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壇傳奇鋼琴家萊昂·弗萊捨去世
2020年08月04日11:12

原標題:樂壇傳奇鋼琴家萊昂·弗萊捨去世

原創 經典947 經典947

上世紀五六十年代享譽美國樂壇的傳奇鋼琴家萊昂•弗萊舍(Leon Fleisher)昨天在巴爾的摩的一個臨終關懷醫院逝世,享年92歲,他的兒子朱利安證實這一消息。兩個女兒在他臨終時陪伴在側。弗萊舍自1959年以來一直常住巴爾的摩。

在討論弗萊舍及其職業時,人們長期以來一直對他不吝讚美之詞。偉大法國指揮家皮埃爾•蒙特曾把12歲的弗萊舍稱為“本世紀鋼琴明星”。

2015年弗萊舍在北京音樂廳的演出照片,這也是其在中國的最後一場音樂會ⓒTang Ling/BCH (感謝阿卡迪亞音樂經紀公司提供照片)

弗萊舍自1959年起在皮博迪音樂學院(後歸屬約翰•霍普金斯大學)任教60多年。皮博迪音樂學院院長弗雷德·布朗斯坦(Fred Bronstein)週日晚上表示,音樂界已經失去了一位“重要人物”。他還說,弗萊舍為學生提供了啟發和指導,幫助他們把對音樂的熱愛與周圍的世界聯繫起來,他留下的影響“深刻而持久”。

2004年在Cohen-Davis劇院舉辦大師課

©KENNETH K. LAM / Baltimore Sun

萊昂·弗萊舍1928年7月23日出生於舊金山。父親伊西多(Isidor)來自敖德薩,母親貝爾莎(Bertha)來自波蘭小鎮切爾姆(Chelm)。第一次世界大戰後他們移居美國,並在曼哈頓下城相遇。後來他們搬到舊金山,伊西多開了一家鞋帽店專賣女帽。

弗萊舍在2010年出版的回憶錄《我的九條命》(My Nine Lives)中寫道,母親一開始就對他抱有期待:“她一直專注於為家人爭取最好的生活,總是竭盡所能實現目標。她對我抱有期待,希望我能成為美國第一任猶太人總統或出色的音樂會鋼琴家。”

©WFMT

弗萊舍在回憶錄中寫道:“鋼琴是為比我大五歲半的哥哥雷(Ray)而買的。”但是每次上課一結束,雷就跑出房間玩耍,而萊昂則去上去彈鋼琴,去彈哥哥剛剛課上的所有曲子。很快大家就知道這個家庭里誰最有可能成為鋼琴家。

萊昂·弗萊舍從四歲開始學鋼琴,他的進步很快,八歲時已在舊金山社區劇場首次公開演奏。一年後,曾經宣佈不收16歲以下學生的奧地利鋼琴大師阿圖爾•施納貝爾破例收下了他。在之後十年里,弗萊舍隨施納貝爾在意大利科莫湖和紐約學習。

儘管施納貝爾不準弗萊舍舉辦音樂會(這是收他為徒的條件),但這位少年還是很快引起了公眾關注。1944年,16歲的弗萊舍在卡內基音樂廳首秀。到20歲時他已在歐洲和北美巡演三年之久。

©AllMusic

1951年,萊昂·弗萊舍與多蘿西·德魯津斯基(Dorothy Druzinsky)結婚,之後應美國國務院和福特基金會要求參加伊麗莎白女王國際音樂比賽。

1952年,當時24歲的弗萊舍意氣風發,他在決賽中演奏勃拉姆斯第一鋼琴協奏曲時過於用力,以至於在第一樂章中彈斷了兩根琴弦,最後力克群雄成為在這一賽事上贏得大獎的首位美國人。場內掌聲雷動,最後只能敲響鍾聲才使聽眾安靜下來。弗萊舍在回憶錄中寫道:“勝利的滋味是甜美的。”

弗萊舍充分利用了比賽帶來的機遇。“那次比賽開啟了我職業生涯的新階段,”他在1962年接受訪談時說。1958年他應邀代表美國參加布魯塞爾世界博覽會。此後不久,他受艾森豪威爾總統邀請在白宮為比利時國王博杜安一世演奏。

1962年,紐約愛樂樂團在林肯中心新音樂廳揭幕音樂會上,他被選為獨奏家。此時他已經奠定了傑出鋼琴家的地位。他與喬治·賽爾麾下的克利夫蘭管絃樂團錄製的莫紮特、貝多芬和勃拉姆斯協奏曲的唱片獲得廣泛好評。

©icareifyoulisten.com

弗萊舍於1959年移居巴爾的摩,此時他獲得了著名的皮博迪音樂學院的教職。然而就在事業的頂峰,弗萊舍開始注意到右手出現了問題。1996年他接受記者愛麗絲·斯坦巴赫(Alice Steinbach)採訪時說:“似乎有一兩根手指不聽使喚,不能像往常一樣迅速反應。我覺得是體形走樣所致,因此必須加倍努力。其實我判斷有誤:問題恰恰在於過度練習。”

2013年在皮博迪音樂學院

©Algerina Perna / Baltimore Sun

1965年,他準備與克利夫蘭管絃樂團一起前往俄羅斯巡迴演出前,他的第四和第五個手指都朝手掌捲曲。這一病情一開始發展緩慢,但在10個月後他已無法再用右手彈琴。弗萊舍寫道:“沒有人知道我的問題遠不止是暫時受到挫折。我一定會康復的,這是肯定的。”

他確實康復了,但這用了幾十年時間。他被診斷患有腕管綜合症、反複遭受壓力的傷害,還表現出帕金森症的早期症狀。他接受了各種治療:可的鬆注射、牽引、針灸甚至電擊治療和腦部手術,但一切似乎都沒有回天之力:他的右手會不由自主握緊拳頭然後又鬆開。

好在弗萊舍的左手並未受到影響,他很快成為了用左手彈琴的大師。他的曲目包括拉威爾《D大調左手鋼琴協奏曲》、普羅科菲耶夫《第四協奏曲》,布里頓的《轉向》(Diversions)。

除了用左手演奏外,弗萊舍還在皮博迪、費城柯蒂斯音樂學院和多倫多皇家音樂學院的格倫·古爾德學校任教。1967年,他在華盛頓成立了甘迺迪中心劇院室內樂團(Theatre Chamber Players)。從1986年起,他擔任坦格伍德音樂中心的藝術總監十一年。在他的家鄉,他從1973年至1978年擔任巴爾的摩交響樂團駐團指揮,並於1970年至1982年擔任安納波利斯交響樂團音樂總監。

萊昂·弗萊舍1981年在指揮

Weyman Swagger/Baltimore Sun file photo

但他也從未放棄恢復右手功能的努力。到1982年,他的右手獲得新生,他在波士頓交響樂團新落成的梅耶霍夫音樂廳(Meyerhoff Concert Hall)用雙手舉辦了音樂會。他起初宣佈在這場盛大的開幕演出上演奏貝多芬《第四鋼琴協奏曲》,但後來換成了弗蘭克《鋼琴和管絃樂隊的交響變奏曲》。1982年9月16日演出當天,他收穫了陣陣掌聲,甚至還加演了一首肖邦夜曲。

1982年演出後謝幕

Jed Kirschbaum/Baltimore Sun file photo

但他的手傷並未痊癒。1991年弗萊舍找到一位嚐試用肉毒杆菌毒素注射治療像他這樣的傷病的醫生。最初他發現這一療法能使他四指和五指鬆開,他可恢復到能彈奏的地步,但是注射療程結束後,他發現並未徹底解決問題,重新開始尋找永久性的治療方法。

他於1995年4月與劇院室內樂團,隨後又與克利夫蘭管絃樂團一起演奏了莫紮特第12鋼琴協奏曲(K. 414),後來又在坦格伍德音樂節演奏了這首作品。此後又逐漸恢復演奏已經三十多年前彈過的曲目。但他仍然保持謹慎,在獨奏會上同時安排了雙手和左手作品,並與妻子一起演奏鋼琴四手作品。

2001年與指揮家Edward Polochick在梅爾霍夫交響音樂廳里相視而笑©Chiaki Kawajiri

2001年與指揮家Edward Polochick在梅爾霍夫交響音樂廳里排練貝多芬“皇帝”鋼琴協奏曲©Chiaki Kawajiri

2006年,他獲得法國政府頒發的文學與藝術勳章。2007年他獲得了甘迺迪中心榮譽勳章。由納撒尼爾·卡恩(Nathaniel Kahn)執導的一部有關他與局灶性肌張力障礙作鬥爭的電影《兩隻手》(2006)獲得了奧斯卡最佳短片紀錄片的提名。

他在2007年接受採訪時曾說:“你的力量從未離你而去,如果你敞開心扉,與力量並肩前行就會收穫很多驚喜。”

編譯:鄭超

原標題:《947樂訊 | 美國傳奇鋼琴家萊昂·弗萊捨去世》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