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故事 |專訪:劉詩詩的一天,從頭笑到尾?
2020年12月01日16:30

原標題:封面故事 |專訪:劉詩詩的一天,從頭笑到尾?

上海的清晨時不時都能感受到初冬的冷冽,而當手機屏上的數字還未跳轉到約定時刻,身著白襯衫的劉詩詩早已安靜地坐在化妝間等候。如果不是隔著簾幕偶爾傳出一陣陣笑聲,甚至很難注意到主角已經到場。因早期的辛十四娘、龍葵、拓跋玉兒等螢幕形象被觀眾熟識,而如今劉詩詩希望繼續在不同的角色里探索和激發自己的未知面。

封面時裝

Yu Yi系列18K玫瑰金鑽石耳環

Yu Yi系列18K玫瑰金鑽石項鏈均為Qeelin

黑色方領短西裝 MING MA

有人對劉詩詩的印象可能會停留在近期上映的現代都市劇《親愛的自己》中,從銷售轉型至創業公司老闆的李思雨。女主角有著不完美的人設,讓觀眾看得既揪心又不解。劉詩詩說:“其實劇里沒有一個人是完美的,大家身上都有缺點。這讓不讓人討厭?有的時候肯定會。但你能理解嗎?你又可以。一個角色是正面還是反面,我覺得不要去定性。”即便是中心人物,也仍舊是普通人的映射,為什麼一定要十全十美呢?

鬱金香提花胸衣

白色方領短西裝

白色長半裙 均為MING MA

在陸續接拍現代戲後,劉詩詩也更清晰地感受到古裝現代戲的異同。雖然時代本身就形成了生活形態的差異,但拍攝起來並無難度上的高低之分。如果真要區分的話,那便是“現代戲更需要生活閱曆。”經驗雖然不斷累積,一不小心還是會陷入某個角色中無法自拔。超強的代入感讓每一段時期的劉詩詩都好像在體驗不同的人生,“我覺這是作為演員的一個樂趣吧,在拍的時候你不能把自己當做「你」,在那個期間你就是「她」。”挑選角色聽從心動信號,沒有特別的偏好。但她會用演繹性格反差的人物來作為抽離的方式,“比如說我拍李思雨太衝了,所以演蔣南孫就要收一收,通過角色來切換另一個狀態。”

白色連身長裙

鬱金香提花馬甲 均為MING MA

和倪妮合拍的《流金歲月》備受期待,她也十分享受背後的拍攝過程。朝九晚五的打卡工作對她來說反倒有一種規律生活的樂趣,“早上去晚上收,收工的時候導演還跟你說「你下班兒了」”說著便是一陣哈哈大笑。不得不說,和劉詩詩待在一塊,情緒會被她“無所顧忌”的笑聲所感染。“和倪妮拍戲很開心呀,因為我們倆都喜歡吃零食。”看到化妝間窗檯上堆疊的零食和

滿臉洋溢著笑容的她,頓時心領神會。

聽她描述起曾經的拍戲經曆,會發現劉詩詩似乎是將演戲視作上學的備考過程。比如拍《醉玲瓏》,光是吐血的細節就要做足準備。血從哪邊流出來,吐出來多少在鏡頭裡會比較好看,這些都需要一遍遍調試。為了飾演好《女醫明妃傳》里的醫女,鑒於中藥材和醫理容易混淆的特性,她提前瞭解第二天的通告,然後拆分片段,背完拍完一部分就趕緊把舊的拋掉。“不是學中醫的,沒有知識的積累,所以在配方子的時候不知道要怎麼配也不敢亂配,只能是固定的詞里有什麼就記什麼。”

Yu Yi系列18K玫瑰金鑽石耳環

Yu Yi系列18K玫瑰金鑽石項鏈均為Qeelin

黑色方領短西裝 MING MA

聊到這裏,腦海中浮現出了「務實」這個詞彙。在採訪前,和劉詩詩的團隊聊天,對方也特別提到了一個描述,說她身上有一股“克製感”。不是故作的謙虛姿態,而是對自身有一個衡量的杠杆。做不到就不會說,說了就會去做到。這樣的人往往都看重承諾,會捧出一顆真誠的心對待週遭的人和事。採訪安排在她妝髮的時間里,“她聊天的時候喜歡看著對方的眼睛說話”,工作人員熱心提醒,“而且她是個慢熱的人,需要慢慢聊。”為了不影響化妝師的工作,在她畫完眼妝後,我們開始暢談關於她的故事。等到整個對談結束,還能清晰地回憶起她對視時專注的神情,也能感受到她打開話匣子的愉悅心境。粉絲總“抱怨”她的自拍太少,原因卻是她覺得自己自拍的技術不過關,而且每個人都應該保有自己的生活。語氣嬌嗔而頑皮,讓人無法反駁。

對比以前的狀態,會發現劉詩詩從最初不太愛言語到逐漸放得開,變化還是十分明顯的。當你猜測背後是否經曆了一番掙紮,究其原因卻要歸功於角色帶來的影響。飾演的人物性格開朗,她也會試著用同樣的心態去看待問題。“每個角色都有我的影子在,只要放開了,可能會發現自己的另一面也有這個部分,只有先喜歡這個人物才能去演她。”對一個角色負責,其實也是在接納未知的自我。

Bo Bo系列18K白金黑白鑽紅寶石耳環

Bo Bo系列18K白金黑白鑽紅寶石項鏈 均為Qeelin 92

米色盤結針織毛衣 ba&sh

休息間隙,有許久未見的朋友前來探班。劉詩詩單手搭著一位工作人員的肩膀和對方閑談,頗有男孩子氣的模樣,和電視劇里的優雅仙氣相比更加真實。在她眼裡快樂為上,偶像包袱壓根不存在。當被問到是否知道粉絲都喜歡叫她“劉哈哈”的時候,她略帶得意地回答:“我知道,我知道。” 女明星要不要在鏡頭前維持形象和人設?這個問題放到劉詩詩這裏顯然早有了答案。面對鏡頭時常哈哈大笑的她直言:“不用控制,開心就笑,也沒有形像這一說。”此時眉眼已是彎彎,說是伴隨著魔性的笑聲可能都不為過。

白色連身長裙

鬱金香提花馬甲 均為MING MA

拍攝當天第一套服裝是條較為正式的禮服,換好裝的劉詩詩散發出的氣質讓工作人員都悄聲讚歎。卻沒想她變換姿勢,拎起的裙襬下方還穿著雙卡通圖案的短襪。室外光照強烈,高強度工作下還能時不時地開開玩笑,“呀,防曬霜抹少了。”進行到黃昏時分,她依舊步履輕盈,在沙發上配合攝影師盡情蹦跳。

踏入娛樂圈後,雖然面對的人和事都變得複雜,對劉詩詩來說生活和交際卻沒有產生太大的波動,又何談失去呢?做了多年的演員,至今也沒有冒出過想要放棄的念頭。已經將自己置身於幸福中的劉詩詩,早就習慣從日常的點滴中汲取歡樂。人類的快樂其實並無二致,只不過她願意伸出雙手認真把握。一如既往,卻也知道該去向何方。

Wulu系列18K白金鑲鑽項鏈 Qeelin

白色V領連襟襯衫 3.1 Phillip Lim

原標題:《封面故事 |專訪:劉詩詩的一天,從頭笑到尾?》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