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季度淨利潤下滑近七成 新東方“失速”背後:線上短板凸顯
2020年08月08日02:56

  單季度淨利潤下滑近七成 新東方“失速”背後:線上短板凸顯

  本報記者/蔣政/北京報導

  在疫情這一特殊背景下,新東方(EDU)最新發佈的財報,讓外界更加關注其線上業務及國內在線教育的發展進程。

  新東方財報顯示,新東方在2020財年第四季度營收下滑超5%,淨利潤更是同比下跌近70%。而另一巨頭好未來在同期營收增長超35%,淨利潤也實現由負轉正。

  “病樹前頭萬木春。”俞敏洪曾如此形容新東方錯失的在線教育市場。

  疫情影響下,在線教育獲得巨大關注。並且,近日新東方多位名師出走加入某在線教育公司,讓外界更加關注線上線下教育企業之間的博弈。

  成立近30年,被業內稱為教育界“黃埔軍校”的新東方,當面對在線教育崛起時,能否一如既往地保持行業龍頭地位,成為外界頗為關注的話題。

  失速的第四季度

  營收下滑超5%,淨利潤下滑近七成。這是新東方在積極應對疫情之後交上的單季度成績單。

  3月1日至5月31日是新東方2020財年的第四季度。在這三個月,新東方營收7.98億美元,同比下降5.3%,這與該公司在這一財年15.6%的增幅相差甚遠。同時,歸屬於新東方的淨利潤為1320萬美元,同比下降69.5%。

  突如其來的新冠肺炎疫情嚴重衝擊了教培行業,直至今日仍有部分地區並未複課。新東方坦誠疫情對其帶來的影響。“正如之前所預料的,疫情自3月起在全球的大暴發,及國內線下學校複課時間推遲等不可控因素,為我們的2020財年第四季度帶來了持續挑戰。”新東方董事會執行主席俞敏洪表示。

  對於新東方來說,K12和留學業務是其主要營收來源。而上述業務恰恰成為疫情最大的受害者。在這一季度,新東方海外考試準備業務在2020財年第四季度同比下降約52%。

  線下面臨挑戰但線上面臨機遇,在線教育風生水起。艾媒諮詢數據顯示,預計2020年中國在線教育市場規模將達到4858億元。

  行業巨頭好未來業績向好。該公司2021財年第一季度(同為3月1日~5月31日)財報顯示,公司淨收入9.107億美元,同比增幅為35.2%;歸屬於好未來的淨利潤為8170萬美元,實現扭虧為盈。其中,學而思網校在線業務占總營收的25%,學而思網校營收同增123%。

  在線教育業務,並不是新東方的強項。7月29日,新東方在線發佈盈利警告,預計截至2020年5月31日的2020財年,錄得大幅虧損,預計金額7億到9億元之間。與上一財年同期虧損6400萬元相比,虧損大幅度提升。作為行業龍頭,俞敏洪曾在其自傳中將公司的在線業務稱之為“病樹前頭萬木春”。

  教育行業資深人士朱培元告訴《中國經營報》記者,在線教育越來越受到教培機構重視,但是線下教培機構並沒有徹底轉型。跟誰學的市值增長確實可以看出資本市場熱度很大,但並不能反映出它的盈利模式是健康的。“資本是為了獲利,而教培機構是為了生存。”他

  對於財報相關的更多信息,記者致電新東方方面併發去採訪函,但並未得到回覆。

  如何破局?

  在線教育的短板讓新東方在應對疫情時頗為被動。2020財年第四季度業績下滑使得新東方2020財年營收增速跌至15.6%。這一數字與該公司近五財年的接近25%的年復合增長率並不匹配。

  以留學業務起家,2006年登陸資本市場,作為國內第一家美股上市教育公司,新東方也經曆過多次轉型。在好未來和學大教育兩家以K12教培業務為主的企業在2010年先後登陸美股,新東方隨即調整戰略重點,向K12轉型。目前,K12營收占公司總營收的六成左右。新東方此前拆分成人培訓業務,就被業內人士解讀為專注K12教育業務發展。該業務在2020財年第四季度同比增長約4%,一定程度上緩衝了海外業務下滑對該公司業績帶來的下滑。

  儘管此次疫情讓新東方的在線業務短板暴露無遺,但新東方仍計劃繼續在線下擴張。從財報來看,截至2020年5月31日,學校和學習中心總數達1465家,與去年同期相比淨增211家( 2019年同期學習中心的總數為1254家),與上季度相比淨增49家。

  新東方首席執行官周成剛表示,新東方在2020財年第四季度中積極推動擴展計劃,在現有城市新增了44個學習中心,並在五個新城市開設了一所培訓學校和四所雙師模式學校。截至本財年末,教室總面積同比增加約26%,並計劃在下一個財年擴展約20%~25%。

  俞敏洪在2020新東方年會上的回應,或許可以解釋新東方繼續線下擴張的邏輯。“孩子們和老師面對面教學的模式50年、100年都不可能推翻。新東方的模式始終是以地面教育發展為核心,再輔以在線教育全力推進。”他說。

  事實上,另一巨頭好未來也在發力線下。在2021財年第一季度,好未來的教學中心數量達到936個,比去年同期增加了211個,比上一季度增加了65個。

  有行業人士告訴記者,眾多中小培訓機構在疫情衝擊下被淘汰出局,行業龍頭勢必會趁機占領市場。

  對於新東方而言,繼續加碼線下無可厚非。但如何對線上業務進行補強,顯然是亟待解決的問題。

  疫情期間,新東方將原有很多線下的學生變成線上學習。而該公司早在2年前已經在北京開展線上線下融合。今年6月,在新東方留學考試融合態產品發佈會上,發佈自主研發的全新融合態教學產品及學習平台,也被業內人士認為是加快OMO步伐。

  俞敏洪在投資者電話會議上表示,新東方將重點投入更多資源來推進具高增長力的OMO戰略,把服務覆蓋範圍擴展至更多的城市和學生,並通過提供低成本的體驗性優質線上課程來吸引新客戶。

  事實上,線上線下融合的戰略並非新東方一家獨有。英孚教育在疫情期間同樣將線下課堂搬到線上。英孚教育青少兒英語中國區總裁白皎宇表示,線下和線上的教學不應互為割裂,而是要高度融合。先進的技術是手段,教育者需實現線下和線/p>

  同時,新東方還將重點投入放在純線上教育平台新東方在線的K12課程。新東方在線近日發佈的盈利警告透露,由於K12業務的相關基礎設施擴張投資增加,新東方在線的銷售、營銷、研發開支及營收成本增加。

  更加重要的是,不同於線下教培市場的龍頭優勢,在線教育這個賽道上,新東方需要面對更多強勁的競爭對手。作業幫、猿輔導、跟誰學等眾多在線教育平台均在加碼投入,並開始向三、四線城市下沉。這一領域的競爭在從拚流量、拚營銷之後,逐漸向人才爭奪上過渡。

  日前,新東方考研名師李旭、唐靜已經跳槽至一家在線教育企業,另一名師董仲蠡也自爆遭遇“挖角”;網易有道為K12小初學段主講老師開出40萬元到100萬元的薪資,高中大班課主講老師的年薪50萬元;猿輔導對北京大學2021屆畢業生也開出了25萬~50萬元不等的年薪。

  名師流動在教培行業非常正常。當下很多教培機構的創始人都曾有過新東方的工作經曆。成立近30年的新東方,一度也被業內稱為教育界的“黃埔軍校”。只是,風雲變幻的教培行業,新東方如何在行業快速發展的紅利期消失之後,開闢新的增長路徑,將時刻考驗著俞敏洪和眾多新東方人的智慧。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