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11”前夕:快遞網點承壓企業瘋狂圈地
2020年10月27日00:51

  來源:北京商報

  原標題:“雙11”前夕:快遞網點承壓,企業瘋狂圈地

  電商平台開啟預售後,末端快遞市場變化如何?北京商報記者在走訪後瞭解到,業務量攀升、人力資源緊缺、考核指標等壓力開始在末端網點加速顯現。與此同時,在業內,部分快遞品牌的“蹭網”行為遭遇禁止,而龍頭企業整合物流資源的傳言一時難分真假。在快遞量井噴前夕,電商物流行業正湧動著暗流。

  “派件量將是當前的3倍”

  在“雙11”節點,末端網點細微變化牽動著各方的神經。10月25日,北京商報記者走訪位於朝陽區的菜鳥驛站羅馬街區店時發現,店內和店外均堆放著大量包裹。

  事實上,每當大促來臨,末端網點在人力、資源分配、攬件指標等方面的壓力都會開始迅速攀升。在走訪時,北京商報記者看到,部分品牌的快遞三輪車身上貼出了招聘啟事,以底薪5000-6000元來招募快遞員。在朝陽區青年路附近的某小區門口,圓通的快遞員不僅擺放了快遞架,還設置了移動的媽媽驛站。一位快遞員向記者介紹,他派送的範圍包含兩個社區,據他瞭解,第一個社區日均包裹量為400-500件,有2個快遞員配送,另一個社區日均為1000-1300件,安排了5個人配送。“‘雙11’高峰期時,派件量將是當前的3倍,”他說道,“現在我是早上6點半上班,晚上大概9點左右下班。”

  為了應對大促攀升的快遞量,不少網點正在設法吸納人手進行末端配送,然而部分網點負責人向北京商報記者坦言今年“雙11”的經營壓力較大。“當前越來越低的派費利潤使得招人變得較為困難,同時總部對‘雙11’派件量等指標考核嚴格,需要處理的數據較多,如果沒有完成指標網點會被罰款,這又會導致業務員更加難找。”一位加盟商如此表示。

  據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於7月發佈的《2020年第二季度全國招聘求職100個短缺職業排行》顯示,快遞員成為全國最為短缺的職業之一,位列第二名,而北京位列需求城市第一名。

  極兔的機會?

  在運力資源緊張的當下,部分快遞員還出現一兼多職的情況。一位居住在海澱區的王女士告訴北京商報記者,“雙11”期間她在拚多多上購買了商品後,訂單由圓通的快遞員送貨上門,而快遞包裝上顯示的卻是極兔速遞的標誌。

  可見,對於3月進入國內並迅速起網的極兔速遞來說,“雙11”所形成的大量網購需求無疑是新人露面、樹立品牌印象的好時期。據相關媒體報導,在“6·18”之後,極兔速遞的日均快遞單量已經穩定在500萬單以上。與此同時,為了較快提升末端網絡和運力,極兔速遞會以高出幾毛錢的派費來吸引其他品牌的快遞員進行代發,因此這也引起了其他快遞企業的警覺。

  在圓通、申通相繼禁止全網代理極兔速遞的業務後,10月19日,韻達在內網發佈《關於全網禁止代理極兔業務的通知》。其提及,韻達速遞下屬加盟公司(含承包區)不得以任何理由、任何形式加盟極兔網絡及承包區;攬派兩端不得以任何理由、任何形式代理極兔快遞業務。

  值得玩味的是,每當一家通達系企業禁止極兔速遞“蹭網”,該事件便會成為熱議。在快遞專家趙小敏眼中,事實上極兔速遞的實力當前還無法與成熟的快遞企業相比。他表示,做物流並不是一個一蹴而就的事情,不僅需要龐大的資金消耗,土地資源的獲取、場地設備建設等也是時不我待的事情。

  另一方面,極兔速遞的重要合作夥伴拚多多因平台訂單量的猛增態勢,已經令人無法忽視其在物流領域的佈局動作。10月21日,據拚多多CEO陳磊公佈的數據顯示,拚多多平均每天寄出的包裹超過7000萬件,約占全國快遞量的1/3。

  競速圈地

  其實,除了因拚多多獲得流量關注的極兔速遞外,今年國內還悄然出現了兩個加盟製電商物流網絡,分別為京東的眾郵快遞和順豐的豐網速運。

  據眾郵快遞微信公眾號資料顯示,當前眾郵快遞已經在北京、天津、河北、上海等7地開放加盟。數據顯示,截至8月底,眾郵快遞已經在全國範圍內鋪設網點超過530家。在華北區域,未來規劃一級網點數量將超過560家。

  而來自順豐的豐網速運,即深圳豐網速運有限公司在今年8月獲得國內跨省經營快遞許可。不過,和其他品牌開放加盟不同,豐網速運將會優先從順豐加盟製快運品牌順心捷達中尋找加盟商。

  自營物流企業均以加盟製招式入局,無疑是將通達系盤踞已久的電商物流市場再掘出一杯羹。近日,據相關自媒體平台爆料,某二線快遞公司將被龍頭企業接管,後者將通過入股的方式接管該品牌,並將該品牌業務併入自身新的電商網絡。

  該消息引發了眾多網友的議論,其中被提及次數較多的物流品牌為順豐和天天快遞。一位資深從業人士向北京商報記者分析認為,物流行業的小道消息一直很多,這則消息所指的兩家企業可能是順豐和天天快遞。“今年順豐的特惠件增速太快,豐網速運也要起網,所以有一定運作的可能。”他表示,順豐的電商件單量增多了,對順豐的現有產能會造成較大的壓力,對自身品牌也會造成一定損害,所以才會有豐網速運的誕生,而豐網起網所借助的網絡,目前只有順心捷達。

  為此,北京商報記者向順豐相關負責人詢問該消息的真實性,截至發稿暫未獲得回應。2019年5月,順豐針對電商市場及客戶推出特惠專配產品。其2020年半年報顯示,順豐經濟件業務實現不含稅營業收入201.83億元,同比增長76.12%,業務量同比增長240.86%。

  而天天快遞則是處於水深火熱之中。據蘇寧易購發佈的2020年半年報顯示,天天快遞上半年營收為5.61億元,虧損5.52億元。而在2019年和2018年,天天快遞的淨虧損分別為17.86億元和12.97億元。

  同時,蘇寧易購在財報中表示,截至2020年6月30日,應收天天快遞加盟商加盟費約人民幣1.55億元。因加盟商長期經營困難,該等應收款項逾期已久且經多次追討仍無法收回,集團認為該應收賬款難以收回,因此全額計提壞賬準備。

  北京商報記者 趙述評 何倩/文並攝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