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校教師職稱製度改革,關鍵在落實自主評審權
2020年07月28日19:31

原標題:高校教師職稱製度改革,關鍵在落實自主評審權

▲資料圖。圖片來源:新京報網

7月27日,人社部辦公廳、教育部發佈了《關於深化高等學校教師職稱製度改革的指導意見(徵求意見稿)》(簡稱“意見”)。意見明確,將師德表現作為教師職稱評審的首要條件,克服唯學曆、唯資曆、唯“帽子”、唯論文、唯項目等“五唯”傾向;不簡單把論文、專利、承擔項目、獲獎情況、出國(出境)學習經曆等作為限製性條件。

將師德表現作為首要條件,破除“五唯”,不以SCI論文為前置條件,是很多媒體提煉出的改革“亮點”,也是輿論關注的重點。但依我看,此次高校教師職稱製度改革更關鍵的問題是:職稱評審要“落實自主評審”,下放職稱評審權。也只有落實了自主評審權,破除“五唯”傾向才有可能。

職稱評審為何會存在“五唯”問題?究其根本原因,就是高校缺乏充分的辦學自主權與評審權,這導致很多高校沒有自身明確的辦學定位,往往就圍繞著一系列行政性指標辦學,並把這些指標變為考核、評價教師的指標。

如有些地方的本科院校本應進行職業教育,專注培養高素質的職業技術人才和應用型人才,可也以論文、課題、項目等指標來考核、評價、晉陞教師。這完全偏離學校的辦學定位,不僅影響學校的人才培養質量,還影響形成合理的高等教育結構。

對症施策之方,就在於賦予高校充分的辦學與評審自主權,同時推進高校建立現代治理結構,在評審中充分發揮教授委員會、學術委員會的作用,保持評價的獨立性和專業性,讓高校教師職稱評審可以根據辦學定位來科學評定。

這次意見就呼應了這份期許:明確高校教師職稱評審權直接下放至高校,自主組織評審、按崗聘用,主體責任由高校承擔。條件不具備、尚不能獨立組織評審的高等學校,可採取聯合評審的方式。高校自主製定教師職稱評審辦法、操作方案等評審文件,按相關規定進行備案。職稱評審辦法應包括教師評價標準、評審程序、評審委員會人員構成規則、議事規則、迴避製度等內容。

學校自主評審,就要求高校根據自身的辦學定位確定辦學目標,對本校教師提出不同的考核、評價要求。這有利於學校辦出特色與個性,避免“千校一面”,避免用一個模式、標準評價全國2688所普通高等學校174.01萬專任教師——事實上,此前的職稱評審改革中,也屢次強調實行分類管理改革確定分類指標,但落實情況並不理想,就跟學校缺乏自主權有關,此次的意見則是找準了問題癥結。

接下來,高校怎麼利用好自主評審權,勢必也會為教師們和社會強烈關注。“放”對應的是“接”,只有高校接好職稱評審這一棒,才不至於“不放就死,一放就亂”。

從現實看,近年來的職稱評審中,都存在不同程度的“跑”“要”現像甚至“潛規則”問題。以往強化論文、課題、項目、獎項等硬性量化指標,也是為防止“暗箱操作”、“人情交易”。

而在取消SCI論文、課題等前置剛性指標後,如果傳統的評審機製不變,就可能滋生出更多的灰色評審問題。這就需要,高校儘早建立現代學校製度,充分發揮教授委員會、學術委員會在教育事務和學術事務中的作用,建立起權力、利益因素干擾教育評價和學術評價的“防火牆”。

值得注意的是,意見還明確將師德表現作為教師職稱評審的首要條件,可如果職稱評審中就充斥著弄虛作假,那又怎麼弘揚師德呢?最壞的情況就是:出現有評審權的領導憑關係親疏,評價教師的問題,繼而會給教師負面的師德示範,損害教師的職業榮譽感。

意見為此要求建立迴避製度。而有效的迴避製度,不是給某位領導“畫地為牢”,要求其迴避針對與有直接利益關係的某個教師的評審,而是權力根本無法干涉評審進程與結果。

當下,有的高校組建的學術委員會中,明確校長不擔任學術委員會主席,並限定擔任學術委員會委員的行政部門領導數量,以此實現行政權與學術權分離,避免行政權“染指”學術事務。但這可以往前更進一步:行政權和學術權分離,不能止於校長與學術委員會領導職務的切割,還要避免最終的決策權仍掌握在行政部門手中,學術委員會的決策只是作為行政決策的參考意見。

由此觀之,職稱製度改革的重點,應該聚焦在落實學校自主評審權上。破除五唯是“標”,改革評審機製是“本”,必須標本兼治,這也是深化教育領域放管服改革的重要部分。

□熊丙奇(教育學者)

編輯 胡博陽 校對 李立軍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