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月封面人物】當下,重新出發。 胡定欣
2020年12月04日12:29

在講求創意和愈戰愈強的演藝事業,「自由度」與「穩定性」總有兩難,拿捏不好,前者朝不保夕,後者沉悶刻板。然而面對這一年世紀大變,看法可能不同。「2020 年差不多尾聲,大家經歷這麼多事變,原來發現有工開很重要,可能風光時有很多想法,但現在行行都未必有工開,所以,無論甚麼都好,只要做好你眼前降臨在身上的工作,總有得著。」剛簽新公司經理人仍舊幫舊東家拍劇的胡定欣如是說。

Text: Joshua Wong Photography: Karl Lam @ Karl Studio Art Direction & Styling: Denise Seto Makeup: Cyrus Lee Hair: Matt Chiu @ Xenter Assisted by Justin Yu @ Xenter Coordination: Janae Chan

Giorgio Armani black leather jacket with pleated collar (HK$101,000);Versace Jeans Couture black jeans (Price to be confirmed);René Caovilla black crystallized booties (HK$19,770)

是的,就連今年公司台慶,她出席與否的選擇權,彰顯她簽約邵氏的她第 一次的自由度。

「今年最大的禮物。是有一個新的方向!」

十一月,這位連奪得兩屆視后宣布與 TVB「結束」十八年賓主關係,換來一個新的模式合作,「因外界都知是姊妹公司,於我而言,那感覺既陌生又熟悉。」

在她眼中,這十八年關係如一對母女關係,帶領她也成就她,而 TVB 是她賴以為生的 comfort zone,不同劇組綜藝幕後經理人猶如一家人,用時間來維繫了關係和信任,「無論遇到甚麼問題,大家會一起面對解決,給我最大安全感。但,長期合作建立了安全網,會 問自己會否覺得太過安全?」

「或者,是走到某個階段遇到所謂的樽頸位,就要有新鮮感和突破!」

當然這,決定並非倉促,過去兩年她跟公司告假,給自己放了一個悠長假期,由每天 06-30(電視行業術語,即由凌晨六點開足 24 小時)的通告,月復月年復年,到終於可放假自然醒了,卻又有種目標若有所失的感覺,在這遊離期間,加上突發的疫情,反而讓她看得 清前路應怎樣走。

「經過這一年,我發現其實不需想太多,go with the flow! 既然會在這行業發生,無需把歌影視分得太清楚,喜歡的想做的便去做。始終香港這版圖並不算很大。加上面對目前這環境,適合的便去做。不理會太多了,做好自己本份就夠!」

是以,她感恩《白色強人 II》出現在合約的交接期,「出現得剛剛好,timing 很好!」

「監製是我合作開的 Marco (羅永賢,曾合作《拳王》、《大太監》等),是我人生其中一個伯樂,能繼續合作,也加強了信心。我看過第一輯,休息期間也有看醫學的書,也很期待有甚麼火花。」

Max Mara green ruffled dress (HK$18,180)

若然離開,是為了回來,回帶懷緬在所難免,問了她三個問題:

一) 最能代表胡定欣的作品?

「非常感恩演藝生涯出現《城》這套劇集,坦白說拍的時候不覺得,到出街時看回,心想:『原來我都幾靚呀 』哈,我甚少覺得自己樣子好美的人。自己也不為何,可能做多了運動?這個角色的命運或個人的磁場吧! 還記得拍攝第一天監製已給我的方向,就是要打破自己在鏡頭前面一直的形象,做些很突兀和誇張的演繹。好像幫我打開了一條路,也需要有人打開你的經絡,才會大膽放去玩,因為我個人好老正好認真的!」

二) 最不滿意的作品?

「重拍? 即是總看它不順眼,那麼多年一定會出現過小遺憾,是有的,是《義海豪情》的馬麗華,當下我是很用心去做,不知何解,若能重演,我一定不會這樣演。有時看到網上留言,對這個角色仍咬牙切齒,那即是我做得好還是不好?」

三) 與 TVB 最有回憶的地方?

「至於第三題,我會說到現在很感恩由清水灣廠開始。入行前,我參加新秀時就是到入清水灣電視城的,會記得一二舊廠的感覺,也記得《衝上雲霄》是在清水灣時拍的,之後公司便搬到將軍澳。有時還能跟一班前輩去傾談一些關於清水灣電視城的故事,自覺也很幸運,有機會很感受呢!

Giorgio Armani black jersey chenille crystal embellished gown (HK$46,500)

是的,大家沒記錯,當初她的志願是一名歌手,因緣際會機緣巧合走了演員之路,然後 the rest is history。幸好總有不忘初心的人,在假期中,她重拾樂理課,多了時間去上音樂堂。

「我入行是因為參加新秀,一拍劇就十幾多年,放低了歌者身份。但音樂堂是不能只上一堂,若不持續,是不會進步。既然不用開劇,讓自己密集式上吧! 望自己有進步,想不到又再打通我的經絡。」

期間拜訪不同聲樂老師,重新去學怎樣運用聲線,多得這課堂,讓她重新審視自己的問題。

「上堂不是你有沒有能力,而是用錯方法適得其反。原來我的運聲與運氣方法一直都是用錯方法,多得老師指出才知是性格使然。我是一個很心急的人,很急進,很想很快便看到結果。練 唱歌時,當唱到某個地方達不到要求,我會立即再練兩三次,老師說:『你不能這樣,你要做對的事,不可以不停做錯,因記憶會記低錯誤,所以,要學會做對的方法才去練習,慢慢來,等你 ready 才再更上一層樓。」

一錘定音,如晨鼓暮鐘敲醒了胡定欣,「唱歌時犯的錯誤,是關乎自己性格,難怪做戲時也面對這問題,令我想起圈中前輩一句話:『你很想自己快點進步,有段時間會很急進的走,但一 急,表現就不理想。』雖然我不是這樣想,但別人這樣認為,我得審視過去哪個階段,大概是得到一些獎項和認同後,有一種無形壓力推我我不能做得不好的想法。」

「不可以變成壓力,說易行難,連續兩次最佳女主角的認同之後,心態是不能令觀眾失望,人我不知自己 push 自己更加大壓力。」

塞翁失馬焉知非福,有時得獎也未必盡是好事,殊榮與壓力,一念之差而已。

Giorgio Armani black leather jacket with pleated collar (HK$101,000)

Arto. red knitted ruffled top (HK$3,680) & red pattern knitted skirt (HK$3,880);Vivienne Tam red leather belt (HK$2,550)

Related Articles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