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向黎巴嫩提供緊急人道主義援助
2020年08月07日00:00

  原標題:中國向黎巴嫩提供緊急人道主義援助

  黎巴嫩首都貝魯特爆炸事故遇難人數升至137人,5000餘人受傷,數十人處於失蹤狀態。黎巴嫩政府宣佈首都貝魯特為受災城市,在貝魯特實施為期兩週的緊急狀態。中國政府於8月5日啟動人道主義援助應急響應機製,將根據黎方急需,盡快向黎政府提供緊急人道主義援助,幫助黎方開展傷者救治和流離失所者安置等工作。

  新京報訊 據國家國際發展合作署網站消息,8月6日,國家國際發展合作署新聞發言人田林表示,黎巴嫩首都貝魯特港口區4日發生劇烈爆炸,造成大量人員傷亡和財產損失。為表達中國政府和人民對黎政府和人民的慰問和支持,彰顯國際人道主義精神,中國政府於8月5日啟動人道主義援助應急響應機製,將根據黎方急需,盡快向黎政府提供緊急人道主義援助,幫助黎方開展傷者救治和流離失所者安置等工作。

  在8月6日舉行的外交部例行記者會上,外交部發言人汪文斌表示,中國維和醫療分隊赴黎巴嫩提供救助,將攜帶醫護物資為貝魯特提供醫療救助。作為黎巴嫩的友好國家,中方願根據黎方需求,繼續為黎方渡過難關提供力所能及的幫助。

  據央視新聞消息,貝魯特港口區發生爆炸後不久,中國第18批赴黎巴嫩維和醫療分隊接到聯合國駐黎巴嫩臨時部隊司令部通知,準備抽調醫療力量為貝魯特提供醫療救助。

  接到通知後,中國維和醫療分隊抽調來自外科、內科、燒傷科、麻醉科等領域的9名醫護人員組成“貝魯特爆炸”應急醫療分隊,並攜帶藥物、耗材、防護用品等物資,人員、車輛、物資都已準備就緒,只待上級命令。

  中國第18批赴黎維和醫療分隊隊長李如振表示,“我們利用現有人員抽組了指揮組、前接後送組、醫療救治組和保障組,並對所需物資進行了詳細準備。”

  中國第18批赴黎巴嫩維和醫療分隊由30名官兵組成,目前正值輪換期間,其中15人已於7月28日回國。按照計劃,賸餘15人將於本月18日啟程回國。第19批維和醫療分隊15人已於7月28日抵達黎巴嫩,但因新冠肺炎疫情,目前正在隔離中。

  ■ 進展

  黎巴嫩四位前總理呼籲開展國際調查

  黎巴嫩首都貝魯特港口爆炸事故帶來的影響仍在持續。黎巴嫩衛生部長哈馬德·哈桑6日表示,事故遇難人數已升至137人,另有5000餘人受傷,數十人處於失蹤狀態。據BBC報導,當地時間8月5日,黎巴嫩政府召開緊急內閣會議,採取了多項措施,包括宣佈首都貝魯特為受災城市,在貝魯特實施為期兩週的緊急狀態,由軍方監督實施等。

  經濟損失預計最高達150億美元

  8月4日下午貝魯特港口的爆炸幾乎夷平了半個城市。貝魯特市長馬萬·阿布德當天在採訪中失聲痛哭,稱之為“黎巴嫩的廣島核爆炸”,是一場“國家災難”。8月6日正好是日本廣島原子彈爆炸75週年紀念日。

  貝魯特的爆炸自然沒有廣島核爆炸這麼嚴重,但也已造成137人死亡、5000餘人受傷,超過30萬人流離失所。據BBC報導,英國謝菲爾德大學專家估計,貝魯特爆炸的威力大約相當於廣島核爆炸的十分之一,“毫無疑問是史上最大的非核彈爆炸之一”。

  爆炸影響到底有多大?據報導,爆炸點貝魯特港一公里以內的樓房被炸平,三公里內的商店、公寓玻璃全部破碎,近10公裡外的貝魯特機場也遭受損傷。目前,貝魯特政府仍在周邊區域展開搜救行動。

  除人員傷亡外,爆炸所造成的經濟損失也是巨大的。阿布德5日對媒體表示,此次爆炸造成的經濟損失預計將達到100億至150億美元。“損失真的太大了,這是黎巴嫩現代史上遭遇的最大危機。”

  黎巴嫩官方預計調查將持續5天

  黎巴嫩新聞部長瑪娜勒·阿卜杜勒薩馬德5日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黎巴嫩政府已經組建了一個調查委員會,對爆炸原因展開調查,預計調查將持續5天,最終確定事故責任人。

  黎巴嫩政府5日已將貝魯特港口自2014年以來所有監管和守衛倉庫的官員進行軟禁,以便展開調查。

  據CNN報導,黎巴嫩四位前總理5日發佈聯合聲明,呼籲組成國際調查委員會,對爆炸事件展開調查。

  黎巴嫩前總理哈裡裡辦公室發佈的聯合聲明稱,“前總理納吉布·米卡提、福阿德·西尼烏拉、薩阿德·哈裡裡、塔馬姆·薩拉姆認為,有必要請求聯合國或阿拉伯聯盟組成一個國際調查委員會或阿拉伯調查委員會,委員會由專業、公正的法官和調查員組成,以揭開黎巴嫩此次災難的情況和起因。”

  一些國際組織也表示,應該對貝魯特爆炸展開國際調查。大赦國際在一份聲明中稱,“大赦國際呼籲建立國際調查機製,查明到底是什麼引發了爆炸,以及為何大批硝酸銨能夠不安全地存放這麼久。”

  黎巴嫩新聞部長瑪娜勒·阿卜杜勒薩馬德5日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如果有助於查明事故真相,黎巴嫩方面不反對就爆炸事件展開國際調查。

  追問1 爆炸物如何來到貝魯特?

  黎巴嫩官方證實,引發爆炸的是存放在貝魯特港口區12號倉庫的2750噸硝酸銨。這批硝酸銨是如何來到貝魯特港口的?

  據CNN報導,2013年,一艘名為MV Rhosus的貨輪載著2750噸硝酸銨從格魯吉亞出發,目的地是非洲國家莫桑比克。但行至中途,這艘船因為資金困境被迫停在了貝魯特港口,這一停就是六年。

  當時,這艘懸掛著摩爾多瓦國旗的貨輪停靠在希臘補充燃料,隨後貨輪所有者告訴船上的俄羅斯籍、烏克蘭籍船員,資金出現問題,他們不得不運送額外貨物以支持這趟航行,最終他們停靠在了貝魯特港。抵達貝魯特後,這艘貨輪就被扣押了,港口方面認為他們違反了航行規定,禁止起航。此後,由於貨輪所有者無法向港口支付大約10萬美元的費用,他遺棄了這艘船,船員也被困在了貝魯特港。

  這艘貨輪的前船長Boris Prokoshev週三在接受採訪時表示,船員們在船上待了11個月,“貨輪所有者甚至不給我們提供食物和水……最終我們賣了燃料,才用這些錢雇了一個律師”。據報導,直到大概一年後,貝魯特一名緊急事務法官才允許他們返回自己的國家,而這批硝酸銨則於2014年根據法院命令被轉移到了港口的12號倉庫中。

  追問2 爆炸物為何存放六年之久?

  貝魯特港口是貝魯特市最繁華的區域,旁邊就是魚市,附近還有許多高檔餐廳、夜總會、酒吧街等。離港口不到100米的地方就有居民區,旁邊還有很多旅遊景區。這樣一批危險易爆物品為何能夠在靠近居民區、旅遊區的貝魯特港口存放六年之久?

  據BBC報導,過去幾年內並非沒有人對這批危險物品發出警告,只不過他們的聲音都被忽視了。

  貝魯特港負責人和海關負責人都對媒體表示,他們此前曾多次寫信給法官,要求將這批硝酸銨轉移或賣出去,以保證港口的安全。貝魯特港負責人Hassan Kraytem對當地電視台OTV表示,在法院最初下令把這批物品存放在倉庫時,他們就意識到了危險性,只是“沒料到會到這個程度”。他們曾經要求轉移這批物品,但問題沒能得到解決。

  黎巴嫩海關總署負責人Badri Daher對LBCI廣播台表示,這批硝酸銨存放在港口後的幾年間,海關方面至少六次致函法院方面,警告稱這批物品是個極大的威脅,“我們要求重新出口這批貨物,但最終未能實現”。《衛報》表示,有文件顯示海關方面稱之為“浮動的炸彈”,甚至建議將這批硝酸銨賣給軍方。

  路透社援引和貝魯特港口一名工作人員相熟的匿名人士的話稱,官方最近一次提出警告大概是6個月前。當時有一個小組檢查了這批硝酸銨,警告稱如果不把這批易爆物移走,它將“炸燬整個貝魯特”。另一名消息人士稱,多個委員會、法官都收到警告,但最終“沒有採取任何行動”。

  六年的時間內,貝魯特民眾就生活在這個“浮動的炸彈”旁邊,有的人毫不知情,知情的人無所作為,最終一聲巨響,2750噸硝酸銨消失了,近半個貝魯特城也幾乎被炸燬。

  追問3 誰應該為此次事故負責?

  爆炸發生後,黎巴嫩總理迪亞卜在一份聲明中稱,“所有和這場災難有關的人都將為此付出代價,這是我對遇難者和受傷民眾的承諾”。黎巴嫩最高防務委員會也表示,相關責任人將面臨“最高懲罰”。總統米歇爾·奧恩澤承諾,調查將公開透明,所有責任人都將受到懲罰。那麼,到底誰應該為此次爆炸案負責呢?

  事實上,截至目前,到底是什麼直接引發了此次爆炸仍不清楚。阿布德4日表示,貝魯特消防局在接到起火報告後就派消防員趕赴港口區,但這批消防員此後就失蹤了。這或許意味著大火在消防員趕到前就已經燃燒了一段時間。

  路透社8月5日援引匿名消息人士的話稱,火勢最初從9號倉庫開始,隨後蔓延到了存放著硝酸銨的12號倉庫,但目前暫不清楚火源到底是什麼。此前有消息稱,最初的火勢是由倉庫修補破洞的銲接作業引發的,但港口負責人Kraytem對CNN表示,他們中午的確修補了一個倉庫的門,但下午發生了什麼“我不知道”。

  黎巴嫩信息部長Manal Abdel Samad 8月5日稱,所有自2014年6月開始“監管過、守衛過、處理過和存放這批硝酸銨相關文書工作的港口官員”都將被軟禁,等待進一步調查。

  但公眾的怒火正在上升。據美聯社報導,黎巴嫩民眾對於精英統治階層的不滿正在增加,他們指責統治階層系統性的管理不善和疏忽大意導致了這場災難。

  黎巴嫩經濟貿易部長Raoul Nehme對BBC表示,“我認為這是非常無能且糟糕的管理,甚至前幾屆政府都應該承擔很多責任。在這樣的爆炸後,在誰應該對什麼事負責上,我們絕不會沉默”。

  ■ 講述

  貝魯特爆炸親曆者:爆炸對當地人影響很大

  衝擊波傳來的時候,馬超弈剛吃下一個沙瓦瑪,一種用薄餅卷雞肉的當地美食。這是當地時間4日下午6點左右,他離爆炸點不到4公里。

  “一種很大的推力,空氣的推力,然後你能感覺到你整個器官被震了一下。”馬超弈說,那感覺像蹦迪時音響音量開到最大,連骨頭也在跟著震。

  朋友圈里的馬超弈梳著背頭,他今年23歲,瀋陽人,去年6月來的黎巴嫩。因為英語好,又有當地朋友,他決定出來闖闖,看看外面的世界。

  馬超弈回憶,爆炸發生後,目之所及都是一片狼藉,大樓的牆壁被震穿,玻璃碎片佈滿了整條街。“所有人都在跑,像逃難一樣,瘋狂地跑。”

  爆炸發生後的第二天,馬超弈向新京報記者講述了他的經曆。

  所有人都在跑,像逃難一樣

  新京報:爆炸發生的時候你在做什麼?

  馬超弈:下午下課之後,我就在步行街那邊找了一個小飯館,點了沙瓦瑪配礦泉水,在那兒坐了兩個小時,等著去上晚上的課,直到6點多的時候爆炸發生。

  我待的地方離爆炸點大概4公里。當時我一個人坐在小飯館的二樓,旁邊就是玻璃,先感覺到一個衝擊波過來,整個房子就開始晃,我感覺像地震,就趕緊站起來了。

  大概不到兩秒,一個更大的衝擊波過來,然後就很大的一聲巨響,能聽到外面玻璃炸碎的聲音。萬幸的是我旁邊的玻璃沒碎。我從二樓窗戶往外看,外面所有人都在跑,像逃難一樣,瘋狂地跑。

  新京報:衝擊波撞上身體是什麼樣的感覺?

  馬超弈:就是一瞬間你感覺到人往後退,有一種很大的推力,空氣的推力,然後你能感覺到整個器官被震了一下。比如那種特別嘈雜的音樂場所,音樂特別響,你會感覺骨頭和心都在震,比那個更強烈。

  衝擊波來的時候,“咚”的一聲。桌子、樓、燈都在晃,我想要不在餐館廁所里躲一下,但才過了一分鍾,服務員就把整個餐廳里的人都趕出去了,我當時賬都沒結,就被趕出去了。

  新京報:你走出餐館做了什麼?

  馬超弈:我想著晚上7點還有舞蹈課,就想去教室看看,離爆炸點大概三公里,但整個樓所有玻璃都碎了,裡邊也沒人。

  很多路人請我給他們開手機熱點,想聯繫家裡人報平安。因為當地話費比較貴,有的人沒有開通網絡服務,自己房子被炸了,以後用不了WiFi,我就幫他們連了熱點,讓他們能聯繫一下家人。

  大樓玻璃百分之九十五都是碎的

  新京報:後來呢?

  馬超弈:我此前一直住的一個旅店,離爆炸點就600米,旅店裡有我好多朋友,我就直接去旅店看了一下,想看看有沒有朋友受傷。

  我遇到旅店老闆的兒子,也是我原來的鄰居。他本來應該戴眼鏡,但他滿臉的血,我都沒認出來。他用英語跟我說整個旅店已經沒有了,然後他匆匆忙忙就走了。

  我到現場看到旅店已經封了,整個旅店一共10層,所有的玻璃全都碎了,一樓電線都炸出來,樓頂的牆也塌了。二樓兩邊的牆都塌了,裡面的東西都沒有了。我上個星期剛搬出去。如果當時我在旅店,一定會受很嚴重的傷。

  新京報:路上你都看到些什麼?

  馬超弈:看到一些地方火在燒,空中有直升機在灑水。整個路都堵車,路上好多車玻璃都是碎的,有的車被砸變形了。當地軍隊疏通道路,讓消防車快點過去。距離爆炸點三四公里的地方,大樓玻璃基本百分之九十五都是碎的,越往裡邊走,會看到碎得越明顯。

  路上都是警車、救護車,很多人綁著繃帶。空氣的味道有些刺鼻,汽油味很重。旅店旁邊那幾個樓都炸了,有的只剩下二層樓、一層樓,還有一些超市直接被炸穿了。好多車都被掉下來的巨大的水泥石塊砸變形。一個工廠的廠房就只剩鋼架,廠房上面頂棚全都沒有了。

  因為爆炸點附近正好是黎巴嫩最大的供電公司,那一片現在停電了。

  新京報:你身邊的人是否有傷亡?

  馬超弈:我當天看到大爆炸的視頻,視頻里我認識的朋友成了傷者。有一個三明治店的老闆,我朋友和我每次路過,都要跟他打招呼,刷視頻就看到他受傷了,挺嚴重的。視頻平台上好多人都在找親人朋友,好多人失蹤。

  新京報:這次爆炸是否會影響你的計劃?

  馬超弈:我覺得對於當地人影響挺大的,本來當地就業情況不太好,再加上這次爆炸,很多店都有損失。對我也有影響。我自己計劃如果能找到工作就先工作,如果不行就再等幾個月回國。如果這邊有回國航班了,我就回國。

  新京報記者 謝蓮 張芮雪 實習生 向晨雨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