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庫動態|單霽翔:文化保護非政府專利,民眾參與更重要
2020年11月22日08:53

原標題:智庫動態|單霽翔:文化保護非政府專利,民眾參與更重要

1972年著名公約《保護世界文化和自然遺產公約》誕生,我們國家一直到1985年加入了世界遺產公約, 1987年,中國有了第一批世界遺產,當時一共6項,長城、周口店、秦始黃陵兵馬俑、敦煌莫高窟和泰山,這些大型的巨型的遺產,進入世界遺產以後,完全改變了我們傳統的對於文化遺產的理念和態度。

比如泰山,過去我們文物保護的語境下,保護的是摩崖石刻。

但是進入世界遺產語境,要按照他們的規定來。最初世界遺產只有文化遺產和自然遺產兩類。這些摩崖石刻和背後的山體是不可分割的。摩崖石刻上面的內容和整個泰山文化是不可分割的,於是中國試圖將泰山作為一個整體,申報世界遺產。泰山這類文化和自然共同生成的文化景觀,第一次進入了世界遺產名錄,成為第一個世界文化與自然雙重遺產。從那以後,廬山、青城山、峨嵋山、五台山、武夷山、嵩山、黃山這些名山全部進入了世界遺產名錄,完全改變了我們對文物保護的態度。

特別是,1997年兩個小城——山西平遙、雲南麗江進入世界遺產名錄後,引發了申報世界遺產熱潮,太多的城市、地區希望把他們有價值自然和文化遺產資源進行申報,我們手裡就有一個長長的預備名單,確實壓力很大。

2002年蘇州召開世界遺產大會,大會製訂了一項規定,即規定一個國家無論大小,每個國家每年只能申報一項文化遺產,這項規定對我們國家很不利。中國擁有豐厚的文化遺產資源,但是和老撾等國家是同等待遇。這個規定目的在於平衡文化多樣性,幫助更多的國家有機會進入世界遺產大家庭,這個思路是正確的。每年大約有130多個國家申報世界遺產項目,但是審查非常嚴格,國際古蹟遺址理事會審查時砍掉一半,世界遺產大會再砍一半,每年申報成功的不到30項。

這個階段,中國城市化也進入了加速發展進程。我們保護每處世界遺產都有搶救性,我們不斷跟國際組織、世界文化遺產領域三大機構溝通,對中國的國情、中國申報世界遺產的意義進行闡述。2004年高句麗王城,2005年澳門歷史城區、2007年開平碉樓與村落、2008年福建土樓、2009年五台山、2010年登封"天地之中"歷史建築群等分別申遺成功。

但是這個時候,浙江杭州沒有一處世界遺產。其實杭州已經開展了大量基礎儲備工作。2008年在杭州召開世界遺產保護杭州論壇,實際上已經具備了申遺的條件。

杭州西湖首先申遺,任務非常艱巨。因為要將這塊蓬勃發展的大城市核心地段、廣闊的區域申報世界遺產,況且西湖的文化景觀特色是三面雲山一面城。三面雲山裡面不能出現侵入到文化景觀的新的建築群,做得到嗎?任務非常艱巨。國際社會對西湖申遺有很多不同議論,英國人說世界有很多其他名單都比西湖的水質、環境好,但我們告訴他,西湖是有文化積澱的,給世界遺產專家講中國的湖泊特色。

最後西湖成功了。西湖的成功給我們帶來了什麼樣的啟發和經驗?我認為最重要的兩點:

第一,關於如何保護歷史性城市。

大家今天到西湖去看,一定會感動於三面雲山裡面沒有出現一個新的建築。杭州的地價、房價始終都是全國比較高的,但三面雲山不增加新建築群這事堅守了十年,不容易。真正實現了梁思成先生當時的主張,歷史性城市要保護老城,建設新城。從西湖申遺開始,杭州堅定不移地從西湖時代走向錢塘江時代,在錢塘江兩側建了新的杭州城,真正實現了中國保護歷史城市的一個壯舉。

第二,關於蓬勃發展的大城市如何走向文化城市。

杭州做了表率,西湖就是一個傑出案例。京杭大運河的申報從杭州開始,全國政協在杭州召開了京杭大運河保護申遺研討會,啟動了大運河申遺,這是前所未有的事情。大家知道萬里長城並不是一處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從1961年把山海關、嘉峪關、居庸關一段一段的申報,每期公佈一批,但是大運河連接的35座城市,一個大型的遺址,如何能成為世界遺產?通過不斷地深入研討、編製保護規劃,大運河在2014年成功進入遺產名錄。那麼大運河保護什麼?我進行了分析並提出保護16個文化景觀:大運河沿線的自然景觀、大運河沿線的歷史景觀、大運河沿線的建築景觀、大運河沿線的工程景觀、大運河沿線運輸景觀、大運河沿線河道景觀、大運河沿線的街區景觀、大運河園林景觀、大運河沿線宗教景觀等共16個景觀。

通過保護這些文化景觀,我們給世界提供了什麼樣的經驗?

第一,就是我們過去保護一個橋、一個塔、一個古建築群,後來擴大歷史街區、歷史村鎮、歷史城市,由點到面,但是今天我們還要保護那些人類遷徙、商品交流貿易這些文化廊道,線性文化遺產,給世界提供了突出的案例。

第二,今天我們保護的內容已經不是那些寺廟建築、宗教建築、皇家建築等紀念性建築,而且要保護普通人們生活所留下的傳統社區、傳統民居、傳統商業、傳統生產地點。

也可以說今天文化保護不再是政府的專利,也不再是文物的專利,是億萬民眾都參與的事業,在保護過程中要給予廣大民眾更多文化遺產保護的知情權、監督權和收益權,這是從大運河申遺保護中收穫的體會。

第三,良渚古城遺址,去年2019年良渚古城遺址申報世界遺產成功,意義重大。中國人都知道,我們有五千年文明,但是國際社會很多人對此持質疑態度。我們的考古學家、歷史學者幾十年來在中華大地實證了五千年文明,但是我們走向世界的步伐比較慢,良渚古城遺址開闢了先例。那麼良渚古城遺址在過去是什麼樣的呢?20多個平方公里的土地,也是村村點火、戶戶冒煙的景狀,很普通的農村景象,酒家、廢品回收站、印刷廠、住宅等,這是之前良渚古城的樣貌,這些對我們五千年文明的遺址造成很大的傷害。

杭州市堅定不移要保護這項世界遺產,宣佈它為國家考古遺址公園。當時稱之為國家考古遺址公園引起很大爭議,一些專家認為考古和公園兩個字不能在一個名詞里出現,考古是考古學家的園地,公園是人們享受的地方,怎麼能在一起呢?但是我們認為,森林公園森林是主角,人們能進去享受森林,濕地公園濕地是主角,人們能夠享受濕地文化。考古遺址同樣,人們走進去,感動於我們考古學家的貢獻,感動於五千年文明,這個遺址才能更好地保護。當時我們一些考古學家達成共識,隨後又啟動了良渚論壇。

今天良渚遺址成為了世界遺產,向世界訴說古老的中國文明。美麗的良渚遺址展現出來,比如莫角山的遺址,這次走上去我特別感動,原來站在莫角山上,都是雜亂無章的棚戶區,今天得到了很好的保護和展示。良渚還建了博物館,不以大體量的建築取勝,而是融入在遺址裡面,用樸素的語言講述考古成果。

今天良渚古城遺址開放了,大家去看一看,即使今天疫情還沒有完全消除,每天數萬名觀眾走入古城參觀。他們在遺產裡面拍照,享受大自然,享受五千年文明,普通民眾參與實踐性活動,學生進行考古實踐,大遺址成為今天人們社會教育的一個生動課堂。

我們從中得到了什麼樣的經驗?就是這些考古遺址不能遠離今天的社會,而應該成為人們能共享的生存空間,人們能夠在實踐中、在感受中瞭解真實的中華傳統文化。另外是我們今天對待文化遺產的態度,在大規模的城市建設中,要留下更多文化天地。

杭州還會有奇蹟。但是並不是因為西湖,是因為南宋的臨安城。臨安城不同於開封城起於平地,而是位於豐富的丘陵地帶,豐富多彩,體現了南宋時期輝煌繁盛的科技、藝術水平,所以臨安城的申遺將是杭州走向世界的下一個亮點。

[本文系作者在浙江省城市治理研究中心舉辦的“中國城市學年會”(2020)上發表的主題演講,未經作者審訂。]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