稻草熊遞表港交所:去年毛利遭腰斬 存貨應收雙雙高企
2020年08月11日08:00

  單純的解決資金問題很可能治標不治本。

  出品|每日財報

  作者|劉雨辰

  影視行業風雨飄搖,明星入股、愛奇藝力捧的稻草熊影業也難逃盈利下滑的命運。疫情讓整個行業幾乎陷入停滯,各種存貨積壓和應收賬款風險飆升,稻草熊寄希望借力於資本市場度過寒冬。

  近期,江蘇稻草熊影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稻草熊影業或稻草熊)向港交所主板遞交了招股書,算起來這已是其第二次謀求上市。此前2016年,稻草熊影業曾試圖賣身暴風科技。

  當時正值劉詩詩、吳奇隆大婚之際,暴風擬以10.8億元購買稻草熊影業60%股權,為二人的大婚送上賀禮但因為明星股東、高溢價收購、標的盈利能力弱等原因在市場上引起巨大的爭議而流產。

  據《每日財報》瞭解,稻草熊影業成立於2014年6月份,是一家影視投資製作商,提供從策劃、製作到後期製作等在內的多元化影視製作服務。公司也涉及藝人經紀業務,旗下藝人包括吳奇隆、葉祖新等。

  公司的法人代表為劉小楓,創始人為吳奇隆,儘管後者本身並不持有公司股份,但吳奇隆的妻子也就是演員劉詩詩持有公司14.8%的股權,演員趙麗穎持股0.79%,可以說這是一家自帶“明星光環”的公司。

  毛利率遭腰斬,業務全靠愛奇藝

  財報顯示,2017年至2019年,稻草熊營收分別為5.43億元、6.79億元、7.65億元,年均復合增長率為12.12%,整體處於上行的通道,但對應的淨利潤分別為6403萬元、1051.3萬元、5040萬元,年均復合增長率為-7.67%,整體為下滑狀態。

  稻草熊表示,2018年的銷售及分銷開支、行政開支大幅增加,導致當年淨利潤呈較大幅度下降。然而,2019年稻草熊的毛利率也遭遇了“腰斬”。

  財報顯示,2017-2019年,稻草熊的整體毛利率分別為28.0%、30.9%、14.1%,公司給出的解釋是自製及買斷劇集播映權許可業務線毛利率下降,這也從側面反映出目前影視行業的波動風險很大。

  此外,客戶過度集中是稻草熊不得不正視的問題。2017-2019年,稻草熊來自前五大客戶的收入分別占總收入的比重約為83.3%、95.5%、83.5%。

  值得注意的是,愛奇藝既是稻草熊的第二大股東,同時也是公司目前的第一大客戶,兼第一大供應商。

  稻草熊的業務主要包括三大部分:1自製劇集播映權許可;2買斷劇集播映權許可;3根據網絡視頻平台訂單提供定製劇集承製服務。

  買斷劇方面,報告期內稻草熊共播映9部劇集,其中包括《鳳囚凰》、《招搖》、《小情人》在內的多部劇集均是由愛奇藝定製,稻草熊買斷版權,再轉售給衛視。財報顯示,2019年愛奇藝已成為稻草熊最大供應商,採購占比達15.8%。

  自製劇方面,目前稻草熊還有5個待播劇集或於2020年上映,其中,《一起呼吸》、《靈域》、《三嫁惹君心》實際播映渠道均為愛奇藝單一渠道。2017-2019年,愛奇藝貢獻營收分別為1.16億元、2.45億元、2.09億元,分別占同期總收入的21.4%、36.0%、27.2%。

  2017年時,尚且還有騰訊、優酷可以躋身客戶前五名,而到了2018年,愛奇藝就已經是稻草熊的第一大客戶。到了今年一季度,由於疫情的影響,愛奇藝成了稻草熊的唯一客戶,一季度為公司貢獻了3.27億元收入。

  愛奇藝不僅是稻草熊的大股東,還是第一客戶、主要供應商。可以說,很大程度上,稻草熊幾乎已成為了愛奇藝的附屬,其自身的獨立能力及未來可持續發展能力或將存在疑點。

  存貨大面積積壓,應收賬款持續攀升

  影視行業在近兩年承受了非常大的壓力,各種問題先後暴露出來,如商譽問題,此前華誼兄弟和北京文化就曾先後爆發商譽減值。

  除商譽之外,目前還普遍存在影視作品長期排隊、平台無法順利播出等問題,向上傳導後會導致相關影視公司出現應收賬款無法收回、存貨積壓等問題,亦可能導致有關公司計提應收賬款及存貨撥備,影響利潤。

  據目前情況來看,廣電總局通過控製備案號的方式嚴格控製上映的影視的數量和質量,“品質上行,數量下行”已成為大趨勢。2019年上線劇集351部,比2018年的445部下降了21%,網絡電影789部,相較於2018年的1537部大幅減少了近50%。

  影視行業持續“瘦身”,對於影視公司就產生了另外一個問題,前期積累在手中的影視作品很可能得不到上映。

  此外應收賬款不用多說,每一個處於下行期的行業,回款都是一個讓人頭疼的問題,特別是在目前宏觀經濟整體趨緊的背景下,資金的流動性承壓,需要提防部分公司大幅計提應收壞賬準備。

  《每日財報》注意到,稻草熊便存在存貨積壓和應收賬款攀升的問題。

  財報顯示,稻草熊的存貨在報告期內逐年增加,從2017年的3.14億,漲至2019年的9.1億,存貨占流動資產的比重也較高,分別為36.4%、50%和49.5%,直接反應出公司的作品同樣存在大面積積壓的情況。

  另一方面,稻草熊的回款也同樣遇到了麻煩,截止到2020年一季度,稻草熊的應收賬款已攀升至5.6億,相比2019年期末又增加了17.3%,占當季流動資產總值的32%。

  此外,稻草熊的流動資產負債也在不斷攀升,2017年至2019年,稻草熊影業的流動資產負債分別為4.32億元、6.59億元、15.54億元。2020年Q1,稻草熊影業的流動資產負債率也高達13.87億元,而負債總額高達16.99億元。

  毛利腰斬,存貨積壓,應收攀升,負債壓頂,多疾纏身之下,稻草熊急於通過上市緩解在資金方面的壓力,單純的解決資金問題很可能治標不治本,此外募資所得用於劇集製作、投資和併購、收購IP的做法能否達到預期,尚不可知,目前影視項目存在較大不確定性。

  手持大量資源與明星資本,稻草熊影業也有自身的優勢,但其未來表現將會如何,需要用時間來驗證,對此《每日財報》將持續關注

  聲明:此文出於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文章內容僅供參考,不構成投資建議。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自擔。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