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CEP帶來需求供給資本東移
2020年11月17日04:11

原標題:RCEP帶來需求供給資本東移

張燕生
許利平

  15日,東盟十國和中國、日本、韓國、澳州、新西蘭15個國家,正式簽署了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RCEP),標誌著全球規模最大的自由貿易協定正式達成。

  在曆經8年艱難談判之後,達成實質性進展的契機是什麼?中國加入全球最大自貿區,將有哪些利好?昨日,記者專訪了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首席研究員張燕生、中國社科院東南亞研究中心主任許利平。

  文/廣州日報全媒體記者謝綺珊、於夢江

  圖/受訪者提供

  最大意義是解決地區不平衡、不匹配的狀態

  廣州日報:RCEP的正式簽署將對中國和東盟產生什麼積極影響?

  張燕生:在超級全球化、全球的貿易投資增長以及全球產業鏈、價值鏈、供應鏈的發展遇到巨大阻力的情況下,RCEP是一個推動經濟全球化前行,推動全球貿易投資合作前行,推動全球產業鏈、價值鏈、供應鏈合作前行的一個自由貿易協定。

  許利平:從製度層面來說,RCEP的最大意義就是解決了地區的不平衡、不匹配的狀態。也就是說,這個區域有高度發達的生產網絡,有高度複雜的區域內貿易,但是沒有一個整體製度性的自貿安排,RCEP的簽署正好解決了這種不匹配問題。從物質層面來說,RCEP對於促進區域內的投資和貿易自由化、便利化,特別是促進服務貿易,還有中小企業發展,毫無疑問都具有非常重要的作用。與此同時,老百姓也能得到更多的實惠,因為大部分商品接近零關稅。

  對中國企業來說,最大的機遇就是對外投資更加便利化。今年1-9月份,中國對東盟投資增加了70%,這充分證明了企業的嗅覺是最靈敏的,因為早已看到RCEP帶來的資本機遇,這一製度性保障無疑為企業走出去,在海外擴大投資增拓了空間。

  協定並非一步到位而是分階段前行

  廣州日報:RCEP與以往達成的自貿安排和其他經貿區相比,有何不同?

  張燕生:與其他的自由貿易協定不太一樣,RCEP是具有亞太特點或者說是有東方色彩的一個自由貿易協定。

  首先,儘管它的標準很高,但還是照顧到了加入自由貿易區的發展中成員,比如說像老撾、柬埔寨、緬甸等還是一些不發達或者發展中經濟體的實際,因此它是一個比較包容的自由貿易協定。

  第二,西方主導的一些自由貿易區很多都規定某個行業本地的增值含量是非常高的,具有很強的排他性。而RCEP實際上是個開放的地區主義,開放包容不排他。

  第三,其他的自由貿易協定比較強調一攬子的開放,然後一步到位,這不是東方國家的做法。東方的做法是分階段,然後一步一步地往前推進,因此RCEP是一個推動經濟全球化前行,推動全球貿易投資前行,推動全球產業鏈、價值鏈、供應鏈前行,同時能夠契合本地經濟發展的不同發展階段、不同的社會經濟體製、不同的文化需要,因此它是個比較開放、包容、共享的自由貿易區協定,我覺得這在很大程度代表了未來全球建設開放型世界經濟的基本方向。

  許利平:首先,RCEP更具包容性,比如成員非常複雜,各成員國實行稅率的時間表不一樣,允許一些欠發達經濟體不一定實現減稅或者減稅的時間表不一致,有效平衡了成員間需求差異,為實現共同繁榮的區域目標奠定了基礎。第二,增加了知識產權、電子商務等新的現代自由貿易,以前的自貿區尚未涉及此類新生事物。因此,有人認為RCEP是一個現代的自貿協定。

  過去需求靠美歐現在更多靠自己

  廣州日報:在當前嚴峻的國際形勢和疫情背景下,RCEP的正式簽署對於區域經濟一體化、全球產業鏈供應鏈重構等方面將有什麼特殊或重要作用?

  張燕生:我認為協議的達成將帶來的第一個變化是需求東移。在當前嚴峻的國際形勢和新冠肺炎疫情背景下,世界經濟最大的問題之一就是缺少訂單,沒有訂單怎麼辦?中國加快構建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是以擴大國內需求為戰略基點,擴大自己的消費和投資,這樣就會擴大進口需求,就會為RCEP成員創造和提供新訂單。我相信今後15個成員國會在擴大本地區的需求方面有更多合作。這樣一來對東亞生產網絡和生產方式轉型是一個重要推動,過去的需求都是靠美歐,現在更多的靠自己。

  第二個變化是供給東移。RCEP的地區開放會使供應鏈、產業鏈更多地生根於本地區,在疫情背景下東盟成為中國第一大貿易夥伴。過去我們很多的關鍵零部件都是依賴美歐生產網絡,美歐疫情不穩定,生產網絡斷鏈斷供,東亞就會受影響。因此下一步RCEP產業佈局會發生變化,會更開放,供應鏈、產業鏈本地化合作會加強。

  第三是創新東移。2020全球創新指數發佈,世界知識產權組織總幹事高銳表示,他們收到的國際專利申請中超過50%來自亞洲,它們中大部分是用漢語、日語或韓語寫的。創新東移是新的趨勢,這是幾個世紀以來發生的一個根本性變化。所以,RCEP會加強創新方面的合作。

  第四是服務東移。此次服務業深受疫情打擊,但恢復得很快。前段時間北京就率先舉辦了國際服務貿易交易會。中國經濟走向高質量發展,對研發服務、技術服務、設計服務、信息服務、人才服務、專業服務,包括物流服務、商遊服務、人流服務、信息流服務、資金流服務的互聯互通和便利化都提出了很高要求,帶來了非常大的需求,來中國投資的外資過去70%以上是製造業,現在70%以上是服務業,因此我認為會出現一個服務東移的現象。

  第五是資本東移。RECP地區越來越開放,越來越有活力,資本也越來越多進入到這個地區,同時這個地區的貨幣和金融的合作也會明顯的加快,我相信這個地方會成為未來全球增長的一個重要引擎。

  許利平:毫無疑問,RCEP將起到非常重要的正面、積極的推動作用。現在全球的貿易保護主義、孤立主義不斷上升,“逆全球化”思潮抬頭,RCEP的簽署對穩定地區的產業鏈、供應鏈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利好,同時也增強對多邊主義、全球自由貿易體繫了的信心,有助於穩定投資者對未來經濟增長的預期。

  廣州日報:RCEP對於當前我們發展國內國際雙循環新格局有什麼好處?

  許利平:對於國內來說,我們要構建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這一新發展格局與RCEP是緊密相連的。因為RCEP成員國大部分是我們的周邊國家,與中國的經濟貿易聯繫非常緊密,自貿協定促使我們的雙循環新發展格局首先與這些周邊國家對接,並提供了潤滑劑,或者說提供了一個嶄新的平台,進一步推動我們的新發展。

  張燕生:中國是一個大力推動全球化,推動全球貿易投資,推動全球產業鏈、價值鏈、供應鏈合作的國家,凡是擴大開放的行動對中國來講都是樂見其成的。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