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nzo創始人離世:由一筆拆遷款開啟的傳奇人生
2020年10月15日19:08

原標題:Kenzo創始人離世:由一筆拆遷款開啟的傳奇人生

原創 夏天 艾問人物 收錄於話題#艾問人物19#高田賢三1#Kenzo1

艾問每日人物 第1006期

喜馬拉雅FM/36氪/ 愛音斯坦FM/鳳凰FM

蜻蜓FM/網易雲音樂/十點讀書/酷狗音樂/荔枝FM

歡迎來到本期艾問人物!

疫情對時尚界的影響仍在繼續。

4月3日,意大利著名鞋子設計師Sergio Rossi去世,這是時尚圈第一位因新冠肺炎而離世的設計師。

而不久前的10月4日,時尚品牌Kenzo的創始人高田賢三(Kenzo Takada)也在感染新冠病毒數週後,在法國巴黎醫院去世,享年81歲。

巴黎市長得知此訊,發文悼念:“高田賢三讓色彩和燈光在時尚界找到了一席之地。今天的巴黎街道,會為巴黎之子的離去而哀悼。”

回顧這位日本傳奇設計師的一生,從1964年剛剛踏上時尚之都巴黎的土地,到2019年在巴黎時裝周最後一次公開亮相。五十餘年間,高田賢三不僅在強大的西方設計體系中掀起了日本設計新浪潮,還為如山本耀司、川久保玲等日後前往巴黎發展的日本設計師,打開了通往世界舞台的大門。

一張通往夢想聖地的船票

因為姐姐在裁縫學校學習西式剪裁,高田賢三受其影響,從小便對服裝設計充滿興趣。但礙於父母之命,加上當時的裁縫學校只招收女生,他最終選擇進入神戶大學,學習外國文學專業。

大學一年級期間,父親去世。父親的權威消失,讓高田賢三心中的夢想火苗又重新燃起。此時恰逢原本只招收女生的文化服裝學院試招第一批男學生,高田賢三從報紙上獲知消息後,決心重拾設計夢想。

從家鄉來到大都市東京的高田賢三,囊中羞澀。他只能白天打工賺錢,晚上學習設計課程。好在天道酬勤,1958年,高田賢三如願拿到了文化服裝學院的錄取通知書。

文化服裝學院不僅是日本國內第一所專注服裝製作藝術的學校,而且也是世界上十大服裝設計院校之一。

在學校,高田賢三師從小池千枝。當時小池千枝剛從巴黎時裝工會學院學成歸國,常常在課堂上分享她在巴黎時裝界的所見所聞。

時裝歷史與巴黎這座城市緊密相連。從17世紀就建立起“時裝製作”聲譽的巴黎,是無數創作者渴望踏入的樂土,他們喜歡漂泊在巴黎的街頭,尋求藝術創作的靈感。

講台下的高田賢三也不例外,他對巴黎是身不能至、心嚮往之。

而命運,也真的給了高田這樣一次機會。

1964年,日本東京為了籌辦夏季奧運會而拆遷,高田賢三租住的公寓剛好在拆遷區域。拿到政府發的10個月租金補償款,高田賢三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買了張開往巴黎的船票。

高田賢三最初只打算在巴黎待六個月,但最後,他卻在這座城市生活了56年。

時裝是他與世界的溝通方式

在巴黎的逐夢之旅是黯淡且窘迫的。

為了能在巴黎闖出自己的一片天地,高田賢三白天在Pisante製衣工廠打工賺錢,晚上自己繼續搞設計。那段日子對高田賢三而言,白天是生活,晚上是夢想。

因為沒錢買面料,他只能去跳蚤市場淘來廉價布料,有時甚至需要將各種布料摻雜在一起,製作成衣。

但正如尼采所說,當一個人知道自己為了什麼而活,他就能夠忍受任何一種生活。

早年間的艱辛與窘迫並未影響到高田賢三,在他日後的設計中看不到抑鬱和陰霾,反而充滿了熱情活潑的色彩和浪漫的想像。

鮮為人知的是,高田賢三從小患有閱讀障礙,口頭表達對他來說是個不小的挑戰。服裝也因此成為他的另一張嘴,設計成為他與這個世界溝通的方式。

東方傳統與現代的交叉是日本設計的共同特點。《世界平面設計史》一書中曾提到日本這種“混搭”特性:“為了贏得國際市場,日本也不得不大力發展其國際主義的、非日本化的設計。與此同時,日本設計界也非常注意設計發展時如何保護傳統、民族性的部分。”

高田賢三作為日本設計師的代表,他的作品也深刻體現了這一點:

在Pisante工廠的工作經驗,使得他的設計作品中保留了大量的西式製衣傳統。同時,高田賢三也在自己的設計中融入了日本和服的傳統元素——直線條的剪裁、加寬的袖口。這樣的衣服穿上後不會有被束縛、捆綁的感覺,迎合了當時西方時尚界對於舒適與自由的要求。

此外,高田賢三喜歡從自然界中汲取靈感,色彩繽紛的花朵,蝴蝶、鳥、魚等充滿生機的動物都成為他設計中的創意元素,這些異域色彩對法國人也產生了極大的吸引力。

1970年,高田賢三在Vivienne畫廊舉辦了他在巴黎的首場女裝發佈會。他在牆上畫滿了野花,並將自己的品牌命名為JUNGLE JAP(日本叢林)。

大膽的顏色、直線的剪裁、絢爛的花朵引起了巴黎時裝界的注意,在首秀的三個月後,高田賢三的服裝登上了《ELLE》雜誌的封面。1971年,《ELLE》雜誌用整整四張彩頁來介紹高田賢三的設計。

高田賢三不僅得到了來自巴黎時裝界的認可,年輕人也紛紛湧向這位來自東方的設計師,不止是因為他的服裝價格親民,而是那些充滿活力的色彩與圖案同過往的時裝風格形成鮮明對比。

高田賢三信奉的時裝理念之一就是:“時尚不是為少數人準備的,而是為所有人準備的。”高田賢三的設計理念,在當時創造了一種全新的設計美學,並影響了後來的一代設計師,例如 Dries Van Noten、Marc Jacobs等。

“我賣掉Kenzo 並沒有留戀”

實際上,“Jap”是當時西方人對日本人的蔑稱,而高田賢三卻將自己的品牌刻意取名為“JUNGLE JAP”,似乎令人奇怪。

然而,這對於出生在1939年的高田賢三來說情有可原。

日本戰敗投降時,高田賢三剛滿六歲,他自小所接受的教育觀念就是推崇西方。二戰後的日本也在努力振興國家經濟,希望融入西方文化圈。

高田賢三使用“Jap”的重要原因,就是希望通過將其與時尚、美麗的服飾聯繫起來,重新定義這個充滿歧視性的詞語。

不過,有著“日本傑奎琳”之稱的黛薇夫人還是指點了這位剛剛在世界時裝設計舞台嶄露頭角的年輕設計師,勸他把品牌改名為“KENZO”,即高田賢三本人名字中“賢三”的羅馬拚音。

果然,改名後的“KENZO”在世界時裝舞台一炮而紅,領域也在不斷拓展。1983年,kenzo男裝品牌誕生,此後如化妝品、香水、童裝等副線產品陸續被推出。

數據顯示,Kenzo品牌1982年的銷售額約為1.35億法郎(當時約合2250萬美元)。到1991年,銷售額增至7.5億法郎(約合1.25億美元)。1993年,Kenzo品牌的年銷售額已經高達1.44億美元。

然而,就和所有不幸的故事一樣,悲劇有悲劇的原則,前期所有的成功與歡樂都是為悲傷所修建的高速公路。

也正是從90年代開始,Kenzo由盛轉衰。高田賢三身邊有兩位長期以來一直支援他的重要夥伴,先後因去世和腦梗而離開了他。

同時,過大的商業版圖也使得高田賢三本人分身乏術,無法兼顧藝術創作和品牌經營。1995年,高田賢三將Kenzo出售給了法國頭號奢侈品集團LVMH(Louis Vuitton Moët Hennessy酩悅·軒尼詩-路易·威登集團)。

(LVMH是全球最大奢侈品集團,旗下包括路易威登、羅威、芬迪、寶格麗等五十多個奢侈品牌)

出售給LVMH集團後,高田賢三曾在一段時間內繼續留任Kenzo的品牌創意總監。不過在1999年,由於在品牌未來發展戰略上與集團持不同觀點,高田賢三選擇了徹底退休。

離開了高田賢三的Kenzo品牌,在保留其慣有的風格之外,也因新生設計師力量的加入而煥發出新的活力。

(Kenzo如今紅遍街頭的“虎頭”創意正是來自於高田賢三的接任者——Carol Lim和Humberto Leon)

高田賢三在後來接受媒體採訪時回憶道,“賣掉Kenzo時,並沒有留戀。成立品牌的30年間,有很多快樂的時光,但經營不善也是事實。在離開2~3年後,還是覺得要做點什麼,就重新開始畫畫,學習”。

正如年輕時能樂觀面對窘迫的生活一樣,老年的高田賢三也能樂觀看待Kenzo被收購。離開自己親手創立的品牌,對他而言,沒有難過和不捨,更像是一個新的開始。

2002年,高田賢三推出家居設計品牌Yumé,即日語中寫作“夢”;2004年,高田賢三為日本國家隊設計了2004年雅典奧運會的隊服;2005年,他成立五感工坊,出售餐具、傢俱等設計產品;就在今年年初,高田賢三還重新推出了奢華室內設計及家居品牌K3。

除了自創品牌,高田賢三還與其他品牌進行聯名合作,包括法國奢華水晶品牌巴卡拉、美國老牌美妝品牌雅芳……

在高田賢三先生的眾多照片中,標誌性的表情當屬他那一臉燦爛的微笑。

作者:夏天

編輯:楊潔琳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