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12萬億美元財政“急救包”如何對症下藥?
2020年12月12日19:30

  來源:國際金融報 

  ▶編者按 ◀

  2020年,一場突如其來的新冠疫情,讓世界被迫“大封鎖”,按下“暫停鍵”。多年來一直討論的經濟複蘇問題,在2020年遇到了更大的逆風阻撓。

  為應對疫情,各國迅速推出財政、貨幣和監管措施,已經避免了2008年那樣的金融災難。

  短期內,危機捲土重來的風險仍然存在,但遙望未來,仍可見一層樂觀的底色。

  2020年,全球經濟因新冠疫情受到巨大沖擊,陷入自二戰以來最嚴重的深度衰退。

  各國為提振經濟,陸續推出了非常規的貨幣寬鬆政策和大規模財政刺激計劃。

  據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的統計,截至今年11月,全球主要國家通過的財政刺激政策已經達12萬億美元,約全球GDP的12%。

  上述財政舉措大致可以分為兩類:一類是增加支出或放棄收入(包括臨時性減稅),一類是流動性的支持,包括貸款、財政擔保和向公共部門注資等。

  財政政策與貨幣政策雙管齊下,使全球經濟在三季度開始逐漸複蘇。IMF在10月預測,2020年,全球經濟增速將萎縮4.4%,這一降幅略小於該機構在6月份預測的4.9%。

  財政刺激規模空前

  從各國的表現來看,今年發達經濟體的財政政策非常強勢,而許多低收入經濟體增加借貸的空間有限,處境極為艱難。從主題上來看,今年各國財政政策緊緊圍繞促進就業、發放福利、企業救助(包括減稅、信貸支持等一些列減負手段)、加大醫療開支等展開。

  3月27日,美國總統特朗普簽署了價值2.2萬億美元的新冠經濟刺激法案,這是美國有史以來規模最大的一項援助計劃。其中包括:向公民直接發錢;發放失業救濟金;超3000億美元支持中小企業;5000億美元救助受衝擊最嚴重的行業;1500億美元支持州政府和地方政府;至少1000億美元支持醫療系統等。4月,參議院又通過一份價值4840億美元的追加刺激法案。這些刺激在短時間內取得一定成效,但是就在美國第二波疫情愈演愈烈之時,新一輪的刺激方案卻受困於兩黨之爭而遲遲無法出台,至今難產。有觀點認為,經濟刺激救不了美國,穩住疫情才是關鍵。

  日本方面,該國今年前後推出了三次大規模經濟刺激計劃,第三輪於12月8日公佈,計劃總規模達73.6萬億日元,財政支出部分達40萬億日元。今年4月和5月,該國兩次推出大規模經濟刺激計劃,規模超過230萬億日元。

  歐洲方面,意大利、德國、法國等歐元區國家多次推出不同規模的財政刺激措施。歐盟陸續推出5400億歐元的抗疫救助計劃和7500億歐元的歐盟複蘇基金計劃。12月10日,歐盟委員會主席馮德萊恩在社交媒體上表示,歐盟27個成員國領導人已就2021年至2027年歐盟長期預算方案達成共識,總額1.8萬億歐元(含7500億歐元複興基金)的長期預算將用於打造一個更具韌性、更加綠色和數字化的歐洲。

  英國今年面臨了前所未有的困境,一邊是“硬脫歐”的風險,一邊是愈演愈烈的疫情,英國的經濟表現比世界其他主要經濟體都要差。根據英國財政部在11月25日發佈的《2020年支出審查》,為了應對新冠疫情,英國政府今年已經花費了2800億英鎊。政府貸款預計在本財政年度達到3940億英鎊,相當於英國國內生產總值的19%,遠遠超過本財政年度的水平。

  疫情拉大了富裕國家和貧困國家的經濟鴻溝。作為全球主要經濟體之一,印度的複蘇步伐蹣跚。今年為重振經濟,印度一共推出了三輪刺激計劃,總額達到GDP的7.2%左右,但當局一直強調穩定的財政政策,規模十分有限。

  大規模財政刺激政策一方面應對了危機,給經濟複蘇帶來希望,但另一方面也使全球財政赤字率問題突出。根據IMF近期的測算,2020年,全球財政赤字率要比2019年高出9%,達到12%。美國問題最突出,今年9月底財政赤字率達到15.2%。

  各國應對症下藥

  目前,主流經濟學家和國際組織都呼籲採取更多的財政刺激措施,在“全球同此涼熱”的時代,各國政府應在政策方面繼續加強合作與協調,從而支持富有韌性、可持續、具有包容性的經濟增長。

  此外,IMF財政事務部主任Vitor Gaspar表示,明年全球財政政策首先應重點支持公共醫療體系,這將有助於解決公眾的健康問題,促進人們恢復信心,從而有利於經濟活動和促進就業。因此,政策製定者必須繼續將公共衛生作為第一要務,同時保持以靈活的方式實施支持性的財政政策,為可能會發生的經濟轉型做好準備。

  值得一提的是,對於世界經濟複蘇來說,疫苗的廣泛分發與應用非常關鍵,但希望疫苗能夠拯救經濟是不切實際的,政府、市場、投資者都要警惕“疫苗樂觀主義”。在疫苗廣泛使用後,各國才算能夠真正地擺脫大封鎖,所以有關於疫苗的財政支持也該繼續,只有在國際範圍團結一致時,發達國家和發展中國家的公民才能平等地享有疫苗和相關治療。

  IMF還指出,財政政策的製定者還應當著力解決貧困和不平等的問題,要想達到更強大、可持續的經濟複蘇,現在就需要堅定的政策行動,確保將錢提供給受到疫情影響最為嚴重的群體。為此,政府可以繼續保證弱勢群體的收入,改善就業計劃,促進社會就業,確保勞動力市場的穩健;加大對公共衛生領域的投入,確保人們能普遍獲得醫療和教育服務;支持中小企業的發展,幫助其進行融資以及一系列的稅收優惠政策等。各國政府還應當積極主動支持氣候友好型投資,促進更有利於環境、有助於創造就業、由創新驅動的經濟增長。

  最後,IMF在10月發佈的《財政監測報告》表示:各國在針對自己國家的問題時,也需對症下藥,經濟刺激措施的範圍有多大、財政調整的適當節奏如何,這些問題都因國而異,尤其是取決於該國的經濟衰退程度、失業的規模以及獲取融資的難易程度。相對而言,擁有財政空間且受危機長期影響的國家應推出公共投資等臨時性刺激措施。財政空間有限、融資渠道較少的國家應保障公共投資,同時提高稅收的累進性,確保對高利潤企業適當徵稅,以期實現有利增長、有益公平的調整。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