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富豪鍾睒睒賺錢超想像 娃哈哈宗慶後曾是老東家
2020年08月04日17:57

  來源:一波說

  我們不生產水,我們是大自然的搬運工。成立於1996年,如今已是中國包裝水第1,年入超240億元。

  農夫山泉要上市了,搬運工變“搬金工”!一手疫苗,一手農夫山泉,杭州賣水大鱷鍾睒睒再攀財富登雲梯,賺錢能力超乎尋常人想像!一旦成功上市,農夫山泉將是鍾睒睒繼萬泰生物之後旗下又一家上市公司。

  年入250億的農夫山泉赴港衝擊IPO

  農夫山泉的多元化品類

  “農夫山泉有點甜”,一旦成功上市,鍾睒睒心中的滋味會更甜。

  7月31日,證監會核準農夫山泉發行不超過13.8億股境外上市外資股,每股面值人民幣0.1元,全部為普通股。

  據《證券日報》報導,完成本次發行後,農夫山泉可到香港交易所主板上市。核準農夫山泉股東養生堂有限公司等70名股東所持合計45.88億股境內未上市股份轉為境外上市股份,相關股份完成轉換後可在香港交易所上市。

  事實上,此前農夫山泉已啟動了上市計劃。相比於家喻戶曉的農夫山泉,其幕後掌舵人、杭州富豪鍾睒睒顯得低調多了。作為一家飲品公司,農夫山泉的“搬金”能力超乎許多人的想像。

  農夫山泉招股書顯示,2017年、2018年及2019年,農夫山泉的營收分別為174.91億元,204.75億元及240.21億元,2018、2019年的收益同比增速分別為17.1%、17.3%。期內,農夫山泉經調整後的年內淨利潤分別為33.86億元、36.12億元、49.54億元。年營收超240億,飲用水毛利率達60%,“大自然的搬運工”賺錢能力確實太高了。

  農夫山泉創始人鍾睒睒

  7月30日,胡潤研究院發佈《2020胡潤中國10強食品飲料企業》。其中,鍾睒睒旗下的農夫山泉上榜價值為650億元,排名第6,且超過了紅牛飲料嚴彬家族旗下的“華彬快消”,宗慶後的娃哈哈、許世輝的達利食品。這份排榜首位是龐康董事長掌舵的海天味業,伊利和雙彙排名第二、三名。

  舉例這份榜單僅供參考,這10強里如農夫山泉、娃哈哈、華彬快消並未上市,應該是一種估值;另外,食品飲料企業在價值計算時,須考慮很多方面,如品牌價值等,如何做到公允、客觀也是個問題。

  股權結構是公司治理的基石,也從某種角度反映了這家公司的控製權、所有權及經營管理權的架構分佈。

  招股書顯示,鍾睒睒持有農夫山泉全部股本中約87.45%的權益,包括約17.86%的直接權益及通過養生堂持有的約69.58%的間接權益;其親屬盧曉葦、盧成、盧曉芙、鍾曉曉等5人持有6.44%的股權。

  盧曉葦、盧曉芙是鍾睒睒妻子盧曉萍的姐姐,前者現擔任養生堂的董事及總經理。盧成是鍾睒睒妻子盧曉萍的哥哥,鍾䁢䁢、鍾曉曉是鍾睒睒自家的姐妹,家族化控股明顯,且較為集中。

  農夫山泉飲料水生產線

  農夫山泉股份有限公司成立於1996年,中國飲料20強之一。根據弗若斯特沙利文報告,2012年至2019年間,農夫山泉連續八年保持中國包裝飲用水市場占有率第一,以2019年零售額計,農夫山泉在茶飲料、功能飲料及果汁飲料的市場份額均居中國市場前三位。

  多年以來,農夫山泉加快多元化的產品佈局,形成了多元化產品矩陣,除飲用水外,已佈局即飲茶、功能飲料、果汁、植物蛋白、咖啡類等品類。截至2019年,農夫山泉經銷商超4000餘個,全國一線銷售人員超萬人。

  《中國經營報》報導時注意到,農夫山泉衝擊IPO之前,“突擊”分紅96億元。報導指出:“上市募資本是尋常事,但是農夫山泉是否需要這筆錢,為何在上市之前進行大筆分紅成為大眾的質疑點之一。”

  媒體報導,農夫山泉此次赴港上市擬募資10億美元,用於持續進行品牌建設及進一步擴大產能等。資料顯示,2017年至2019年,農夫山泉分別向公司股東派付股息3.67億元、3.67億元及95.98億元。這麼大手筆的分紅,最大的收益者自然是持股最多的鍾睒睒及其家族成員了。

  如果農夫山泉順利上市,加上不久前已在A股上市的萬泰生物,有人估算,掌舵人鍾睒睒的身家或高達1600億元。“我們不生產水,我們是大自然的搬運工”,如今,搬運工將變為“搬金工”了,資本市場又將催生一個超級富豪。

  一手疫苗,一手飲用水,娃哈哈宗慶後曾是老東家

  萬泰生物4月29日上市

  萬泰生物4月29日上市後,因新冠檢測試劑熱點的市場操作,一個漲停板又接一個漲停板,對於萬泰生物控股股東“養生堂”幕後的實控人鍾睒睒來說,這種滋味和農夫山泉帶來的財富效應一樣,“自然有點甜”!

  截止於8月3日上午10點早盤,萬泰生物股價為278.11元/股,總市值超過1205億元。作為今年剛上市不久的新股,一個疫苗加一個新冠抗體檢驗試劑,能不能支撐如此大的市值,也是個疑問。

  也許,萬泰生物未來確實能展現出驚人的成長性,股價仍有望繼續抬升,鍾睒睒的財富神話故事也會繼續演繹下去;不過,假如未來沒有業績的底氣支撐,炒作股價就是耍流氓!

  7月10日,美國FDA為萬泰生物的新型冠狀病毒抗體檢測試劑盒(膠體金法)頒發緊急使用授權(EUA)。此前,該試劑已獲歐盟CE認證及多國註冊審批,這無疑對市場股價來說是個好消息。

  今年5月18日,由廈門萬泰滄海生物技術有限公司生產的首個國產二價HPV疫苗(商品名:馨可寧(Cecolin))第一針在湖北省武漢市接種,引發廣泛關注的國產HPV疫苗終於“落地”了,這個消息,曾一再推升了萬泰生物的股價。

  國產HPV疫苗由廈門萬泰和廈門大學曆時18年共同研發而成,廈門萬泰是全球首家戊肝疫苗生產商。目前,體外診斷試劑和疫苗兩大類是萬泰生物的主營品種,未來如何拿出驕人的成績單來支撐股價,是個待解問題。

  萬泰生物實控人鍾睒睒

  順帶一提,萬泰生物也被不少人稱為“婦女之友”,在疫苗領域,宮頸癌疫苗是主要產品之一。

  國產HPV疫苗由廈門萬泰和廈門大學曆時18年共同研發而成,目前其定價329元/支,低於同類產品,另外,它還有個獨特優勢——9-14歲接種者只需接種兩次疫苗即可完成全部接種程序,讓更多女性預防宮頸癌受益。

  “真正做企業的人不會過多露面。”農夫山泉人皆盡知,但它的幕後大佬、農夫山泉董事長鍾睒睒卻向來低調。鍾睒睒曾表示:不是我不想出來接受採訪,我因為害怕被曲解。

  鍾睒睒說,比如華為任正非從來都不說,他不是不想說,因為很多時候說的都是誤解。

  說起鍾睒睒旗下的萬泰生物和農夫山泉,不得不提及其控股股東“養生堂”。事實上不光是這兩家公司,由鍾睒睒掌舵的養生堂旗下控股或參股的企業眾多,如控股企業養生堂藥業、浙江彩虹魚科技、養生堂浙江食品、朵而(北京)女性用品、養生堂(上海)化妝品研發、養生堂日本株式會社、養生堂“安吉”化妝品等;另外,其參股企業有浙江新元置業、浙商基金管理等。

  換句話說,萬泰生物、農夫山泉,僅是鍾睒睒家族旗下財富版圖的一角。有意思的是,這位浙江杭州的隱形富豪,胡潤等富豪榜上竟然沒有他的名字。

  一邊是賣水大鱷,另一邊是疫苗大亨,在萬泰生物,鍾睒睒雖然掛個董事長、非獨立董事職務,但日常經營管理多是交予總經理邱子欣等職業經理人團隊負責。

  農夫山泉創始人鍾睒睒

  鍾睒睒,1954年生於浙江杭州,祖籍諸暨;父母都是知識分子,由於曆史原因,但他的求學經曆頗是坎坷,一度做過泥水匠。

  鍾睒睒的祖父鍾子逸,曾是北伐時期諸暨中共第一個黨支部的書記,不過因他一度脫黨的經曆,“十年浩劫”時也令家庭為此受過磨難。

  鍾睒睒,曾在《浙江日報》農村部做過5年記者,他曾表示,個人懷有“浙江日報情結”。鍾睒睒曾因二次高考失利,後聽從父母的建議,改讀電大。畢業後,在浙報謀得一個職位。鍾睒睒只讀小學五年級,輟學後學過泥瓦工,也幹過木工。上世紀八九十年代“海南熱”那段時間,懷揣“淘金夢”的鍾睒睒辦理了停薪留職南下。

  據說,初在海南,鍾睒睒曾想辦報、種蘑菇,但皆一事無成。比較有跡可循的,還是和“老東家”宗慶後娃哈哈的那段經曆。

  娃哈哈董事長宗慶後

  娃哈哈董事長宗慶後曾說,娃哈哈是他的整個人生,是所有的夢。

  1991年,宗慶後“蛇吞象”,兼併了杭州罐頭食品廠,併成立杭州娃哈哈集團,彼時的鍾睒睒,是當時娃哈哈口服液在海南和廣西兩省的總代理商。

  據說,因異地“串貨”,鍾睒睒將在海南低價的娃哈哈口服液,賣到廣東湛江,曾因此事和宗慶後發生一場風波,雙方鬧的不愉快。當然了,宗慶後也未料及,鍾睒睒日後的農夫山泉,會是日後自己市場上的強勁對手。

  失去區域經銷權的鍾睒睒,儘管看好飲料行業,不過,在創辦農夫山泉品牌之前,是“養生堂魚鱉丸”讓鍾睒睒一度在業內名聲大噪。

  上世紀90年代,中華鱉精、紅桃K、三株口服液,曾是保健品之洗腦神品,商業套路眼下看起來非常低級,功效被“洗腦式”傳神。

  1993年10月,鍾睒睒在海口創辦海南養生堂藥業,靠“養生堂魚鱉丸”賺取大大的一桶金,據說短短一年收入千萬元。

  鍾睒睒

  接受《財新時間》專訪時,宗慶後談了娃哈哈當年是如何打造“王牌產品”:“像以前我們幾個月就可以打造出大產品,廣告狂轟亂炸一下,渠道一鋪,肯定就打開市場了。”“以前電視廣告做做,消費者就知道了,特別是央視一做的話,全國就知道了。”

  農夫山泉,前身是1996年鍾睒睒回杭州創辦成果——浙江千島湖養生堂飲用水有限公司。在農夫山泉的宣傳途徑上,鍾睒睒早期大致和“老東家”的做法如出一轍,也是“廣告狂轟亂炸一下,渠道一鋪,肯定就打開市場了”。

  另外,從商業模式上,套路和他此前做保健品的營銷近乎相似,千島湖的水好。後來改名“農夫山泉”,也是為了接地氣。“我們不生產水,我們是大自然的搬運工”,依舊是“洗腦式”營銷。

  農夫山泉的成功,事實上證明上世紀90年代在保健品做的那套轟炸式洗腦營銷模式,仍有存在價值。史玉柱旗下腦白金“今年過節不收禮”套路,不也是在延續嗎?

  本文內容為一波說原創內容

  未經授權嚴禁任何形式的轉載和摘錄發送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