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爾·蓋茨:終結新冠,世界要做好三件事
2020年10月12日19:41

  來源:蓋茨基金會

  世界即將迎來一項了不起的科學成就:一支甚至多支安全有效的新冠疫苗,很可能在明年初準備就緒。這一進展將讓世界有機會消除新冠疫情的威脅,逐步恢復正常。我們能夠對新冠免疫,隔離措施將被解除,人們將不再需要戴口罩,世界經濟將再次全速運轉。但疫情不會自行結束,要實現這一目標,世界首先需要做好三件事:數十億劑疫苗的量產能力、為疫苗買單的充足資金,以及運轉良好的疫苗交付系統。

  疫苗生產能力

  目前,全球的新冠疫苗供應都是為富裕國家準備的,這些國家一直在與製藥公司談判,確保疫苗一生產出來就有權優先購買數十億劑。

  但是那些中低收入國家呢?從南蘇丹到尼加拉瓜再到緬甸等等,這些國家是全球近一半人口賴以生存的家園,但它們並不具備能與製藥公司達成大筆交易的購買力。從目前的現實情況來看,這些國家能夠獲得的劑量,最多隻能覆蓋其14%的人口。

■ 新冠疫苗的貧富差距,富裕國家預購了遠超所需的新冠疫苗,貧困國家被遠遠甩在後面 / 金融時報、CNN、BBC等
■ 新冠疫苗的貧富差距,富裕國家預購了遠超所需的新冠疫苗,貧困國家被遠遠甩在後面 / 金融時報、CNN、BBC等

  美國東北大學新開發的一個數據模型有助於說明如果疫苗無法公平分配將帶來怎樣的後果。

  該大學的研究人員分析了兩種情況:一種是根據人口數量比例向所有國家分發疫苗;另一種是跟我們所面對的現實差不多的情況,即50個左右富裕國家和地區獲得了前20億劑疫苗。在第二種情況下,新冠病毒將會在全球四分之三的區域繼續不受控制地傳播四個月。與第一種情況相比,由此造成的死亡人數將是前者的兩倍。

■疫苗平等分配與沒有疫苗的情況相比的死亡率 / 東北大學MOBS實驗室
■疫苗平等分配與沒有疫苗的情況相比的死亡率 / 東北大學MOBS實驗室

  這將是巨大的道德缺位。疫苗可以使新冠成為一種可預防的疾病,任何人都不應該僅僅因為他們所在的國家無法負擔製造和交易成本而死於一種可預防疾病。

  但是,哪怕你並不關心公平的問題,也能預見到第一種情況,即“富裕國家優先”造成的後果。在這種情況下,我們會成為第二個澳州或新西蘭:這兩個國家付出了長期的努力,境內病例已經很少,但它們的經濟持續低迷,因為他們的貿易夥伴仍處於封鎖狀態。偶爾,病毒攜帶者仍會穿越南太平洋,造成本地感染和社區傳播,學校和辦公場所不得不再次關閉。

  即便疫苗供應過剩,富裕國家仍有再次感染和流行的風險——因為在那些地方,不是每個人都會選擇接種疫苗。根除疾病威脅的唯一方法就是在每個地方都消除它。

  彌補疫苗缺口最好的方法不是指責那些富裕國家,因為他們正在做的事完全可以理解——出於保護本國國民的目的。更好的方法則是努力提升全世界的疫苗生產能力。只有這樣,我們才能照顧到所有人,無論他們生活在哪裡。在這個層面上講,新冠藥品的普及已經取得顯著進展。製藥企業已同意通過使用彼此的工廠來儘可能擴大產能。例如,瑞德西韋(Remdesivir)由吉利德研發,但現在輝瑞的工廠將生產更多的瑞德西韋,以前可沒有任何一家公司允許自己的工廠以這種方式供競爭對手使用。現在,我們在疫苗方面也看到了類似的合作。今天早上(9月29日),16家製藥公司和我們的基金會簽署了一項重要協議,這些公司同意在疫苗生產方面達成合作,並以前所未有的速度擴大生產規模,確保獲得批準的疫苗盡快得到廣泛分發。

  疫苗籌資

  除了考慮疫苗的生產能力,我們還需要籌資為貧困國家支付數十億劑疫苗的費用,這正是“全球合作加速開發、生產、公平獲取新冠肺炎防控新工具”(簡稱“ACT-A”)行動計劃可以做出貢獻的地方。該行動由全球疫苗免疫聯盟(簡稱“Gavi”)和抗擊愛滋病、結核病和瘧疾全球基金(簡稱“全球基金”)等組織倡導並支援。可能很少有人聽說過這兩個國際多邊組織,但是它們在全球健康領域深耕二十年,已經成為向貧窮國家提供疫苗、診斷工具和藥品的專家與主要貢獻者。

  製藥公司的努力已經讓全球資金普遍短缺的問題變得容易很多。製藥公司已放棄從任何新冠病毒疫苗中獲利,並承諾使其儘可能可負擔,但如果想讓所有有需要的人都打上疫苗,仍然需要大量的公共資金支援。

  疫苗交付系統

  最後,即使世界已經具備了足夠的疫苗生產能力和資金,我們也需要加強衛生系統 —— 那些真正能將疫苗送到世界各地有需要的人手中的衛生工作者和相關的基礎設施。我們可以從正在進行的根除脊髓灰質炎的行動中收穫很多經驗。

  曾經有一張照片給我留下了深刻印象——在印度消除脊髓灰質炎期間,一群衛生工作者為了到達偏遠的村莊進行接種,不得不頭頂著疫苗冷藏箱、跋涉在與腰齊深的洪水中。

  在世界上最貧困地區發現新冠肺炎病例將同樣需要類似的基層衛生人員網絡——可以覆蓋甚至連道路都無法到達的地方。有了良好的診斷工具,這些衛生工作者還可以及時發出警報。換句話說,在消除新冠的進程中,我們還能建立一個有助於減少下一次疫情大流行危害的系統。

  在研究大流行病的歷史中,我學到了一件事:大流行病是少見的,能讓人將利己還是利他——這兩種本能合二為一的情況。確保貧困國家平等地獲得新冠疫苗就是如此 —— 利他即利己。

  **本文原文《A three-part plan to eliminate COVID-19》,作者是比爾·蓋茨( Bill Gates),2020年09月29日發表於蓋茨基金會(Bill & Melinda Gates Foundation)。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