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冬季防疫關註:流感疫苗為何供不應求?新冠疫苗何時上市?
2020年10月18日07:02

原標題:秋冬季防疫關註:流感疫苗為何供不應求?新冠疫苗何時上市?

視頻來源:央視新聞(19:18)

央視新聞10月18日報導,最近一段時間,關於疫苗的話題很熱,相關的新聞也多,不過這個疫苗可是分成兩個,一個是大家最期待的針對新冠肺炎的疫苗,大家都期待有了有效的疫苗,再用一段時間,生活就能接近正常。而另一個疫苗是流感疫苗,畢竟秋冬季到了,在新冠肺炎的背景下,如果得了流感,就診等很多方面都會比較麻煩,也令人擔心,所以今年的流感疫苗很熱,也因此有點一針難求的意思。

流感疫苗供不應求,廠家為何不願擴增生產線?

本週五,杭州市富陽區某社區衛生服務中心人頭攢動,大人領著孩子,家人陪著老人,不少是流感疫苗問詢者和接種者。徐萍,當地常住人口,身體又符合接種條件,經人介紹,年過半百的她第一次接種流感疫苗,但預約過程頗費了些周折。
交費,排隊,接種,但並非每個人都能像徐萍一樣約得上號源。流行病學專家曾預測,已然到來的秋冬季,流感病毒與新冠病毒如果合併感染,新冠肺炎防控壓力將空前巨大,人們對流感疫苗很渴求。

杭州市富陽區富春街道社區衛生服務中心副主任王孝千:

我們現在疫苗推出去,前面第一輪、第二輪的時候,確實是秒光。

杭州市富陽區疾控中心副主任劉丹丹:

供應商反饋我們的消息,就是確實很難保障如數供應。

浙江桐廬等地區已將70週歲的老人列為免費接種群體,優先供應,而成人和免疫力低的嬰幼兒接種則需自費且預約,一針難求、搶號源堪比搶春運票,一時成為媒體標題,記者詢問天津、上海等地多個疫苗接種機構,均被告知目前沒貨。被渴求的疫苗該如何供應?

在北京的某疫苗生產企業,早上八點,工人們開始照檢工作,一幹就是三四個小時。其實,每年二三月份世衛組織推出流感毒株的那一刻起,大型製藥企業研發生產便開足了馬力。半年生產週期原本在七八月份結束,實際生產週期卻延長至今。

北京科興生物製品有限公司流感事業部經理王潔如:

這款疫苗生產的主要原材料雞胚,我們用的是十日齡的孵化過程中的雞胚,然後病毒就是接種在雞胚的尿囊液裡面進行病毒繁殖,疫苗生產的第一步就是先進行一個十日齡雞胚照檢,就是挑出來合格的,能夠用於疫苗生產的合格雞胚,每天要照八萬枚左右的雞胚。

消毒後的雞胚將被接種流感病毒,再被送入恒溫孵化器里,現在雞胚的任務不是孵化小雞而是病毒。在收穫車間,6乘6的機器探頭紮入削去頂部蛋殼的雞胚,將充滿雞胚的病毒液體,也就是含有疫苗主要成分的液體吸出。“病毒液會在這個房間進行一步病毒純化,8萬雞蛋大概會純化出來15公斤的純化液,那麼能大概生產出來6到7萬支的這個疫苗。”王潔如介紹說。

科興控股生物技術有限公司新聞發言人劉沛誠:

比如在2009年、2010年的時候,流感疫苗的批簽發量達到5800萬劑左右,但是之後一直在下降,到2018年達到一個最低點。目前疫苗難求,其實是基於這兩年的這種突增的需求,特別是今年是受疫情刺激引發的這種需求。

據預測,今年疫苗批簽發量將達到5000萬劑,增加幾條生產線是應對供需矛盾的重要策略,但毒株推出時,包括雞胚供應等在內的所有生產要素,在當時均已成型,所謂的供不應求在企業看來是偶發現象,生產線擴增來不及。

科興控股生物技術有限公司新聞發言人 劉沛誠:

車間的建設到設備的安裝到驗收,需要有一個較長的週期的,所以遠水解不了近渴,對於一個本來就開著馬力生產的生產線來說,它能做的只是延長生產的時間段。

劉沛誠提供的數據顯示,我國公民往年的流感疫苗接種率與發達國家有著不小差距,他所說的明確而穩定的接種群體,如北京從2007年開始為老人和青少年免費接種,也不過一半的接種率。事實上,年初各製藥企業已經預判到今年的供需矛盾,相比新冠疫苗聚焦國內外的海量級大市場,目前主要聚焦國內流感疫苗的小市場,在擴增成本面前顯得微不足道。

科興控股生物技術有限公司新聞發言人劉沛誠:

供不應求的原因,其實是在於整個市場的需求太少,正常年份這種需求太少 會導致各個企業可能就不敢去擴充產能,明年這種需求是不是會持續,其實是有待觀察的,因為只有你整體的需求量是一個特別明確的、比較大的需求量的時候,企業才會去擴產生產線。

最新的《中國流感疫苗預防接種技術指南》數據顯示,全國平均每年有8.8萬例流感相關呼吸系統疾病超額死亡。專家建議,在總體接種率不高的情況下,迫在眉睫的措施是把疫苗列入特定人群的公費接種範圍,將流感疫苗穩定明確的總需求盤子做大,才能讓廠家有信心和動力生產。

科興控股生物技術有限公司新聞發言人劉沛誠:

比如說有一些是通過醫保或者是保險的這種支出,有的是政府來針對特定人群的採購,甚至比如說有一些集團的採購,所以從付費的角度可能是需要去考量問題,鼓勵更多的人願意接種流感疫苗。

一個東西火不火,黃牛有沒有出現是一個指標,針對流感疫苗,黃牛把這一針炒到了幾百塊錢,好在國慶長假之後,各地都開始努力,一針難求的局面有所緩解,黃牛的錢也就不那麼好掙了。但針對新冠的疫苗,估計得熱很長很長的時間,比較落實的消息是,相關專家十一前就說了,11,12月份,我們的疫苗就有可能上市了,真的嗎?

四支國產新冠疫苗進入三期試驗,部分特殊人群已經緊急使用

目前,全球多國已投入到新冠病毒疫苗的研發上。秋冬季來臨,人們也在期盼,能夠早日注射安全、有效的新冠病毒疫苗。

中國疾控中心生物安全首席專家武桂珍:

傳染病大家會知道就是三個環節,傳染源、傳播途徑,以及易感人群,每個環節出現問題都會引起它爆發,那我們現在說的疫苗為什麼那麼重要?因為疫苗就是保護易感人群,而且疫苗實際上是一個最廉價的、最有效的這樣的一個措施。

9月25日,國務院新聞辦就介紹了我國新冠病毒疫苗工作進展情況,據悉,我國先後部署了滅活疫苗、重組蛋白疫苗、腺病毒載體疫苗等5條技術路線並行研發。已進入三期臨床試驗階段的疫苗共有四支,其中三支為滅活疫苗,一支為腺病毒載體疫苗。

10月8日,中國同全球疫苗免疫聯盟簽署協議,正式加入“新冠肺炎疫苗實施計劃”,這也意味著,中國疫苗研發完成並投入使用後,將作為全球公共產品,為實現疫苗在發展中國家的可及性和可擔負性作出中國貢獻。與此同時,目前四支國產疫苗,也在國外開展著三期臨床試驗,在疫苗領域開展的國際合作,也在助推國產疫苗的研發進程。

中國疾控中心生物安全首席專家武桂珍:

我們國家實際上到目前為止有四家公司它的疫苗進入了三期試驗,(國藥集團)中生(公司)的北京公司、武漢公司,以及科興中維和康希諾四家公司,有的已經實際上是到了三期的尾聲。這就意味著在我們國家,可能很快高危人群或高風險人群,能夠使用到這樣的疫苗。

進入三期臨床試驗,新冠病毒疫苗又離我們更近了一步,國藥集團中生公司的兩支滅活疫苗,就有望於今年底投入市場。但是從實驗室到接種點,還需要面臨嚴格的審批流程。

中國疾控中心生物安全首席專家 武桂珍:

其實疫苗主要兩個,首先是安全,然後再是有效。三期結束以後,所有的數據要進行認真的分析,然後這些數據還有其它的一些資料上交給國家藥品監督管理局,他們有個評審中心來組織評審,最後獲得批準才能夠上市。

曾前往武漢、綏芬河、舒蘭等地的疫情第一線,武桂珍在綏芬河抗疫期間就先期注射了尚處於試驗階段的疫苗。實際上,在7月22日,我國基於《疫苗管理法》等有關規定,就正式啟動了新冠疫苗的緊急使用。

中國疾控中心生物安全首席專家武桂珍:

大家會知道綏芬河曾發生疫情,那個時候我帶隊去了綏芬河,協助當地來處理這樣的疫情。當天晚上我們把負壓帳篷搭建起來,同時我們把我們的設備還要安裝進去,這個時候沒有想到要注射疫苗,後來他們把疫苗拿去了,當時處於實驗階段,所以我就做這小白鼠了,畢竟他要知情同意,對我們這疫苗還是非常有信心的,我才接種的第一支疫苗,隨後一個月以後進行了第二支疫苗的接種,一切很順利。

中國疾控中心生物安全首席專家武桂珍:

在一定範圍,一定時限內組織緊急使用疫苗。目前實際上主要是醫務人員,大家知道醫護人員實際上前線第一線的,包括我們疾病防疫人員、疾控人員,也包括邊檢人員,也包括一些城市保障運行的人員等等,這種特殊的人實際上是需要的時候一定要他們先行來接種。

事實上,緊急使用需要在知情同意、自願接種的前提下進行,據武桂珍介紹,目前接種者未出現嚴重不良反應,也未收到接種者發生感染的報告。這無疑讓人們對新冠病毒疫苗抱有期待,但其產量仍是科研工作者考慮的問題。

中國疾控中心生物安全首席專家武桂珍:

在新冠疫苗的生產當中,現在目前滅活的疫苗生產實際上需要一個高負壓的一個這樣的生產車間,目前按照生物安全管理要求,專家評審已經有三家企業通過他們的生產車間通過了這樣的評審。所以這樣的話就對我們整個的生產的量規模來說是一個特別大的好事。

沒有特效藥,也沒有有效的疫苗,就想終止新冠肺炎在全世界的流行,那是萬萬不可能的。但有了疫苗,它也不是萬能的,即便明年我們國家的產量能夠達到十多億只,想要每個人都打上確保安全也是一個長期的過程,我們還是會有很長的時間,要戴口罩,勤洗手,保持社交距離。這不,十一長假剛結束,青島的疫情又給我們敲響了警鍾。

胸科醫院被證實是青島疫情源頭,隔離感染者與普通患者共用CT室

秦賢,是青島市的一名護士。過去一週,她與全市九千多名一線檢測人員一樣,每天都在不間斷工作。早晨5點半出發,夜裡11點半結束,5天之內,完成全市近1100萬人核酸檢測的龐大壓力,讓每個人都不敢鬆懈。“就這一個社區,我們結束的時候,已經采樣了3540人。這一個點我們東院的護士是五個,五個人平均一下每個人采樣七百多個。”
在檢測點,檢測人員按照十人一組,保持距離,依次采樣。為提高效率,青島此次採取的是,將十人樣本合為一管的“十合一”混檢法。如果檢測結果為陰性,則證明十人均是安全的。一旦出現陽性,就要將這十人分別隔離,逐一檢測。
青島此次的全民檢測,肇始於上週日,11日淩晨3點,青島衛健委發佈的一則公告。公告稱當地新增3例新冠肺炎無症狀感染者。隨後,在對132名密切接觸者的排查中,發現9人核酸檢測陽性。為摸清擴散範圍,盡快切斷感染途徑,12日開始,核酸檢測向整個青島鋪開,全市共設立3600個檢測點,並提出3天查5區,5天查全市的目標。

青島市委常委、副市長薛慶國:

那麼我們今天(10月16日),截止到18點,我們全部完成了10899145個檢測,結果全都是陰性。說明目前可以基本排除我們最擔心的,疫情的社區傳播風險。

據通報,截至10月13日,此前的12名無症狀感染者,均相繼轉化為確診病例。而在14日,又增加一名新的確診病例,他是青島港一位裝卸進口海鮮的碼頭工人,曾在9月24日被檢測認定為無症狀感染者。流行病學調查發現,這13位確診病例都與青島胸科醫院緊密相關。他們之中,除5人是陪護或家屬外,賸餘8人都是青島胸科醫院的住院患者,更有7人患有肺結核病。肺結核原本侵蝕的就是肺部,疊加新冠肺炎,更是雪上加霜。

山東省疾病預防控制中心黨委書記馬立新:

通過開展病毒核酸全基因序列測序和結果比對分析,證實病理標本與9月份青島港疫情的感染者董某某、陳某某的標本病毒基因序列高度同源,傳染源來自上述兩人,調取的青島市胸科醫院監控錄像證實,青島港疫情兩名感染者在市胸科醫院隔離觀察期間離開封閉病區到CT室檢查,因防護、消毒不規範,導致CT室被病毒汙染,進而傳染了次日上午到同一CT室檢查的住院病人李某某和陪護牛某某,並將病毒帶入結核病區,導致這起疫情在醫院內傳播。

早在官方結論公佈之前,關於青島胸科醫院發生院內感染,是此次疫情源頭的猜測就已不絕於耳。有多個信源曾向媒體表示,該院設施、條件較為落後,雖然醫院收治新冠肺炎患者的區域是封閉的,但由於只有一個CT室,普通患者仍然面臨與新冠肺炎患者共用設備的風險。

中國疾控中心流行病學首席專家吳尊友:

青島的這次疫情再次給我們敲響了警鍾,那麼全國各地在接受境外輸入病例管理當中,還是要進一步進行監督檢查,看閉環是不是封閉的完好。

據測算,剛剛結束十一黃金週,全國大約有450萬名遊客到訪過青島。記者從北京、安徽、浙江、廣東等地瞭解到,目前各地對青島返回人員的隔離政策,大致分為兩類。對於那些到訪過青島胸科醫院所在地樓山後社區的,或者與醫院相關人員有過接觸的,必須居家隔離十四天;而從青島其它低風險區域返回的,拿到核酸檢測陰性報告後,就可以正常復工復產。專家提醒,秋冬季是呼吸道疾病高發時期,新冠肺炎仍尚處於全球高流行期,在相關疫苗面世接種之前,做好個人防護,仍然是預防疾病的最佳手段。

中國疾控中心生物安全首席專家武桂珍:

如果沒接種新冠疫苗的話,要戴口罩,要勤洗手,在家裡包括密閉的空間,經常開窗通風,增加自己的免疫力,加強鍛鍊,我覺得這些方面我們應該繼續保持,尤其是戴口罩,我覺得目前還是非常非常必要的。

十一長假的火爆,證明著我們疫情防控的有效,但之後青島疫情的出現,又提醒我們不能過於放鬆。過去,現在,未來很長的一段時間,境外輸入的確診病例依然會有,對於確診病例的管理,這次青島疫情告訴我們,所謂的閉環稍一不注意就還會有漏洞,還會有風險,必須慎終如始,必須如臨深淵,如履薄冰,嚴謹對待。我們只有在防疫常態化的情況下等待有效疫苗的出現,才會付出最小的代價,去迎接最好的結局。

(原題為《流感疫苗為何供不應求?新冠疫苗何時上市?秋冬季的防疫還須慎終如始》)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