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周政:目標追趕蘇炳添謝震業 東京奧運A標是方向
2020年09月16日21:35

  2天跑了4槍100米——即便是放在過去兩年競技狀態優異的賽季,許周政都沒有經曆過這麼高的比賽強度。

  這一次在紹興的上虞體育場里,許周政在沒有太多身體不良反應的情況下,扛下了這個密集的賽程。

  對於這位不滿25歲的百米飛人來說,參加這場全國田徑錦標賽唯一的遺憾,並非沒能贏下個人項目和接力項目的獎牌,而是“還沒有找到比賽狀態,這個賽季就匆匆結束了”。

  作為中國短跑“現役第三人”,許周政經曆了比大多數運動員更加波折的一年——冬訓期間狀態神勇,在唯一一站室內賽中刷新個人最好成績;然而疫情卻打亂了整個節奏,他回到國內輾轉多個訓練基地,結果在測試賽之前,舊傷複發;養好傷病回歸賽場,但追趕謝震業的腳步卻有些吃力而“遲緩”……

  “如果多比幾場應該能找到感覺。”在和澎湃新聞記者的交談中,許周政吐露了自己的不甘。但他對未來並沒有失去信心和期待,“今年把冬訓練好,我相信明年的幾場大賽,我都會表現得不差。”

  幸運殺入決賽,“體能大比武”幫了忙

  “體能真的救了我一命啊。”

  9月15日上午,站在混合採訪區的許周政還在順著自己的呼吸,還沒來得及開口說話,國家隊隊友吳智強在不遠處的這句感慨就一下子拉走了許周政的注意力。

  “你跑了多少?”當許周政得知在前一組的吳智強跑出10秒51後,他略有所思,“我的成績還沒出來,不知道自己能不能進(決賽),再看吧,能進就努力跑一下,不能進就算了。”

  事實上,這是許周政在從美國返回國內訓練的大半年時間里,第一次穿上釘鞋跑完一個百米全程,“太久沒比賽了,也沒有衝過一個強度,所以還是希望通過這場比賽可以一點點找回節奏。”

  有意思的是,在這場男子100米預賽中,真正“體能救了一命”的選手不是吳智強,正是許周政——他的預賽成績是10秒60,僅僅排名16名參賽選手中的並列的10位。

  而根據國家體育總局的要求,這一次的比賽“體能大比武”的成績和競技掛鉤,按照錄取原則,預賽前10名運動員的體能成績進行排名,按體能成績錄取前八名進行決賽,體能成績相同時,專項成績優者名次列前。

  正因如此,許周政就這樣“刷掉”了同樣跑出10秒60的國家隊隊友梁勁生,後者的體測成績剛剛好比許周政少了1分;同時,他還擠掉了跑出10秒47的黃永煉以及跑出10秒58的石雨豪,這兩人的體測成績都只有68分。

  許周政訓練起跑。

  以預賽成績第八名的身份進入決賽,許周政有幸運但更多的是不甘。當天下午,他四點半就早早來到了訓練場,反複做著各種熱身和慢跑。

  “其實一直練習反而說明狀態不好,如果狀態好,慢跑幾圈就找到感覺了。”許周政告訴澎湃新聞記者,由於長時間比賽,加上最近一段時間處於養傷的恢復期,他的身體感覺並不好,“我一直在嚐試,但是就是找不到節奏。”

  決賽成績也印證了許周政的困擾——排在第3道的他從起跑就沒有找到節奏,途中跑和後程衝刺也受到影響,最終第6個衝過終點,成績定格在10秒50。

  “這個成績肯定是不滿意的。”作為國內百米最好成績的“現役第三人”,當蘇炳添缺席,他在追趕謝震業的過程中,還被吳智強和另外兩位廣東的年輕小將超越。

  “如果按照冬訓之後的狀態,除了謝震業,其他人的成績我應該是可以輕鬆跑到的。”

  被疫情打斷的好狀態

  如果不瞭解許周政過去九個多月的經曆,或許旁人很難理解他的那份懊惱。

  “我在去年冬訓的強度下表現非常理想,甚至比我跑出10秒12那個賽季前的冬訓表現得更好。”許周政告訴澎湃新聞記者,他和謝震業在上一個冬天師從美國教練雷諾·雷德爾,幫助他在這個賽季打下了非常好的基礎。

  今年1月份,在波士頓的那場世界田聯室內巡迴賽第一站就足以說明問題。彼時,許周政在60米比賽中跑出了6秒68,刷新了個人最好成績,並且奪得亞軍。

  值得一提的是,許周政其實曾經在2018年全國室內田徑錦標賽的60米決賽中跑出6秒48,創造了僅次於蘇炳添的國內第二好成績。遺憾的是,那場比賽最終沒有得到世界田聯的認定。

  “那一槍比完之後,我本來可以繼續跑幾個室內賽,然後開始室外賽季。”按照這樣的訓練狀態,許周政其實有機會刷新室外賽的最好成績。然而,疫情卻迫使他和謝震業改變了訓練計劃,回到國內,輾轉幾個訓練基地。

  就在這場全國田徑錦標賽確定今年9月15日在浙江紹興舉辦前,許周政本打算參加8月底在上海的2020年中國田協訓練基地特許賽,作為唯一一次大賽前的熱身。

  然而,就當他在比賽前準備“上強度”時,他拉傷了大腿後肌,不得不放棄了“回家比賽”的機會。

  更糟糕的是,就在準備“體能大比武”的過程中,許周政在雅加達亞運會上落下的跟腱勞損,又有一些反複,“這次拉傷一個多月,只能以調整和恢復為主。”

  “其實許周政的好勝心很強,他想儘量跑出好成績,所以狀態的反複讓他心情一直都不是很好。”許周政在上海隊的老教練劉俠過去兩個多月時間里一直陪伴指導著許周政,幫他進行“心理按摩”,並且帶去了上海隊的隊醫。

  “這段時間恢復得比較好,傷病基本上沒有影響,所以心情也好起來。”

  來到浙江紹興,許周政原本的主要任務就是完成100米個人項目的兩槍,但不太理想的成績,讓他又決定帶著上海隊的隊友競爭4×100米接力。

  在9月16日的預賽里,上海隊其實在第一棒的交接上就出現了失誤,隨後的二三棒交接也不是太理想,鎮守最後一棒的許周政拿到接力棒時,他已經處於最後一名。

  不過,這位“中國接力天團”曾經的第四棒,在直道上展現出了足夠的能力,硬生生地追回一名,幫助上海隊搶下一個決賽席位。

  “這也是今年第一次跑接力,但是感覺比昨天好了不少。”許周政在賽後告訴澎湃新聞記者,“最後一棒的120米有點吃力,但是已經感覺順了不少。”

  東京奧運會A標,一直是他加速的方向

  就像劉俠教練所說,許周政是一個“要強的孩子”。

  他曾經曆過比大腿後肌拉傷更加嚴重的膝蓋十字韌帶撕裂,但依舊“涅槃重生”,跑出了10秒12這個現役短跑運動員中第三快的成績。

  那幾年,許周政把自己的每一場比賽當看作一種“恩賜”,“我一直很珍惜每一場比賽,我覺得這是一份很大的恩賜,所以我想抓住每個機會,跑得更快。”

  這也是為什麼,當他如今又一次陷入低穀後,他能夠在短暫的失落中迅速振作起來。

  “今年確實很波折,受到各種影響,也沒有能夠系統地訓練專項,所以對於現在的成績不滿意。”

  相比於澎湃新聞記者在三年多前第一次認識的那個略顯稚嫩的許周政,如今的他成熟了不少,特別是在思考方式和言談舉止之上。

  “但是如果換個想法,我現在這麼差的節奏,能夠跑出第一槍10秒60,第二槍10秒50,那我在冬訓找回之前的專項水平,我覺得之後的表現肯定不會差。”

  劉俠教練也一直很看好他的這位愛徒,但作為一名資深教練,劉俠明白,“競技體育很殘酷,就算專項水平練得再好,如果不能在大賽中表現出來,不能跑出理想的成績,那麼,一切都是空談。”

  許周政自己也明白這個道理。

  “現在身體基本上恢復了,幾槍跑下來,身體的反應和感覺都還可以。然後體能上也合格了,接下來就要抓專項成績。”

  許周政對於接下來的冬訓已經有了一個明確的努力方向,“冬訓對我非常重要,如果今年冬訓能找到去年的狀態,然後穩固水平,我相信明年奧運會的表現就不會差。”

  許周政心裡的那個目標一直沒有變——那就是希望有朝一日能夠像蘇炳添和謝震業那樣,站上奧運會男子100米個人單項的跑道,而想要接近這個夢想,最關鍵的一步就是達到東京奧運會的A標。

  “明年有很多大賽,但我還是要朝著東京奧運會A標(10秒05)去衝。”聊起未來,不滿25歲的許周政言語變得簡潔而有力,“我相信是有機會的。”

  明年其實算是一個田徑“大年”,除了東京奧運會和全運會,在上半年可能還有一場室內田徑世錦賽。60米本來就是許周政的強項,他也希望藉著下一個冬訓,能夠在衝擊奧運會之前,給自己更多的信心。

  “其實我60米水平挺高的,所以要在冬訓里好好準備,爭取在本土舉行的比賽里拿一個名次,站上世界大賽的領獎台。”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