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運延期1年 她可能成國字號最大黑馬
2021年01月08日16:01

  26歲的刁琳宇,已經來到了二傳位置的成熟年齡。

  前兩年,一直在國家隊進進出出的她,狀態不慍不火;但在剛剛結束的女排聯賽中,刁琳宇的精彩調配球,成為了江蘇隊提速的動力之源,以及球迷們最大的驚喜。

  然而,好運沒有眷顧她。

  決賽第二場,正是因為刁琳宇的意外受傷,改變了爭冠大勢。

  江蘇隊沒有拿到聯賽冠軍,但這個容貌清秀的女生,卻有可能成為奧運延期一年後,女排名單的最大黑馬。

  01

  意外

  2020-2021賽季聯賽決賽最終場的角逐,刁琳宇坐在場地邊的擋板後面,沒有出場。

  燈光照射下的賽場上,江蘇女排局面逐漸被動,距離冠軍也越來越遠。但刁琳宇的眼中,卻呈現出紅色的光彩。

  那一刻,她似乎已經看淡了勝負,隊友們的頑強表現,激活了她的心。

  刁琳宇知道,隊友們是在為江蘇隊而戰,也是在為受傷的她而戰。

  作為江蘇女排的主力二傳,刁琳宇是隊中不可或缺的重要角色。但決賽第二場第一局局末,刁琳宇在攔網後,踩在了天津隊主攻李盈瑩的腳上崴腳倒地。

  為了不影響比賽,她只能蹲在場地上,看著隊友龔翔宇扣球,得到本局最後一分。

  江蘇隊隊員在喜悅之餘,愕然發現她們的二傳已經站不起來了。

  “像針紮一樣的感覺,腳不能著地。”刁琳宇回憶著。

  刁琳宇總決賽受傷

  伴隨著劇烈的陣痛,她祈禱自己的扭傷不要太嚴重,本能地想迅速站起來,“但我發現站不起來,只能蹲在那裡,等隊友們來扶我。”

  場上的局勢瞬間發生變化,先勝一場的江蘇隊,本來只要再贏兩局,就能時隔4個賽季再奪聯賽冠軍。

  但主力二傳的下場,使得江蘇女排的氣勢和心態受到很大影響。小二傳勇樂硬著頭皮臨危受命,因為緊張她的臉有點泛白。

  勇樂半年前還是打的副攻,臨時換到二傳的位置後,基本上沒有打過任何比賽。

  攻傳節奏的紊亂,讓江蘇女排很快就輸掉了第二局。

  這一局,刁琳宇在場邊接受隊醫的緊急處理。隊醫的每一個治療動作,都會直接牽動刁琳宇的神經。她皺著眉頭,表情略顯痛苦,帶著些許“猙獰”。

  對於之後能否上場,刁琳宇的心裡打鼓,但她知道,打到這個時候,隊伍少不了她,她必須上。

  主教練蔡斌洞察著場上的每一球,但還是會偶爾轉向一旁,看向刁琳宇。

  在刁琳宇倒地的那一刻,他也急了,心裡默念,“希望受傷情況不要太嚴重。”

  但當看到刁琳宇脫下鞋子後的真實情況時,蔡斌心裡一涼,隱隱感覺——“她估計上不了了。”

  “她包紮的時候我就看出夠嗆。”

  第二局局末,蔡斌走到刁琳宇身邊,在隊伍戰績與保護運動員的抉擇前,他傾向於後者。

  “刁琳宇,你還是別上了。”

  蔡斌從2014年4月接過江蘇女排教鞭,刁琳宇是他手把手培養的二傳。

  6年的時間里,刁琳宇從未違背過恩師的意願。但這一次,她拒絕了蔡斌的決定,“蔡指導,我一定要上。”

  蔡斌瞭解刁琳宇執念的原因。

  今年的全運會將實行新規定,要求每支隊伍需要有4名1999年後出生的隊員。

  這就意味著,參加本賽季聯賽的這支江蘇女排,並非全員能參加全運會,這次決賽就是一些隊員的謝幕戰。

  “刁琳宇其實已經有全國冠軍頭銜了,我知道,她想為那些孩子拿一個冠軍,對她們退役後的生活有幫助。”

  蔡斌臉上一如既往地鎮定,但內心卻湧出一汪熱泉,他想了想,問了句,“你真的可以嗎”,然後預設了愛徒的決定。

  刁琳宇把腳包裹得嚴嚴實實,站在了第三局的賽場上。但打了一個球後,她發現這個想法還是太勉強。

  受傷的腳已經無法支持她迅速移動傳球、跳起攔網,她突然感到,自己成為了“累贅”。

  蔡斌見狀,心有不忍,還是按下了換人鍵。刁琳宇踉蹌走到場邊,神情落寞,眼眶里的淚水已經搖搖欲墜。

  刁琳宇落淚

  “很無奈,不能幫到隊友,我不能跑,也不能動,拖累了她們。”

  她不是一個愛哭的人。從小就離開了父母到少體校訓練,很早就學會了生活獨立,也漸漸學會承受各式各樣的悲傷痛苦。

  “有些事,哭也沒有用。”她記得自己上一次哭得如此灼烈,還是剛從江蘇青年隊晉陞到成年隊時。

  彼時,她找不到堅持打排球的理由,想退役,在和父母通話時嚎啕大哭。

  回到場邊後,刁琳宇的大腦一片空白,隊友的叫喊聲、教練組的放聲提醒已經混淆在一起,分不清楚。

  沒過多久,江蘇隊就輸了那場比賽。蘇津兩隊再次站到同一起跑線上,第二天的角逐將決定最終的冠軍。

  那一晚,因為刁琳宇受傷延伸的話題上了微博熱搜。網友們感動於她的帶傷上場,也疼惜她落下的眼淚,更為她的傷病擔憂。

  02

  換陣

  決賽第二場那天晚上,刁琳宇在隊醫的陪同下趕往當地醫院拍了片子,原本還期待能夠回到賽場,但在看到片子後希望化為泡影。

  刁琳宇不能上,年輕選手勇樂也無力承受如此高難度的重任。

  江蘇女排不得不另覓它策。

  國家隊主力接應二傳龔翔宇主動請纓,“我可以試試。”

  她在青年隊時曾打過這個位置,但距離上一次打二傳已過去8年有餘。

  刁琳宇與龔翔宇感情勝似親姐妹。她聽到後者的自告奮勇後,一時間也驚訝不已,“我問她,‘你真的要去打二傳嗎’?她說她可以。”

  雖然無法預計龔翔宇做二傳的臨場效果,但刁琳宇內心卻堅毅地相信隊友,“她打接應時傳調整球就非常穩。”

  同意讓龔翔宇打二傳是在決賽第三場上午的訓練課後。在這堂訓練課時,蔡斌衡量了上龔翔宇還是勇樂的利弊面。

  他認為,龔翔宇與勇樂技術相差無幾,但前者經曆過諸多國際大賽,在場上不會怵,但勇樂到場上會慌張,這就限製了傳球思路。

  “而且龔翔宇和隊友之間的默契程度比較高。不管二傳傳出什麼樣的球,攻手還是會全力以赴地去打。”

  決賽第三場,龔翔宇以二傳的角色站到了場上。這樣的特殊陣容,終究還是會影響全隊的技戰術體系,副攻的進攻次數相對減少,轉而增加了張常寧等邊攻的壓力。

  最終,奇蹟沒有上演,江蘇隊與冠軍緣慳一面。但就是以這個“殘陣”,江蘇隊還是能在天津隊手上拿到一局,她們在場上的鬥志也感動了很多球迷。

  刁琳宇坐在場邊,整場比賽持續為隊友高喊助陣,她欣慰龔翔宇的表現。

  “我覺得她傳得蠻好的,還跳傳過。雖然這場比賽,她並不是真正意義上的二傳,比如說隱蔽性和戰術性是有點缺少的,但兩邊的球她傳得非常好,還增加了後攻。”

  比賽塵埃落定,感人的一幕隨即上演。

  站在擋板後的刁琳宇發現隊友們齊向她走來,並逐一擁抱她。她們開始抱著笑,後來一個個都哭得淚水漣漣,最後和刁琳宇擁抱的是龔翔宇。

  她們都埋頭於對方的肩膀上,抱了許久,也哭了許久。多種情愫夾雜在一起,有對同伴的感激之情,也有對共同經曆的感激。

  這場遭遇,讓刁琳宇錯失了冠軍,卻激起她心中對排球、對團體更深層次的熱愛。

  她想起了蔡斌日常說起的一番話,“我想打造的隊伍就是要有團隊意識,誰有困難,團隊里的每一個人都要貢獻自己的力量,每一名隊員都要為團隊出力。”

  刁琳宇認為,這次她們沒能拿到冠軍,但卻達到了蔡斌的要求。

  對於誤傷自己的李盈瑩,刁琳宇也未曾埋怨過。

  一些網友認為,李盈瑩在電視台的拍攝下喂刁琳宇吃巧克力是“道德綁架”,讓刁琳宇不能不微笑接受。但她卻不這麼認為。

  “這並不是道德綁架。我知道她是真心想過來和我道歉的。”

  03

  恩師

  外界可能不知道,刁琳宇從未覺得自己有打二傳的天賦,她在2014年原本打算退役。

  從淮安市市體校到江蘇省少體校,刁琳宇一直都是邊緣人物,更別說被視為好苗子來對待。

  “在少體校待了幾年,我也基本上沒有什麼機會轉正。”

  後來,刁琳宇曾被借調到其他隊伍打球,只是因為2013年全運會開始設置小年齡組的比賽,她又回到了江蘇青年隊。

  歸來後,刁琳宇通過一段時間證明了自己,也得到了教練的信任,她從後備二傳蛻變為主力二傳,這是她職業生涯第一次頗有成就感的事情。

  再後來,就提前進入了江蘇成年隊。

  進入一隊的最開始,是刁琳宇職業生涯的最低穀。

  因為江蘇成年隊已配有兩名二傳(李慧、趙靜雪),這個位置的人員儲備充足。在這種情況下,刁琳宇只能扮演角色球員。

  在一段時間里,她不再專練二傳,而是改練發球,成為偶然換上場打一個特殊進攻的發球後備。

  這段時間持續了2年,記憶里全都是灰色蔓延。

  打不上球的刁琳宇找不到目標,茫然失措,她的自信受到挫敗,漸漸地失去了打球的動力,也因此不再那麼積極訓練。

  她發現自己無力改變現實,更無力驅趕內心的陰霾,過得有點壓抑。

  一次和父母通話,她終於情感爆發,失聲痛哭,告訴父母自己想退役,“感覺我找不到自己的價值了。”

  2014年4月的一天,改變了刁琳宇的命運。辭去北京女排主帥、賦閑在家許久的蔡斌,與江蘇女排達成合作,成為了新一任主教練。

  刁琳宇至今記得,蔡斌第一次來訓練館的那天天氣很好,恩師穿著深色的外套,一臉嚴肅地站在她們面前。

  與自己同屋的李慧面對這個稍顯發福的中年男子,站定後尊敬地喊了一聲——“蔡指導”。

  那個時候,刁琳宇才知道,“哦,原來這位新來的主教練姓蔡,以前帶過惠若琪、李慧這些師姐。”

  蔡斌在國內排壇素有“小諸葛”的美譽。他執教的前期金光閃耀,是上海女排五連冠的奠定者,後來又成為了國青隊主教練。

  2009年,蔡斌曾短暫地接手國家隊,卸任後出任北京女排主帥,帶隊歷史性地衝進聯賽四強。

  蔡斌的履曆讓刁琳宇肅然起敬,但她不知道的是,這個中年男子的出現會改變自己的命運。

  在刁琳宇的回憶里,自己在一開始並沒有引起蔡斌的注意。“後來李慧因為家裡有事,請假回家,我就在後備那邊傳球。”

  刁琳宇在客串時的閃光點,落在了蔡斌的眼裡。

  出身於二傳的蔡斌,對這個位置的培養有自己的一套理念。他認為,外界並不看好的刁琳宇身體素質出眾,身高也並不吃虧,傳球技術也還可以。

  “但總體來說,她的分配球的理念還欠缺很多。”

  場下的刁琳宇

  2014年的全國大獎賽,刁琳宇得到了一些後備出場的機會,表現不俗,得到了蔡斌的認可。

  比賽回來之後,刁琳宇漸漸發現,蔡斌對自己的要求開始嚴格起來,開始手把手地教她二傳的一些基本功。

  蔡斌帶運動員遵循一套原則,“我早就說過,讓我欣慰的不是冠軍,而是隊員的進步。家長把孩子送到我的手裡學打球,我不能誤人子弟,我要根據自己掌握的技術,教好她們,在她們最寶貴的時間里,爭取帶她們取得佳績,讓她們在將來不會後悔跟過我練。”

  蔡斌的嚴厲不是體現在語氣上,而是在於他對刁琳宇訓練質量的高要求。

  比如說,對跑動傳球的精準要求,“蔡指導說,到位球任何一個二傳都會傳,但亂球和不規則的球,才能體現出二傳的水準。”

  那段時間,刁琳宇基本上不會得到恩師的誇讚,更多的是指責,“你太懶,跑得這麼慢”。

  在訓練課後的錄像分析時,蔡斌也時常拋出難題,難到刁琳宇。一次,他們談及比賽中的一個分配球,蔡斌問刁琳宇:“為什麼你這麼傳?”

  刁琳宇遲遲回答不出,她不知道答案是什麼,也害怕說錯顯得自己一無所知。

  他們在那個問題上糾結了20分鍾,蔡斌不肯輕易“放過”她,直到刁琳宇對自己所存在的問題剖析透徹。

  這兩年,江蘇女排改變了技戰術體系從,高球轉變為較快的平拉開戰術。這個戰術對二傳要求非常高,對攻傳之間配合的精細度要求也非常高。

  蔡斌說,“不是所有隊伍都能打這個戰術,追求速度的同時會伴隨著很多失誤。”

  在訓練這個戰術時,刁琳宇曾一度練到懷疑自己,擔心自己做不到教練的要求。蔡斌也會巧妙地利用語言調動弟子的情緒。

  她躊躇不前時,蔡斌會用言語刺激她的神經;瀕臨崩潰時,蔡斌又會暖言寬慰。

  從這兩個賽季的聯賽來看,刁琳宇已經能夠較為熟練地傳出這個戰術需要的球,而蔡斌在接受新浪體育採訪時也讚許了弟子的表現。

  “她的訓練很刻苦,所以成就了她的進步,她的進步比較明顯。”

  刁琳宇在意恩師對自己的點評。本賽季聯賽準決賽,刁琳宇對一個衝網一傳的調整傳球處理適宜,得到了場下蔡斌的叫好。

  “我聽到蔡指導在場下叫‘好球’,我心裡很開心。”

  04

  目標

  2017年,刁琳宇的夢想成真了。她第一次入選了國家隊名單,並隨隊參加了瑞士精英賽。

  這則好消息是她的朋友告知的,她睜大了眼睛,感覺那個時間點“太不可思議”了,但隨之而來的又有緊張感。

  “以前沒接觸過國家隊訓練,我不知道自己在訓練中能傳成什麼樣子,甚至覺得自己的水準還不夠。”

  蔡斌站在她的身邊,沒有任何表情,喜怒不形於色是他的標籤。但刁琳宇知道,恩師肯定會為她感到開心。

  在國家隊中,刁琳宇每一堂訓練課都是爭分奪秒,她每一刻都會提醒自己要投入100%的精力。

  年輕幾歲時,她特別喜歡看魏秋月的傳球,歎服這位前輩的傳球出神入化,每一次分配球都有自己的理解。

  她會想:“我什麼時候能傳成她那樣。”

  後來,她追趕的目標變成了現在國家隊主力二傳丁霞,後者是她的對照面,是國內目前最出色的二傳。

  “丁霞在場上心態很穩,我很羨慕她的分配球思路。她的性格也鎮得住場,不管在什麼情況下,都能冷靜地分析場上的形勢。”

  與丁霞不同,刁琳宇性格內斂,在場上不太敢放聲說話。沒有給張常寧、龔翔宇兩位國手傳出好球時,她會緊張愧疚,但好在隊友時常給予她鼓勵。

  “她們會說,‘你放開往我這裏推,沒事的’。後排的隊員也會說,‘我來保護’。”

  這些話都能減少刁琳宇的壓力。她的蛻變,其實也離不開隊友的包容。

  前幾天,新一期國家隊集訓名單公佈,刁琳宇的名字赫然在列。

  能夠將擁有朱婷、李盈瑩兩門世界級大炮的天津壓製得差點0比2的二傳,相信郎平能看到她的價值。

  但是,刁琳宇需要和時間賽跑。

  在聯賽結束後,她又去醫院拍了片子,細緻檢查了一番,診斷結果為韌帶撕裂、肌肉撕裂、骨挫傷。

  在保守治療與手術兩個方案中,專家們建議選擇前者。

  蔡斌說,究竟她何時能去國家隊報到,還要看她的恢復情況。“她的腳現在還在固定,固定期就是三週。”

  固定期之後便是康複訓練,刁琳宇要做到的並不是康複到正常人行走的階段,而是能夠順利、快速地跑跳階段。

  她恐怕趕不及第一批集訓。在距離東京奧運會還有200天的時候。她已經開始了另一場比賽——與時間賽跑。

  雖然聯賽沒能奪冠的痛楚還是會時不時地發酵,但她已經決定往前看,不再糾結過往。

  新浪體育問她:“是否會有目標?是否能夠大聲地說出口?”

  她沒有猶豫,回應道:“我的目標很明顯,就是希望能夠去參加奧運會。”

  (董正翔)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