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輕人,你對“馬學”的真正底蘊可能一無所知
2020年11月18日20:34

原標題:年輕人,你對“馬學”的真正底蘊可能一無所知

原創 叮叮貓 蹦迪班長

最近B站鬼畜區里,一個中年小老頭突然屠屏,成為了流量百萬的新晉群嘲梗王。

他就是馬保國——

或許你不太懂太極,之前也沒聽說過形意拳。

但你一定在B站看過特效重製版的“閃電五連鞭”。

畫面里那個彷彿被吳亦凡開auto tune附體亂抽抽的男人,就是馬保國和他獨創的功法秘籍:

這不是簡單的譁眾取寵。

按照馬保國本人的說法,上面這段抽搐正是他所創立“混元形意太極”中的高級功法,全名叫"鬆果彈抖閃電鞭”。

看似輕飄飄,其實需要武者從丹田發力,再佐以“三位立體混元勁”(一種還未外傳的高級功法),便能達到一擊必殺的奇效:

但在網上,關於這套五連鞭唯一一個實戰視頻,還是今年五月份時,馬保國企圖使用這套招式製服一名50歲的搏擊教練。

結果還未出手就被對方KO,當場昏迷長達2分鐘之久:

正是這場令人啼笑皆非的KO,讓馬保國迅速出圈,成為了2020年B站鬼畜區的最大梗王——

一眼望過去,馬大爺實在是太忙了。

他時而突破次元壁,被傑瑞玩得團團轉,痛斥對方“不講武德”,要“耗子尾汁”。

時而又穿越到民國,搶了葉問的男主角戲份,用閃電鞭KO金山找。

還可以代替唐伯虎,成為“對王之王”,展現文武雙絕的風采,引領文藝複興潮流。

但年輕人們對他的嘲笑,卻並不完全來自於他現場被KO時的懦弱與不堪。

更多的,是對當代“假大師”的嘲諷。

在接受這場社會性死亡決戰前,馬保國曾經公開叫板過“格鬥打假王”。

打假王用20秒KO“雷公太極”創始人雷雷後,馬保國在2017年6月痛斥他“狂妄至極”,並警告他:

“太極是國之神器,不可侵犯,違者當誅。”

結果2017年6月26日,當馬保國正式與打假王約戰時,又在臨開場時“以場地不達標”為由拒絕比試,要求更換場地——

結果在更換場地後,開賽前十分鐘,打假王又被警方以“有人報警聚眾打架”為由帶走問話。

馬保國這種利用陰招不公平競爭、端著長者架子倚老賣老、沒有技術空吹牛逼的種種行為,立刻激起了網絡上年輕人的憤怒——

試問誰的職場之路上,沒有一兩個馬保國之流的人物呢?

也正因如此,當看到馬保國被KO、乃至打到鼻青臉腫時,年輕人才會集體精神高潮。

從B站整活視頻的百萬流量、以及早前微博上的熱搜來看。

表面上,這場針對馬保國武術騙局的戰役,年輕人已經迫使馬保國退出武林,取得了全面勝利——

但這其實只是幻覺——

當你以為馬保國已經發爛發臭時,其實你還對馬學的歷史的深厚底蘊與當下的實際影響力都一無所知。

馬學,

脫胎於氣功的大忽悠學

形意拳+太極=混元形意太極,這是馬保國為了吹牛逼而創立的“武學全新流派”。

但其實,如果你徹查馬保國的師承,會發現他創立的門派其實和太極、形意拳都沒什麼關係,硬要說的話,主要便是和氣功騙局有關——

馬保國的師父叫尚濟,1921年生人,2016年逝世,享年95歲。尚老爺子畢業於清華大學,是西安“形意、散手、八卦”研究會的會長。

他撰寫過一部《形意拳技擊術》,被稱之為國內關於形意拳“非常權威的著作”。

馬保國曾這麼形容過自己師父尚濟的功夫:

“(尚濟大師)身似遊龍,又似飛燕;步若猿猴,勢如猛虎;忽左忽右,忽上忽下;忽快忽慢,忽剛忽柔;變化輕靈而沉穩。尤其是他頓步發力衝拳時,只見一抖而不見拳影,速度之快是我平生首次所見。”

但其實,尚濟的本職工作根本不是武術家,而是西安公路交通大學的一名力學系教授。

在詞條里,他的履曆中赫然寫著“中國武術學會”委員,聽著很厲害,似乎是業餘選手被官方認證的意思。

但其實中國武術學會和中國武術協會完全是兩種不同的性質——

武協直接受到國家體育總局的主管,而武術學會,則是一個接近“查無此會”的民間組織:

所以嚴格來說,從官方層面說,馬保國的師父尚濟,只能算是半吊子業餘武術愛好者。

當然,你也可以說傳統武術主要看重師承和硬實力,不該以官方的條條框框去下死板定義。

但查遍全網,我也確實沒有查到尚濟老先生在形意拳領域的戰績,反倒是查到了他出版、編撰的另外兩本著作:

《養生氣功精華錄》,以及《中華氣功大全》。

在這我們可以先不討論尚濟的形意拳武功基礎如何。

但他另外兩本氣功書籍,可謂是真忽悠人。

氣功與中醫、氣功與儒家、氣功與心理學、氣功與現代生物學...光看目錄,尚濟寫的《養氣功精華錄》就透露著一股濃濃的民科味:

“生物電子的運動規律是,電子沿一定軌跡進行運動,而當人體某部分電子運動規律受到干擾或破壞時,導致電子抗阻增大、電量減弱,人就會生病...”

這些書中所編撰的內容,每一句都想讓人追問,尚濟在清華大學念的是現代物理學還是魔法物理學。

而在90年代,尚濟也並不是第一個提出這種偽科學理論的氣功大師,早在他之前,還有王林等人。

但他們相似的理論基礎,都在同時指向一個不靠譜的玄學,那就是氣功治百病。

所以在尚濟擔任副主編的另一本《中華氣功大全》的封面上,便赫然還寫著另外一行大字:“中國傳統醫學文庫”。

比上一本《氣功養生精華錄》還要生猛,這本《氣功大全》中,還涵蓋了:

“氣功和數學”、“氣功和康復醫學”、“氣功和化學”、“氣功與控制學”、“氣功與傳統手工藝”...

比起氣功和什麼有關,顯然氣功和什麼無關才是更高深的靈魂發問。

甚至在目錄中,還可以隱約同時看到儒教、道教、佛教與氣功,還好氣功是中國本土產物,不然很可能還會有天主教與氣功、基督教與氣功:

再往後看,這本書里更是已經不滿足於“氣功治百病”,這樣實在是太沒牌面。

千病也顯得有些小家子氣,在目錄里,尚濟赫然寫道:“氣功治萬病法” 。

對氣功的迷信與吹捧,被尚濟同樣滲透進了他所著的《形意拳技擊術》中。

在書中開篇,他就提到了想學形意拳必須要先從練氣開始,至於什麼是氣,在解釋過程中他便又扯到了李時珍的《奇經八脈》,說白了,還是氣功那套理論。

而這套理論具體的忽悠之處,便在於談及該如何出拳時,尚濟說:

“應該多用意念和感覺...向前後手推大氣....”

如果說馬保國是把形意拳和太極結合在一起的大忽悠,那他的師父尚濟顯然也是讓拳法搭乘上“傳統潮流”的高手——

在氣功沒有被全民捶打前,他先將氣功和形意拳結合在了一起。

尚濟也好,馬保國也好,在他們的履曆上都分別寫著形意拳宗師“郭雲深”的第五代、四代傳人,試圖以此來標榜自己是形意拳的正統傳人。

聽起來難以置信,但其實,這份履曆是真的。

首先,形意拳並不是一個武術騙局,在歷史中,確實有這麼一套拳宗流派——

民間傳言形意拳的老祖是嶽飛,有明文記載的起源最早可追溯到清代的姬際可。

他在終南山偶得《嶽飛拳譜》,加上自己精通六合槍法,就把槍法化為拳法,創立了形意拳。而他的弟子也遍佈天下,分化出了河南、山西、河北等不同派系。

現在流行的形意拳,定型於河北深洲的李老能:

而李老能的得意弟子,正是郭雲深。他創立了形意拳之後的絕技之一“半步崩拳”,絕對是開山鼻祖式的人物。

所以對重視師承的傳統武術而言,這條大腿只要抱上了,那就是牛逼。

而串聯他們和郭雲深師承關係網的關鍵人物,叫馬禮堂:

馬禮堂自稱13歲就和威震武林的表叔張震東學習形意拳,並在1931年拜於郭雲深的得意弟子、河北大學武術教授劉緯祥為師。

而劉瑋詳的師父正是郭雲深。

所以從拳譜的角度上說,馬禮堂的徒弟尚濟,徒孫馬保國確實可以稱為形意拳正統傳人。

但從現實的角度出發,他們的師父馬禮堂,卻讓他們反而與正統形意拳越走越遠——

比起在形意拳上的成就,馬禮堂明顯更是一位氣功界的奇才。

尚濟出版的那本《養生氣功精華錄》,另一位作者就是馬禮堂。

他的職業生涯里,每一個成就都和氣功有關:中國氣功科學研究會名譽理事、湖南馬王堆氣功學院顧問健教授、北京大學氣功武術協會名譽會長...

而在歷史上,當年馬禮堂所修學的也不僅是形意拳,此外,據說他還拜劉采臣學過太極拳,拜南北大俠杜心武學過推手,拜表叔學過八卦拳,還學過少林譚腿、華拳等....

比起某個流派的專修者,馬禮堂本質上,更像是武術界玩票的社交達人,氣功才是他真正的畢生所鑽研學科。

截止到這,關於馬學背後的大忽悠騙局似乎被完全揭開了。

尚濟、馬禮堂,兩位把形意拳和氣功糅合在一起的氣功大忽悠,也是馬學祖師爺。

馬保國,一個把太極和形意拳糅合為一起的武術大忽悠,表面上和氣功撇清了關係——時代變了,他也不得不捨棄氣功而擁抱太極。

但本質上,他不過是換個玄學的說法繼續騙人。

於是,一個自封為一秒可打17拳的大師誕生了:

他們自稱是形意拳的正派傳人,但其實繼承的早已不是正統的形意拳。

一切,都是一場從90年代氣功熱起源,持續了整整快30年的玄學武術騙局。

30年過去,

馬學還在忽悠著人

馬保國被錘,純屬意外。

在今年5月那場讓他身敗名裂的比試中,本來他的對手並不是50歲的搏擊教練王慶民,而是70歲的太極拳師李賢春。

一切,本來只是老年人間的茶話會罷了:

結果賽前體檢時,醫生認為李賢春年紀過大不再適合上擂台,才讓王慶民臨時後備。

結果馬保國慘敗,成為B站群嘲的對象。

但在其他視頻平台,卻依舊有許多和馬保國套路如出一轍的形意拳帶師。

只要你去走一走,就會發現馬學到處都有。

他們利用普通人不懂傳統武術的信息差,持續用玄學招搖撞騙。

但他們連馬保國那種正面應戰的勇氣都沒有。

只敢錄幾支短視頻打打嘴炮,永遠不會被戳穿,永遠收割韭菜——

比如上面這位,自稱是形意拳祖師李洛能第四代傳人,但其實按照拳譜,形意三代里根本沒有宋滿這個人——

而所謂老孟,自然也不是形意拳的正統傳人:

而他所謂的形意拳實踐拳法,看起來也並不比馬保國強多少。

儘管嘴裡的玄學名詞,什麼“整勁”、“暗勁”一套一套的,但等到發功的時候,卻只是持續毆打空氣。

看起來不光是功夫不太好,似乎四肢也不太協調:

而更玄乎一些的帶師,則連師承都不寫了,直接自封為“古法形意拳”,上來直接亂拳打死老師傅。

比如下面這段平平無奇的中老年推倒碰瓷,就被大師強行解讀為:

“我展示的,便是形意拳的結構力。表面是手掌用力,其實是把全身之力彙聚在了手掌處,讓整個身體與手臂連在一起,所以輕輕一推,對方便承受不住。”

而對比帶師1/10秒出拳的鳳眼錘,馬保國的閃電五連鞭也並不是什麼稀奇事——

前9/10秒,你只能看到帶師像是天使獸打架一樣狂扇對方巴掌,但這並不丟人。

因為高端的形意拳,往往只需要1/10秒的一拳,就能擊敗對方。

別問原理,問就是和上面一樣的結構力,大師其實將全身之力都彙聚在了那一拳:

而比馬保國還要扯的是,在平台上,這些形意拳帶師在徹底脫離師承限製後,便徹底放飛自我,開始自創起了嶄新的形意拳理論。

他們直接照搬網文設定中的明、暗、化勁,將暗勁形容為“看不出發力就能壓迫內臟”

化勁則形容為“你打對方像是打鵝毛打不著,對方打你則像流水尋找縫隙,四處都是下手之機。

馬保國吹牛逼尚且要打草稿,但帶師只要演員飛的足夠真,便不會被人懷疑:

如果不是教學演練的時候,沙包晃動全靠手推,真&閃電形意拳打上去毫無波動——

我差點就真信了這些形意拳化勁帶師們的邪:

在這些視頻里,幾乎每一個形意拳帶師都已步入中年,有著大小不一的啤酒肚。

雖是習武之人,但渾身卻絲毫沒有任何肌肉線條——

用他們自己的邏輯來解釋,是因為:

“形意拳是一門內家功夫,像泰拳那樣的外家功才看起來健碩,內家功高手,往往從外觀來看都是深藏不露。”

“那麼如何鑒定一個人是不是內家功高手呢?答案是只能看眼睛,看他的眼睛里有沒有殺氣。”

按這個標準,櫻木花道一定是形意拳帶師

這是形意拳帶師們統一口逕自欺欺人的話術。

也是為什麼在許多人明知道馬保國被錘後,卻依舊選擇堅信不疑玄學流形意拳的答案。

因為縱觀網上整個野路子形意拳流派,幾乎都指向了同一個普通人在習武時的痛點:

無門檻,無論男女老少皆可入門。

甚至有點人還送孩子也從小去學習玄學流形意拳,即便師父根本沒有正規師承。

無負擔,不用多說,從帶師們臃腫的體型,與內家功的吹噓迷信中,你就明白,野路子形意拳幾乎是不需要體能訓練。

速成收益高,帶師們有一句順口溜,叫“太極十年不出門,形意一年打死人。”

如果說人類的本能,就是嚮往超常力量與不勞而獲。

那麼玄學流形意拳,便是完美利用了這一人性的弱點,才成功立足荒誕現實中開宗立派。

放在現實里,能符合以上三個痛點的武術騙局還有還有很多——

比如90年代初,因為電影《少林寺》帶火了無數熱潮,加上普通民眾渴望力量、保護自己的剛需,所以許多小報雜誌里,都曾風靡過各路武術秘籍的廣告:

許多如今一看就知道是扯淡的“武功秘籍”,卻在當時順利印刷出版,甚至暢銷:

而這些武功秘籍中描寫的內容,也大抵和馬學祖師所習得的氣功十分接近:

“方母忍無可忍一揮手,想不到幾個年輕小夥子竟被一個身高不到1.5米的弱女子揮出跌倒...”

某種程度上說,這些秘籍和馬學、氣功,根本就是同祖同宗的玄學產物。

而放在更寬泛的緯度上,具備無門檻、無負擔、速成收益高這三要素的玄學事物,往往又不止是武學——

像90年代,還有諸如人造皮蛋、人造海蜇,低成本人造萬物的商業邪典,都是鼓吹無門檻低成本就能白手起家發家致富:

而如今的微商,成功學,傳銷,其實和馬學、玄學武術、人造皮蛋等等的核心依舊一模一樣。

包括之前爆火圈了一波錢,號稱低投入高回報結果破產的P2P,全面破產的原油期貨、早兩年流行二三線城市卻又陸續倒閉的奶茶店加盟等等...

利用的無非都是“無門檻、無負擔、速成收益高”這三項人性的弱點。

而另一方面,B站也好,短視頻平台也罷,都不能完全突破每個人的信息繭房。

在世紀初網上衝浪時,我曾以為互聯網會帶來知識爆炸,會讓每一個人都開闊視野,盡情在知識海洋里游泳。

但我那時太幼稚了。

在如今大數據根據用戶興趣智能推送的設定下,不知不覺中,我們都會被困在“信息繭房”之中——

比如一個想學武術的小鎮青年刷到一個形意拳視頻後,可能就會被自動推送更多的形意拳視頻。

看到人人都在練習形意拳,便很容易產生從眾心理,繼而輕易相信。

而那些猛錘馬保國的鬼畜視頻,即便在B站有上百萬的播放,但在整個中文互聯網世界里,依然只是一股細流而已,可能完全無法影響到這位小鎮青年。

“聽懂掌聲”被玩壞,

但成功學依然在民間有巨大市場

AI只負責推送,不負責鑒別信息真假。

你以為馬保國已淪為笑柄,但其實,無數個“馬保國”依舊在短視頻平台與現實里繼續兜售忽悠學。

只要還有人等著天上掉餡餅,指望世界上真的有捷徑和秘籍,馬學便永遠不會消失。

人類的本質是複讀機,這話很有道理。

放在歷史更長遠的緯度,馬學本質,不過是一場騙局的輪迴罷了。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