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臉識別日益普及 你的臉刷明白了嗎?
2020年12月17日07:42
視覺中國圖
視覺中國圖

  最近,隨著“94歲老人被抱起做人臉識別”“為躲人臉識別戴頭盔看房”等事件的發生,讓人臉識別頻上熱搜,技術濫用問題引發廣泛關注。

  隨之,一些傳言也“悄然出動”:人臉識別系統任何機構想裝就能裝?戴口罩就無法進行人臉識別?在手機銀行上設置人臉識別功能,會增加銀行卡被盜刷的風險……這些說法到底是真是假?

  傳言一:人臉識別系統任何機構都能裝

  真相:需符合相關規定,不是想裝就能裝

  如今,人臉識別技術被應用到越來越多的場景中,購物、打卡、解鎖、出行,甚至在一些地方連取廁紙都離不開它。隨著人臉識別系統日益普及,我們也逐漸對“潛伏”在身邊的鏡頭習慣,但這一設備真的任何機構都能裝嗎?

  “雖然目前我國法律法規對於在消費領域收集、使用個人信息未予以禁止,但是相關文件都強調了信息收集要‘合法、正當、必要’且需要徵得當事人同意;信息利用要確保安全,不得泄露、出售或者非法向他人提供;個人信息被侵害時,侵權方需承擔相應責任。”北京理工大學計算機網絡攻防對抗研究所所長閆懷誌在接受科技日報記者採訪時表示,“從這個意義上說,任何機構在使用人臉識別系統獲取個人信息時,應當符合‘合法、正當、必要’的原則,而不是想裝就能裝。”

  “人臉識別技術本是一種通用技術,可以被用在不同的行業或領域。”閆懷誌認為,正是由於這一技術特性,很多機構就以視頻監控為名,先通過設置鏡頭來獲取人臉信息,然後通過後台運行的系統,在未經當事人許可的情況下,進行人臉識別,甚至通過人臉識別出來的身份信息進一步在網絡空間中實現個人數字畫像,這樣就可能對個人信息和隱私構成侵害。

  傳言二:戴口罩就無法進行人臉識別

  真相:相關識別設備已經投入使用

  出於疫情防控需要,如今多數人外出時,都習慣戴上口罩。不過,網上有種說法,必須要把口罩摘了,才能順利通過人臉識別,真的要這麼麻煩嗎?

  “戴口罩、帽子、墨鏡等物品,確實會導致人臉識別精度降低,但技術上對此並非束手無策。”閆懷誌認為,從技術上來看,可以採用人臉全局特徵與局部特徵相結合的方式來進行人臉識別,輔以未遮擋部位的三維數據來進行三維人臉識別。

  此外,據報導,為適應疫情防控信息化管理,多地已在不同場合應用人臉識別測溫機,被測者即使戴口罩,該設備也可以完成人臉識別。例如,在第三屆中國國際進口博覽會現場設置的智能防疫安檢門,即便在監測對象化妝、戴眼鏡、戴口罩等情況下,也能憑藉人工智能算法實現測溫、人臉識別。

  傳言三:設置人臉識別會增加銀行卡盜刷風險

  真相:支付場景識別精度極高,難以盜刷

  目前,很多手機銀行支援“刷臉”轉賬,有人擔心這一設置,會增加銀行卡被盜刷的可能。這種擔心是否有必要呢?

  “人臉識別的應用場景,通常包括消費及安防兩大類。消費類場景對人臉識別技術精度要求極高,涉及手機銀行“刷臉”支付的場景識別率通常在99.99%以上,他人難以實現盜刷。”閆懷誌表示,“同時,除了人臉識別之外,要在手機銀行上完成轉賬,還需要手機號、密碼等信息,這些信息為線上支付構建了更安全的防護網。因此,手機銀行人臉識別的安全性非常高,用戶們大可不必過於擔心。”

  傳言四:現有技術無法識別“整容臉”

  真相:整容可識別,毀容不可識別

  有傳聞稱,人臉識別技術,無法對整容後的面部進行識別。事實真是如此嗎?

  “人臉識別技術目前已達到工業化、大規模應用標準,簡單整形、化妝等常見的識別難題早已被攻克,機器系統的識別能力已超過人類。因此,能否實現整容後識別,要看整容後面部特徵的改變程度。如果只是進行美容式整容,如墊高鼻樑、收縮下巴或割雙眼皮等,當前技術完全可以做到精準識別;但如果是因為事故導致大面積毀容,人臉識別就無能為力了。”閆懷誌表示。

  來源:科技日報

  記者/張蘊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