氣功不是“大師”的奇功異術
2020年07月29日05:37

原標題:氣功不是“大師”的奇功異術

氣功不是“大師”的奇功異術

朱昌俊

  中國健身氣功協會日前發佈《中國健身氣功協會關於弘正氣祛邪氣攜手共建健康發展業態的倡議書》。其中明確指出,要堅決製止別有用心之人打著“氣功”的幌子,自詡為“大師”“傳人”等名號,用封建迷信等歪理邪說矇騙群眾,以替人消災治病等名義詐騙錢財,損害群眾身心健康,甚至破壞社會的和諧穩定。

  上個月,節食54天的黑龍江27歲男子李響(化名)死於一家老年康養中心。而在事發之前,李響正是聽信了該中心“氣功大師”劉尚林的建議——節食70天。目前,劉尚林已因涉嫌利用迷信致人死亡罪被批準逮捕。儘管該案的具體細節還有待調查,但是,這毫無疑問又是一起“氣功大師”跌落神壇的鬧劇。而結合這些年一再上演的“氣功大師”現形記,健身氣功協會發出上述倡議,無疑很有必要。

  氣功到底是科學還是偽科學,這個問題爭論已久,至今未有確切答案。但越來越形成社會共識的是,依靠氣功來消災治病很不靠譜,很多“氣功大師”也正是跌倒在這個事上。因此,作為傳統體育項目,氣功的現代發展,主要就是要回歸其健身屬性。這方面也有國家的明確引導,如健身氣功和傳統武術、太極拳(劍)已被國務院列入全民健身計劃,即從健身的意義出發,它們是有一定推廣價值的。

  在長期的傳播中,傳統氣功被添加了諸多神秘色彩,甚至被“神化”。而諸如“手撕鬼子”等影視劇情節,又進一步迎合和加劇了這種傾向。於是,各種“大師”“名家”“傳人”稱號層出不窮,疑點重重的各路“大師”借氣功招搖撞騙,甚至製造悲劇。這種現象,在給社會帶來問題的同時,也實質上是在給氣功“招黑”,讓社會看待氣功的觀念變得更加兩極化。即不乏一些受“大師”蠱惑的忠實擁躉,也不缺對氣功的全盤否定。

  相對來說,健身氣功是對傳統氣功“去其糟粕,取其精華”式的現代改造。它與傳統氣功最大的不同,不僅體現在名字上,而更在於完成了一種概念上的祛魅。其中一個突出表現就是,它的傳播和推廣,不再是靠各式來路不明的“大師”,更無所謂“嫡傳”“正宗”之說,而是和現代體操、太極一樣向標準化演變,具體的招式、內容都可以複製。也就是說,它僅僅是一項健身運動,與“奇功異術”沒有任何關係。

  值得注意的是,這次健身氣功協會發出的倡議,專門提到不自封“大師”“名家”“傳人”“正宗”“嫡傳”等稱號矇騙群眾,不利用虛假宣傳、炒作等手段騙取錢財,不從事違背社會公序良俗及違法違規犯罪活動。這是因為,“大師”“嫡傳”等本就是前現代概念,與現代體育文化格格不入,一旦用“大師”等稱謂來包裝自己,很可能是為了掩蓋非正當的目的。這也提醒更多人,對凡是自稱“大師”的所謂“氣功高人”,都應該儘量遠之,不能被“神乎其神”的自我標榜所迷惑和忽悠。

  其實,不只是氣功,包括武術等在內的中國傳統體育項目,都面臨著“轉型”之惑。它們所面臨的挑戰不完全一樣,但跳出“大師”“神功“等傳統話語的束縛和誤導,助推其回歸健身、標準化的方嚮應該是一致的。正如拳擊運動員張麗偉對傳統武術的評價:“傳武”一定有能打的地方和值得學習的地方,但看你用什麼樣的規則。健身氣功的發展,同樣需要避免被“大師”們任性代表和演繹。

朱昌俊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20年07月29日 02 版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