儲備芯片能撐多久,如何破“斷芯”困局?華為高管回應
2020年09月24日06:44

  【環球時報赴上海特派記者 範淩誌 沈維多】美國針對華為的芯片製裁措施正式生效已過去一週,外界對華為在被“斷供”後何去何從的關注並未隨時間減弱,但諸如“芯片儲備還能支撐多久”“華為的5G佈局會受怎樣的影響”等問題的探討僅限於行業內的猜測。23日,華為終於打破沉默,在華為全聯接大會2020開幕演講後的“共創行業新價值”媒體見面會上,華為輪值董事長郭平、華為常務董事、產品投資評審委員會主任汪濤等高管面對中外媒體就芯片“斷供”等話題作出詳細回應。郭平透露,芯片儲備的相關數據正在評估之中,期望美國政府能夠重新考慮其政策,而對於美國方面的“清潔5G”計劃,汪濤呼籲多方共同製定統一、基於實施和規則的網絡安全與數據保護規則,來解決整個社會所面臨的數字新挑戰。

  “地主家”還有“餘糧”嗎?

  作為面向ICT(信息通信技術)產業的全球性年度旗艦活動,每年一度的“全聯接大會”旨在搭建開放、合作共享的平台,且一向是華為發佈重大戰略的場合。9月末的上海已有涼意,這場大會的“溫度”則比往年更高,在短短一週前的15日,受美國禁令的限製,多家國際頂尖芯片代加工生產企業被禁止向華為提供加工芯片。

  開幕演講保持著華為所固有的激昂、開放風格,科技感滿滿,但大批中外媒體早已“坐不住了”,帶著“華為將何去何從”的疑問,安排在開幕式之後的媒體見面會更讓他們感興趣。開幕式尚未結束,各國記者就已來到位於世博中心四層的記者會場地占座。據《環球時報》記者統計,短短一個小時的記者會一共11次提問,其中7個問題都直接談到了“芯片”和“打壓”。

  “華為儲備的芯片能夠支撐多久?”記者會的第一個問題就直指核心話題,華為輪值董事長郭平透露,美國加大製裁確實給華為的生產、運營帶來很大困難,“但9月15日才把芯片儲備入庫,所以具體數據還在評估過程中。”

  “至於‘地主’家的‘餘糧’”,郭平停頓了一下說,對於包含基站在內的2B(面向企業)業務,我們還是比較充分的,“至於手機芯片,因為華為每年要消耗幾億支手機芯片,所以相關儲備還在積極尋找辦法,我們也知道有很多美國公司也在積極向美國政府申請。”

  “我們也期望美國政府能夠重新考慮他們的政策,如果美國政府允許的話,我們仍然願意購買美國公司的產品”,在之後的問答環節中,郭平以高通為例,將“美國產品”進一步“具體化”:“高通一直是華為重要的合作夥伴,在過去十幾年裡面我們一直對高通的芯片有採購。我也注意到高通在向美國政府申請出口許可,如果他們申請到,我們很樂意使用高通芯片製造手機。華為有很強的芯片設計能力,我們也樂意幫助可信的供應鏈增強他們的芯片製造、裝備、材料的能力,幫助他們也是幫助我們自己。”

  回應華為澳州裁員引發現場一陣笑聲

  不僅僅是芯片,藉口“安全”瞄準華為5G業務是美國的另一個大棒。今年4月29日,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就曾宣佈,美國國務院開始要求為所有進出美國外交設施的5G網絡流量提供一條幹淨的路徑——“5G Clean Path”(清潔 5G 計劃)。該計劃要求,一切被認為“不可信”的IT供應商都必須禁止通過傳輸、控制、計算或存儲設備在內的方式接入任何國家和運營商的5G網絡。

  這會對華為的5G全球佈局帶來怎樣的影響?面對《環球時報》記者的提問,華為常務董事、產品投資評審委員會主任汪濤的回答很直接:“對於5G業務我們沒有看到明確的影響。”他表示,“5G是否安全”需要一個理性標準,而不是某國政府或者說某一些政治人物就可以定義什麼是“清潔5G”,“我們歡迎多方共同製定統一、基於實施和規則的網絡安全與數據保護規則,來共同解決整個社會所面臨的數字世界新的挑戰。”

  儘管華為否認美國的計劃對5G業務的實際影響,但一些媒體的報導似乎看起來“並不樂觀”。據澳州《金融評論報》22日報導,華為澳州首席企業事務官傑里米·米切爾透露,華為在澳研發投資被削減逾1億澳元,並計劃在2021年之前裁員1000人(由1200人減為200人)。米切爾表示:“毫無疑問,在網絡戰爭中每個國家都是輸家,但沒有哪個國家損失得像澳州這麼大。澳州夾在軍事夥伴和貿易夥伴中間。”

  在被《環球時報》記者問到這則消息時,汪濤的反應很淡然,他的回答引發記者會現場一陣笑聲:“澳州是很小的市場,不是我們特別聚焦的市場。華為公司曆來是把優質資源向優質客戶傾斜,我們用有限資源服務好真正需要我們的客戶,來助力客戶的成功,至於某一個具體市場我們會根據市場情況進行合適的調整。”

  “永遠保持面向陽光,陰影就會被你甩在身後”

  “華為現在遭遇很大的困難。持續打壓,給我們的經營帶來很大壓力,求生存是我們的主線。”在開幕式演講的開篇,郭平引用了大仲馬的名言“人類的全部智慧都包含在這兩個詞中:等待和希望。”從10日華為開發者大會上的“沒有人能夠熄滅滿天星光”到全聯接大會上的“等待與希望”,在《環球時報》記者看來,在2020年這一個不平凡的年份,華為的一系列活動更像是在回答“華為怎麼辦?”

  面對硬件的“卡脖子”,郭平的回答已經很明確:華為會繼續堅持“全球化”和“多元化”採購策略,ICT產業互信互利、分工協作模式是最有利於全球的產業發展。而面對生態的構建,華為也已早早著手。

  比如,在被問到“面對打壓,華為鴻蒙操作系統以及華為移動服務會不會放緩”時,華為消費者業務雲服務總裁張平安表示“這更堅定我們構建HMS生態的決心”,此前他透露,華為HMS生態註冊開發者數量達到180萬,全球集成HMS Core的應用達9.6萬個,HMS生態已成為全球第三大移動應用生態,“我們還有7億用戶,我們不會放緩腳步。”

  “永遠保持面向陽光,陰影就會被你甩在身後。”在演講結束時,郭平又引用沃爾特·惠特曼的名言為華為的信念做註解:“在這個充滿不確定性的2020年,和大家共勉。”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