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嫣的《燕雲台》,是第二個《孤芳不自賞》嗎?
2020年11月26日21:16

原標題:唐嫣的《燕雲台》,是第二個《孤芳不自賞》嗎?

原創 毒眸編輯部 毒眸

文 | 龍承菲

唐嫣新劇《燕雲台》,沒能打響這位85花產後復出的“第一槍”。

在《燕雲台》剛開播時,根據中國視聽大數據(CVB)統計的收視情況,燕雲台收視前8集的收視均值僅有0.467%,酷雲數據的實時收視也在0.5%左右浮動。

除了收視以外,《燕雲台》的口碑似乎也有些不盡人意——豆瓣開分4.9分,在及格線以下,評分甚至隨著劇情展開還在下降,等到11月22日網播結局當晚已經滑落到了4.4分。

這種收視和口碑表現顯然不如預期。從劇集回報角度來看,《燕雲台》作為大投資且上星的古裝大女主劇,在同期基本沒有同類劇集對打的情況下,卻沒能收穫一個新的“爆款”。

從演員個人角度來看,曾經主演的《夏家三千金》收穫衛視年度收視冠軍、在衛視觀眾中具備一定號召力的唐嫣,產後復出的第一部大劇播出,成績也不該僅止於此。

事實上,近期正好有兩部由曾經的流量生花擔綱主演的新劇播出,而這兩部劇集似乎也形成了鮮明的對照。《隱秘而偉大》首播收視均值突破1%,豆瓣評分達到8.2分,口碑表現顯然優於《燕雲台》。

雖說民國正劇與古偶劇差異較大,不適合進行直接類比,但毒眸(微信ID:DomoreDumou)發現,如果說《隱秘而偉大》中李易峰的表演尚有可以褒揚和討論的空間,那麼《燕雲台》的4.9分,似乎被直接歸因了唐嫣一個人身上:開播後唐嫣在劇中的表現讓劇組養胎、摳圖等爭議立刻甚囂塵上;女主人設被多數人認為“老套”,有網友評論“除了女主之外的戲份都挺好看的”……

從種種輿論反饋來看,《燕雲台》在社交平台上的負面口碑,幾乎像是《孤芳不自賞》“捲土重來”。

《燕雲台》真的是《孤芳不自賞》2.0嗎?如果不是,這部近期播出的、投資規模最大的“古裝大劇”,卻只能收穫慘淡的口碑和收視,問題究竟出在哪裡?

《燕雲台》的“歷史視角問題”

從劇情發生的歷史背景來看,《燕雲台》的設置似乎天然存在“劣勢”。

《燕雲台》的主要故事發生在北宋時期,但主角所在的陣營並非北宋,而是在同時代古裝劇中一貫以“反派”形象出現的遼國,主線也圍繞遼國宮廷政鬥展開。唐嫣飾演的女主蕭燕燕,就是歷史上遼國頗為傳奇的政治家蕭太后,在攝政期間使遼國進入了最為鼎盛的發展時期。

但是,或許是因為五代十國存在時間較短、政治歷史又過於混亂,歷史教材中對這一時段的歷史著墨不多,大眾本來就對相關背景並不熟悉。

而與誕生了多部宮廷劇的清朝不同,“遼”這一民族政權在此前的古裝劇中多作為主角陣營需要抵抗的反派,其中最為出名的就是“楊家將”系列和《穆桂英掛帥》。

大眾在觀劇時也多代入宋朝視角,對於和北宋簽下“澶淵之盟”的遼國及在背後主導的蕭太后,自然不容易建立代入感和共情感。何況在在楊家將系列故事中,蕭太后更是作為詭計多端的主要反派形象出現,和《燕雲台》中的正面女主形象也產生了較大認知矛盾。

《燕雲台》放出預告時,唐嫣飾演的蕭燕燕“守護燕雲十六州”的台詞就引起過爭議。

公元936年,後唐將領敬瑭舉兵反叛,向契丹求援,接受契丹出兵,受契丹冊封為大晉皇帝,並在兩年後按照契丹的要求將燕雲十六州割讓,遼國疆域直接擴展到長城邊界,並在之後數百年始終對北宋政權構成戰略意義上的巨大威脅,直到明太祖朱元璋北伐元朝得勝,才被漢族政權完全收回。

預告播出後,豆瓣小組得到上百回帖的討論樓中,樓主直言:“我從小到大潛意識里一直想讓大宋奪回燕雲十六州,(預告)看得我好矛盾。”

編劇蔣勝男此前在微博就《燕雲台》的歷史背景做出過回應,表示自己作品的主角背景北宋、遼國、西夏都有涉及,澄清《燕雲台》中沒有楊家將的戲份,寫這一系列初心是“以史為鑒”,對“遼金元都分不清的假宋粉”直呼“惹不起”。

就劇情展開爭議的視角問題,毒眸採訪了一位知名劇評人寥寥(化名)。寥寥認為,編劇選擇以傳統觀念中的“反派”遼的視角展開故事,其實沒有問題,但她在微博對於“宋粉”們反駁時的表達,暴露了她也並不能真正區分所謂的‘宋’和‘遼’的本質。

“在她將宋、遼和西夏作為主語的時候,我們會發現她是將這些王朝擬人化了,這是她最根本的問題,”寥寥告訴毒眸,“事實上一個王朝的‘擬人化’能夠成立,必須建立在它是一個‘現代民族國家’的時候,比如當大量城市出現、大多數人心中都有一個帝國或者一個共和國概念的時候,但宋和遼誰也沒能真正取代誰。”

其次,在探討“宋的缺失錯誤”“遼和西夏為什麼能傳續下去”時,需要對當時的整個社會背景進行概述。

在他看來,王朝本身是一個復合體,由上層建築以及大量建立在宗族或者部落基礎上的社會形態組成。宋的本質是在五代十國之後的割據狀態下所建立的一個妥協性質的政權,遼的本質是一個從部落製迅速成長起來、仿照帝製但本質上依舊沒有真正完成帝製的一個部落式的政權。

“當我們忽略背景不同的時候、只把他當做兩個王朝來看待,我們很明顯會得出一些粗暴的結論,這些結論就包括為把宋和遼當做兩個在打架的人,我站在宋的角度上,你站在遼的角度上,這種思考本身就是一個很粗暴且沒有任何意義的。”

而編劇所言的“以史為鑒”本身,似乎也與真正的歷史研究視角不同。寥寥告訴毒眸,國內大部分歷史劇的思維本質是“評書史觀”,即“幻想一個皇帝想了什麼、做了什麼,然後整個天下就會怎麼樣”的一種模型史論,但這種史觀在真正的歷史研究中是被完全摒棄的。在評書史觀下進行的劇本撰寫,自然不能稱為真正的“以史為鑒”。

網友對編劇之言的不滿,似乎也集中在認為其劇本中“戲說”成分過高,與“以史為鑒”的境界相差較遠。

(觀眾評論)

並且,單從“戲說”的劇情設置角度來看,想要減少觀眾的抵製,或許也可以通過增加對底層百姓的生活來與觀眾進行情感聯結。

“觀眾共情的一定是基層,你作為一個王朝的統治者,說出‘守護燕雲十六州’,觀眾是很難共情的,你為什麼要為大遼守護燕雲十六州呢?因為大遼的百姓在這裏生存,一旦爆發戰亂,無辜的百姓可能會面臨什麼呢?”寥寥表示,“一定要表現遼人百姓在燕雲十六州能獲得更好的生活,這種情況下你說這句台詞,才是有情感節點的,否則只是一個泛泛而談。”

成為“原罪”的唐嫣?

拋卻民族方面的歷史爭議,《燕雲台》“勸退”觀眾的另一主因,似乎被盡數歸結到了飾演女主角的唐嫣身上。

《燕雲台》女主是成長型角色,初期表現為草原上天真爛漫、敢作敢為的少女,與唐嫣此前經常被詬病的“傻白甜”女主形象類似。大量同質化的女主人設,容易讓觀眾產生疲倦感。

其次,《燕雲台》開篇,女主的形象和唐嫣本身就存在“違和感”。演員形象與角色年紀相差過大的問題早在周迅《如懿傳》時期就引起過廣泛爭議,在《大明風華》中甚至專門設置了演員扮演女主孫若微的少女時代。

女主蕭燕燕在登場時尚且處於未婚的少女時期,雖然今年37歲的唐嫣面貌狀態仍然保持甜美,但仍與女主的青春活力相差較大,並且她過去出演過大量的雷同角色,“蕭燕燕”的一顰一笑中很容易看見過去角色的影子。

更何況,《燕雲台》拍攝期間唐嫣是否懷孕,似乎已經成為籠罩在這部劇之上的一團迷霧。

早在《燕雲台》開拍時,就有豆瓣網友針對唐嫣進組時是否懷孕表示質疑——網友梳理了劇組拍攝和唐嫣生產的時間線,認為唐嫣在拍攝時一定處於孕期,但蕭燕燕身為草原兒女,有大量騎馬和打戲,孕期肯定對拍攝進程有一定影響。

而劇集播出後,第一集就有不少觀眾發現唐嫣打戲運用替身“穿幫”,和男二共乘一馬時的顛簸起伏過於規律、像是“騎假馬”,甚至有些特寫鏡頭背景過於模糊,像是綠幕摳圖造成的畫面效果。種種一切加在一起,《燕雲台》就好像又是一部女演員劇組養胎、濫用替身摳圖而拚湊的“爛劇”。

針對這一質疑,《燕雲台》總製片人季風在接受新浪娛樂採訪時替唐嫣澄清,稱其只帶了2名助理進組,劇組在象山、橫店、內蒙古、上海的四地轉場她也全程參與,在飲食、住宿、拍攝時間方面也積極配合,用道具坐騎代替和準備替身都屬於正常的拍攝範疇,不存在為了唐嫣專門調整的情況。

《燕雲台》編劇蔣勝男也在鳳凰網的採訪中提到,去劇組探班時看到女主角“大熱的天穿著幾層衣服幾十斤的盔甲”,對唐嫣懷孕一事並不知情:“真的不知道,也沒看出來,因為之前我聽到的是唐嫣為了這個戲增肥了。”因為蕭燕燕作為草原女子,身形單薄並不貼合角色。

同時,唐嫣工作室放出了現場拍攝花絮,證實不少被質疑摳圖的鏡頭確實均為唐嫣親身上陣,粉絲也引申了現場拍攝時的路透,發佈澄清表示,成片效果像是摳圖,主要因為拍攝多使用大光圈、縮小景深而出現了背景虛化模糊的情況。

不過,唐嫣本身曾經傳出拍攝時“嚼口香糖”的先例,雖然粉絲澄清所謂的“口香糖”是牙套的保持器,已經在觀眾心中留下了演戲並不敬業的印象。加上似乎少有成長的演技,讓觀眾自然形成先入為主的視角,讓《燕雲台》成了部分觀眾心中的《孤芳不自賞》2.0。

過時的“大女主”,和困頓的“85花”

如果說唐嫣的個人原因為觀眾帶來了刻板印象,那麼毒眸認為,《燕雲台》在口碑與收視上的表現不佳,更主要的原因是劇集本身的“過時感”。

從大的劇情模式來看,本身感情甚篤的三姐妹因為嫁給了爭奪王位的三個男人,因為權力、愛情反目,與近年來《獨孤天下》《獨孤皇后》的劇情脈絡有雷同之處。

天真爛漫的女主被捲入宮廷權謀鬥爭,獲得最終勝利、成為攝政的太皇太后為江山社稷奉獻一生的成長線路,是“大女主”的必經之路,唐嫣自己主演過的《錦繡未央》和不久前剛播完的《長安諾》都遵循了類似的劇情軌跡;男主與男二都愛慕女主,因此兄弟反目,更是言情劇中常見的套路……

(燕雲台劇照)

但是,這種所謂的“大女主劇”,實際上也是藉著女性勵誌的噱頭生產的“偽大女主”。在命途多舛的人生路線里尋求“華麗反轉”,但這些女性們最終獲得的權力依然是依靠男人賦予的。女主們收穫權力並不是出於自身的獨立意誌和主觀能動性,內心對於權力並沒有產生較大的波瀾,最終所求往往還是與男主角“一生一世”的愛情。

劇集中的小細節,也表露出一種“套路化”。第一集女主縱馬誤闖法場、男主英雄救美抱住她時的慢鏡頭,第二集女主和男主比賽摔跤卻意外接吻的橋段,對觀眾來說已經是“老生常談”,缺乏驚喜。甚至劇中豔麗的調色、主要女性角色“大平眉+韓系粉色口紅”的妝容,也與近年來流行的質感為重的風格不符,更加凸顯了劇集帶來的“過時感”。

隨著劇集類型的演變和觀眾審美的發展,帶有權謀元素的古裝言情劇想要走紅,都需要在原有的劇情設置中加入新的元素。從以“黑蓮花”人設突出重圍、用“爽感”打動觀眾的《延禧攻略》,到今年以性別地位倒轉讓觀眾耳目一新、加入“穿書”元素的《傳聞中的陳芊芊》,類似的爆款劇集無一不是脫離固有的“古偶瑪麗蘇”套路、在符合觀眾審美的基礎上對劇本進行了創新。

相比之下,《燕雲台》最為突出的“新元素”,可能是女主蕭燕燕口中“誰說女子不如男”的思想,與今年女性主義在文娛行業中進一步受到關注的思潮較為契合。

但是從劇情中的表現來看,蕭燕燕的行為舉止卻表現得有些“無厘頭”。

她在鬧市中看到男主韓德讓的駿馬品相上佳,便用石子彈他的烏雲踏雪讓馬受驚,然後“惡人先告狀”自己的馬因為它受到了驚嚇,要韓德讓把馬賠給自己;想要證明“誰說女子不如男”的途徑之一,是直接打暈參賽選手、搶走他的令牌參加射柳大賽,面對多疑殘暴的遼國皇帝,大姐和身為首相的父親只能站出來攬去責任;在和男主韓德讓私奔時,緊張的趕路過程中一定要以“可能回不了大遼”為理由登上定情之地的燕雲台,也因此被追兵趕上帶回首都……

這一連串的表現,與觀眾期待的女性主義相差較遠,讓原本蕭燕燕設定上的好勝和勇敢,變成了一句掛在嘴邊的口號,觀眾自然難以信服。

事實上,面臨“過時”困境的,並不只有唐嫣和《燕雲台》。她們所代表的“85花”,都在被不斷變化的時代追趕著。

曾經極具收視號召力、是各大衛視寵兒的85花們,近期的新劇表現普遍欠佳。

2019年播出、由楊冪主演的《築夢情緣》,平均收視僅有0.968%左右,是當年湖南衛視劇集收視倒數第二;

(電視劇《築夢情緣》劇照)

劉詩詩產後復出新劇《親愛的自己》僅僅收穫了豆瓣6.4的及格分,演技也再度遭到負面爭議;

(電視劇《親愛的自己》劇照)

Angelababy雖然參演了豆瓣8.1分的高分劇《摩天大樓》,但在其中戲份不多,劇集開播後“哭戲”登上熱搜,不過網友似乎也並沒有就此承認她的演技……

在85花們成名的年代,大IP尚未氾濫,加上流量時代、粉絲經濟的起步,85花們理所當然地通過大IP電視劇收穫了廣泛的國民度和節節攀升的商業價值。()

而85花越來越多地參與到資本化的運作之中,從單純的演員身份切換至工作室老闆後,她們也面臨更多在演員之路上精進與市場業績考核之間的選擇。在大量重複的IP商業劇中打轉的85花們,演技很難得到曆練與提高,口碑似乎也在長久沒有亮眼作品出現的時段里逐漸流失。

但當互聯網興起、大IP已經不再是流量保障時,在85花們的演技也沒有長足進步的情況下,觀眾或許更喜歡能帶來新鮮感的面孔,尤其不再是高高在上的面孔。()

不過,從目前的表現來看,無論是唐嫣還是“大女主戲”,似乎還沒到斷定她們走到了窮途末路的時候。

唐嫣自身的存貨,有王家衛執導的《繁花》,八年後與當年的“仙劍”男主胡歌再度合作;“古裝大女主戲”方面,楊冪的《斛珠夫人》和趙麗穎的《有匪》仍在待播行列,85花們是否還存在收視號召力、觀眾是否對類似的劇情產生厭倦,還要看這兩部戲播出後的表現。

但無論如何,85花和古裝大女主戲的標準套路,已經走到了困頓的時間節點。如果繼續停滯不前,《仙劍奇俠傳三》紫萱為觀眾帶來的“濾鏡”什麼時候會消耗殆盡,還未可知。

原標題:《唐嫣的《燕雲台》,是第二個《孤芳不自賞》嗎?》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