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急切拚湊“反華小圈子” 盟友反應冷淡
2020年07月30日06:02

原標題:美國急切拚湊“反華小圈子” 盟友反應冷淡

  7月27日至28日,在新冠肺炎疫情持續蔓延背景下,澳州外長瑪麗斯·佩恩與國防部長琳達·雷諾茲“冒險”訪美,在華盛頓與美國國務卿蓬佩奧以及防長埃斯珀舉行外交與國防“2+2”磋商,會談重點“鎖定”中國議題,議題包括疫情、香港及南海問題等。會後雙方發佈的聯合聲明顯示,美澳這兩個軍事盟友正越來越緊密地走向一致強硬對華的立場。

  有分析認為,將澳州外長和防長拉到美國搞“面對面會談”,只是美方急切拉盟友拚湊“反華小圈子”的一個最新動作,意在迫使其他國家選邊站隊,助其火中取栗。

美國意圖建立“反華新聯盟”

  此次美澳“2+2”磋商是美國施壓的結果。稍早前有報導稱,特朗普政府要求澳方兩位部長赴美會談,而不是通過視頻連線方式,意在強化美澳“一致強硬對華”的立場。

  作為配套動作之一,7月27日啟程訪美之前,澳外長佩恩和防長雷諾茲率先在澳媒發文,不加掩飾地無理指責中國在南海、香港等內政問題上的做法,還宣稱中國對網絡安全“構成威脅”。

  7月28日,佩恩、雷諾茲與蓬佩奧、埃斯珀如期在華盛頓舉行第30屆美澳部長級會議。美駐澳大使亞瑟·卡爾瓦豪斯稱,此次磋商將是幾十年來“最具影響力的美澳部長級會議”。據雙方會後發表的聯合聲明,此次會談聚焦“中國挑戰”、“印太區域安全”與“雙邊區域合作”等議題。雙方在會中談到了新冠疫情的衝擊,指責中國“借疫情損害印太區域國際秩序及區域穩定”,也談到了包括中國在涉香港、南海以及科技領域的一系列最新動態。兩國均聲稱,會談的主要目的是協調兩國如何在一系列問題上進行合作,以便更好地“對抗中國,確保印太地區的複蘇、安全和繁榮”。

  在會後舉行的聯合記者會上,蓬佩奧盛讚澳州與美國共享“民主自由價值觀”,稱“美國清楚地意識到你們以及世界其他自由國家受到的威脅,並將站在你們一邊”,“我們的聯盟是堅不可摧的”。澳州外長佩恩則刻意強調“澳州看重價值觀與法治”,“所有的決定都是澳州自主選擇。”她還聲稱,“我們看重澳中關係,無意傷害它,但我們也不打算做違背澳州國家利益的事”。

  值得關注的是,美澳防長共同表示將深化美澳軍事同盟,兩國將“加強軍事合作,組成堅不可摧的同盟,應對中國的挑戰”。埃斯珀在發言中提及美澳日在南海舉行聯合軍演,稱“這樣的演習能增強我們之間的軍事協作,更是要向中國釋放出明確信號,即我們會在國際法允許的任何範圍內航行、飛越與演練,並且捍衛我們盟邦也能這麼做的權利”。

  在過去一週,蓬佩奧與埃斯珀數次發表演講,指責中國“威脅全球繁榮”,炒作在南海實施所謂“自由航行行動”,並慫恿其他國家一起對抗中國,急切地想要拚湊“反華小圈子”。澳州政府無疑是美國最積極的響應者。有專家猜測,基於自身戰略利益及美國施壓的考量,澳州政府未來一段時間很可能在印太地區進一步配合美國遏製中國。

澳國內出現不少反對“聯美反華”聲

  儘管美澳政府有意炒作“反華聯盟”掀起“新冷戰”,但值得注意的是,對於這一危險動向,澳州國內已出現了不少冷靜的反對聲音。

  澳州《雪梨先驅晨報》《新日報》7月27日相繼發文對澳州政府發出強烈警告:澳州不應該在美國的慫恿下推行冒險主義和“侵略”行為,不應該去支持美國任何的魯莽行徑或在美國慫恿下挑起和中國鬥爭的行為。

  其中,《雪梨先驅晨報》發文稱,蓬佩奧在日前的演講中呼籲各國和美國聯手,採取行動“促使中國改變”,還聲稱“時機是完美的,是自由國家採取行動的時候了”。但事實上其所謂“時機是完美的”是指美國大選即將來臨,特朗普認為和中國對抗將有利於其競選連任;蓬佩奧邀請澳州加入的“偉大運動”事實上就是特朗普的競選連任活動。文章警告澳州外長和防長說,澳州政府應該保持獨立自主的判斷,不要替他人做嫁衣。

  澳州研究所國際與安全事務項目主任艾倫·貝姆日前也警告澳州政府貿然“聯美反華”是愚蠢的冒險行動。貝姆批評澳州政府沉迷於美國的圈子,忽視亞洲,稱“澳政府應該冷靜下來,因為如果我們要使本地經濟複蘇,中澳就不得不開展合作,這是當前的首要任務。”

甘當美國“馬仔”的國家寥寥無幾

  儘管澳州政府對美國亦步亦趨,但像澳州這樣甘當美國“馬仔”的國家卻寥寥無幾。

  在歐洲,德國、法國等都明確表示將繼續與中國保持接觸,稱與中國合作具有“重大戰略利益”。默克爾總理在德國接任歐盟輪值主席國第二天強調,歐洲必須繼續與中國對話,因為中國對世界特別是對歐洲非常重要。歐盟對外關係委員會亞洲計劃主管揚卡·厄特爾也表示:“對歐洲來說,雖然在美中之間保持相同的距離不可行也不可取,但是,在當前大西洋兩岸信任度降低的情況下,美歐聯手對中國採取統一行動還很有限。”巴黎戰略研究院國際發展部主任尼古拉斯·里戈日前在外交官網站撰文稱:“對歐洲來說,在沒有個人利益或價值觀受到威脅的情況下,捲入(美國)與中國的衝突是不合理的。”

  在俄羅斯,對於特朗普政府有意拉俄“入圈”,普京總統明確表態,莫斯科不會加入美國構建的“圈子”。俄總統新聞秘書佩斯科夫7月26日強調:“中國是俄羅斯的夥伴、盟友,是我們發展特殊夥伴關係的國家。”俄羅斯外交部發言人紮哈囉娃也表示,蓬佩奧“計劃”的背後是企圖離間北京和莫斯科,莫斯科將繼續加強與北京的合作。

  在亞洲,新加坡總理李顯龍7月28日表示,亞洲國家希望同時與美中保持友好關係。他在美國智庫大西洋理事會舉行的視頻會議上說,如果美國新總統上台後徵求他的看法,他希望告訴美國新總統,穩定與中國的關係至關重要。

  拒絕加入美國“反華小圈子”的還有韓國。美國《國家利益》雜誌網站7月27日刊文稱,當特朗普政府基於大選考慮不遺餘力拉攏盟友加入對抗中國的陣營時,韓國決心抵製。華盛頓對首爾施加的壓力是標準的“特朗普式施壓”:反複提出要求,且提出更多的要求,就像之前將歐洲國家拉入對伊朗“極限施壓”計劃未果時一樣。韓國決心尋求製定自己的政策,因而迄今為止一直反對禁止向中國華為公司和其他中國企業出售半導體,拒絕配合美方批評中國在香港問題上的政策。

  “美國針對中國搞小集團,逼迫其他國家選邊站隊,與時代潮流格格不入,既不道德,也令人反感。”中國國際問題研究院常務副院長阮宗澤7月29日發文稱,美國信奉的是自身利益優先,盟友與夥伴不過是他們實現這一信條的工具。曆史上那些追隨美國的國家吃過不少苦頭。阮宗澤認為,美國政客在一個日益網絡化、數字化的世界上拉幫結夥,叫囂要以“民主聯盟”對付中國,企圖排斥一個14億人口的大市場,顯然是自欺欺人。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汪文斌在29日的例行記者會上表示,中方注意到美澳舉行的外長和防長的”2+2”磋商。一段時期以來,美澳兩國渲染炒作所謂的中國威脅,在一系列的問題上對中國進行污衊抹黑,對此中方表示強烈不滿,堅決反對,也分別向美澳提出了嚴正交涉。汪文斌稱,我們敦促美澳正確的看待中國,停止採取干預中國內政,損害中方利益的言行,為中美中澳關係發展創造有利條件。同時我們也敦促美澳兩國能夠為地區的和平穩定發展發揮建設性作用,而不是相反。

  本報北京7月29日電

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陳小茹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20年07月30日 03 版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