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直都被音樂推著走
2021年01月13日04:24

原標題:我一直都被音樂推著走

裘德

  前不久在廣州舉辦的南方音樂盛典上,26歲的音樂人裘德斬獲了“最佳國語男新人獎”;而真正讓裘德為樂迷所熟知,卻是去年10月3日的第31屆金曲獎頒獎典禮。裘德作為該屆金曲獎唯一入圍的大陸歌手,儘管最終並未獲獎,但他的名字與其他知名音樂人同步出現在“最佳國語男歌手”入圍名單中時,仍有著非凡的意義。

  翻開裘德的個人資料,作為歌手的他出道時間不過兩年,但他卻取得了不俗的成績。作為華語樂壇規模最大且最具影響力的音樂獎項,金曲獎一向偏好大膽創新且具有獨特性的音樂,而裘德便是這樣一位“音樂鬼才”。他的創作風格多樣,極具巧思,其作品更帶有一種舞台劇的氣氛。

  文、圖/廣州日報全媒體記者 程依倫 實習生 麥芷棋

  1月9日,裘德來到廣州中央車站展演中心舉行個人巡演。儘管此前在北京、上海等地已有過巡演經驗,但舞台上的裘德依然顯得有些緊張;而舞台下,裘德自嘲是個“標準的宅男”,他話不太多,唯獨聊到創作才會流露出強烈的情緒。在巡演的前一日,廣州日報全媒體記者就音樂創作、流量等話題採訪了裘德。

  業界肯定的“音樂鬼才”

  裘德的作品中頗有一種音樂劇的色彩,甚至聽眾可以從許多歌曲中聯想到某些經典的影視劇作。而這種創作風格與裘德的個人經曆密不可分。裘德是貴州人,在大學畢業之前始終在貴州生活,並在一所師範類院校學習美聲專業。畢業那一年,裘德選擇了北漂,並進入一所公司從此開始專職寫歌。“當時公司經常會給我看電影,並且要求我在看完電影之後寫下一首歌,於是很多歌的靈感都是從電影劇情里獲得的。”

  在許多人眼中,裘德有一種令人欽羨的“靈感乍現”能力,似乎創作對於他而言並不是一件太難的事情。以他的獲獎專輯《頒獎的時候我要缺席》為例,這張讓他“一戰成名”的專輯一共收納了十首歌,但誰也沒想到這卻是他以一天創作一首歌的頻率、前後總共只花了兩星期時間“趕”出來的。

  在這張專輯中,裘德將自己想像成一個紀實攝影師,撿起鏡頭對準了九個毫不相關的角色,其中包括街頭藝術家、父親、弟弟、少數群體、船醫、科學家、一對情侶,以及幻想中獲獎後的自己等。對於這張專輯,著名音樂製作人陳偉倫如是點評:“聽著彷彿在經曆一場具有豐富音樂色彩的電影。”

  “北漂宅男”以音樂為伴

  在音樂的領域里,裘德可以天馬行空,而在摘掉“音樂人”這個標籤之後,裘德更接近於一名普通的“北漂青年”:愛打遊戲、獨居、養貓、宅男都是他的特徵。朋友不算太多的裘德,在很長的一段時間里都處於一種孤獨而遊離的狀態,而音樂更像是他的夥伴。“可能是因為我處於起步的階段,所以相對於批評和建議,我更加希望多一些鼓勵,也正是因為有了歌迷們的鼓勵,我才能一直堅持走下去。”

  裘德表示,現實中孤獨的狀態,也會讓他在做音樂的時候更加專注。比如專輯里的《莫比烏斯號船醫》就是最讓他觸動的歌曲,“當時我一個人在北京看海,面對大海那一刻就有一種很強烈的孤獨感。這首歌就是在這種情緒下寫出來的。”

  堅持自我的“佛系新人”

  裘德坦言,他對於音樂的態度格外“佛系”,一直以來都是“被音樂推著走”的狀態。

  “比如大學的時候,我覺得做音樂是我非常熱愛的事情。來北京後,因為當時的公司有規定每個月要寫多少首歌,有時候就覺得做音樂像個工作一樣。但是如果不寫的話,就會沒有收入,生活壓力也會比較大。”裘德說。

  這種佛系的心態,讓裘德在平衡資本、流量以及關注度時,都能格外自洽。去年入圍金曲獎後,對於撲面而來的關注,裘德並沒有覺得侷促。“如果是你在堅持做自己的情況下吸引而來的流量,那你繼續堅持就對了。”

  在裘德看來,什麼是好的音樂,每個人心裡都會有一杆秤。“我覺得娛樂圈像一個大泳池,過去我是一個慢吞吞的人,如今進到這個泳池以後,發現周圍的人都遊得很快,這會讓我緊張,當然也會有動力。”裘德說。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