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心到期+補強空間有限!快艇的未來還能好麼?
2020年10月18日15:57

  在經歷了一個令人失望的賽季後,洛杉磯快艇邁出了自己調整的第一步。

  他們換掉了球隊教練,李維士辭職,路爾就任。

  這會是一次成功的改變麼?目前還不得而知。雖然我始終認為快艇應該是一支以防守作為根基來帶動全局的球隊,但從履曆來講,盧並不是這種類型的教練。

  在某些層面上,他跟李維士有些相像,說起故事來有一套,都更注重進攻,賽中的反應不夠快,在用人上也偏保守,隊內的新人往往得不到太多的機會。

  但如果你能給到他足夠好的人員配置,他倒是的確能還給你漂亮的進攻。曾經的克利夫蘭騎士就是最好的證明,如果不是有金洲勇士橫在那,光靠進攻,或許路爾就能得到比現在更多的讚譽。

  基於這些過往,我認為快艇“進攻為先”的大方針,可能不會發生改變,也就是說,去年季後賽表現糟糕的路易斯和哈雷爾,不見得會因為他們防守不行,就在新帥上任後徹底失寵被棄。

  接著,我們再來講人員上的補強。

  就人員構架來講,快艇目前最缺的就兩個點,控衛與中鋒。

  控衛上,雖然他們有比華利,但這是一個3D向的防守工兵,能持球推進半場,但缺乏組織和創造進攻機會的能力。這也是快艇目前所面對的最大難題,他們有很多可以持球發動進攻的球員,但全是終結選項,缺少一個能將各個終結點串聯在一塊的核心大腦。

  而在中鋒這個位置上,快艇擁有的種類是挺豐富的,祖巴茨有身高和噸位,能提供籃下的護筐,傑米高-格連能防守也可投三分,哈雷爾有著非常強的近筐端終結能力。但是,他們各自又都有著明顯的缺點,祖巴茨缺移動和經驗,格連偏矮,哈雷爾零防守,這也是快艇一直想要對這個位置進行補強的原因。

  但有想法歸有想法,實際想要操作起來…就不那麼容易了。

  首先,快艇沒錢。

  截止到目前,他們的陣中還有11名球員有合同在身,拋開諾阿那173萬無保障合同,其餘10名球員的薪資總額約為1.14億美元。不出意外的話,這個數字是鐵超下賽季的聯盟工資帽的,這就意味著快艇沒有空間簽約自由球員,只能用條款特例來做補強。

  在這種情況下,他們要想靠自由球員簽約來補進優質控衛,比如杜拉基、雲維利特?這就跟湖人想要以格連做籌來交易得到第三巨頭一樣,純屬做夢。

  他們能做的只是小修小補,現在市面上還是有著一些值得快艇去爭取,且要價不會太高的球員的,比如控衛上的DJ-奧古斯汀和謝夫-蒂格,中鋒位上的奴爾、小加和大白也都是不錯的選擇。

  但在這之前,快艇還有幾個擺在眼前的問題需要解決:

  第一個,哈雷爾怎麼辦?

  哈雷爾是一個讓快艇球迷又愛又恨的球員。他在常規賽打出了18.6分7.1板1.1帽的表現,是今年的年度最佳第六人,他的比賽風格極富感染力,隔著屏幕都能讓你感覺到他打球的那份激情。

  但是,哈雷爾是一個糟糕的防守者。差勁的防守選擇與意願,讓他在季後賽的關鍵對位中受盡了針對,而當他無法在進攻端打出自己的節奏時,哈雷爾的正向價值就會無限趨近於零。

  他是把雙刃劍,有光鮮的一面,也有著毒藥的面孔。所有人都清楚,快艇自然也也不例外。只是他們目前所處的環境,有些許的被動。

  如果要價過高,續約就會顯得不太值當,可要是就這麼白白放哈雷爾走人,他們也沒有多餘空間來簽人填坑,這顯然也不是快艇希望看到的局面。

  或許快艇會嘗試先簽後換?但不管怎樣,這都會是一個棘手的問題。

  而另一個,是球隊吸引力的問題。

  去年休賽期,剛剛得到鋒線雙核的快艇隊,是自由球員眼中的香餑餑,不僅有機會爭冠,還地處洛杉磯,大城市,氣候宜人適合生活,也不缺媒體曝光。但現在,情況變了。在占士重新證明自己還有率隊登頂的能力後,湖人隊無疑已經取代快艇,成為了自由球員想要在LA打球的最佳去處。

  在這種情況下,快艇想要補強的難度,也一定是大過去年的。

  那麼,他們能不能通過交易再運作來一位明星球員呢?事實上也不太行。

  快艇手裡倒是有一些籌碼,年輕資產比如祖巴茨、沙梅特和曼恩都是有人願意接手的,也有一些不錯的即戰力,像比華利和路易斯。單賣的行情都還可以,但是要攢一塊做成一筆大交易,難度就偏高了。

  舉個例子,如果快艇想做零錢換整,向上尋求明星球員的交易。那麼勢必就要將比華利擺在交易中,這倒不是說比華利不能賣,出問題的是他的個人價值。

  比華利的合同還剩2年,均薪接近1400萬。這點要是放在去年夏天,是值的,但現在,可就未必了。

  本賽季,比華利在攻防兩端的表現都出現了明顯的下滑,在季後賽中更是直接變成了犯規機器,每36分鐘的犯規數達到了6.7次,糟糕的情緒控制甚至讓他成為了球場上的累贅。

  在如此的表現映襯下,比華利的合同就顯得有些溢價了,再結合他32歲的年紀和過往的傷病史——比華利上賽季一共因傷缺席了18場——交易價值在這個時間點被打上摺扣,是必然的。

  如果快艇想要通過交易來得到一位明星級球員,比如朱-霍勒迪,光靠年輕人+比華利+路易斯的報價,很難打動對方,必須得加選秀權。但…快艇未來的選秀權都在雷霆手裡,他們顯然已經拿不出多餘的資產再來玩一次梭哈了。

  所以,擺在快艇眼前的,是一個理論上什麼都有可能發生的休賽期。他們的陣容可能會發生大變,雙核之外的所有球員都有可能被放上談判桌進行交替。但如果快艇最終選擇保守,在儘量保全核心陣容的情況下——但由於小莫和哈雷爾的不確定性,快艇很有可能在實力與陣容的深度上被動地做減法——讓路爾帶著球隊再來一次,我也不會感到意外。

  這支球隊的底子還是夠厚,即便是在上賽季那樣一個混亂的,攻防兩端的磨合程度都表現不佳的情況下,都曾一度3比1領先丹佛金塊,這本身就是對他們實力的一種證明。相較於球員補強,快艇最缺的還是領導力與向心力。

  尼納特是一名好的球員,但到目前為止,他還不是一個合格的領袖。他需要更多的站出來發聲,他需要將身邊的隊友凝聚在一塊,他需要承擔起更多的責任。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對快艇來講,這卻是尼納特必須要做到的事。

  雖然他們沒能贏下2019-20賽季的總冠軍,還害的我白寫了那麼多字的西決賽前分析,但屬於快艇的爭冠窗口並沒有完全關閉,這不是一支可以被輕視的隊伍,他們還有機會在下賽季搞出些動靜來。只是,那種獨屬於他們的,占盡天時地利人和的時間,已經過去了。

  快艇現在必須擺正自己的心態,因為這可能是他們最後的機會了。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