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帶一身臭味開家長會
2020年08月02日04:09

原標題:曾帶一身臭味開家長會

  廣州日報訊 (全媒體記者全傑 通訊員成廣聚、吳鏑鋒)她是退役軍人,也是扶貧骨幹;她曾曆經“創文”“創衛”等重要工作,衝鋒一線毫不退縮;現在她在廣州市無害化處理中心任職,負責“驅髒鬥臭”……

  她是向亞玲,今年在“最美退役軍人”“最美擁軍優屬標兵”評選活動被評為“最美退役軍人”。

  乘大巴、摩托車扶貧

  她用公開信介紹自己

  向亞玲是湖南湘西人,1984年,她應徵入伍。1986年以優異的成績考入原廣州軍區衛生學校,畢業後,作為優秀學員留校任教。1999年,轉業到廣州市建委系統工作。

  戎裝雖褪,初心不改。2005年,向亞玲主動報名去從化區(原從化市)良口鎮合群村當一名駐村幹部。“去從化要坐長途車到街口街,然後街口街再換乘小巴到良口鎮,最後再換乘摩托車去村里。”向亞玲介紹。同時,她也是當時駐村幹部中唯一一名女同誌。

  為了儘早融入當地生活,向亞玲寫了一封《致合群村全體村民的公開信》,張貼在村委會宣傳欄里,在公開信上詳細介紹本人的情況並告知村民聯繫方式。一下子拉近了與農民群眾的距離,張貼公告信當天就有村民找上門來。

  為深入農民生活,向亞玲利用業餘時間走家串戶。向亞玲在走訪過程中,發現因病致貧、因殘致窮的家庭,連子女學費都交不起。於是,向亞玲發動捐資助學活動,籌集了3萬元連續對該村10名特困生進行“一幫一”扶助。

  “致富先修路”

  她拉動投資修路辦學

  合群村是從化區最偏遠的山區之一,山多人多耕地少,向亞玲意識到,要改變農村貧窮落後的狀況,關鍵是為農村多做基礎性的工作,而入學難、行路難、飲水難、通訊難、看電視難等“五難”就是村里最突出的問題。為使合群小學師生有一個好環境,向亞玲依靠市建委屬下建設投資公司投入近50萬元對該校進行了重建,添置教學設備。

  合群村的龍頭形社、衝嶺村、黃竹田社4個自然村是從化市最偏遠、海拔最高的自然村,崎嶇泥石路全長6.18公里,水果、蔬菜在運輸途中由於顛簸變得不新鮮,賣不出好價錢。

  向亞玲將情況反映到市建委等部門,多方協調投資了100多萬元為當地建設水泥路,解決出行難等問題。在一年的駐村工作中,向亞玲撰寫了10多份調研報告,走訪100多戶農戶,為農民辦好事實事16件,資助13名貧困學生,排查解決突出問題10宗,落實幫扶項目2個。

  時至今日,當地的不少農戶依然和向亞玲保持聯繫,經常邀請她去參加當地的活動。“現在變化太大了,真的是美麗鄉村。”向亞玲感慨。

  在驅髒鬥臭崗位上

  她不做“逃兵”

  2010年,向亞玲接到前往廣州市衛生處理中心任職的安排。當時,衛生處理中心是廣州市唯一一家對死禽畜、變質肉類、有害動物等進行無害化處理的單位,無論是從工作性質或是內容上看,這都是一家“髒臭苦累”的單位。

  面對這樣的安排,向亞玲身邊的同事和朋友都勸她尋找更好的去處。“我也瞭解,單位情況確實如此,但我覺得,這些工作總要有人去做吧!”向亞玲內心雖然也有過掙紮,但她沒有做“逃兵”,無條件服從安排,來到了廣州市衛生處理中心,紮根基層一線,驅髒鬥臭。

  第二年,她又被安排到廣州市無害化處理中心任職。在高峰時期,該中心每天承擔1000多噸的糞便處理任務。剛到無害化處理中心,向亞玲深入糞便處理車間,熟悉工作流程,迅速與職工們打成一片,成了職工們的“知心大姐姐”,他們有煩惱都願意向她傾訴,她也樂於為大家排憂解難。

  無害化處理車間,異味難免會有。向亞玲告訴記者,隨著處理工序改進,員工進入車間都會穿好防護服;完成工作後再換上便裝,確保無異味,從而工作和生活互不影響。“但是我們有時候忙起來忘了換裝,去開家長會時身上帶著異味,也是挺尷尬的。”向亞玲笑稱。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