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著就是一種精彩
2020年12月15日21:03

  原標題:李雪琴:活著就是一種牛逼

  作者:末那大叔

  昨天去超市,遇到一個老人在哄孩子:

  “不要哭了,你是男子漢。”

  沒想到小朋友說:“我不是,我什麼都不是,我就要哭!”

  沒忍住,我一下笑了出來。

  想到自己創業那陣,我也總是這樣“放棄自己”。

  雖然當時有令人羨慕的年輕和體力,有父親和朋友一如既往的支持。

  但一天24小時,磨人的高飽和工作強度,

  還是會讓我常在痛苦與倦怠之間擺動。

  比如睡前打打退堂鼓:

  “算了,還是找份工作,穩定一點吧。”

  “這事兒鐵定談不成啊,沒戲。”

  可等第二天睡醒,又繼續被無形中的一隻手,推背前進。

  現在偶爾半夜醒來,刷朋友圈也會看到一些剛畢業的年輕人,

  正處於我當時那個糾結時期。

  一邊在嘴上喊著等畢了業就回家種地,一邊在手機上瀏覽北上廣的房屋出租信息。

  在淩晨的朋友圈里蔫兒了吧唧地泄氣,又在太陽升起後,洗漱打扮,擠過人群到達公司。

  把該完成的工作都做好,接著按部就班地生活。

  他們確實喪,但從來不垮。

  很多人都把李雪琴,稱為北大的“怪咖”。

  之前有人問她,下班之後在家幹嘛呢?

  “看那種一點都不用動腦子的電視劇。

  我特別喜歡被劇透,這樣我什麼都知道,什麼都不用想。”

  她從名校畢業,身上卻沒有絲毫向上的朝氣,

  甚至還不自律——好看衣服和大肘子,她選擇後者。

  一點都不正能量是不是?

  看過她的脫口秀,你就不會這麼說了。

  猶然記得她講了這麼一個段子:

  有一回打車,司機和她說:右邊修路了,我們左拐吧。

  然後十分鍾的路程,繞出了80塊的車費。

  最後她學到一個道理:左拐,也是一種右拐。

  不管你走哪條路,只要是朝著目的地的方向走,總會到的。

  誰說不是呢?

  我見過許多一路高歌“我要努力,我要奮進,我要向上衝”的人,

  一旦受挫,整個人都會大崩潰。

  反倒是那些平時看起來吊兒郎當的人,

  能更淡定地應對挫折,更加靠譜。

  看《說唱新世代》之前,我就很欣賞夏之禹的才華。

  看過節目之後,又被他的態度吸引。

  每次定上場順序,很多選手都怕等到最後,自己不在狀態了。

  他不一樣:“我只是來衝KPI的,什麼時候表演都一樣。

  我一如既往地,不努力也不放棄。”

  可當他真正站上舞台那一刻,整個人都沉浸在其中。

  下場後就再一次變為沒睡醒的模樣。

  就像李雪琴說的:喪是給自己的緩衝。

  並不耽誤一個人會發光。

  每天連續工作十幾個小時,已經很累了,不想笑就不笑,沒什麼的。

  加載過後,生活將繼續播放,

  精彩都在後面,怕什麼呢?

  樸樹一直都是個只在自己專屬軌道前行的人。

  上節目被問到為什麼來,很樸實地回答:“缺錢了。”

  一旦賺得夠用,就恨不得藏起來。

  有次採訪,主持人提到“厭世”,他毫不避諱地坦白自己也有過這樣的階段。

  但這隻是人生中的一個過程而已。

  “頹到底,你會覺得還不錯。

  奄奄一息過後,才是真正的我。”

  就像坐過山車,從高點俯衝下去的時候,

  失重感和迎面而來的阻力,甚至會讓人感到窒息。

  可到了最低點,卻會有一種遲來的爽感。

  然而這不是終點,會接著再衝上另一個高點。

  和生活過招也是同一個道理:

  要麼還沒到底,要麼觸底反彈。

  消極應對也是應對;

  順著無底深淵走下去,也可能是另一種前程萬里。

  2020年還剩最後20天,我不知道會發生什麼;

  更無法預知你我的明年是否會更好,又或是更差。

  能做的只有:把未來的一切,交給現在。

  還有,與的你分享一段我喜歡的詩:

  “如果你不能成為大道,那就當一條小路;

  如果你不能成為太陽,那就當一顆星星。

  這裏有許多事讓我們去做,有大事,有小事。

  最重要的是我們身旁的事。”

  已經感歎過許多次,今年真的不容易,整整12個月都佈滿荊棘。但還好,我們都走過來了。應了張國榮那句話:“衰到貼地的時候,就一定會好起來了。”喪就喪吧,一直都在前進就已經很了不起了。

  更多精彩內容敬請關注@新浪女性(微博)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