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科創板or擁抱巨頭?上海政府向AI企業拋出300億大紅包
2020年07月16日00:50

  來源:IT時報

  30秒快讀

  1、為什麼選擇落戶上海?

  2、“上海對人工智能企業政策開明,對整個產業的生態建設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這裏彙聚了海內外的人才,可以對接更多的海內外資本,科創板的設立,也更堅定了人工智能頭部企業落戶上海,可以考慮在合適的時間去二級市場。”

  3、採訪完十幾家人工智能企業後,《IT時報》記者發現,相比前幾年,上海吸引人工智能企業的原因,除了政策、生態、人才外,還多了一項:投融資。

  01

  只有1%的AI企業被資本競相追逐

  上海已經成為AI+5G的兩棲人才高地,政府在2020世界人工智能大會上多次提到,上海已經聚集了全國三分之一的人工智能人才,全國一半的5G人才。

  同時,上海已經彙聚了超過1100家人工智能重點企業,核心產值規模超過1400億元。

  去年,上海創造的GDP是38000億元,人工智能企業貢獻的相當於總產值的3.68%,雖然人工智能企業對上海來說還不是一個大產業,但其以每年兩位數的速度在增長。

  中商產業研究院統計,人工智能國內市場預計2020年將突破700億元。也有行業預測顯示,到2025年,人工智能在全球將創造一個6萬億美元的市場,因為它是一個賦能百業的技術。

  全球人工智能市場規模預測,圖源:德勤

  比起其他行業,人工智能企業的融資需求更為迫切,芯片、算法、算力等都需要更大規模的研發資金支援。

  將人工智能相關的關鍵詞輸入企查查,顯示上海有5萬多家相關公司,但融資到A輪以上的公司數量只有436家,主要集中在Pre-A和天使輪。

  也就是說,能夠跑出來得到資本市場追逐的公司還不到1%。

  在企查查輸入機器人、數據處理、雲計算、語言識別、圖像識別、自然語言處理等人工智能相關關鍵詞輸出的結果

  但是這5萬家公司里仍有潛力股,企查查數據顯示,其中專利數在10個以上的公司為754家。

  “以前,10年才跑出來一家人工智能企業,現在加速了。”一位曾在創業初期投資科大訊飛的投資人說道。

  如果將關鍵詞濃縮到人工智能一個,從企查查數據庫可以看到,2010年,上海僅有88家人工智能相關企業。

  十年以後卻是另一番天地,2019年,上海人工智能企業註冊量已達1579家,同比上升了1694%。僅2020年上半年,上海人工智能相關企業註冊量已達3598家,超2019年全年註冊量一倍有餘。

  02

  上海政府帶頭髮300億大紅包 當好“店小二”

  在不可預測的當下,投資人多數都選擇現金為王,為了給投資人吃一顆定心丸,政府先發了一個300億元的大紅包。

  2020世界人工智能大會閉幕之時,上海人工智能實驗室正式揭牌,8個上海人工智能產業投資基金項目、36個人工智能產業項目分別簽約。

  包括百度飛槳賦能中心、華為“鯤鵬+昇騰”創新中心、中智行車路協同應用等重大項目,也有小馬智行、寒武紀、優必選、達闥科技等AI創業公司,簽約項目投資總額超過300億元。

  上海人工智能產業投資基金成立之初就設定了目標,帶動社會資本投入,最終形成1000億級基金群。這意味著,目前投資的項目還未到達其峰值,仍有空間。

  “百億級公司如何上升為千億級平台公司,還是要看與行業的結合,我們會重點關注AI+製造業,服裝、家電等傳統製造行業的效率提升一個點,對上海乃至全國整體GDP的貢獻就很大。”上海人工智能產業投資基金負責人說道。

  上海為了給科創板培育優秀人工智能企業,支援支援人工智能企業與上市公司併購整合,成立了創板AI產業工作站,為人工智能企業打開資本市場通道。

  這一工作站由上海人工智能產業投資基金與上海證券交易所發行上市服務中心共同建立。

  當政府以“金牌店小二”的姿態被產業鏈提供各種服務時,人工智能這個賽道上的選手們必然會加速前進,也讓上海整個人工智能生態明朗化。

  03

  投資人直呼投不起巨頭 數據仍為王

  當安防這個落地場景趨近飽和之際,在一級市場,投資人更看重哪個人工智能賽道呢?

  算力的突破、國產化替代,是特殊時期下催生的新機遇,這對國產AI芯片和半導體彎道超車的最佳時期。

  聯想創投集團總裁、管理合夥人賀誌強透露,過去一年,聯想創投投資了超過十家芯片半導體公司,涉及AI芯片、新型視覺處理芯片、光電結合芯片與5G芯片。

  其中就有即將登陸科創板的AI芯片企業寒武紀的身影,僅僅成立四年便要往二級市場去,這對投資人來說,也許是一個退出的好機會,但對企業來說,必然是一個考驗。

  對人工智能巨頭來說,估值直線上升,讓初期投資人都直呼投不起,特別是主攻計算機視覺的“AI四小龍”商湯科技、曠視科技、雲從科技、依圖科技。

  已在今年完成新一輪融資的是雲從科技,目前人工智能企業中融資最多的非商湯莫屬,此前共計完成9輪30億美元融資,最近傳出其正在接洽新一輪10億到15億美元的新一輪融資,屆時估值將達到100億美元。

  曠視也一直不迴避尋求上市的意圖,近來也傳出要上科創板。

  對於初期投資人來說,巨頭們估值過高,新的賽道在哪裡?每個投資人都有專攻,雲鋒基金合夥人朱藝愷更看重數據的應用、數據的場景以及雲化之後數據實現的過程。火山石資本創始合夥人章蘇陽更為明確,五年來都在看AI+新醫療,包括基因組技術、蛋白組技術等。

  “投資人工智能企業要從一開始就考慮如何變現,而不是考慮人工智能算法有多麼先進。在考慮變現的同時,我們還堅持要從應用和場景入手。”北極光創投創始人鄧鋒的一番見解也為投資人撥開了迷霧。

  人工智能細化後分為算法、算力、數據。初創團隊很難在算法和算力上建立壁壘,而數據如果不屬於自己,也難以建立壁壘。人工智能企業若想變現、建立壁壘,必須與數據結合。將AI和IoT相結合就是其中的一種解法。就在7月初,阿里便宣佈成立AIoT創新中心。

  跟商業模式創新創業企業不同,比起擁抱互聯網巨頭,人工智能賽道的企業更想成為下一個巨頭,去二級市場成為一個重要選擇,科創板也正是在這種環境下應運而生。

  人工智能企業要看清自己的實力,貿然紮堆上科創板不可為之,“但凡能多融一輪的,我們都不希望AI企業這麼年幼就去二級市場摸爬滾打。”一位投資人規勸道。

  擁抱互聯網巨頭,還是跑出一個新巨頭,上海比以往看得更清楚。

  作者/IT時報記者 孫妍 李丹琦

  編輯/挨踢妹

  排版/黃建

  圖片/世界人工智能大會、德勤、寒武紀、商湯、Unsplash、Pixabay

  來源/《IT時報》公眾號vittimes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