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墨海參養殖現敵敵畏 養殖戶:有人投苗前用農藥清塘
2020年07月20日12:12

  原標題:即墨海參養殖現敵敵畏,養殖戶:少數人投放參苗前用農藥清塘

  4天前的央視3·15晚會把即墨海參推向風口浪尖。報導中養殖戶坦言,為了清除其他生物,經常往池塘里加敵敵畏。晚會播出後

  關於海參養殖的討論也在激烈進行中,養殖戶都期盼著能給該事件一個科學、公正的調查結果。

  1

  7月19日下午,半島記者冒雨趕到即墨田橫鎮,在南丁戈莊一個海參養殖池有著十幾年經驗的孫女士上來就直說要害:

  實際上,我們在海參養殖過程中,肯定不能使用敵敵畏。央視報導的是,在養殖前清理池塘時使用敵敵畏,而不是在養殖過程中。

  現在的養殖,很多都是套殖,就是在海參養殖池里,再養上蝦或者螃蟹。

  田橫鎮西北里村養殖戶邵先生說,養海參一茬一般是3到5年,碰上熱的天氣,海參經常被熱死。

  很多養殖戶會同時養上蝦,這樣能保證更好的收入。

  試想,如果在養殖池內同時養殖蝦、螃蟹的話,我們會在養殖過程中投放敵敵畏嗎?

  邵先生說,養殖過程中,他們非但不敢使用這類農藥,反而對水質十分上心。

  2

  那麼,問題來了。為什麼央視曝光視頻中存在使用敵敵畏的情況呢?

  一位養殖戶解釋,每一茬海參養殖過後,養殖戶會想辦法清理積留在池塘里不利於海參生長的生物。在清理過程中,不排除有人使用敵敵畏。隨後,他說了一個關鍵點——“使用敵敵畏後,不但要進行大約20天的暴曬,還要清洗池塘,這個過程,基本完成了敵敵畏的揮發和降解,所以在投放海參苗時,池塘內基本就沒有敵敵畏了。”

  3

  記者探訪發現,並不是所有的養殖池都會清池。

  使用敵敵畏“清池”的養殖池塘,多數屬於灘塗池,而岩礁池相對較少。

  “海參的養殖池塘有多種類型,有岩礁池、灘塗池等。”

  孫女士解釋,所謂岩礁池,就是依託海邊的岩石、礁石修建的池塘。

  這種養殖池塘就在海邊,海水可以隨時更換,養殖用的海水基本是活水,所以基本不用清理池塘。

  灘塗池可能距離海邊幾公里,需要靠壕溝引來海水。

  這種池塘一般15天左右借助大海潮汐換一次水。

  因為灘塗池的海水流動性比較差,水溫往往也要高於岩礁池,一般養殖一茬海參之後,需要清理池塘,殺滅池塘內有害生物。

  而在田橫鎮,沿海的池塘多數都是岩礁池,僅部分為灘塗池。

  “央視曝光後,不少自媒體進行了錯誤解讀對我們的海參養殖造成了巨大的影響。”海參養殖戶蘭先生說,海參養殖投入非常大。“現在因為少數人在清池時使用了敵敵畏,對即墨所有的海參養殖戶都造成了影響,我們感到非常遺憾,也非常擔心,畢竟投了很多成本。”

  4

  中國植保學會農藥殘留與環境安全專業委員會常委、中國農業科學院菸草研究所研究員李義強,在接受半島記者採訪時表示:

  不按規定使用農藥肯定是不對的,但也不必“談藥色變”。

  敵敵畏是民眾比較熟知的一種高毒農藥,毒性強、但降解快,在土壤環境里的半衰期只有一到兩天,在堿性環境下更容易降解。

  而海水本身就呈堿性,所以敵敵畏在海水環境里,不會長時間存留。

  李義強表示,對於使用農藥後可能造成的影響,一定要結合具體的濃度和使用環境考慮。

  藥物無論是在農業還是水產養殖業都是普遍使用的,只要按照規範要求,在收成前一段時間停藥,給藥物降解代謝以時間,就可大大減少藥物殘留。

  為了保障餐桌安全,我國也對蔬菜、食用菌、水果、水產品等,進行嚴格的農藥殘留監測。

  5

  中國水產科學研究院黃海水產研究所研究員、水產病害領域首席科學家王印庚,此前曾跟隨調查組前往即墨。

  王印庚告訴半島記者:

  他之前接觸過的海參養殖里,都沒有用敵敵畏的,被曝光的情況,不排除是個別養殖戶在投放參苗前,用敵敵畏清塘。

  “清塘”,可以說是海參養殖過程中一個必要環節,最普遍的方式是把塘底淤泥翻一遍,再通過長時間暴曬的方式,將淤泥裡的有害生物殺死。

  不過用得最多的氧化劑是生石灰。這種方式是最普遍最科學,也是對環境最友好的清塘方式。”

  至於為什麼個別養殖戶採用敵敵畏“清塘”,王印庚分析可能是基於成本考量:一畝養殖池大概需要200公斤生石灰,一個大池子可能用到上千公斤。除了生石灰本身的成本外,還需要貨車運送和人工搬撒。對於使用敵敵畏本身,王印庚表示:其中也暴露了現行條例、製度、信息不對稱的問題。

  在水產養殖領域,禁用藥名錄里沒有敵敵畏,對於一線養殖戶來說,不在禁用名單里就意味著可以用。

  在農業領域,農藥使用條例上明確要求農藥不準擴大使用範圍,因此從這個角度講,敵敵畏使用到水產上就屬於違規。

  兩個不同部門製定的製度存在銜接上的漏洞,這對文化水平不高的養殖戶來說,很容易造成認知困擾。

  另一方面,就敵敵畏本身來說,它的“近親”敵百蟲在水產中可以使用,但敵百蟲遇到海水後,就會反應變成敵敵畏,所以這裡面也存在一個矛盾。

  王印庚說,此次事件對整個海參養殖產業的影響不言而喻,希望相關調查結果盡快公佈後,給受到牽連的合法合規養殖戶正名。

  據報導:山東開展海參養殖排查整治,抽檢的66批次樣品均未檢出敵敵畏成分

  王印庚也希望通過這一事件,倒逼水產養殖領域及農藥管理領域的條例進一步細化完善,把製度的漏洞補上,給一線的養殖戶們一個明明白白的指引。

  來源:半島都市報微信公號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