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強北陷走私風波一週後:市場成“鬼城” 店舖清空避查稅 | 觀潮
2021年01月14日13:31
(左圖為華強北去年12月上旬美妝店舖景象,右圖為近期景象。新浪財經攝)
(左圖為華強北去年12月上旬美妝店舖景象,右圖為近期景象。新浪財經攝)

  相關新聞:華強北賺起女人錢:“中國電子第一街”落幕了嗎?|觀潮

  新浪財經 李詩韻

  天下熙熙,皆為利來;天下攘攘,皆為利往。

  一個月前,新浪財經曾探訪華強北,彼時的“中國電子第一街”散發著濃烈的胭脂味兒,華燈初上,人聲鼎沸,如今,它卻因涉嫌走私陷入停擺。

  不久前,深圳海關緝私部門聯合當地警方開展集中行動,對華強北多個商城中,涉嫌走私店舖進行查緝。當時接受採訪的店舖已關門歇業,有店主告訴新浪財經,清空鋪面主要是為了躲避查稅,暫不知何時可以恢復線下營業。

  華強北美妝店舖正面臨“大撤退”,美妝市場變“一夜空城”。

  99%店舖關門 商家稱避風頭

  12月28日,深圳海關緝私部門聯合當地警方對涉嫌通過跨境電商平台走私的團夥開展了集中的打擊行動。華強北明通數碼商城的“CC美妝”是此次查緝行動的重點場所之一。

  緝私民警發現,店裡除了歐美產雅詩蘭黛、蘭蔻等國際知名品牌化妝品,還有日韓產化妝品,涵蓋護膚水、眼影、口紅、防曬霜等多個品種。除了貨架上擺滿了涉嫌走私的化妝品,還有20多箱尚未拆封的化妝品堆在店內。

  此外,緝私民警還對哈曼等多個商城店舖進行查緝。經查,該行動查獲大批涉嫌走私進口的化妝品等貨物,抓獲犯罪嫌疑人36名,打掉走私團夥4個。犯罪團夥涉嫌走私貨物價值超過6億。

  2021年新年伊始,華強北美妝市場捲入走私風波。消息靈敏的店主於1月5日開始紛紛轉移貨品,關閉店舖躲避風頭。

  1月11日,時隔一週,新浪財經走訪華強北明通、曼哈美妝商城以及女人世界,發現商城正常運作,但99%的店舖已經關門且店裡僅簡單擺放著樣品。

  曼哈美妝城的保安稱,“近日商城消防安全檢查,這幾天都不開門,下週可以來看看。”不過,女人世界一美妝店主向新浪財經表示,現在大家都把店舖清了為了躲避查稅。“今天剛好有客人要來店裡取貨我才過來,我這裏東西還算多的,待會還要收走。”該店主透露。至於何時能重新營業,沒有人說的準。

  下午三點,明通美妝市作為華強北最火旺的商城之一,如今商舖大門緊鎖空蕩無人。新浪財經走訪發現,明通商城僅留下東、西兩個大門出入,其餘小門已用封膠阻隔。此外,每一層樓都有數位明通工作人員看守,不得拍照。

  仔細觀察,明通商城多處掛上了“打擊走私,利國利民,全民參與,禁絕走私”等字樣的橫幅。而商城內大多店舖因撤離貨物變得十分雜亂,並且此前幾乎每家都黏貼的“商品離櫃概不負責”,被“一般貿易商品”標記所替代。

(店內黏貼標記。新浪財經攝)
(店內黏貼標記。新浪財經攝)

  偷稅漏稅 商舖暗藏走私鏈條

  “一般貿易商品”也是此次走私風波的關鍵詞。據悉,上述走私團夥主要通過將一般貿易性質進口的貨物,偽報成跨境電商方式進口從而偷稅漏稅。

  根據央視報導,海關緝私部門介紹,此次四個走私團夥中有通關團夥、貨主團夥等。貨主在境外將貨物組織好以後,交給通關團夥,通過非法渠道購買的公民個人信息,製造虛假訂單、支付單以及物流單,欺騙海關將貨物通過跨境電商的方式運進國內。

  按照我國相關規定,目前跨境電商個人年度交易額度限值為2.6萬元。通過跨境電商平台購買的進口商品,只能由提供身份信息、具有消費額度的公民享用,且不允許進行二次銷售。但涉案平台卻利用該政策,以內部成員及周邊關係人的身份大量註冊銀行賬號,並通過這些賬號去支付通過電商平台走私進口商品的貨款,盜用消費者的信息以及消費額度進行跨境電商交易。

  2017年,逐步轉型做起美妝生意的華強北,憑藉渠道、資金以及市場等優勢,以“低價”的特質迅速占領市場。例如銷售量比較高的雅詩蘭黛50ml“小棕瓶”精華,官網價格為900元,海南免稅店為698元,在明通約400就能買到。

  明通一店主告訴新浪財經,華強北的美妝品大多分為歐版、韓國免稅版或者公司版等。越接近原廠拿到的價格越低,主要還是看商家一次能投入多大資金去拿貨。熟知華強北的人士曾向新浪財經透露,華強北美妝之所以那麼便宜,並非外界所說的是假貨,主要是因為店主有各種渠道獲得貨源,包括類似上述的刷單,還有免稅店返點等措施。

  此前作為“中國電子產品第一街”聞名於外的華強北,經曆過大大小小數次盤查行動,包括打假、緝私等。業內有觀點認為,此次整頓勢必會在短期內對華強北美妝市場發展帶來影響。但長遠來看,任何行業最初發展肯定都有不規範的地方,通過整頓,杜絕走私行為,同時引導商家通過正規渠道發展,逐漸可形成和推動國產品牌發展,市場也會規範化。

  美妝萌芽 華強北又要“變天”?

  上世紀80年代初,華強北還是一片以電子工業和加工為主的工業區。借助深圳特區的優勢,華強北以豐富且全面的產品線以及低廉價格,書寫了日均客流超50萬人次,電子類產品年銷售超千億元的傳奇。

  不過近年來,華強北的手機業務逐漸失去了成本以及信息差的優勢,而商家也各自尋求其他出路。其中,明通化妝品市場成為了深圳華強北首個全面轉型做美妝的商城,同時也是做的最出色的商城。在明通帶動下,華強北48個商城中,有10個已經開始或者完全轉做美妝生意。

  天眼查數據顯示,2017年-2020年間,華強北化妝品相關企業的註冊量從1,634家增加至4,187家(全部企業狀態),三年累計增幅156%。值得注意的是,2020年,華強北化妝品企業註冊數較2019年增加了52%。

  目前,華強北有超過1.2萬家企業名稱或經營範圍含“美妝、化妝品、彩妝”,且狀態為在業、存續、遷入、遷出的化妝品相關企業。

  此次風波給商家帶來多大影響暫不可知,上述女人世界美妝店主向新浪財經透露,目前她只能通過朋友圈發佈產品信息,主要還是老客戶微信下單,再一件件貨發出去。

  但緊鎖的店舖大門,註定時刻流失著客戶。對於明通店主而言,高額的租金更是難以承受的成本。在華強北,只要好做的生意,鋪租一定會不斷上漲。走私風波前,明通7-8平的店舖月租漲至五萬左右。而女人世界四樓租金活動期間租金在4千左右,萬商電腦城一樓租金大概在600月每平每月。

  處在發展初期的華強北美妝,本就裹挾在價格戰、租金人力成本攀升以及利潤被瓜分等內部矛盾中,熙熙攘攘過後,是利盡而散還是捲土從來,一切尚且未知。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