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放!銀行
2020年10月27日03:30

原標題:開放!銀行

目前國內商業銀行開放平台以自建和合作共建兩種方式為主。前者以大型銀行為主,其基於自身數據資源優勢和技術優勢主導建設開放平台;後者以中小銀行或互聯網銀行為代表,其通過開放API融入金融生態系統平台,或是...

開放!銀行

在近期的金融街論壇上,銀保監會主席郭樹清指出,所有金融機構都要抓緊數字化轉型。其中,開放銀行成為商業銀行數字化轉型的未來方向。

資產規模達300萬億的銀行業如何開放?從賬戶開放到貸款開放,再到科技開放,銀行們已經邁出了步伐,些許堅定,些許猶豫。

11家銀行已經成立了金融科技子公司,除滿足自身集團需求之外,還能對外輸出一些服務。而城商行等中小銀行們則熱衷於和各個互聯網平台合作,發信用卡、搞聯合貸款等等。但對科技公司的過度依賴也隱藏著風險。

無論是大銀行還是小銀行,無論是哪一種開放模式,都面臨著監管規則的明確。開放的路還很長。

金融科技近期引起市場密切關注。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國務院副總理劉鶴10月21日在2020金融街論壇年會表示,下一步要做好五項工作,其中一項為注重發揮金融科技的作用。“大數據、雲計算、區塊鏈、人工智能等技術正在深刻改變未來金融生態,要趨利避害,促進金融科技健康發展。”銀保監會主席郭樹清在該論壇指出,所有金融機構都要抓緊數字化轉型。

隨著金融科技的發展,銀行機構通過技術創新、金融產品創新,提升金融服務效率已經越來越常見,資產規模達300萬億的銀行業生態被金融科技所重塑。其中,開放銀行成為商業銀行數字化轉型的未來方向。

所謂“開放銀行”指一種平台化的商業模式,其利用開放應用程式接口技術(Application Programming Interface,API)與第三方共享信息。和以往直接將產品和服務傳達給客戶的形式不同,在此模式下,銀行將各種不同的商業生態嫁接至開放銀行平台之上,再通過這些商業生態間接為客戶提供各類金融服務,從而形成共享、開放的平台模式。

近年來,不論是大中型銀行,還是新興的民營銀行、互聯網銀行,都紛紛向開放銀行轉型,共建開放生態正成為銀行業的新趨勢。據記者瞭解,目前國內對開放銀行的探索主要聚焦在業務和產品開放方面,依託API、SDK(Software Development Kit,軟件開發工具包)等技術,以用戶服務場景為觸點,通過線上“零接觸”的方式為客戶提供各類金融產品與服務。在開放銀行的實踐中,金融科技公司成為重要參與者。截至目前,10餘家大中型銀行相繼成立金融科技子公司。

中信建投證券研究所銀行業首席分析師楊榮表示:“國內的開放銀行實踐還存在一些不足,集中體現在開放銀行戰略不清晰、忽視外部金融科技創新力量、組織機製不敏捷等。我國的開放銀行探索仍然是在銀行業務邊緣地帶‘自下而上’實踐,並沒有涉及監管核心問題,如要真正進行系統性變革,則亟須監管規則與標準的落地。”

國內的兩種模式:自建與合作共建

開放銀行的概念源於英文Open Banking一詞。其發端於歐洲,在監管當局的推動下,以英國、歐盟為代表的國家和地區率先落地以數據共享為本質的開放銀行模式。其中,西班牙對外銀行(BBVA)為全球第一家以商業化運作開放API的銀行,花旗銀行、星展銀行也是開放銀行的重要實踐者。

與國際同業相比,我國開放銀行的實踐起步略晚。2018年7月,浦發銀行推出其無界開放銀行API Bank,成為業內首個正式落地的開放銀行。浦發銀行開放的功能既涉及直銷銀行開戶、網貸、禮遇平台、出國金融、跨境電商、繳費支付等領域,也包括合作營銷、資產能力證明等場景。此後,中國越來越多銀行機構建設開放平台,市場迅速升溫,各類銀行都介入到開放銀行的實踐中。

對比來看,國外開放銀行呈現“共享數據,重塑銀行金融服務”特點:通過開放API將金融數據的所有權及使用權轉移到用戶手中,以鼓勵金融科技創新,讓用戶選擇更適合自己的金融服務。

而國內以開放接口、連接場景為主。中國銀行業機構主要通過開放接口,以小程式、APP等連接用戶生活場景,將金融服務產品嵌入到各個場景中,或通過接口連接合作第三方平台等,實現拓寬金融服務場景的目標。現階段,更多是為獲客和引流。

梳理來看,目前國內商業銀行開放平台以自建和合作共建兩種方式為主。前者以大型銀行為主,其基於自身數據資源優勢和技術優勢主導建設開放平台,典型者代表如建行、招行、浦發等。如招行以雲+API打造開放型IT架構的數字化平台,對外開放API接口。

後者以中小銀行或互聯網銀行為代表,其通過開放API融入金融生態系統平台,或是依靠大行的開放生態系統平台賦能開放API輸出服務。比如眾邦銀行通過與互聯網場景平台對接,打造B2B2C金融開放平台。同時,以組件式、模塊化方式開放,將金融服務、產品資源開放到互聯網平台輸出。

在開放銀行的實踐中,金融科技公司成為重要參與者、實踐者,在某些方面甚至是驅動者,探索為銀行開放提供技術服務或場景。據記者梳理,目前建設銀行、工商銀行、中國銀行、招商銀行、平安銀行等10餘家大中型銀行已成立金融科技子公司。

“銀行系金融科技子公司將在金融機構和商業生態之間,以‘第三方開放銀行平台’的模式,架起中間橋樑,幫助金融機構有效對接各類商業生態,利用場景創新能力獲客導流。同時,幫助各類商業生態參與者快速利用金融機構的專業能力,為客戶提供切合需求的、合規的金融服務。”楊榮表示。

三個挑戰:接口安全、數據安全、政策監管

記者瞭解到,開放銀行的全面發展需要充分運用API、SDK、區塊鏈等金融科技技術,也需要和大量的第三方合作機構進行技術、數據和業務層面的合作,使得銀行風險管理面臨更多新型非金融風險。

比如在網絡風險方面,API接口具有公共共享的屬性,通過API連接銀行端和外部應用端,延伸了銀行的外部網絡,風險傳導的路徑變多,容易遭到攻擊。

在數據安全方面, API連接服務提供者、場景建設者、交易發起者等眾多主體,數據泄露的風險點增加,任何一方數據保護存在薄弱環節都有可能存在安全隱患。

事實上,在數據的獲取、使用和共享方面,一些開放銀行的業務嚐試仍遊走在可與不可之間的灰色地帶,仍有諸多監管問題亟待解決,面臨較大的政策風險。

中國人民銀行科技司司長李偉今年9月25日在外灘大會上表示,開放銀行開放的是數字能力,而不是原始數據。數據共享是開放銀行發揮協同效應的重要基礎,如何在數據保護和共享之間取得平衡,關鍵是要處理好數據使用權和所有權的關係。

國家金融與發展實驗室副主任曾剛認為,在金融科技迅猛發展、開放共享的浪潮中,金融機構從單打獨鬥走向協作共贏是大勢所趨。但在我國監管政策不確定性較大、多數商業銀行開放能力受限、開放戰略前景不夠明朗的情況下,開放銀行真正落地運行將面臨較大挑戰。

曾剛預測,對於大多數銀行,短期內在個別產品層面輸出金融服務能力,將產品以API形式嵌入到合作方場景中,也許是當下更占優的選擇,但這本質上屬於一種新型的獲客輔助和引流模式。

長期來看,銀行應該立足自身實際嚐試新的商業模式,循序漸進改善體系架構、培養核心能力。比如有研發實力的大型銀行,可以通過內部研發或建立實驗室等方式,促進內部創新,提升自身技術能力。

(作者:楊誌錦 編輯:曾芳)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