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le發動M1閃電突襲 站在虎湖邊的英特爾看到的全是Nokia的影子
2020年11月20日15:52

  即使是面對多年的合作夥伴,冷酷到冰點的Apple也沒給任何面子。

  搭載自研M1芯片的最新款MacBook筆記本,宣傳頁上的“五倍圖形速度”、“翻倍續航”、“一半功率”等宣傳詞就像一道道閃電,說話之間就將英特爾(intel)的臉抽得劈啪作響。

  讓英特爾傷感的不僅僅是宣傳彩頁上的刺激性描述,而是Apple的M1芯片真做到了這一切。

  在剛剛出爐的各項評測中,不止一路大神確認,M1的性能相當強大,哪怕是閹割掉一個GPU核心的MacBook Air也能剪輯8K視頻,流暢度比採用英特爾CPU的MacBook Pro要來得更快。

  誰能想到,X86架構用數十年時間所搭建起的摩天大樓,在Apple的ARM狂風中竟然左右搖曳嘎吱作響。

  事實上,在AppleM1芯片發動突襲之前,被網友戲稱為“牙膏廠”的英特爾其實已經明顯不在狀態多年,自家7nm製程遲遲不見動作,主力製程依然是14nm,直到最新的11代酷睿才勉強駛上10nm慢車道。

  在製程和市值上逐步被AMD、台積電反超的英特爾,反映到資本市場就是不斷下跌的股價——市場在質疑英特爾,對它的未來充滿了關於不確定的焦慮。

  當然,目前來看,不管圍繞在英特爾身上的問號有多大,它仍然是這個星球上最有底蘊的半導體巨獸。只是,就像崩塌之前的Nokia,在這個以毫秒計算的比特時代,巨獸離席可能也就是轉瞬之間,當AMD、Samsung開足馬力追趕,Apple加持ARM架構抄小路直搗黃龍,芯片行業北鬥星一般存在的英特爾會因此轟然走上Nokia的老路嗎?

  巨獸的視覺盲區

  英特爾如今的窘迫有一小半原因在於其芯片工藝沒有及時跟上時代潮流。2020年,我們已經見到了台積電的5nm芯片,但是英特爾剛剛才用上10nm芯片打衝鋒。

  網友之所以把英特爾戲謔為“牙膏廠”,很大程度上是因為曾經的英特爾領先太多——就像百米賽道上的博爾特,哪怕最後五十米放慢腳步,冠軍也妥妥是囊中之物。然而,擠慣了牙膏,一直以1.5倍慢速發展的英特爾似乎忽略了對手們的1.5倍快進追趕,當AMD YES接連打滿公屏,英特爾突然發現,自己的牙膏竟然擠不動了。

  除了製程困境,對於英特爾來說,更棘手的大問題其實是在於忽略了“視覺盲區”,因為站得太高,放眼望去全是仰慕者,巨獸英特爾從來沒有認真想過“誰是敵人”這個問題。

  也許是一種慣性使然,英特爾只是將AMD視為主要競爭對手,完全忘記了自己在移動互聯網時代的種種失敗,從SoC到通訊基帶,在手機的方寸之間,英特爾錯過了整整一個時代。

  在這錯過的十多年時間里,英特爾抱著早已上了年紀的X86視若珍寶,從來也不願放下身段去想關於ARM的任何事情。

  在英特爾的潛意識里,關注好AMD的動向就行了,至於剩下的對手,那就都在公司內部了,高聳的部門牆從董事會一直蜿蜒至隔壁桌的同事。

  從財報來看,在14nm芯片獲得關鍵性突破後的2012年,英特爾的研發投入就不升反降,從最高的110億美元下跌到了2015年的70億美元。反觀台積電,為了攻克3nm工藝,2020年中,宣佈將此前每年150億美元的研發支出提高到170億美元。

  半導體行業本身的特質就是高投入高回報,英特爾在最關鍵的時期削減了投入,對先進技術的落地必然產生負面影響。另一方面,也正是因為過分關注AMD,英特爾的視野陷入盲區。

  由於一味將精力集中於提升晶體管密度,致使英特爾在戰略方向上出現了“偏執性”的偏差,製程工藝從最初的14nm變成14nm+又變成14nm++,而AMD則果斷投入到台積電的7nm懷抱,並早早定下5nm芯片,直接對英特爾形成了彎道超車。

  弱小和無知不是生存的障礙,傲慢才是!在工藝製程上兜兜轉轉的英特爾,也是因為被傲慢矇蔽了雙眼,幾乎沒有想過,除了AMD,還有ARM架構這樣的強勁對手。

  四面楚歌

  與Nokia雪崩並被迅速賣身所不同的是,英特爾的財務表現依然很不錯。2020年Q2,英特爾總營收為197億美元,同比增長20%;淨利潤51億美元,同比增長22%。但是,資本依然在看低英特爾,究其原因,無非是因為在更長的時間線上,英特爾難言未來輕鬆。

  從PC行業的發展路徑來看,近幾年英特爾所經受的一切已達極限。

  Gartner發佈的數據顯示,自2011年後,全球PC出貨量已連續七年下跌,英特爾的營收天花板觸手可達。此外,隨著AMD的不斷YES,英特爾的市場份額逐漸走低。PassMark數據顯示,AMD 的市占率已經從五年前的不足10%飆升到了2020年的37.5%。

  更重要的是,ARM處理器來了,連微軟這樣鐵一般的wintel(微軟英特爾聯盟)盟友也開始琢磨相關操作系統,而Apple則更是一言不發就拿出了軟硬件俱全的M1芯片。長遠來看,即使英特爾未來推出了7nm、5nm芯片,它在PC端的影響力也會持續減弱,不僅是因為AMD,還有ARM,還有一眾早就想打破wintel聯盟殘存影響力的上下遊夥伴。

  是時候改變這一切了。

  站在虎湖(Tiger Lake,英特爾11代移動處理器代號)邊的英特爾,看到的全是“Nokia”的倒影。

  本文來自電科技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