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疫情時代不良資產將持續增加 有機構儲備長期資金準備“大展拳腳”
2020年11月22日12:23

原標題:後疫情時代不良資產將持續增加 有機構儲備長期資金準備“大展拳腳”

11月21-22日,“首屆千峽湖資產管理論壇”在浙江青田縣舉行,本次論壇的話題聚焦在不良資產領域。

受疫情影響,企業的還款壓力加大,銀行業不良資產將持續上升已成為行業共識。在不良供給增加的情況下,AMC等如何把握大勢,抓住“特殊機會”的投資機遇成了行業關注的焦點。浙商資產副總經理王賚、國厚資產董事長李厚文、寧波資產總經理鄧文超、光大金甌資產總監朱軍、中行麗水分行行長許文醉等行業專業人士對此進行了深入探討。

浙商資產副總經理王賚:投行化處置為主要趨勢

在演講中,浙商資產副總經理王賚表示,疫情以來實體企業經營壓力持續加大,這就造成商業銀行不良貸款總量增長。截至2020年二季度末,商業銀行不良貸款餘額2.74萬億元,較上季末增加1243億元;商業銀行不良貸款率1.94%,較上季末增加0.03個百分點,同時商業銀行關注類貸款數量有所增加,這些銀行存量以及潛在的不良資產形成了整個市場的厚實基礎。非銀行類不良資產則出現了攀升勢頭,違約信用債、違約信託等多類型不良資產出現了明顯的增長,整個不良資產市場的類型多元化程度在進一步豐富。

總體來看,王賚認為,不良資產行業的向好週期變長,行業發展空間較為廣闊。不過,隨著市場參與者的增加,行業競爭加劇。以浙江省尤為突出,競爭態勢日趨激烈,進入市場的資金量激增,也蘊含一定的風險,期待行業朝著更加健康理性的方向發展。

王賚也坦言,在市場環境不確定性加大以及競爭加劇的情況下,傳統的不良資產處置模式已經不適應市場的變化,單純依靠買賣差價盈利的貿易型處置方式獲利空間逐漸變小,而以投行化處置為代表的處置方式將會逐漸成為具有市場競爭力的處置模式,通過重組併購、基金、證券化等方式進行處置,這樣就是用金融的方式來處置資產,而不再使用簡單的貿易手段來處置資產。

目前市場供需結構已經發生的較為明顯的變化,隨著市場參與者的不斷湧入,資產包處置難度也在加大。王賚表示,在業務發展上,大家也從圍著銀行轉到圍著企業轉、圍著政府轉。

據王賚介紹,地方AMC作為地方金融體系中的一個重要力量,在防範化解地方金融風險、救助困境實體企業等方面發揮著非常重要的作用。浙商資產成立至今累計收購不良債權規模超過3100億元,平均每天化解不良超1億元,累計壓降全省不良率1.61個百分點;累計託管11家企業,通過和解、轉讓以及投行手段為186家企業提供幫扶,其中完成或正在紓困上市公司13家,解除擔保圈超300億元,化解超840億元債務危機,保障超10萬人就業。

國厚資產董事長李厚文:AMC應把握趨勢 重塑價值

“未來一個時期,我國經濟面臨幾重疊加影響,不良資產風險會加速暴露。今年四季度到明年上半年,銀行業不良資產處置或將迎來高峰期”。國厚資產董事長李厚文也認為,未來的不良將持續增加。

他表示, 在市場供給持續增加的同時,不良資產繼續呈現出多元化趨勢。如,負債達500億及以上規模的大中型民企、上市公司甚至大型國企的債券違約風險加劇,房地產等非金領域的不良資產加速暴露。再比如,近期河南能源集團旗下永煤信用債違約,國企信用再次被打破。還有,幾家行業頭部的明星民營企業陸陸續續陷入債務危機,不得不靠收縮業務線,變賣資產償債。此外,社會各界比較關注的房地產爛尾樓等困境資產問題,也在不斷暴露。解決好以上關乎國家金融穩定和社會民生的風險問題,將是AMC歷史使命和責任擔當,是AMC的主戰場。

因此,他建議,AMC應通過重組、重整、託管救助、追加投資等專業方式使困境資產實現價值重塑和提升,進而有效盤活存量資產,解決資源錯配等問題,促進實體經濟健康持續發展。

在現場,李厚文還介紹了國厚資產的幾個成功案列。如,蓮花健康順利完成破產重整,並在近日,非公開發行股票獲得中國證監會審核通過,在A股創造了重整後最快實現摘帽和首單重整當年再融資的案例。國厚資產從前期對其大股東進行紓困、注入流動性,到收購大股東債權,與當地政府積極聯動,多措並舉,對蓮花健康進行重整,實現上市公司保殼,再到引入產業投資者,這一系列工作化解了其長期以來存在的債務包袱、法律糾紛、人員安置等歷史難題。

另外,國厚資產還牽頭推進爛尾多年的合肥國開公館完成破產重整,妥善處置了10多億元債權債務關係,有效盤活了13萬平方米房產,1000餘名業主合法權益得到切實維護。

光大金甌資產公司總監朱軍:加強長期資金的儲備

“資產荒是相對的,但資金荒是絕對的”。

光大金甌資產公司總監朱軍表示,疫情影響下,中國金融領域的不良資產數量在絕對增長,而且在逐步向非銀、非金融領域蔓延,潛在不良資產總量巨大。在資金端,跟不良資產處置匹配的長期資金是絕對的稀缺,不良資產作為逆週期的產業,在經濟下行週期買不良資產,資產下跌的時候好買,但是也不好賣,處置變現時間長。用短期的資金匹配長期的項目,如果沒法解決流動性問題,極易把自己做成不良,亟需要具備長遠戰略眼光的長週期的資金。因此,作為重資本運作行業,資金為其核心競爭力,只有充足的資本金,才能承接龐大的市場供給,才能提升市場競爭力和可持續發展能力。

朱軍認為,後疫情時期,不良資產作為逆週期的行業,隨著不良資產供給的大幅增加,將有利於資產收儲,但也會增加處置難度,總體上可概括為“資產端比拚資金實力和估值能力,處置端考驗重組變現和價值挖掘能力”,因此要抓住這個“特殊機會”。

至於光大金甌在業務特殊資產領域的經營策略,朱軍稱,主要是堅持“主業+創新”。以不良資產主業為核心,不良資產+重組重整+債轉股等投行業務為延伸,為客戶提供多元化綜合金融服務。尤其是今年新冠肺炎疫情使大量優質企業陷入財務困境,光大金甌以收購不良債權為契機,通過流動性支援、債務重組、債轉股等方式,一方面優化企業資產負債結構,另一方面助力企業引進戰略重組併購方擺脫困境。

據朱軍介紹,光大金甌作為光大集團唯一逆週期戰略佈局的一級子公司,依託光大集團協同戰略,與兄弟企業協同聯動。目前,在收購光大銀行不良債權,協同定增、設立基金、市場化債轉股等方面實現合作。

中行麗水分行行長許文醉:多措並舉應對“後疫情時代”不良壓力

中國銀行麗水分行行長許文醉在論壇上表示,我國銀行業資產質量總體良好,但受疫情等因素影響,仍有部分銀行資產質量承壓,預計四季度迎來處置高峰期。此外,銀行不良貸款認定標準趨嚴也是不良率上升的重要原因。考慮到上半年不少銀行貸款進行了延期處理,一些不良風險明年才會陸續暴露。

許文醉稱,作為消化不良資產的主力軍,四大AMC(資產管理公司)收包力度比往年高出許多。同時,隨著國內去杠杆和調結構深入推進,部分行業不良資產加速出清,不良資產市場格局也逐步由原來的“四大AMC”寡頭市場逐步分化為“5+2+銀行系AIC+外資系+N”的多元化格局,不良資產市場參與主體日漸擴大。預計仍會有機構加入不良資產戰局,推動行業朝著更加專業化和多元化的方向發展

在許文醉看來,應多措並舉應對“後疫情時代”不良壓力。傳統的壟斷格局中,AMC機構的核心業務是處置不良資產資產管理公司通過協議轉讓或市場競價的方式獲得不良資產,進行業務運作模式進行資產處置。互聯網經濟的快速發展,大數據、人工智能等新型信息化技術給不良資產經營市場提供了新的嚐試和應用,不良資產管理“互聯網+”處置模式興起。

許文醉表示,互聯網與不良資產的結合為不良資產管理行業帶來了更多機遇。在互聯網的輔助下,利用數據的豐富性和信息公開的及時性,AMC機構能夠獲得處理不良資產的更優方案。未來,通過互聯網實現不良資產證券化,可解決資金流通緩慢的問題,拓寬信息發佈渠道,降低交易成本。

(作者:李玉敏 編輯:周鵬峰)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