賽事高光下的電競館,究竟是含金的礦還是抹蜜的坑?
2020年11月07日18:12

原標題:賽事高光下的電競館,究竟是含金的礦還是抹蜜的坑?

原創 鋅刻度 鋅刻度 收錄於話題#電競賽事1#電競館1

是新朋友嗎?記得先點藍字“鋅刻度”關注我哦~

每日一篇科技財經深度調查

走進商業背後的故事

跟風容易,盈利太難。

撰文/ 星晚

編輯/ 孟會緣

6天前,英雄聯盟s10賽季在上海浦東足球場圓滿落幕。首次參加世界賽的SN戰隊雖然最終還是不敵承載著LCK賽區希望與責任的DWG戰隊,以1比3的成績成為亞軍。

縱使SN戰隊最終沒能在主場上實現LPL賽區三連冠的期許,但“小獅子”已經在S10賽季呈現了諸多高光時刻。11月4日,蘇寧控股集團也在內部發佈嘉獎令,特給予蘇寧電競俱樂部全體成員通報嘉獎。

而賽事暫告一段落,人們對電競的熱情卻似乎絲毫未減。

蘇寧易購趁熱推出電競特別版Super會員、B站8億拿下三年S賽獨播版權的舉動收穫了300%的人氣提升、線下“英雄聯盟電競嘉年華”和各大餐廳酒吧引入的電競主題活動,都詮釋著電競產業的無限生機。

不過在各大城市爭搶“電競之都”頭銜、各大平台絞盡腦汁用電競佈局全場景的時刻,進入發展井噴期的電競館和電競酒店作為泛娛樂的綜合體、Z世代的聚集地,卻又有著另一番光景。

更大的投入要求、更高的運營標準以及對周邊、賽事的挖掘和舉辦,都在告訴那些一股腦投身的創業者:電競館和電競酒店並非對網吧的簡單升級,火熱的市場也並不等於暴增的營業額。

花300萬開電競館,回本遙遙無期

“剛才這波都不衝?”“ADC在想什麼?”“Bin哥這波太6了,五殺封神!”……與S10總決賽舉辦地相距1700多公里的重慶,幾乎每一家電競館都被擠得水洩不通。

門內的人,為自己心儀戰隊的每一次擊殺和失誤而揮灑情緒,門外的人,卻並不理解一方大銀幕和湧動的人頭下的那份心潮澎湃。

只是這樣的熱鬧,並不代表著每一家電競館的每一天。

7月6日,祝曉晗把事先拍好的宣傳片做成了公眾號的首條推文,宣佈將於7月7日開始試營業。按下發送鍵後,祝曉晗把文章轉載到朋友圈,又敲下了200多字的心情,懸著的一顆心才終於落地。

開一家電競館,是她在年前就和合夥人們做好準備的一件事。不湊巧的是,他們的躊躇滿誌卻在2020年的開篇便與疫情撞了個滿懷。萬般無奈,卻也只能將計劃推到4月才正式啟動,裝修加上籌備,7月才終於成形。

為了開這家電競館,祝曉晗和家人商量考察了許久,才和幾個誌同道合的朋友一起投入了300多萬,“算是愛好,也算是一次創業。”祝曉晗剛過完自己28歲的生日,她覺得電競館的落地是今年最棒的一份生日禮物。

週三晚上7點,祝曉晗拎著一大袋水果到電競館,她決定切50份果盤送給在場的所有玩家。一一碼好香蕉、西柚、香梨和哈密瓜,再挨著送給每一位玩家,“您好,這是今晚送給您的果盤,祝您遊戲愉快。”祝曉晗極有眼色地找準每位玩家的遊戲空隙時間,再貼心地送上果盤,因為她知道遊戲中途被打擾是一件怒氣橫生的事情。

“營業的這四個月因為活動力度比較大,所以每天的生意還行,上座率在7成左右。”但對於回本的疑問,祝曉晗笑著搖頭:“這還差得遠,現在主要是做做人氣,我們從8月底開始經營粉絲群,為以後爭取辦賽事和活動做準備。”

祝曉晗打開手機給鋅刻度看了看現在的粉絲群,一共312個人。平日裡,群裡聊天的內容都是討論遊戲排位上分的事情,偶爾有單獨上網的人發佈一起打排位的邀約。除此之外,粉絲群的作用,更多的體現在高峰時期可以預約訂座。

專屬的公眾號上,祝曉晗只發過三次推文,分別是發佈電競館試營業信息、發佈配置簡介、發佈開業活動。她告訴鋅刻度,開始只分了普通區、包廂區和電競區,後來加上了無煙區。

從配置上來看,普通區採用的是2060顯卡、I5-9400F處理器、165HZ顯示器和羅技G402滑鼠;包廂區採用2070顯卡、酷睿I5-9600KF處理器、2K 144HZ顯示器和羅技G402滑鼠;電競區採用2080super顯卡、酷睿I7-9700F處理器、外星人240HZ顯示器和羅技G502滑鼠。

“這配置還不錯,吃雞、上分挺有手感。”張禕從高中開始就喜歡和同學一起到網吧“開黑”,從校門口的“黑網吧”到升級的網咖,再到現在的電競館,他都是常客。

在他看來,電競館在配置和裝修上的升級固然是很重要的一部分,但服務和策劃才是拉開競爭差距的關鍵。

鋅刻度在祝曉晗的電競館里看到,相比網吧售賣的食品,電競館的食物做得更加精緻,而且麵類食物僅有干拌火雞面,“麵類食物容易把湯汁濺得到處都是,即便在顧客下機後清潔,也有可能有遺漏,會影響後續顧客的使用環境。”祝曉晗解釋道。

這樣的細節無處不在,例如廁所設有單獨的淋浴間,並備有棉簽、卸妝液、眼影盤、梳子。也為基礎會員提供免費冰水、溫水、毛毯、熱毛巾和各大影視VIP,高級會員還可以不定時享受免費點陪玩服務、武器庫裝備任選、電競館所有戶外活動。

配備眼影盤、卸妝液、毛巾等產品也是電競館的服務升級之一

每一項升級的服務,都是電競館打出差異化的武器,但這對玩家來說是福利,對祝曉晗這樣的商家卻是成本壓力。

“目前的折扣價算下來和普通網咖差不多,所以雖然看著客流量不錯,但還沒有網吧和網咖掙錢。”祝曉晗和合夥人們一致認為現在是用愛發電的時候,收回成本這件事還需要從長計議。

電競館的B端生意,難尋難做

“無論是網吧、網咖還是電競館,要想成功,必先控成本,再治服務,外加好的地理位置。”曾經開過網吧,如今經營著一家當地排名第一的電競館的奚烊這樣看待行業的出路。

但即便經驗豐富,經營狀況不錯,奚烊卻仍舊對盈利這件事感到頭疼。“前期投入太大了,市場教育程度又不夠,打價格戰來吸引會員是在所難免的一步策略,但這對於後期發展來說又增添了難度。”奚烊談到,“而且開電競館對個人資源的考驗更大,能不能組織比賽、單位活動,也在一定程度上決定了盈利可能性。”

奚烊的電競館充滿科技感,入門的左手邊是一台價值10萬的賽車模擬器,緊接著是一堵到頂的手辦牆,裡面擺放著奚烊收藏的部分汽車模型。放眼望去,整間電競館處處充斥著科技感和未來感。“這其實是現在大多數電競館的裝修風格,年輕一代的消費者會比較喜歡,但投入費用也會更高。”奚烊說道。

不少電競館都會配備價格不菲的賽車模擬器

位於深圳的BUFF電競館的負責人也曾公開提到過,其前期在裝修、設備、系統等方面的投入就已經超過了800萬元,其中60%是硬件設備投入,而人力、租金也是一筆不小的開支。

因為背靠一家大型互娛公司,所以上述負責人也表示Apple還能接到部分大型遊戲廠商的賽事承接邀約,以及企業團建、電競轟趴等B端業務,這也是佔據80%以上營收比例的項目。而C端消費者的每日營收卻只有不到2000元,相較前期投入的成本來說,這部分收入杯水車薪。

“能拿到大型比賽承辦資格的電競館要麼投入特別大,要麼隸屬於大廠牌旗下,要麼老闆自己以前混圈子有人脈,其他的電競館是很難接到B端業務的。”孫嘉文兩年前在海口開辦的電競館三者皆不是,所以只能掛著電競館的名頭,做著網咖一樣的生意。

面對電競市場一陣陣被撩撥起來的熱情,有無數個孫嘉文奮不顧身地投入到電競產業里,試圖乘著時代的浪潮激流勇進。但巨額的成本投入、尚未成熟的消費者市場、易受政策潮流影響的生存環境,無一不是時刻懸在創業者頭上的達摩克利斯之劍。

因王者榮耀、和平經營的火爆而誕生的手遊電競館如今已難尋昔日盛景,不少創業者都在失敗之後總結出,手遊館的艱難生存是源於盈利模式不明、定位不清晰,以及風口熱度後逐漸暴露出缺乏核心競爭力。

電競館的困境,幾乎如出一轍,跟風容易,盈利太難。

電競館到底是不是偽命題?

電競行業的熱度,的確惹人眼紅。

據《全球電競運動行業發展報告》顯示,電競行業在“黑天鵝”的影響之下逆流而上,歐美市場就有至少20%以上的用戶花費更多時間在電子遊戲和電競直播上。2020年,全球電競觀眾將增至4.95億人,其中核心電競愛好者2.23億人,同比增長2500萬人。

而國內電競文化也在不斷出圈,影響至更廣泛的人群。除“電競+文娛”之外,“電競+場景”也正在成為一種與用戶建立認同感的新商業形態。

從2018年,IG戰隊為LPL賽區拿下首勝開始,電競產業就在國內迎來了高速發展時期。“IG奪冠之前,我幾乎找不到人一起看比賽,甚至有時候像別人提起看比賽,都會被嗤之以鼻。”張禕對鋅刻度表示。

這樣的觀點也在“黃牛”徐力這裏得到了肯定。過去,徐力手裡搶手的票不是明星見面會就是大型晚會,或者節目錄製現場。但是自從IG奪冠,向他諮詢賽事門票的人越來越多。

S10賽季決賽前三日,徐力在朋友圈里一連發佈了8條動態。“一層看台票2張,貴!有預算的來,1XXXX”、“高價求購,S10總決賽邀請函、贊助商名額,價格好商量,有資源的聯繫我”徐力沒想到,即便是5位數的價格也依舊讓他的顧客搶破了頭。

硬幣的另一面,“電競館是不是偽命題”的質疑聲愈演愈烈,創業者們撞上南牆後的反思印證著這個行業不止有光鮮。

即便是隸屬於明基這樣大品牌之下的電競館也難逃倒閉的宿命,位於信陽、漯河等城市的明基電競館陸續關閉,不少消費者在貼吧、微博上抱怨著自己充值的網費就這樣消失不見了。

部分城市的明基電競館也傳出倒閉消息

歸根究底,賽事的火熱沒能在線下過渡產能的過程中發揮出更強勁的力量。儘管《英雄聯盟》全球總決賽、《穿越火線》CFS世界總決賽等電競行業的頂級賽事均已落地,但仍舊難以支撐起遍地開花的電競小鎮、電競館、電競俱樂部。

而那些一頭紮進電競館里的創業者大致有三類:一是由網吧運營者轉型而來,二是大型連鎖電競館的加盟店,三則是以賽事而主導的品牌電競館。

因為發展思路的不同,所以後兩者會更接近真正意義上的電競館,可事實卻是第一種類型占絕大多數。

未成熟的市場+魚龍混雜的從業人,在風口下滋生出了電競館的各種形態,但高投入低回報的生存現狀卻舉起鐮刀割了一波又一波的韭菜。

當電競走進快車道,電競館作為其中一種商業價值探索模式時,或許更應該思考,賽事與IP之外,還能有什麼想像力?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