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被誤解與被詆毀的背後
2020年11月07日18:33

原標題:在被誤解與被詆毀的背後

原創 Lens WeLens

距離梅根和哈里王子宣佈離開英國王室已經10個月了。

今年1月,他們宣佈放棄包括王室頭銜在內的一系列特權。在英國王室上演了這場精彩絕倫的梅脫(Megxit)大戲後,他們搬離了一直以來的住所,從位於女王的溫莎城堡附近的Frogmore Cottage,搬往了梅根的故鄉加州。

今年3月,哈里和梅根在英國告別之旅中,攝影師薩米爾·侯賽因拍下了這張照片。他們在傘下相互凝望,露出笑容。攝影師說這是他為這對夫婦拍攝的最具代表性的照片,是他們迎來人生新篇章的象徵。

3月31日,新冠疫情在全球肆虐的時候,他們在蘇塞克斯夫婦的官方ins上發佈了最後一條內容,下面配文:“我們都能感覺到,此刻的世界似乎異常脆弱。然而,我們相信,每個人都有潛力和機會改變現狀......請你們好好照顧自己,也照顧好彼此。”

署名已經由The Duke and Duchess of Sussex 變成了Harry & Meghan。

在以哈里和梅根的名義行動的這些日子,他們過得怎麼樣?他們開心了嗎?

離開王室的日子

在離開英國的日子裡,他們搬到了新家,也有了更大的自由做自己想做的事。

梅根繼續活躍在為女性發聲的各種活動上,哈里則致力於呼籲改革促進滋生仇恨言論的社交媒體——英國小報和社交媒體上對他們的負面報導和評價一直讓哈里深惡痛絕。

因為疫情的原因,也讓他們有更多的時間呆在家裡,見證兒子阿奇(Archie)的成長。“他的第一步,他的第一次跑步,他的第一次摔倒......一切的一切,我們都見證了,”哈里說。

梅根為兒子慶祝生日

他們成立了一個新的媒體團隊,完全受他們二人管理。他們終於可以自己製定規則,以自己的意願向公眾展示自己。

6月,哈里與梅根參加Homeboy Industries組織的活動,與該組織的成員一起為新冠期間處於弱勢的老年人和兒童準備膳食。是他們離開王室後的首次聯合出席的慈善活動。

此前曾被大家廣為關注的“他們怎麼養活自己”的問題好像也有了答案。9月底,他們和Netflix簽訂了一份巨額的多年協議,成為了荷李活紀錄片、專題片和兒童節目等的製作人,就像當時奧巴馬伕婦離開白宮後做的那樣。

當然,他們也開始承擔他們必須付出一些代價。哈里已經開始分期償還2019年用於裝修自己住宅的320萬美元來自納稅人的費用,此前他們曾因為花費了這筆錢而被媒體和民眾所詬病。

哈里和梅根曾經在Frogmore Cottage里

一切好像都在慢慢步入正軌。然而,就像是許多報導還會把他們冠以蘇塞克斯夫婦那樣,即便是離開了王室,他們依舊擺脫不了這個身份。大家依舊盯著他們的一舉一動,懷著看熱鬧的心態,等著他們出錯。

梅根則成了那個所有指責的眾矢之的。美國大選期間,梅根公開呼籲民眾投票的事情再度成為了導火索,她說“我們都知道這個11月的利害關係”。批評的評論一波又一波。

“她就不能閉嘴嗎!”

“我猜美國人很快就會意識到,除了一個毫無價值的頭銜和一點點可供閑談的八卦之外,她什麼都沒有!”

“她懷了第二個孩子。只有這樣,她才能把哈里留在身邊,他被困住了!“

人們指責她的行為不得體且愚蠢,認為梅根甚至都不應該郵寄自己的選票。僅有的幾條讚同的評論也被淹沒,在這些鋪天蓋地的批評後,早就偏離了最初討論的話題。

一個“碰瓷兒”進了王室的人

現在想出來

在眾人眼裡,梅根一直以來都不是個那麼討人喜歡的角色。更多的人看她,就像是看一個跳樑小丑,大家都想看她還能蹦躂多久,又什麼時候會徹底摔慘。

一位王室專家稱,“許多人不滿並指責梅根是因為他們覺得她把自己碰瓷兒(crashed)進了王室,然後又試圖改變一個已經存在了800年的機構。”

哈里和梅根最後一次以王室身份出席活動,現場聚集了各大媒體

梅根不是個“規矩”的人,而她一直接連不斷地打破那些王室一貫的“沒有明確規定但大家都懂”的規則。王室規定女士如果露腿的話,一定要穿裸色絲襪,但梅根在訂婚儀式上就沒有穿絲襪。

她是被人們看到的第一個用手關車門的王室成員;她的頭髮經常淩亂地紮起;她違背了王室不能給人簽名的規定,給一個10歲的小女孩簽了名,雖然她當時簽的是假的名字,上面只是寫著讓她加油,但她仍然遭受了多天的謾罵。

梅根與凱特王妃一起出席活動

在與王室掛上邊後,梅根就一直因為性別、種族、國籍和職業而成為被詆毀的對象。她曾在聯合國大會上公開稱自己是一個“驕傲的女權主義者”,這讓她在充滿厭女情緒的王室中就像一枚格格不入的尖釘。

她的美國國籍、膚色以及有過婚姻的經曆,讓她被認為絕對攀不上王室,更別提她的演員身份。此外,還有一些喜歡挖掘王室隱私的小報竊聽他們,甚至未經允許私自公佈梅根的私人信件。

在嫁給哈里之前,梅根曾是演員

在那些充斥著誇張描寫的王室八卦新聞里,人們似乎很少能看到一個真實的梅根。

梅根到底是什麼樣的?

在很小的時候,梅根就給自己的老師留下一個“為弱者而戰”的印象。她就讀的Hollywood Schoolhouse的現任校長伊麗莎 · 法耶(Ilise Faye)說:“她會堅持自己的信仰,她是朋友中的領袖。”

那時的她安靜而內斂,但也不從害怕表達自己的觀點。有一次,她和一群女同學一起談論她們的未來,和離開學校後希望自己實現的目標。梅根說,有朝一日她將成為第一位女總統。後來一位女同學回憶道,“她總是那麼泰然自若,談吐得體。”

梅根小時候

她從很小的時候,就有了很強的女性意識。看到一則洗潔精的廣告上寫著“女人們在對付鍋碗瓢盆.......”,她出離憤怒。在父母的鼓勵下,她寫了一封信給寶潔公司,建議他們改變這種情況。這封信同時還被她寄給了希拉里·克林頓。

這封信給梅根迎來了一場著名的勝利,最終寶潔公司講廣告改成了“人們(Men)在...... ”那之後,11歲的她第一次出現在了電視上,她在一檔兒童新聞節目《尼克新聞》里告訴年輕的觀眾們:“如果你在電視或其他平台上看到你不喜歡的東西,或者受到影響,寫信給合適的人,你就可以做出改變。”

參加電視節目時11歲的梅根

《尼克新聞》的主持人琳達·埃勒比(Linda Ellerbee)後來評價這個小孩,“她是不是只有11歲並不重要。她相信女性和她自己的力量。她從不害怕伸出自己的手說,‘我要我的力量。我要我的權利’。”

1995年6月,14歲的梅根在中學的畢業典禮上發表了她的第一次嚴肅演講。她戴著傳統的白色帽子和長袍大方地感謝學校,她向同學們發出了號召:“我們將永遠作為擁有堅定意誌的女性,為使世界變得更美好而奉獻自己的力量。”

梅根早年參加人道主義活動

11歲第一次倡導女性權利;在施食處工作,為無家可歸的人提供食物;為非洲的用水問題奔走,在聯合國婦女大會的演講中熱情地支援性別平等。即使是在遇見哈里王子之前,梅根的生活似乎就已經非常豐富了。

2017年1月,梅根帶著《世界宣明會》去了德里和孟買,見到了許多受月經汙名化直接影響的女孩和婦女

然而一切都在她與哈里王子戀愛後改變了。她所有的價值好像都維繫在了哈里和他背後的王室身上。她像是變成了一個哈里背包上掛件,供人們打量、挑剔。

在很多報導上,她都被描述成一個有心機、奢侈浪費、不遺餘力地試圖從王室中占盡便宜的女人。在她和哈里離開王室之後,她就徹底成了一些人眼中分裂王室的始作俑者。

被誤解與被詆毀的

曾為阿黛爾、大衛碧咸、卡戴珊等人寫過傳記的英國知名的名人傳記作家肖恩·史密斯,最近為梅根寫了本傳記《梅根:被誤解》(Meghan Misunderstood),在書中,他將梅根稱為“世界上被談論最多、被不公平地詆毀和歪曲最多的女人”。

即使是在離開王室後,梅根也依舊處在不斷的爭議之中,每個幾天總要被媒體寫進王室秘聞中的一部分。

上個月,英國《女王雜誌》主編在接受《每日鏡報》的採訪時說,哈里王子和威廉王子之間破裂的關係將永遠無法修復,除非他們中的一個碰巧與自己的妻子分手。“只有一場可怕的悲劇才足以讓兄弟倆回到曾經曾經親密的關係中。”

頻頻處於爭議之中的梅根,又恰恰是個不願沉默的人,但每當她發聲,她好像都會得到大量的批評,也招來無止境般的惡意。蔓延在網絡上對梅根的惡意如此嚴重,以至於去年有72名女議員聯名簽署了一封聲援信,反對那些誤導的媒體。

她們還表示,“儘管我們發現自己在公共生活的身份與你完全不同,但我們霸淩的理解是一致的,這種虐待和恐嚇現在常常被用作貶低那些擔任公職、從事重要工作的女性的手段。”

聲明原文。這篇聲明在當時也引起了很大的爭議,很多人認為是梅根的一次作秀和公關宣傳。

在社交媒體大行其道的今天,真相與流言混雜在一起,人們的情緒也越來越外露,因為表露情緒永遠比思辨要容易得多。

人們討厭的恐怕也不是真正的梅根,而是恰好有個可以用來當作茶餘飯後評頭論足的對象。或許不難理解梅根是怎樣被誤解的。

梅根早年出席王室活動

在今年10月初世界心理健康日那天,哈里和梅根錄製了一期播客,與三名加州高中生一起討論心理健康和網絡暴力相關的話題。

梅根、哈里與三位高中生錄製播客節目

在播客裡面,梅根說她可能是2019年“全世界受到最多抨擊的人”,那幾乎讓她“無法生存下去”。不過,現在他們都開始慢慢學會處理這樣的情況,甚至“做得非常好”。

哈里會避免與那些評論接觸,“我選擇了不去讀它,把自己從那裡移開,把注意力集中在令人振奮和充滿希望的一面......這些年來,我看到很多人隱藏在虛擬的用戶名後面,那些他們說的話,沒有人會當面說出來。”

8月31日,戴安娜王妃逝世週年紀念日,他們前往為當地低收入家庭提供支援的洛杉磯學前教育中心種下了她最喜歡的花,以此向她致敬。

而梅根想到了去年他們南非之行時發生的一件小事,當時記者問她“你現在怎麼樣?”(How are you?)她回到,“謝謝,很少有人會問我是否還好。”這個回答當時引起了很多人的關注。

如今回想起來,梅根感慨道,“這個回答之所以能引起人們的共鳴,是因為每個人都希望別人問他們是否還好。”

皇家評論員克里斯汀·梅恩澤(Kristen Meinzer)曾說,英國王室是有史以來播放時間最長的真人秀節目,他們已經在新聞和歷史書中供我們娛樂、消費了數百年。

梅根無意間成了這出真人秀的配角,但她可能要花費一生才能從中掙脫出去。

主要參考資料:

https://www.mirror.co.uk/news/uk-news/meghan-markle-insists-shes-not-22764021

https://www.usatoday.com/story/entertainment/celebrities/2020/09/23/meghan-prince-harry-post-megxit-happy-now-six-months-later/5697099002/

https://economictimes.indiatimes.com/magazines/panache/6-months-after-megxit-harry-meghan-sign-production-deal-with-netflix-in-major-hollywood-move/articleshow/77902782.cms

https://www.independent.co.uk/life-style/royal-family/meghan-markle-prince-harry-archie-fortune-summit-family-b1030794.html

https://www.dailymail.co.uk/femail/article-8913165/Meghan-Markles-political-activism-wont

原標題:《在被誤解與被詆毀的背後》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