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祖藍模仿葫蘆娃被判侵權?
2020年07月16日07:53

原標題:王祖藍模仿葫蘆娃被判侵權?

  涉事節目視頻。

  王祖藍模仿“葫蘆娃”。

王祖藍cosplay葫蘆娃被判侵權?近日,北京互聯網法院就上海美術電影製片廠訴安徽衛視《來了就笑吧》侵權案一案的一審民事判決書在社交網絡上流傳。給網友帶來的普及話題是,今後文藝創作中,如何合理使用“葫蘆娃”?

揚子晚報/紫牛新聞記者 張楠

cosplay葫蘆娃被判侵權? 王祖藍工作室:存在誤導

從裁決書上看,一審認定安徽衛視和節目製作方北京世熙傳媒文化有限公司製作的節目侵害了上海美術電影製片廠享有的信息網絡傳播權,要求立即停止播放“葫蘆兄弟”的相關內容,並賠償上海美術電影製片廠10萬元經濟損失及2000元合理支出。

涉案綜藝節目中,演員表演採用的服裝造型雖然在髮型、臉型上與《葫蘆兄弟》存在一定差異,但經比對,演員使用的大型半身圖案、服裝配飾均與涉案作品相同,而“葫蘆兄弟”形象的眉眼造型、服裝配飾佔據涉案作品的比重較大,是區別於其他作品而具有獨創性的主要體現,可以認定涉案綜藝節目與涉案作品構成實質性相似。

由於當期《來了就笑吧》的嘉賓為演員王祖藍,一時間,“王祖藍cosplay葫蘆娃被判侵權”的話題引發關注。對此,王祖藍工作室發佈聲明,否認藝人存在 “侵犯版權”行為。聲明強調,王祖藍只是在2016年受邀參加了當期節目,錄製全程身著黑白條紋針織衫,並未以 “葫蘆娃”形象進行cosplay,目前網上流傳的配圖也並非王祖藍在節目中演出內容,因配圖引發的相關糾紛和爭議均與工作室及王祖藍無關。

從庭審提交的公證證據看,《來了就笑吧》中的《葫蘆娃》模仿秀主要由群演完成,王祖藍並未參與表演;所謂“王祖藍cosplay葫蘆娃”,僅為過往資料視頻和圖片的展示。此次上海美術電影製片廠與安徽廣播電視台、北京世熙傳媒文化有限公司的糾紛,主要圍繞著“葫蘆兄弟”作品信息網絡傳播權糾紛展開。

揚子晚報記者聯繫上王祖藍方面瞭解到,王祖藍受到輿論困擾,認為有一定誤導性。“我們並沒在安徽衛視的《來了就笑吧》綜藝節目中,cosplay成‘葫蘆娃’造型。而是節目中放了一段祖藍在其他節目中的表演片段視頻。”通過這次事件也給團隊提醒,今後在做此類模仿造型時,一定要有版權意識,要謹慎跟平台方把細節溝通到位,這樣對大家都好。

王祖藍為何被“牽連”?

從另一檔惹事的綜藝節目說起

其實,王祖藍與侵權扯上關係,就不得不說到他與葫蘆娃經典形象之間的淵源。王祖藍在《百變大咖秀》《牆來啦》等多檔節目里,都模仿過葫蘆娃。王祖藍還代言過一款名為《葫蘆娃》的遊戲。憑藉在節目中活靈活現模仿葫蘆娃,不僅讓節目聲名大振,也成功打開了王祖藍在內地綜藝的新市場。

2012年湖南衛視《百變大咖秀》中,王祖藍模仿葫蘆娃。2014年,上海美術電影製片廠曾就《百變大咖秀》對“葫蘆兄弟”的動畫形象的使用發起訴訟。2015年,湖南省長沙市中級人民法院審理認定,上海美術電影製片廠享有“葫蘆娃”“蛇精”美術作品的著作權,《百變大咖秀》中王祖藍、謝娜在模仿這兩個形象時構成了衣飾、髮型、相貌等主要特徵相似、整體形象相似,且節目播放過程中亦標註有“葫蘆兄弟”,二者構成實質性相似,構成對上海美術電影製片廠《葫蘆兄弟》複製權的侵害。因此,要求立即停止播放、刪除侵權節目,賠償經濟損失及合理費用10萬元及製止侵權的合理費用2000元。

美影廠:

原創渴望被尊重,歡迎來溝通

上海美術電影製片廠也為保護“葫蘆兄弟”版權多次提起訴訟。揚子晚報記者從上海美術電影製片廠方面瞭解到,目前該案件還在審理中,還不方便多說。美影廠非常重視版權保護,為各種侵權行為所困擾,因此合作的律師團隊針對微信微博、互聯網、電視台播放等不同領域的侵權行為都有專業操作。“我們一般會先進行溝通,不希望訴諸法律解決問題。在維護國有資產利益的同時,也張開雙臂歡迎願意進行版權合作的企業。我們跟很多節目都建立了良性合作。”

美影廠方面也告訴記者,《葫蘆兄弟》由胡進慶、吳雲初擔任造型設計,兩人也被稱為“葫蘆娃之父”。四方臉、粗短眉毛、明亮大眼、頭頂葫蘆冠、項戴葫蘆葉項圈、身穿坎肩短褲、腰圍葫蘆葉圍裙。七兄弟形像是統一的,全靠衣服來區分,服飾顏色分別為:赤、橙、黃、綠、青、藍、紫。“所有元素、不同服裝都凝聚了設計師的心血,如果你要商業使用,那就要和權利人申請。這是一種尊重,大家要樹立起這種版權意識,不可以濫用。”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