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財快評:巨星馬拉多納,一位作為抗爭者的逝者
2020年11月26日18:59

原標題:南財快評:巨星馬拉多納,一位作為抗爭者的逝者

一代球王馬拉多納突然去世,在全世界範圍內引發的感歎和熱議,其激烈程度,可能要達到上個世紀末英國的戴安娜王妃之死的級別。事實上,以他退役後的生活方式——比如長期使用毒品——和過度肥胖的身體而言,他的突然去世,在醫學上講並不算十分令人震驚。

但以馬拉多納在二十世紀下半葉全球的足球歷史上的突出地位和一直以來他所代表的含義與引發的爭議而言,他的離世,的確會引起全世界的震動。在今天和今後很長一段時間里,人們會一直從不同的角度回憶他、懷念他、爭論他。

作為一個足球運動員,馬拉多納的成就是毫無爭議的。人類歷史上最優秀的足球運動員的這個稱號,恐怕只有前代球王貝利能夠成為他的競爭者。他以後的足球巨星,無論是巴西的羅納爾多、羅納爾迪尼奧,還是他的阿根廷同胞梅西,儘管也曾各自在世界盃或全球各大聯賽中引領風騷,但是恐怕沒有球迷會認為他們中任何一個人曾經或將會超越馬拉多納。

1986年世界盃後,在意大利的聯賽中,來自荷蘭的古利特、範·巴斯滕、里傑卡爾德,曾經帶領當時如日中天的AC米蘭力壓馬拉多納領銜的那不勒斯隊。媒體甚至認為在AC米蘭戰勝那不勒斯的一場關鍵比賽中,作為球星的古利特的鋒芒和光芒蓋過了對手的馬拉多納;1990年的世界盃,馬特烏斯和克林斯曼等帶領的德國隊,擊敗馬拉多納的阿根廷隊奪得大力神杯;如此等等,都無法改變馬拉多納作為世界第一球星的事實。

但是馬拉多納引起的爭議,卻是無比巨大的。足球或許配得上世界上最具魅力的運動的稱號,但足球,同樣是充滿著巨大爭議的運動。多年來,不論是第三世界國家的低級別聯賽,還是歐洲諸多國家的頂級聯賽,亦或是各國家的足球協會的官僚體系,乃至世界足聯的官員和系統里的一些醜聞,層出不窮。就運動員來說,他們與性、毒品、金錢、黑幫、種族主義、政治的各式各樣的糾葛,常常充斥著世界的媒體。

也因為此,馬拉多去世的當日,必然引起年輕、年少時曾經目睹了他在綠茵場上的耀眼星光的幾代人的強烈感歎,但是,對於未曾目睹過他比賽的年輕一代而言,他似乎更和政治、毒品等醜聞和爭議聯繫在一起。

馬拉多納讓人悲痛和歎息之處,還在於他從足壇之巔墜落後的悲慘境況。他的吸毒與健康惡化,在諸多球星、特別是拉美球星中頗有代表性。一方面,這代表天才人物乃至一般曾經取得過突出成就的出色人物,人生階段發生轉折時,往往無力掌控自己,沉迷於毒品或其它形式的放縱與墜落中。他的悲劇,是很多人的悲劇,也是人性中一直存在的巨大陷阱。天才的人物,稍有不慎,就會墜入萬劫不複的境地。相比較而言,我們看到與他同時代的範·巴斯滕、里傑卡爾德、克林斯曼,以及稍晚的齊達內等,從球星的角色,順利平穩地實現人生的轉型,在執教或其他領域,找到新的人生軌跡。

另一方面,馬拉多納的一生承載著阿根廷、拉美國家,乃至世界上一般的受壓迫人群的諸多理想與抗爭。1986年世界盃四分之一決賽,阿根廷對陣英格蘭。這場比賽因為馬拉多納的兩個入球而載入史冊——第一個球製造了“上帝之手”的傳說,第二個球則成了足球史上無人再能超越的傳奇。事實上,如果用手打進的球代表了魔鬼,而一人長途奔襲連過半個英格蘭隊打進入球代表了天使的力量,這一場球的馬拉多納,正好代表了他在世人心目中的天使與魔鬼的合體的形象。但是,那一場球同時也是世界政治史上的一個事件。此前,英國剛剛在與阿根廷的領土爭議中,重拳擊敗了阿根廷的軍隊,製造了阿根廷民族的恥辱。馬拉多納帶領阿根廷足球隊在球場上的勝利,代表了被帝國主義國家、殖民母國所欺淩的拉美人民和第三世界國家人民的英雄反抗。

同時,馬拉多納一直是拉美國家抗議全球中心國家和不平等的世界體系以及球員和下層人民對國際足聯、各國足協、政府、資本等建製派勢力抗爭的象徵。事實上馬拉多納也是籌建世界職業球員工會以對抗國際足聯和職業足球俱樂部的第一人,同時也是為基層職業足球運動員權利呐喊的第一人,被認為是足壇巨星對抗職業足球寡頭的第一人。或者,在很多人看來,他一直都是是官僚體製、政府、各國足協、國際足聯、資本的瘋狂迫害的對象和受害者,更是一個抗議者。如此,已經死去的馬拉多納一定會在這些迫害者的夢中不斷地出現,帶給他們良心的譴責。

(作者是複旦大學國際關係與公共事務教授,複旦大學一帶一路與全球治理研究院研究員)

(作者:王正緒 編輯:李靖雲)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