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兩道封殺令真實目的是什麼?
2020年08月07日18:58

  新浪科技 鄭峻發自美國矽谷

  今天美國白宮發佈了兩份行政命令,針對兩個中國互聯網公司進行封殺。這兩份“國家安全理由”的行政封殺令,背後是美國政府對中國企業層層升級的施壓手段,而最終目的都是打壓中國互聯網公司的國際化進程。

  再次動用緊急狀態

  第一個禁令是針對字節跳動,在45天之後禁止美國公司和個人與字節跳動進行任何交易。第二個禁令是針對騰訊微信,在45天以後禁止美國公司和個人與騰訊發生與微信業務相關的任何交易。兩個禁令其實並不令人意外,只是靴子最終落地而已,因為美國國務卿蓬皮奧早就多次宣佈將封殺TikTok和微信,封殺理由都是以中國公司可能收集美國用戶數據,威脅美國國家安全。

  兩項封殺都是通過總統宣佈緊急狀態來實施的。911之後,美國國會通過《愛國者法令》,給了總統很大的行政應對權力,可以在不需要提供證據的情況下,對外國企業在美資產採取緊急措施,只要總統覺得存在威脅,就可以果斷採取行動。

  換句話說,白宮覺得誰有威脅,就可以封殺其在美資產,這符合美國法律。即便遭到打壓者在美國起訴聯邦政府,那也毫無意義。2019年3月,特朗普也是通過宣佈“緊急狀態”來徹底將華為徹底踢出美國市場。華為隨後宣佈起訴,但被聯邦法官以“政府有權這麼做”駁回。

  美國網友在推特上不無諷刺地評論,美國已經有近16萬民眾在新冠疫情死亡,總統都沒有宣佈緊急狀態,但為了打壓兩個中國互聯網公司倒是乾脆俐落地啟用了“緊急狀態”。字節跳動和騰訊享受到了之前華為的待遇。

  回到禁令本身。第一個禁令有兩層意思。淺層意思是迫使字節在9月15日之前出售TikTok美國,否則就會對字節採取封殺措施。字節和微軟正在逐步推進出售談判,白宮現在是以行政命令,再次督促字節與微軟趕緊達成協議。但深層意思卻是進一步施壓字節出售TikTok全球業務。

  打壓級別不斷提升

  這實際上就是特朗普號稱上週六要發的那個禁令。上週五特朗普在從佛羅里達回華盛頓的飛機上聲稱,自己週六就要發緊急狀態令徹底封殺TikTok,不準美國公司收購TikTok。他還強調自己完全有權力這麼做。但第二天特朗普卻去高爾夫球場打球了,並沒有如約發封殺令。

  當然這不是他改變主意或者打球忘了,本來就是一個施壓手段。在總統明確宣佈要封殺TikTok之後,字節和微軟暫停了出售談判。微軟CEO納德拉週日親自和特朗普通話之後,特朗普週一又宣佈批準這一交易。雙方具體談了什麼,只有當事人知道。

  但字節和微軟的談判條款卻改變了:字節必須出售TikTok美國全部股權,不能保留任何股權,字節的美國投資者可以保留TikTok美國的少數股權;微軟除了TikTok美國業務,還想收購加拿大、澳州和新西蘭的業務;微軟必須給美國財政部交一筆金額不菲的好處費。

  特朗普週一得意地表示,沒有美國政府就沒有這筆交易,所以必須給一筆Key Money(地產行業租房者給房東的看房費)。微軟的聲明則耐人尋味:是白宮逼迫TikTok出售之後,微軟才去接洽字節的。言下之意,微軟只是一個接盤的,不是打劫的。

  但更令人震驚的是,特朗普週一還非常赤裸地表示,自己覺得只出售30%太麻煩,建議微軟吞掉整個TikTok全球業務。就在今天,英國《金融時報》放出消息,微軟覺得沒法單獨收購TikTok四個市場業務,沒法和全球其他市場的服務分開,打算全盤收購TikTok全球業務。

  今天的行政禁令也暴露了真實意圖。如果美國想逼迫字節跳動出售TikTok美國業務,直接用美國外國投資委員會CFIUS施壓就可以了,因為這就是CFIUS的管轄範圍。為了避免更大業務損失,字節最終也同意了出售TikTok美國業務。但現在美國政府卻是在用行政命令威脅封殺字節,意圖顯然是吞下TikTok全球業務。

  這已經觸碰到全球經濟公平競爭的底線了。過去幾年字節跳動投入巨大資源的國際化業務,不可能就這樣在美國政府的打壓下,拱手讓給美國企業。

  字節宣佈公開抗爭

  字節跳動隨後發佈了一份措施強硬的聲明,抗議目標直指美國總統。“美國總統新頒布的行政命令沒有遵循正當法律程式,我們對此感到非常震驚。……美國政府罔顧事實,不遵循正當法律程式,擅自決定決議條款,甚至試圖干涉私營企業之間的協商。……如果美國政府不能給予我們公正的對待,我們將付諸美國法院。”

  被迫出售TikTok美國業務,是因為美國政府擁有直接管轄權,確實是無可奈何。但TikTok還在拉美、中東、亞洲、歐洲各地擁有數億用戶,美國政府並沒有管轄權利,更沒有權利迫使字節跳動出售。字節跳動完全有合理理由去抗拒美國政府的這一無理要求。

  去年年底美國政府責成外國投資委員會(CFIUS)對TikTok展開調查之後,字節跳動一直在積極配合調查,公佈了審核政策和算法源代碼,希望證明TikTok並沒有濫用美國用戶數據,也不會向中國政府提供用戶數據。

  字節的努力或許是徒勞的,因為美國政府調查的最終目的就是逼迫TikTok出售。就在幾個月前,字節的美國機構投資者督促張一鳴出售TikTok美國多數股權。畢竟控股權易主對美國投資者沒有損失,他們更擔心TikTok遭到封殺,影響他們的投資回報。但張一鳴卻不肯放手TikTok美國控制權,一直僵持不下。

  直到進入7月,CFIUS出馬威脅封殺,一切打壓落地且加速,張一鳴才最終選擇出售多數股權,但希望保留TikTok美國的少數股權。當時美國財政部長努欽(CFIUS的主席)認為可以接受。字節同意出售TikTok美國業務之後,先是和美國基金組成的財團談,後來是微軟聞訊而來洽購。TikTok的首席法律顧問曾經在微軟工作25年,和微軟總裁是多年工作好友。

  等到三方就這個方案也達成一致了,總統又發話要徹底封殺TikTok,以此來施壓字節放棄TikTok美國的全部股權,一點股權都不能留;而且不僅是美國業務,澳州、新西蘭和加拿大業務也要出售。字節和微軟還在談判中,特朗普就公開建議微軟直接吞掉TikTok全球業務,這顯然是字節跳動不可接受的。

  美國想要騰訊什麼?

  同樣的邏輯也適用於第二個禁令,此前美國可能封殺微信的消息已經傳了快一個月時間。但這個禁令本身並沒有直接封殺微信,而是封殺微信相關的所有交易。具體封殺哪些交易,白宮則責成美國商務部來詳細規定,也就是說解釋權歸美國政府。

  長達45天的封殺決定時間,形勢還可能發生很多變化,以美國政府目前的行事風格,到時候具體會怎樣,真的說不清楚。美國到底會不會徹底封殺微信,比如說在GoogleApple商店下架微信,或者迫使微信主動放棄美國業務,也很難說。

  白宮到底想要什麼呢,想要微信退出美國市場嗎?就像是層層施壓字節跳動一樣,我覺得不僅於此。和TikTok在美國擁有幾千萬月活用戶不同,微信在美國其實限於美國華人市場,根本不影響到美國主流網民的數據安全。白宮封殺微信更像是一個施壓手段,就像是之前聯邦政府持續施壓字節的一樣。

  騰訊有什麼是讓美國感興趣的?顯然不是騰訊自己打造的美國華人社交應用微信,而是騰訊覆蓋全球的龐大投資組合,尤其是在美國的投資資產。今年年初騰訊總裁劉熾平介紹,騰訊已經投資了800多家企業,其中70多家已經上市,160多家成為獨角獸,有6家公司創造投資回報50億美元,一家公司創造投資回報超過100億美元。

  單是在美國市場,騰訊就投資了Tesla、Snapchat、動視暴雪、Glu Mobile等十多家公司,在美國組建了一個投資矩陣。這些非常誘人的資產或許才是美國的最終目的,他們不願意看到騰訊如此深入涉足美國互聯網和遊戲行業。我其實更擔心騰訊為了保全投資資產,而放棄微信美國市場,就像印度市場所發生的。

  後言

  隨著美國政府對字節跳動的打壓手段不斷升級,所提出的要求越來越過分,字節的立場也開始從理性撤退轉為公開抗爭。無論抗爭結果如何,字節的態度已經非常明確:全球業務和美國業務是兩回事,絕不會輕易放棄TikTok的全球業務。兩年時間里,美國政府三次啟用“緊急狀態”來行政封殺中國科技企業,不斷加碼施壓製裁力度,本身就說明了這三家中國科技企業國際化道路的成功。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