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0億“龐氏騙局” 百億爆雷平台旌逸集團迎來宣判!
2020年07月25日20:33

  原標題:130億"龐氏騙局"!實控人13歲輟學打工,32歲盜竊入獄,1400萬勞斯萊斯代步,如今正式宣判了!

  來源:中國基金報  見習記者 楚深

  百億爆雷平台旌逸集團迎來宣判!

  2020年7月23日,上海二中院對旌逸集團、孔祥友非法集資案公開宣判,以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集資詐騙罪判處旌逸集團有限公司(本文簡稱“旌逸集團”)2100萬罰金。

  而旌逸集團實控人孔祥友,被法院以集資詐騙罪判處孔祥友無期徒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並處1000萬罰金。

  非法集資130億

  近2萬人“踩雷”

  旌逸集團涉及兩項罪名,非法吸存和集資詐騙,分別發生在兩個不同的時間階段。

  上海二中院經審理查明,上海旌逸資產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旌逸資管”)成立於2011年1月,2014年7月周海生接手該公司,次月周海生設立上海人宇資產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人宇公司”)。

  2014年8月至2015年2月,旌逸資管和人宇公司未經批準,承諾保本並許以8%至12.6%的年化收益,向1577人非法吸收資金人民幣2.5億餘元,其中已兌付本金6141萬餘元及利息413萬餘元。

  接下來,本案的被告人孔祥友出場,非法集資數額驚人。

  2015年春節,孔祥友實際控製了旌逸資管、人宇公司和上海萬悅融資租賃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萬悅公司”),同年3月起旌逸資管“招兵買馬”先後在上海等8省市設置分支機構。2016年7月,旌逸資管正式更名為旌逸集團。

  到了2018年2月,孔祥友在旌逸集團及其關聯企業人宇公司、萬悅公司未獲批準的情況下,以投資項目的名義推出所謂理財產品,並採用簽訂《委託融資租賃合同》或《債權資產受讓協議》以及相配套的《債權回購協議》《回購承諾書》等方式,承諾保本並以5.4%至26%年化收益為誘餌,向2.7萬餘人非法集資130億餘元。

  至案發,仍有1.9萬餘人本金計44億餘元無法歸還。

  平台爆雷案情回顧

  2018年2月11日晚,上海市普陀公安分局發佈信息稱,旌逸集團實際控製人孔某因涉嫌違法犯罪,於2018年2月10日向上海普陀警方投案自首,相關案情正在進一步調查中。

  2018年3月19日,經上海市普陀區人民檢察院批準,普陀公安分局依法對旌逸集團實際掌控人孔某及參與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犯罪的謝某、錢某等9名犯罪嫌疑人,以涉嫌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予以逮捕。

  2018年10月31日,上海市公安局普陀分局發佈的案件偵辦情況通報顯示,旌逸集團、孔某友涉嫌集資詐騙罪被移送上海市人民檢察院第二分院管轄。旌逸集團高管、各業務團隊負責人、業務員等共計110人被依法採取刑事強製措施。警方已凍結涉案公司和涉案人員相關銀行賬戶資金3.8億餘元。

  約定項目支出不到5千萬

  實控人個人提現花用3億

  在本起案件中,除了130億元的非法集資數額驚人外,還有一組令人觸目驚心的數字。

  經審計,截止2018年2月,非法集資130億餘元中,除案發後已被凍結銀行資金及查獲的現金外,主要是有以下去向:

  1、用於兌付到期本息89億餘元;

  2、返還錢款633萬餘元;

  3、公司經營開支15億餘元;

  4、以投資項目名義支出22億餘元,其中約定項目支出僅為4849萬餘元;

  5、孔祥友個人提現花用3億餘元;

  6、根據孔祥友指令劃轉至與集資參與人無關的個人和公司賬戶3億餘元。

  上海二中院認為,旌逸集團非法向社會公眾變相吸收存款共計2.5億餘元,擾亂金融秩序,其行為已構成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且數額巨大;旌逸集團還以非法占有為目的,使用詐騙方法非法集資130億餘元,造成集資參與人損失44億餘元,其行為又構成集資詐騙罪,且數額特別巨大,故對旌逸集團應兩罪並罰。

  同時,孔祥友作為旌逸集團法定代表人及實際控製人,系旌逸集團實施集資詐騙犯罪的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其行為亦構成集資詐騙罪,且數額特別巨大。故依法作出前述判決。

  實控人小學文化曾因盜竊入獄

  花費1400萬買勞斯萊斯代步

  個人提現花用3億餘元的孔祥友,也有著頗為複雜的履曆。

  《解放日報》2018年4月20日的報導,揭露了旌逸集團“百億理財平台”背後的驚天騙局,也更清晰呈現了其實控人孔祥友的全貌。

  報導顯示,記者從警方證實,旌逸集團實際掌控人孔祥友,實際上只有小學文化,無任何金融從業背景和金融從業資格。

  “13歲撿破爛貼補家用;輟學後當過汽車工廠小工;迷茫里又重新完成學業;負債籌資建立汽車貿易公司,頂著壓力親自跑市場;進軍上海,以獨到的眼光和魄力搶占市場,一手建立完整優質的商業生態,經營範圍覆蓋汽車貿易、酒店餐飲、食品製造、金融投資等領域。如今,他擁有的旌逸集團總資產超過百億元。” 2017年,某雜誌曾這樣報導1977年出生的孔祥友。

  更為誇張的是,2009年8月,孔祥友曾因盜竊電纜,被浙江省瑞安市人民法院判處有期徒刑4年6個月。刑滿釋放後,在朋友介紹下,他接手陷入困境的旌逸資管,相當於“沒有花一分錢就收購了這家公司”。

  為維持“投資公司”應有的形象,旌逸集團租下中山北路3000號長城大廈兩層半的樓面和環球港一層樓面,並且廣設分店。旌逸集團一次年會,曾因席開800桌和重獎名噪一時。公司內部人員透露,每年春節前公司會舉辦多次規模盛大的客戶答謝會,“一次年會至少用掉1000萬以上”。

  孔祥友的個人開銷同樣驚人。他在上海的公司附近的五星級酒店包租了一間行政套房,時間以年為計。被公司高管透露“喜歡奢侈品”的他,買過一塊市場售價高達420餘萬元的手錶,代步工具還包括一輛限量版的勞斯萊斯幻影加長版豪車,據他自稱“連購置稅差不多1400萬左右”。娛樂時孔祥友會與公司高管一起前往澳門等地賭博,一擲千金。

  據2016年下半年開始擔任旌逸集團財務總監的錢某介紹,她表示,孔祥友一般要求保險櫃里保持200萬左右的現金,會隨時派人來支取。“一般每個月大概會領取400萬左右,直至案發時已領取約7000-8000萬元。”

  涉嫌“自融”遊戲

   虛構 “境外上市”

  旌逸集團官網顯示,該集團是以實業投資、投資管理、資產管理為主的集團,主要從事金融投資、汽車貿易、房產開發、光電高科、國際貿易等,擁有多家分公司以及營業網點,旗下有旌逸財富、人宇資產、旌逸名車彙、旌逸溫州汽車城、福建鑫泰光電等分公司。

  旌逸集團所謂的“投資範圍”廣泛,曾先後宣稱進入高科技光伏行業、電商行業、食品行業等領域,2017年底更是表示要進軍涼茶行業,並請來拳王鄒市明為其品牌“立品康”代言。

  《解放日報》的前述報導顯示,所謂“百億理財平台”的旌逸集團,號稱“高新科技+汽車貿易+酒店餐飲+食品製造+文化娛樂+金融投資”,官方網站上宣稱“不同領域,同樣精彩”的“全方位發展”的資產投資管理公司,“主營業務”其實就是“借新還舊”的龐氏騙局——以高利率吸納公眾存款,再用後來者的錢款支付此前投資人的本息。寥寥無幾的所謂“投資項目”則幾乎無盈利可能,主要作用就是“包裝”給投資者看,以吸納更多存款。

  案發後警方查證,旌逸集團共有三個融資平台——旌逸集團、人宇公司、萬悅公司,實際控製人都是孔祥友。一些曾供職旌逸集團門店的業務員坦言,他們也不知道“債權受讓”“融資租賃”是什麼意思,只是想盡快把產品賣出去以獲得獎金。公司為吸引投資,根據投資額度配備不同的禮品,從現場刷卡返還現金紅包到金條、銀條都有。

  另據報導,旌逸集團旗下的旌逸鑫泰光電注資成立的廣德日泰,被自己旗下的人宇公司以融資租賃項目向社會融資,為了規避相關法規,表面借用萬悅公司的資質和帳戶過橋,而實際上客戶的一筆筆投資款又被轉給了旌逸鑫泰光電,涉嫌“左手倒右手”進行自融。

  在案發前,旌逸集團還有一個對外宣傳的亮點為在澳州“簽約上市”。然而經警方核實,旌逸集團及其關聯公司,並不曾在國內及澳州上市、發行股票。而旌逸集團一些業務員稱,公司內部有培訓,如果有投資者問起股票具體事宜,就以“公司是借殼上市要走流程”為由搪塞。而另一家人宇公司的所謂“上市”,實際上就是該公司在上海股權託管交易中心的股權掛牌。

  旌逸集團網站上的“產業展示”一欄中,列有旌逸光明食品有限公司、繽紛五洲集團有限公司、馬嶼阿友汽車商貿有限公司等多家企業和項目。然而經警方初步查證,這些項目雖然並非完全虛構,但經營困難重重,幾無“造血”盈利能力。旌逸集團所持有的絕大部分資產都是業內人士眼中的“不良資產”,“想要在一定時間內恢復經營幾無可能”。

  對於所謂的“資產”,即使只是一片荒地,旌逸集團也會樹起招牌。該公司高管向警方承認,這樣做的目的就是包裝出集團“資產雄厚”的假象,以吸納更多資金。

  百億“龐氏騙局”最終崩塌,只留下一地雞毛。

  編輯:艦長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