,已經多次發生類似的交通事故。”郭先生說,居住在黔靈村馬鞍組的孩子們,每天上學都需要穿過這條馬路步行至保利雲山門口乘坐公交車,據他瞭解僅這周就已經發生了幾起事故。

“我們從2012年就一直向村委會等部門反應,結果都不了了之。”郭先生告訴記者,今天接到孩子出事的消息後,就立即趕往醫院,現在看著孩子感覺非常痛心。希望有關部門能盡快解決馬鞍組居民出行問題,杜絕這樣的事故頻頻發生。

事發地仍有不少市民橫穿馬路

當日下午,記者在事發地保利雲山公交站前看到,不到15分鐘的時間內,有不低於20人橫穿馬路,其中不乏行動不便的老人,更有帶著小孩的媽媽。

一名女士帶著小孩橫穿鹽沙大道

“馬鞍組有居民1800人左右,每天去實驗四小和實驗二中的學生就有百餘人。”黔靈村馬鞍組市民章先生告訴記者,馬鞍組的學生幾乎都從事發地橫穿馬路到公交站乘坐63路公交車上學。“家庭條件好一點的就打摩的,條件一般的就只能走十來分鐘後橫穿馬路坐公交。”

一位橫穿馬路過來等公交車的市民告訴記者,他在馬鞍組租房子住,每天都要在保利雲山公交站乘車上班,之所以選擇橫穿馬路,一是因為黔靈村馬鞍組沒有公交車站,二是附近沒有人行天橋和斑馬線。“我也不想橫穿馬路,這裏前面是隧道,又是下坡,路過的車輛速度都很快,要是知道交通這麼不方便,我根本不會在這裏租房。”

市民正在事發地橫穿馬路
市民正在事發地橫穿馬路

事發地有沒有過馬路的安全通道?

記者在公交車站問了10餘位市民,大部分人都表示沒有人行天橋和斑馬線,只有一位家住雅關安置房的市民林先生告訴記者,在事發地往中華北路方向有人行天橋。“附近很多人都不知道有人行天橋,而且知道的也不走,太遠了!”林先生告訴記者,人行天橋是近兩年才修建的,距離公交站很遠。

隨後,記者在保利雲山小區內詢問市民是否知道有人行天橋一事,家住保利雲山的市民龍女士告訴記者,在市北立交處是有一個天橋,離事發地約有一公里的距離。“我們以前也是要走到對面坐公交,很早之前小區業主就反映過沒有斑馬線和人行天橋的問題,但一直沒有得到解決。”

在事發地幾乎看不到市北立交處的人行天橋
在事發地幾乎看不到市北立交處的人行天橋

記者探訪,走人行天橋過馬路需30分鐘

當日下午3點,記者從事發地前往市北立交人行天橋,走了約15分鐘,先後通過一處地下通道,兩處人行天橋,才到達鹽沙大道另一側。

從事發地前往市北立交人行天橋的地下通道
從事發地前往市北立交人行天橋的地下通道
從事發地過馬路的第一處市北立交人行天橋
從事發地過馬路的第一處市北立交人行天橋
從事發地過馬路的第二處市北立交人行天橋
從事發地過馬路的第二處市北立交人行天橋

記者實地走訪發現,如果是第一次走市北立交人行天橋,很容易走錯路。這兩處人行天橋建在市北立交橋下,不到200米的路段宛如一個迷宮。

市北立交人行天橋宛如迷宮
市北立交人行天橋宛如迷宮

接著,記者沿鹽沙大道往事發地方向行走,總共用時約30分鐘,步行約2公里,才到達保利雲山公交車站對面。

一位市民在市北立交前往保利雲山方向,並未選擇走有台階的人行道

馬鞍組市民坐公交,最快方式是橫穿馬路兩次

記者來到黔靈村馬鞍組,在村頭路口與小關立交交彙處看到,不少市民正在橫穿馬路通過小關立交,他們的目的地,正是山下的保利雲山公交站。

市民正在橫穿馬路通過小關立交
市民正在橫穿馬路通過小關立交

“走人行天橋太遠了,我們都是等沒有車的時候再走。”馬鞍組市民趙女士告訴記者,她每天都要上山下山一次,去的時候在小關立交橫穿馬路,接著在立交橋上再走200來米,最後橫穿鹽沙大道才能到保利雲山公交站。“有什麼辦法?橫穿馬路兩次就是最快的方式,這個地方就是這樣子,大家都這樣走,否則每天就要多走一個小時的路程。”

市民正在小關立交橋上行走
市民正在小關立交橋上行走

“我知道有天橋,但是太遠了,每天都是在小關立交這裏走上去,再走公園那邊過去。”馬鞍組市民黃先生告訴記者,他們一家人在這裏住了幾十年,以前63路公交車始發站在鹽沙大道往中華北路方向這一側時,馬鞍組的市民乘坐公交相對現在較為方便。“實在不敢橫穿鹽沙大道,那些車速度太快了。”

一位市民正在車流中翻過護欄橫穿馬路

隨後,記者跟隨黃先生從雲山山體公園方向前往保利雲山公交站,用時10多分鐘走了近一公里路程。

事發地附近走雲山山體公園的道路建在半山腰上
事發地附近走雲山山體公園的道路建在半山腰上

事發地曾發生多起撞人事故

“1月10日那天,也是一輛車撞了一個孩子,就是和早上被撞那個學生一個村的。”家住雅關安置房的市民林先生告訴記者,事發地曾發生多起撞人事故,均是因為橫穿馬路導致。

“根本沒有辦法,誰家的孩子不是心頭肉,也不想冒這麼大的風險過馬路,但這就是孩子們上學最近的路。”馬鞍組市民章先生告訴記者。

撰文:貴州日報天眼新聞記者 周旺澤 陳大煒 孟劍飛

原標題:《貴陽一小學生上學途中被車撞飛 市民:附近沒有人行天橋和斑馬線》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