球員申請交易背後的故事 也可以和球隊雙贏?
2021年01月13日08:00

  熟悉NBA的球迷,對於球員提出交易申請可謂見怪不怪。在這背後也交織著各方利益,充斥著各種明爭暗鬥。《Hoopshype》記者Michael Scotto撰文,通過深入採訪一些處理過類似事件的經紀人和球隊高層,揭開了球員提出交易申請背後的故事。

  球員一方任何人都可以提出交易申請,不管是夏登那樣的特權球員,還是普通角色球員,或者是像巴格利老爹那樣的球員親屬。之所以提出交易申請,原因也是五花八門,有可能是缺乏出場時間,有可能是新合同談判不順,有可能是看不到球隊的未來。

  一旦提出交易申請,球員和經紀人,與球隊老闆和高層之間的關係就會驟然緊張。一位資深經紀人表示:“有時你必須對球隊表現得強硬一些,畢竟這相當於一次‘離婚’。某些時候,你甚至要變得惡毒,要讓球隊知道一意孤行是沒有好結果的。”

  通常而言,球員提出交易申請,是經紀人通過電話或面談的方式,向球隊高層提出的。如果交易談判沒有進展,球員在球隊的處境也會受到影響,這時他們可能會直接和老闆會面。一名全明星球員的經紀人表示:“這也取決於球員的檔次。有些時候,經紀人提出交易申請,老闆們可能會以為是在鬧著玩;但當球員當面提出時,他們才會重視起來。”

  當然,在和老闆或高層會談前,球員和經紀人也會保持密切聯繫,以便統一立場和口徑。雙方達成協作關係,經紀人負責去啃硬骨頭,球員則負責較為輕鬆的任務。即便球隊高層和教練組繞開經紀人,直接找球員會談,經紀人也會要求獲悉談話內容。

  如果球員並不直接回應,或者拒絕參與談判,球隊高層就不得不去思索球員到底想什麼,哪裡出了問題,該如何補救?而一旦球隊高層這種焦慮的情緒被經紀人獲知,他們就會陷入被動,就會被經紀人“吃定了”。

  在球員提出交易申請後,球隊往往是握有主動權的;但如果該球員身處合同年,情況則會立刻反轉。多數球員在交易引進這樣的球員時都會心存疑慮,畢竟他們並不確定能否和該球員續約,除非有球隊甘願為了短期目標而放棄未來資產。

  接下來就是保密了。一位曾處理過一位名人堂球員交易申請的球隊高層表示:“經紀人也不希望交易被媒體公開,那隻會讓球隊更不安,會在交易談判中處於劣勢,反而會阻撓交易達成。”

  不過隨著交易談判的深入,經紀人和球隊高層也會偶爾向媒體透露些風聲。該高管表示:“這取決於球隊對形勢做出怎樣的估計。若交易談判進展不如預期,球員和經紀人可能會尋求媒體幫忙。如果球隊和經紀人關係甚好,他們會攜手來推動這事,經紀人會開列出一份球員心儀下家名單,交給球隊高層。但有的經紀人明顯缺乏耐心,巴不得立刻公之於眾。”

  經紀人也會代行高層職責,對自己旗下球員的市場價值作一番評估,遴選出適合該球員的幾支潛在下家球隊,好在交易談判時預留出空間。同時,交易申請一旦提出,經紀人和球員也面臨著風險,球員可能會被送到一支他不願去的球隊。為了避免發生這種事,經紀人要提前對那些球員不願去的球隊說不,借此縮小下家的範圍。

  這就像是一場貓捉老鼠的遊戲,談判隨時可能破裂。有時,有的球隊會嚴守秘密,直到和其他球隊即將達成交易時,才知會經紀人。如此一來,即便經紀人再神通廣大,也難以阻止交易。當然,潛在下家也會暗地聯繫球員經紀人,詢問球員加盟的意願。否則,如果交易強行達成,經紀人可能會遷怒於球員的新東家:“你們把我旗下的球員換來做什麼?他壓根兒就不想來這裏!”

  但如果經紀人超越自己的權限,阻止了交易發生,不但會給球員帶來負面影響,讓球迷反感,也會使球隊難以達成理想的交易。因此,一旦提出交易申請,經紀人也必須慎之又慎。有一位經紀人就透露,此前他旗下一名尚處新秀合同期內的球員申請交易,結果被球隊下放到發展聯盟以示懲戒。

  有時,為了防止經紀人在背後搗鬼,球隊高層也會故意向媒體泄露信息,利用媒體來獲得理想的交易。他們會向一些潛在下家說,他們已獲得了更理想的報價,將一場交易談判生生變為競標會。

  當年金塊交易安東尼就是如此。在安東尼提出交易申請,並鎖定紐約人後,金塊成功地在紐約人和網隊之間挑起了一場競標大戰。他們將兩隊的報價都泄露給了媒體,最終迫使紐約人在籌碼中增加莫斯高夫,交易達成。

  當然,經紀人和高層也會團結一致,為彼此爭取最大利益,促成一種雙贏的局面,共同對付其他潛在下家。如果球隊想要在對方的報價基礎上再索要點兒什麼,比如2個次輪簽或1個首輪末段的選秀權,經紀人會主動出面,告誡潛在下家:若想達成交易,就必須付出這樣的籌碼。

  雷霆將保羅-佐治送到快艇,就可被視為一種雙贏。佐治來自加州,一直想回到家鄉球隊打球,雷霆充分利用了尼納特想要聯手佐治的意願,換來了亞曆山大、加連拿利和多個未來選秀權,快艇也成功將尼納特和佐治都招入陣中。

  總之,在球員提出交易申請後,高層和經紀人之間就會長期處於一觸即發的緊張狀態。有時,經紀人會被高層在電話裡罵得狗血淋頭,但轉過來,他們又會表現得從未有過任何怨恨。

  (魑魅)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