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根廷終與國際債權方達成債務重組協議 但克服危機仍長路漫漫
2020年08月08日22:36

  原標題:太難了!阿根廷終與國際債權方達成債務重組協議,但克服危機仍長路漫漫

  來源:國際金融報

  與國際債權方達成債務重組協議,有望幫助阿根廷避免陷入債務違約,恢復經濟增長,但這個國家的經濟“痼疾”難愈,克服危機仍有長路要走。

  經曆數月艱難談判,阿根廷終於在8月初與最大債權人就重組650億美元的債券達成了協議。

  阿根廷一筆5億美元國際債券利息的寬限期在今年5月22日屆滿,仍無力償還,這使得這個拉美第二大經濟體出現曆史上第九次債務違約。

  此次與債權人達成重整債務協定將有助阿根廷走出債務違約困境,並幫助這個陷入衰退的經濟體恢復增長。

  獲大量債務減免

  阿根廷國債是依據外國法律發行,約占阿根廷3240億美元債務的1/5,阿根廷公共債務相當於國內GDP的90%。

  在5月22日第九期債務違約後,阿根廷總統費爾南德斯(Alberto Fernandez)持續與債券持有人進行協商。

  8月4日,阿根廷經濟部發表聲明指出,最新和債權人的協議“將讓債權人集團成員和其他(國債)持有人支持阿根廷的債務重組提議,並給予阿根廷大幅債務減免”。

  此次三大主要債權方已與阿根廷政府達成協議,其他部分債權方也接受這一方案。新協議調整了部分重組後債務的付款日期,但不增加阿根廷需承擔本金和利息的總額。

  費爾南德斯表示,協議將為阿根廷在今後10年減輕債務約330億美元,掃清經濟發展障礙。

  貝萊德是阿根廷最大債權人,有消息顯示,阿根廷將以發新債換舊債的方式回收原先貝萊德所持有的債務,屆時將以約55%債務面值來結算。

  英國《金融時報》報導稱,債券持有人仍將需要對交易進行投票,這有可能使一些債券持有人決定否決最近的協議並拖欠債務。

  但是,一位熟悉談判的人士表示,這種情況不太可能發生。簽署協議的債權人團體約占合格債券的50%-60%,而阿根廷已經獲得約30%-35%的支持。這足以支持在任何的情況下改變債券的條款。

  債務水準不可持續

  今年2月,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在結束為期一週的評估會議後表示,阿根廷的債務水準不可持續,需要債券持有人做出有意義的貢獻,才有助於解決危機。IMF表示,比索彙率下跌及公共債務急劇上升,意味著該國需要“確定性的債務操作,即從私人債權人那裡得到有意義的貢獻”,以恢復債務的可持續性。

  如果該協議獲得通過,阿根廷將在債務談判中開啟新的篇章。

  阿根廷現在將與IMF進行談判,自2018年貨幣危機以來,IMF已向該國提供了440億美元貸款。

  阿根廷期望在明年3月前,與IMF達成新的財務計劃協議。分析認為,阿根廷與債權人就650億美元債務達成重組協議,將增加其與IMF洽談重整財務的籌碼。

  消息人士稱,阿根廷預計本月向IMF發出談判通知,9月4日與債權人協議生效後,開始與IMF磋商重整債務,期望明年3月前洽談成功。

  消息人士指出,定下明年3月為談判期限,是因為阿根廷須於5月前,向由22個國家債權人組成的“巴黎俱樂部”(Paris Club)成員償還20億美元。阿根廷希望與IMF談判後,再與“巴黎俱樂部”重談有關還債安排。

  IMF前官員Mark Sobel表示,阿根廷一直與IMF保持溝通,現時距離明年3月還有較多時間,如果雙方有誠意,限期前仍可望完成談判。

  阿根廷經濟部發言人拒評上述消息。IMF發言人表示,隨時願意與阿根廷商討重整計劃。

  疫情令經濟雪上加霜

  阿根廷與外國債權人達成協議是這個國家近來難得的好消息。

  “這是一個巨大的解脫。即使經濟動能不足,新協議也是使經濟能夠增長的必要條件。”阿根廷經濟學家聖地亞哥·布拉特(Santiago Bulat)說。

  但對於這個瀕臨“破產”邊緣的南美洲國家,要克服經濟和健康危機,還需要做更多。

  阿根廷曾經是南美洲的富裕國家。從前,人們常說,“像阿根廷人一樣富。”

  阿根廷也是世界上衰落最快的國度之一。它以史無前例的速度從全球經濟的前列國家集團跌落,一路走向貧困,又瀕臨破產。

  如今,陷入第九次債務違約的阿根廷正在步入有史以來最嚴重的收縮期。阿根廷經濟早在疫情暴發之前就已經萎縮,通脹率逼近50%,政府預估需要400億美元紓困金幫助回到持續增長的正軌。

  新冠疫情加重了該國的經濟困境。該國新冠病例的數量正在加速增長,到7月中旬,即便是南半球的冬季,確診病例也已超過了10萬。然而,公眾壓力不斷增加,呼籲停止為保證健康而進行的隔離。該國在大流行暴發之前就已經處於衰退之中,目前正面臨預計GDP收縮7.3%的局面,阿根廷去年GDP為-2.5%,2020年預計會持續第三年萎縮。這可能會使45%的人口生活在貧困中。

  世界衛生組織發文稱,與拉丁美洲其他地區一樣,阿根廷在與新冠病毒作戰時仍面臨一些挑戰,因為該病毒在該國某些地區正在加速發展,這證明了儘管阿根廷已採取了果斷的早期措施,但新冠病毒仍具有高毒力和持久性。

  而作為重要的新興市場成員,阿根廷債務協議凸顯新冠疫情對新興市場的衝擊。

  外媒報導稱,投資者正為新興市場出現更多違約和混亂做準備,此前阿根廷與債權人達成的協議凸顯出新冠疫情給許多發展中經濟體帶來的壓力。

  報導稱,防疫封鎖以及大宗商品價格暴跌對發展中經濟體帶來衝擊,在此背景下,厄瓜多爾和黎巴嫩今年也曾尋求債權人讓步。

  許多此類新興經濟體都背負著數以十億美元計的債務,僅依靠旅遊業和出口來支持經濟活動。然而新冠疫情仍在蔓延,經濟影響持續的時間可能較分析師此前預期的更長。

  分析師認為,在阿根廷與債權人達成上述協議後,該國將與IMF展開的談判可能引發新興市場更多波動。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