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毛利高分紅負債何來?不差錢的農夫山泉為何要上市
2020年08月03日01:20

  原標題:不差錢的農夫山泉為何要上市 來源:北京商報網

  “大自然的搬運工”農夫山泉又把自己向上市之路“搬”近了一步。日前,證監會正式核準農夫山泉發行境外上市外資股,並披露了招股書。60%的高毛利,連續兩年超過17%的增長率……在公佈營收持續走高的同時,農夫山泉高分紅、高負債的問題也隨之顯露,這不禁引起業內質疑:農夫山泉上市,到底差不差錢?

  8月2日,針對農夫山泉招股說明書中披露的高毛利率、高分紅、高負債等問題,農夫山泉相關負責人回覆北京商報記者稱,“對於相關評論不予置評”。

  高毛利 高增長

  8月2日,對於農夫山泉招股說明書中高毛利率等相關問題,農夫山泉相關負責人回覆北京商報記者稱,“目前,農夫山泉還處在靜默期,不能接受採訪,對於相關評論不予置評”。

  4月29日晚,農夫山泉向港交所遞交招股說明書。招股說明書顯示,2018、2019年農夫山泉的收益同比增速分別為17.1%、17.3%。2017-2019年,農夫山泉淨利潤分別為33.86億元、36.12億元、49.54億元。

  目前,農夫山泉主要有包裝飲用水、茶飲料、功能飲料、果汁飲料四大產品。以在農夫山泉營收占比最大的包裝飲用水為例,2017-2019年,其包裝飲用水的毛利率分別為60.5%、56.5%與60.2%。這意味著,農夫山泉礦泉水,每1元的銷售收入可以給農夫山泉帶來約6毛的毛利。

  北京商報記者梳理髮現,2019年,香飄飄毛利率為41.2%,承德露露毛利率為52.62%,養元飲品毛利率為52.83%。事實上,瓶裝水毛利率高已經是業內公認的事實。這主要體現為原材料構成單一、生產工藝簡單、保質期長。

  從成本構成來看,農夫山泉水、糖、果汁等原料占比僅為11.8%,瓶身PET、包裝材料合計占比53.1%,製造費用及人工占比25%。而瓶裝水由於原料僅為水,且基本沒有化學工藝加工,保質期為1-2年,這意味著,瓶裝水廠商及渠道基本不用擔心渠道庫在積壓。

  無論農夫山泉毛利率是否較高,其已經向上市再邁進了一步。7月31日,證監會官網發佈公告顯示,核準農夫山泉發行不超過13.8億股境外上市外資股,每股面值人民幣0.1元,全部為普通股。完成本次發行後,農夫山泉可赴港交所主板上市。同時,證監會核準農夫山泉股東養生堂有限公司等70名股東所持合計45.88億股境內未上市股份轉為境外上市股份,相關股份完成轉換後,可在港交所上市。

  負債何來

  毛利率較高,且收入持續增長。不差錢的農夫山泉為何著急上市呢?

  實際上,農夫山泉自身有著較高的負債率。招股說明書顯示,2017-2019年,農夫山泉總總負債分別為54.58億元、65.34億元和79.14億元,資產負債率分別為32.83%、31.19%和44.47%。

  此外,農夫山泉結構性存款減少34億元,現金及銀行結餘減少6.81億元。“主要是由於農夫山泉在2019年提取了資金向股東支付了95.98億元的股息。”農夫山泉如此解釋。

  其實,前幾年農夫山泉的派息金額並不大。招說明書顯示,近三年農夫山泉累計淨利潤119.52億元。2017年和2018年,農夫山泉分紅金額均為3.67億元,但在申請上市之前的2019年,農夫山泉曾突擊分紅95.98億元。這也導致其結構性存款減少和現金及銀行結餘減少。

  對於上市前突發分紅,經濟學家宋清輝告訴北京商報記者:“農夫山泉近三年派息總額接近三年利潤,是農夫山泉背負高負債的主要原因。”

  香頌資本董事沈萌認為,上市前分紅與上市融資並不矛盾也不違規,這樣既向股東分配更多收益,又可以低成本融資。且對於傳統產業而言,A股和港股上市標準也不允許無盈利能力的企業掛牌。

  除此之外,由於押金、員工工資及應付福利以及2019年末尚未結算的物流費用的增加,導致農夫山泉其他應付款項及應計費用增加2.51億元。並且農夫山泉應收款項周轉天數增長和應付款項和票據天數的增加也推動了負債增加。

  數據顯示,2017年,農夫山泉應收款項周轉天數為3.3天,2019年已經增長至4天,同時,應付款項及應付票據由2017年的40.9天減少至2019年的27.8天。農夫山泉稱,“這種情況可能對我們的流動性產生不利影響”。

  競爭加劇

  “對農夫山泉而言,負債率高並不影響其正常運營,並且飲用水市場同質化競爭激烈,農夫山泉擴大規模提升競爭力,上市是最合理的一個途徑。”沈萌說。

  數據顯示,按零售額計算,2019年包裝飲用水市場規模達2017億元,雖然規模不斷擴大,但市場競爭日趨激烈。

  在飲用水領域,伊利跨界推出了礦泉水品牌“nikin伊刻活泉”產品。景田集團投資5億元在廣東梅州建設集生產、休閑、旅遊為一體的百歲山生態工廠擴大產能。好麗友也加入了飲用水的競爭,在中國市場推出熔岩水。雀巢也將其另一高端品牌普娜引入中國。加之依雲、怡寶、娃哈哈、康師傅等諸多品牌,飲用水領域的爭奪已擠滿快消巨頭。

  面對眾多競爭對手,近三年,農夫山泉通過低價策略來保持市場份額和競爭力。

  2018-2019年,農夫山泉包裝飲用水產品收入從117.8億元增加至143.46億元,同比增長21.8%,但銷量從1083萬噸增加23.6%至1338萬噸。2017-2018年也呈現了同樣的趨勢,其收入增長16.4%,但銷售增長達20%。“銷量增長高於收入增長,說明單價有所下滑。”宋清輝表示。

  數據顯示,2019年4月水飲行業網絡零售TOP10中,農夫山泉品牌水飲佔據榜首之位,市場份額占比為34.3%,超水飲行業市場份額的1/3。

  雖然農夫山泉已經在水飲行業佔據第一,但消費品行業諮詢專家沈博元認為:“除了飲用水、功能飲料,茶飲料和果汁市場都是各大企業佈局的市場,競爭也愈加激烈。農夫山泉在市場上擁有一定的優勢,通過上市能夠將其轉換成資本市場的好處,成為行業標杆企業,推升資本市場的市值。”

  “農夫山泉的高毛利率是行業普遍現象,而高分紅則會受到證監會監管,而通過上市募集資金,從長遠來看,可以解決其高負債問題。”宋清輝稱。

  北京商報記者 李振興 白楊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