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會猛批四大科技巨頭 主席:不向網絡皇帝低頭
2020年07月30日15:32

  新浪財經北美站 劉碩 發自紐約

  美國東部時間7月29日,美國四大科技巨頭-亞馬遜CEO傑夫-貝索斯(Jeff Bezos)、AppleCEO蒂姆-庫克(Tim Cook)、Facebook的 CEO朱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和GoogleCEO桑達爾-皮查伊(Sundar Pichai)首次出席聽證會,接受了國會長達五個半小時的連環“批鬥”,美國眾議院司法委員會下屬的反壟斷小組經過了長達一年的反壟斷調查,向四位CEO發問:是否這些公司過於強大,以至於威脅到了美國人民的生活?

  從反壟斷小組主席David Cicilline到各州眾議員,聽證會圍繞著反壟斷問題,數據隱私問題,是否試圖操縱大選,對競爭對手的收購問題等進行提問,並收集了短至幾天前、長達十多年前的關鍵數據、電子郵件對話和收購案例來證明這些公司對市場上形成了壟斷地位。一年多來,他的工作人員一直在牽頭調查,進行了數百小時的面談,收集了130萬份文件。這些調查的結果,用Cicilline的話來說,顯示了這些龐大的科技公司在“運用它們的破壞性力量和有害的方式”破壞了競爭和民主製本身的未來。

  Google數據隱私問題遭到拷問

  接受質疑最多的數Google的CEO桑達爾-皮查伊(Sundar Pichai),約一半的火力都集中他身上,如Google是否利用搜索引擎來盈利、剽竊其他網站內容、將用戶留在其搜索引擎內,以便從廣告中賺取更多收入這一問題。議員指出,Google地圖會剽竊商家導航網站Yelp網站上用戶評價的數據,這給同行業競爭帶來威脅。根據在線研究工具Statcounter的數據,Google在全球搜索市場的份額已經達到了92%。

  皮查伊不同意這種說法,他回到了Google搜索在特定類別上有很多競爭對手的話題上,比如購物領域的亞馬遜。他還表示,Google的大部分搜索結果都不附帶廣告,他強調搜索結果是為了用戶的最大利益。儘管每個問題都沒有太多時間作出回應,由於時間有限,國會議員只能在一些問題上頻頻打斷他的發言。皮查伊一再強調公司慣常回應的一些話,例如“真的專注於為用戶提供他們想要的東西”,並迴避議員提到的具體問題。

  最後,皮查伊承認公司會從搜索和其他服務中收集用戶數據來製造個人化廣告,但他堅稱,逐步淘汰第三方cookie是為了保護用戶隱私,而不是扼殺競爭。共和黨眾議員凱利-阿姆斯特朗(Kelly Armstrong)問道,這是否只會傷害第三方營銷人員,而不會傷害Google,因為這家科技巨頭仍然可以在其他地方收集用戶數據時,皮查伊堅持說,公司決定逐步淘汰cookie,就像其他瀏覽器已經做的那樣,因為用戶不喜歡它們。

  加拿大皇家銀行資本市場(RBC Capital Markets)估計,Google的搜索引擎收入占Alphabet總收入的80%以上。這應該會讓投資者感到擔憂,因為有足夠的證據表明Google確實在利用其市場主導地位損害競爭對手和消費者的選擇。

  Facebook: 消滅Instagram是因為我幹的好

  接受可“拷問”強度第二大的是Facebook的 CEO朱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和亞馬遜CEO傑夫-貝索斯(Jeff Bezos),兩家在社交軟件上和電子購物上形成的壟斷作用已經是人盡皆知了。

  其中一份證據是Facebook在2012年以大約10億美元收購照片分享軟件Instagram以消除競爭威脅。在《紐約時報》的披露文件中,朱克伯格敦促Instagram的聯合創始人凱文-斯特羅姆(Kevin Systrom)接受Facebook最初提出的5億美元的收購要約。在電郵中,朱克伯格形容Instagram是一個需要應對的“競爭威脅”。

  針對此舉,威斯康辛州共和黨眾議員吉姆森森布倫納(Jim Sensenbrenner)在聽證會上表示,這些文件證明,Facebook將Instagram視為“一個可能奪走Facebook業務的強大威脅”,對此,“Facebook沒有與之競爭,而是買下了它。”

  朱克伯格回應說,事後看來,Instagram的成功似乎是不可避免的,但當時還遠遠不能確定。他說,當時Instagram有很多競爭對手,包括現在已經倒閉的初創公司,比如Path。並且他對把競爭對手扼殺在搖籃裡比喻成了一個成功的美國創業故事:“這次收購做得非常好,這不僅是因為創始人的才能,還因為我們在基礎設施建設和推廣上投入了大量資金,我認為這是一個美國人的成功故事。”

  四大CEO們還有很多狡辯式的回答,如亞馬遜CEO傑夫-貝索斯(Jeff Bezos)。可能是首次接受國會審問,他的回答在四位裡面算是比較誠懇的,但依然有很多推鍋的嫌疑。比如對於亞馬遜平台上假貨氾濫的問題,貝索斯說正在努力運作治理這一現象,比如說僱用了1000個員工來專門審查貨品。但國會也應該製定更嚴厲的法律來打擊造假者,並增加執法資源。當議員問到,亞馬遜是否從銷售假貨中獲利時,貝索斯表示,這些經濟收益都是短期的,他回答“我寧願失去一筆生意,也不願失去一個客戶”。很顯然,目前看來並不是這樣。

  AppleCEO蒂姆-庫克(Tim Cook)相比起之前三位來說,風浪小了很多,問題多數圍繞在Apple商店隨意向開發者執行規則,並扼殺他們的業務,尤其是Apple從應用程式中抽取15%-30%的分成。庫克認為這並不能看作是不用平的,因為很多人因此過上了很好的生活。但他承認考慮到每週要檢查的應用程式的數量,Apple有時會犯錯誤。“我們每星期能收到100,000個應用程式提交表格,目前Apple商店有170萬個應用程式,我確信我們犯過錯誤。”

  被烤熟的CEO 玩壞的網友

  由於整個聽證會長達漫長的5個多小時,一些觀看直播的“吃瓜群眾”也耐不住寂寞,在網上討論眾總裁的表現,也對國會議員們在一年中作出的驚人調查感到驚歎。不少人反映,國會這次的調查經曆了漫長和複雜的過程,問題問得也非常艱難、複雜和具體。有些時候CEO的表情雖然在裝作鎮定,但是尖銳程度已經要招架不住,只能用打太極的標準式回答來迴避問題。甚至有人還統計出了四位CEO說“我不清楚,稍後回覆給你”的次數。看來貝索斯果然是第一次參加國會聽證會,“一問三不知”的次數已超他人,一共說了15次,真誠的庫克由於受到的火力較小,只說了四次。

  由於無法親身出席聽證會,這些高管們不得不為他們的視頻聽證會設置背景。還有網友甚至比較起各總裁的聽證會佈置,一個叫“房間評分”的網友對GoogleCEO桑達爾-皮查伊的佈置予以極高評價:“在某種程度上,皮查伊是今天聽證會的大贏家。他的視頻背景和燈光無可挑剔。”他的構圖、完美的花瓶和擺放的植物獲得了9/10的極高評分。

  而庫克最終拿到了7分的不錯成績,雖然他的背景被指責缺乏藝術感和深度,但視頻下面枝葉繁茂的植物們挽救了他,也算找到了Apple樹旁生機勃勃的感覺。最不幸是朱克伯格,他的背景被人形容是“人質視頻”,只得到了最低的2分,並且看不到一處裝飾物品,廣角鏡頭把他的頭照的更大了。貝索斯被人普遍反映裝飾還不錯,只是背景燈光過暗,網友推薦他在亞馬遜下單買一盞新的檯燈。

  主席Cicilline在採訪中表示,預計將在8月發佈一份報告,概述聯邦競爭規則的更新情況,這將賦予監管機構更多的權力來調查和懲罰這一問題。如果國會想要控制大型科技公司,他的調查成果可能會成為國會可以採取的首批重大行動之一。他對記者表示,“他們就是權力太大了。我們的的創始人不會在國王面前鞠躬, 我們也不應該向網絡經濟的皇帝低頭。”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