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深度丨黎巴嫩爆炸調查指向三方向,總統稱不排除外部干擾
2020年08月08日23:38

原標題:21深度丨黎巴嫩爆炸調查指向三方向,總統稱不排除外部干擾

遭到大爆炸摧毀的貝魯特街頭滿目瘡痍,連日來,人們主動加入清理廢墟和幫助慈善機構分發食物的工作。

8月7日,黎巴嫩現任教育部長馬伊祖布(Tarek Majzoub)也來到街上,隨從把掃帚遞給他,準備拍下部長跟民眾一起清掃大爆炸垃圾的感人畫面。不料正在那裡的貝魯特市民卻不肯買賬。

“(爆炸)三天后想要拍照,第一天你在哪?!法國總統從巴黎打敗了你和你們所有人!”一個人喊道。

“穿著西裝外套和襯衫要打掃什麼?”另一個人揶揄道。

一位中年男子毫不客氣地拿下部長的“拍攝道具”掃帚,做出驅趕的姿勢。在眾人七嘴八舌的指責中,無力爭辯的部長悻悻地離開了。

(爆炸後的貝魯特街頭滿目瘡痍)
(爆炸後的貝魯特街頭滿目瘡痍)

(爆炸後的貝魯特街頭滿目瘡痍)

(黎巴嫩人紛紛走上街頭,清理大爆炸後的城市廢墟)
(黎巴嫩人紛紛走上街頭,清理大爆炸後的城市廢墟)

在經曆一場毀滅性的經濟崩潰並試圖用有限的資源抵禦新冠病毒大流行之際,黎巴嫩人現在又面臨撫平創傷、重建首都和港口的艱巨任務,然而,4日突發的港口大爆炸已讓黎巴嫩民眾對本該主導這一切重建工作的政府的信任降至冰點。

在像艾爾莎(Elsa Assaf)這樣的年輕人看來,週二發生的絕不僅僅是一次事故,而是黎巴嫩國家運轉系統問題的最新後果。

有人呼籲本週六下午在市中心舉行大規模抗議。一位在爆炸中失去了四位鄰居的貝魯特女市民說:“我們的憤怒不會停止,除非我們看到那些混蛋在監獄里。”但艾爾莎在7日接受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採訪時說:“我不支援現任政府,但我認為大爆炸也不應責怪到這個羸弱的政府頭上。”

在她看來,實際上導致黎巴嫩步入今日境地的問題已經拖了三十年。“是黎巴嫩人的錯,我們必須徹底改變目前這個導致一切問題的系統,跨越不同宗派、實現真正的政教分離,僅憑某幾個人是無法改變的。”她說。

卡內基中東中心主任瑪哈(Maha Yahya)指出,爆炸本身體現了黎巴嫩治理系統的一些嚴重功能失調。經濟模式面臨挑戰,治理體系存在問題,以及一些政客不願將國家利益置於優先地位,這些都不利於黎巴嫩中產階層及其創新繁榮。

貝魯特港爆炸會導致黎巴嫩變革嗎?瑪哈認為,現在不同團體正聯合起來組成反對派團體,建立跨越宗派社區的網絡,並尋求建立一個承認他們是個人而不只是宗派社區成員的公民國家。

起因調查與救援進展

8月9日,法國總統馬克龍(Emmanuel Macron)將通過視頻聯線,為黎巴嫩舉行一次國際捐助者會議,動員國際社會一起幫助貝魯特重建。聯合國將共同主持這次會議,以尋求包括美國總統在內的與會人員的認捐,並決定如何分配援助,使援助直接惠及人民。

週二發生的貝魯特港爆炸迄今已造成154死亡,逾5000人受傷,傷者中五分之一需要住院治療,其中120人仍處於危急狀態。

黎巴嫩衛生部長表示,仍有60多人失蹤。在為部分首批遇難者舉行葬禮後,救援團隊正繼續尋找仍埋在貝魯特東部倒塌建築物下的倖存者,8日,4名廢墟中的倖存者被找到,但隨著時間流逝,剩下的失蹤者希望愈發渺茫。

爆炸造成的損失估計在100億至150億美元之間,近30萬人居所被破壞,陷入無家可歸狀態。

多個國家已向黎巴嫩派出急救人員和抗災物資。由於第一大港貝魯特港被炸燬,海運的援救物資只能在該國第二大港的黎波里港停靠。該港吞吐量只有貝魯特港五分之一。因資金短缺,的黎波里的港口擴建計劃已在多年前擱置。

歐洲聯盟已宣佈向黎巴嫩提供3300萬歐元緊急援助,以幫助滿足貝魯特的緊急服務和醫院緊急需求。歐盟還計劃在週日的捐助方會議上評估所需條件後動員更多資金用於黎巴嫩重建。

美國已宣佈向黎巴嫩立即提供價值1500萬美元的食品和藥品。

(中國僑民集資捐助的N95口罩)
(中國僑民集資捐助的N95口罩)
(俄羅斯在爆炸後援建的野戰醫院已開始運轉)
(俄羅斯在爆炸後援建的野戰醫院已開始運轉)

阿拉伯國家聯盟負責人蓋特(Ahmed Aboul Gheit)8日說,將尋求動員阿拉伯力量為黎巴嫩提供支援。在與黎巴嫩總統奧恩(Michel Aoun)會晤後,他表示設在開羅的阿拉伯國家聯盟已準備好協助對爆炸進行調查並竭盡所能提供幫助。

爆炸後的黎巴嫩目前也面對糧食危機挑戰。聯合國糧農組織駐黎巴嫩代表薩德(Maurice Saade)確認,貝魯特的爆炸已摧毀黎巴嫩惟一的主要糧倉,沒有大的庫存。

位於日內瓦的聯合國糧農組織發言人表示,爆炸和對港口的破壞將加劇黎巴嫩嚴峻的糧食安全形勢,由於該國嚴重的金融危機和COVID-19大流行,這種情況本已惡化。該組織將為黎巴嫩成千上萬家庭提供食品包裹,也隨時準備向黎巴嫩提供供應鏈管理、後勤支援和專門知識。

世界衛生組織也表示,正在為貝魯特部署價值170萬美元的個人防護設備,爆炸摧毀了港口儲存的大批新冠疫情應急物資和設備。

聯合國兒童基金會警告,貝魯特有10萬名兒童所住房屋遭到破壞並流離失所。而為5.5萬名兒童服務的120所學校處於不同破壞狀態。

(慈善組織在街頭清點分發人們捐助的衣物)
(慈善組織在街頭清點分發人們捐助的衣物)

對於爆炸的調查目前由黎巴嫩政府任命的一個調查委員會進行。

法國總統馬克龍要求國際社會應對這起毀滅性的爆炸事件進行公開、透明的調查,防止真相被掩蓋。他警告受危機打擊的黎巴嫩將“繼續沉沒”,除非該國領導人進行改革。

來自黎巴嫩總統辦公室的最新消息顯示,對貝魯特港倉庫爆炸的調查正在指向三個方向:首先要查明引發爆炸的2750噸硝酸銨是如何進入和存儲在港口倉庫中的;其次,調查爆炸是疏忽還是事故的結果;第三,研究外部干擾的可能性。此前總統還表示不接受國際調查。

奧恩稱:“爆炸原因尚未確定。有可能通過火箭、炸彈或其他行為受到外界干擾。”但他不同意外國介入調查。

一位前港口工人謝哈迪(Yusuf Shehadi)現身媒體,稱發生爆炸的12號倉庫里,放有30-40尼龍袋煙花,他親自看到過這些約十年前海關沒收的煙花,與2700多噸硝酸銨存放在同一倉庫,這可能是引發爆炸的決定性因素。

黎巴嫩海關負責人和貝魯特港口總經理等已被批準逮捕,作為對爆炸案調查的一部分。

有傳言稱,黎巴嫩真主黨武裝團體在港口倉庫內存放武器可能是災難起因,親伊朗的真主黨領袖儘管沒有擔任任何官方正式職位,但被西方世界認為對黎巴嫩政壇有相當大的幕後影響力。

黎巴嫩真主黨領導人納斯拉拉(Hassan Nasrallah)現身電視講話,堅決否認有關說法:“我們在港口沒有任何東西,沒有武器庫、沒有導彈庫,也沒有導彈、步槍、炸彈、子彈或硝酸銨。”他稱,對公正和透明的調查存在“共識”,任何責任者都要承擔責任,任何人都不應受到保護。

馬克龍來訪

8月6日,馬克龍(Emmanuel Macron)中斷渡假匆匆飛抵貝魯特,當打著黑色領帶、挽起白襯衫袖子的他直接出現在受災最嚴重的吉瑪澤(Gemmayzeh)街頭時,激動的黎巴嫩人把法國總統層層圍住,要求他幫助改變黎巴嫩。

劫後餘生的黎巴嫩人握著法國總統的手,彷如握著救命稻草的畫面,被媒體傳遍全世界。

儘管黎巴嫩政府宣佈4天之內調查委員會將公佈調查結果,釐清各方責任,但社交網絡群情激憤。就在馬克龍到達同時,一些黎巴嫩人再次走上街頭,指控一些政客們面對經濟和社會危機的無能。

“幫幫我們,您是我們惟一的希望!”

當馬克龍在街頭停下來與居民交談時,有人大聲喊道。充滿期盼的市民們從被爆炸摧毀的破損窗戶和破爛的公寓陽台上現身鼓掌。

一位身著黑T恤衫、帶著紅手套的女子穿過保鏢、來到馬克龍面前,慷慨激昂地懇求馬克龍將法國的財政援助排除在黎巴嫩官員的控制範圍之外。

“我理解你的憤怒。我是為你們來的。”馬克龍緊緊擁抱了她以示安撫,人群發出歡呼。

他承諾向該國領導人提出一項“緊急改革路線圖”,並敦促他們進行全面變革。

黎巴嫩著名演員伊塔尼(Ziad Itani)在社交媒體上對黎巴嫩領導人寫道:“我在吉瑪澤的家已經消失了,第一個探望我的人是外國總統……看來這不僅僅是一次訪問。吉瑪澤大街上發生的事情將是歷史性的。”

有黎巴嫩公民在星期三建了在線請願書,要求將黎巴嫩置於法國的下一個十年授權之下”。已有超過6萬人聯署。

今年21歲的艾爾莎卻不這麼看。

“交給法國?絕不!”她對記者說:“我和我的父母、家人都很感謝法國以及其它國家提供的幫助,但是,黎巴嫩人應該明白,我們好容易獨立了,不管多慘,無論如何不能把自己的國家交給別人來管理。”

“不!別來接管我們!”

艾爾莎有個中文名字叫武思維。她是幸運的。這個剛從大學畢業、進入出版社工作的美麗女孩上週二傍晚下班後正在辦公室樓下等車回家,爆炸就在這時發生了,她沒有受傷,還留在辦公室的幾位同事和上司均被爆炸衝擊波造成的碎玻璃不同程度紮傷。

如今回想那一刻,她不無後怕。若不是當時司機來晚了,爆炸發生的那一刻,她或許正在港口附近被爆炸徹底摧毀的路上。港口距離她的辦公室只有幾分鐘車程,位於她回家的必經之地。

艾爾莎相信,那些向馬克龍發出請求的黎巴嫩人只是出於絕望和傷痛,失去工作、失去家人的他們已經被巨大的悲傷摧毀了,對為什麼要選擇法國“接管”自己都不清楚。

“他們不知道該怎麼辦了,就像溺水的人想抓住能抓到的一切,”艾爾莎說,“馬克龍是爆炸後第一個訪問的外國元首,這個時候不管是誰來,他們一樣會這麼做。”

在她看來,一些政客無力回答和響應人民的基本需求,與此同時卻又使自己先富裕起來。“貧富差距太懸殊了。”

Leil Zahra跟她持相同觀點。“馬克龍的訪問對我們而言非常痛苦,這正是基於兩國之間的聯繫,”他說。

留在黎巴嫩還是離開?

大爆炸再次揭開了許多黎巴嫩人藏在心底的傷疤。

事件發生後,一位年輕的媽媽說:“我從女兒眼裡讀到了難言的驚恐,受夠了,結束了,我要離開這裏,我的孩子值得更好的生活。”

因為多年陷入戰亂和地區衝突,黎巴嫩是擁有海外僑民比例最高的國家之一。這個500萬人口的國度,海外僑民比例高達1500萬人。海外僑民寄回給國內家人的錢,也是該國最主要的外彙來源之一。

但是艾爾莎並不打算離開。這位性格剛毅的女生今年剛從黎巴嫩大學漢語專業畢業,能講一口流利英文、中文,還略通法語和俄羅斯語。她喜歡“梅花香自苦寒來”的臘梅,也很欽佩中國歷史上的女皇武則天,目前在貝魯特一家出版公司從事圖書翻譯工作。

她說自己當然會留在黎巴嫩,不會僑居到那些她擁有語言能力而且不必擔心生計的國家,因為比起那些國家,自己的國家還很落後,需要每位年輕人投入建設並參與改變。

爆炸發生後,一位攝影師朋友給她發來自己拍的照片和一段文字:

“花還活著,我給它們澆了水。傷害是巨大的,心痛是深深的,我撿起了我可以撿的東西,我損失了大部分東西,我還活著,我更堅強,沒有什麼能讓我放棄夢想,家,成就,永遠都會的。如今我倖免於難,我有另一個機會去努力,另一個機會去生活,另一個機會來釘牢它。”

(攝影師回到自己被爆炸摧毀的房子,不忘給花兒澆水。)
(攝影師回到自己被爆炸摧毀的房子,不忘給花兒澆水。)

這就是黎巴嫩人。

在當地僑居19年的華裔女商人趙穎也完全沒考慮過離開。黎巴嫩華人不多,算上使館、中資機構和維和部隊,總共也就400人左右。

這位外表柔美、內心剛毅的女子當年愛上在北京研習中醫的黎巴嫩帥小夥,如今兩伉儷與兩個兒子一起生活在貝魯特,丈夫的中醫診所在當地頗受歡迎,自己一手創立的旅遊、出口和投資生意這些年也遍及中東、北非、南歐和中國等市場。

本來完全有實力遷居到任何平安富裕之地的趙穎對記者說:“我哪兒也不會去,我愛這裏,我的家在這裏,我會和不屈不撓的黎巴嫩人一起幫助清理街區、捐款捐物、做所有力所能及的事。”

“貝魯特曆經多次摧毀和重建,這次我要跟貝魯特一起重新崛起。”她說。

(註:所有現場照片均由本文被採訪者提供。)

(作者:師琰 編輯:李豔霞)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