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0年來全球糧食最危難時刻 中國會不會挨餓?
2020年08月07日18:02

  1960年來全球糧食最危難時刻,中國會不會挨餓?

  來源:中國經濟週刊

  《中國經濟週刊》記者 王紅茹 | 北京報導

  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範圍內持續蔓延,嚴重影響著全球的糧食安全。近日聯合國的研究報告預警,25個國家今年將面臨嚴重饑荒風險,地球正或將經曆50年來最嚴重的糧食危機。

  受疫情影響,近期不少糧食出口國,比如俄羅斯、越南、哈薩克斯坦,陸續頒布了糧食出口禁令。印度作為全球最大的稻米出口國,其出口也因為“封國”而陷入停滯,導致稻米出口量驟降。在全球糧食危機的當下,我國的糧食夠不夠吃?我國的糧食安全嗎?

  “全球糧荒”來襲

  全球性糧食危機已經到來。7月13日,聯合國五大機構發佈2020年《世界糧食安全和營養狀況》,其中公佈的幾個數字讓人不安:當前全球有6.9億人(約占總人口十分之一)正處於饑餓狀態,1年中增加了1000萬,5年中增加了6000萬,到今年底疫情可能讓長期饑餓人口新增1.3億人,這還不排除進一步增加的可能。

  僅僅兩天后,聯合國發出預警:共有25個國家面臨嚴重饑餓風險,世界瀕臨至少50年來最嚴重的糧食危機!

  這並非危言聳聽!在肯尼亞最大的貧民窟,成千上萬的人湧向那裡尋求食品援助,造成了短暫的踩踏事件。在混亂中,人們手持棍棒相互毆打,有些人的下巴上掛著口罩,有些人跌倒了被人群踩踏。

  在剛果、委內瑞拉、南蘇丹、海地等國家,每時每刻都有人因饑餓而經曆漫長而痛苦的死亡。

  在印度,靠賺日薪生存的工人們排起長隊領取食物,因疫情封鎖而失業的數百萬外來務工人員則陷入為食物而掙紮的困境。

  印度真是一個奇怪的國家,一方面是糧食大量出口,另一方面卻是饑餓狀況加劇。根據國際糧食政策研究所發佈的2019年全球饑餓指數(GHI),印度饑餓指數排名位列全球倒數第16名。目前印度有27%的民眾處於極度饑餓的狀態,1/5的兒童營養不良。

  印度連自己國家人民的溫飽都解決不了,為什麼還要大量出口糧食?中國社會科學院農村所農產品市場與貿易研究室主任李國祥告訴《中國經濟週刊》記者,從耕地面積來看,印度耕地面積高達189.17萬平方公里,全球排名第一,耕地面積甚至超過中國50%,但是產出卻比較低,畝產卻只有中國的三分之一。不僅糧食產出低,目前印度社會整體發展仍處於低水平,印度人民為了滿足其他方面的最低需求,只能以降低自己的糧食消費為代價來進口更為緊缺的商品。

  出乎很多人意外的是,美國也有糧食危機感。根據美國農業部的數據,在2018年,大約有11%的美國家庭已經處於“糧食不安全”的狀態。美國阿肯色大學的最新研究顯示,在美國部分州,近一半的受訪者報告,新冠肺炎大流行威脅了食品安全。

  我國人均糧食占有量接近500公斤,超國際糧食安全標準線

  數據足以說明當下我國的糧食安全狀況。目前,我國糧食生產量正處在曆史高點。國家統計局公佈的數據顯示,2019年全國糧食總產量66384萬噸,比2018年增加594萬噸,增長0.9%,創曆史最高水平。

  不僅去年,今年的夏糧豐收也大局已定。據國家統計局對夏糧主產區實割實測抽樣調查和對非主產區的重點調查推算,2020年全國夏糧總產量2856億斤,比2019年增加24.2億斤,增長0.9%,創曆史新高。

  再往前推算,自2004年以來,我國糧食已經連續多年增產。2008年糧食產量首次超過曆史最高水平,達到10570億斤;2015年更達到12429億斤,較2003年增長44.3%。“十二五”末,全國水稻、小麥、玉米三大穀物自給率保持在98%以上,糧食人均占有量達到450公斤,高於人均400公斤的國際糧食安全標準線。

  近5年,我國糧食豐收更為穩固。我國每年糧食總產量都超過1.3萬億斤,人均糧食占有量接近500公斤,明顯超過世界平均水平。

  但是,今年突如其來的新冠肺炎對我國的糧食安全增加了不確定性,對此,李國祥表示,“儘管受到新冠肺炎疫情影響,但是上半年我國居民糧食消費價格僅上漲1%。我國糧食價格穩定,充分證明我國糧食供應足以應對各種情形下的市場波動。目前,我國庫存的糧食可供全國居民口糧消費一年以上。”

  專家:秋糧生產有很大可能再獲豐收

  今年夏糧再獲豐收,奠定了穩定全年糧食生產的上半程基礎;但是,隨著南方汛期洪災到來,是否會在部分地區出現“毀滅性減產、絕收”現象,進而對今年全年的糧食生產安全產生影響,頗讓人憂慮。

  在7月13日國務院新聞辦公室舉行的例行吹風會上,國家減災委秘書長、應急管理部副部長鄭國光表示:截至7月13日早晨7點,洪澇災害已造成直接經濟損失861.6億元。有200多萬人次緊急轉移需要安置,農田絕收的面積是516千公頃。

  江西受洪災影響較大。江西省防汛抗旱指揮部在7月21日舉行的第6場新聞發佈會發佈數據顯示:7月以來,截至22日,全省農業農村因洪澇災害造成直接經濟損失100.7億元,受災面積1316.9萬畝。其中,全省58.7萬畝高標準農田工程設施受淹,占建成面積的2.3%,估算損失約12.6億元。此外,本次汛情期間正值早稻收割關鍵期,也致使該省早稻受災嚴重。

  據此,有農業專家認為:洪澇對糧食生產影響局部較大,甚至是毀滅性的,對於洪澇災害嚴重地區,會出現絕收現象,部分地區或出現減產情況。

  針對席捲南方的洪災是否會對我國的糧食安全產生影響,李國祥並不擔心,他向《中國經濟週刊》記者表示,“今年受洪澇災害影響的主要是長江流域一帶,我國的產糧大省主要是黑龍江、河南和吉林,江西作為我國13個糧食主產區之一,雖然受洪澇災害影響較大,糧食產量會有所降低,但不會影響國家整體的糧食安全。”

  他同時表示,秋糧是全年糧食生產大頭,約占全年糧食產量的四分之三左右,可能會遇到一些困難。“但應看到,多年高標準農田建設等措施有效提升了抗災抗風險能力,今年秋糧面積穩中有增,在田作物長勢良好,秋糧生產有很大可能再獲豐收,進一步夯實糧食安全的基礎。”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