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地鐵拆除非必要導流圍欄 乘客通勤時間縮短
2020年07月15日02:23

  原標題:地鐵乘客不再“走迷宮” 通勤時間縮短

  今年6月份北京地鐵再次對車站內圍欄進行評估,減少非必要導流圍欄,截至目前,已累計拆除12280米。新京報記者探訪多個地鐵站發現,拆除圍欄後的地鐵站內較之前更寬敞,乘客普遍感覺通行更方便、效率更高。專家認為,北京地鐵此舉有進步意義,在拆除圍欄的同時還要提高管理水準。

  新京報訊 近日,北京地鐵拆除車站內非必要導流圍欄,截至目前,已對車站內硬質導流圍欄梳理、排查20008米,累計拆除硬質導流圍欄12280米,其中優化更換為軟質導流帶3730米。地鐵公司後續還將陸續更換導流圍欄5296米。作為替代,在高峰時段將採用軟質導流圍欄,並根據客流情況及時啟用。

  據介紹,為最大程度方便乘客、提高通行效率、提升站容站貌,北京地鐵公司在充分調研、排查、論證基礎上,綜合各方意見,對部分硬質圍欄進行撤除。2018年,已經拆除車站內硬質導流圍欄3500米,2019年拆除2814米。在此基礎上,今年6月初再次對運營車站內所有導流圍欄進行評估,對各車站內硬質導流圍欄設置位置、用途、數量進行梳理、統計,製定優化拆除方案。

  2010年前後,北京地鐵客運量逐年快速攀升,許多地鐵車站不得不啟用導流圍欄來控製人流的短時間聚集。也就是從那時開始,北京眾多熱門地鐵車站地面站亭外、安檢口前、換乘通道里,都擺放起了一道道“迷宮”樣的導流圍欄。

  探訪1 四惠站

  早高峰通勤“省下好幾分鍾”

  記者昨日在四惠地鐵站看到,一號線與八通線換乘出入口之間的限流圍欄已全部撤除,僅保留用於隔離安檢區與非安檢區的圍欄,限流圍欄被集中堆放至站內一角。

  記者注意到,乘客換乘步行路程總共不超過30米,但在拆除護欄前,乘客必須要在站廳的導流圍欄區域內繞上一百多米,花費3分鍾左右。

  拆除限流圍欄後,不必再走S形路線,乘客可直達換乘口。記者走了一趟,換乘僅不到一分鍾。

  不少地鐵乘客深有感觸,“拆除這些圍欄後,我們通勤族再換乘地鐵時就不用沿著圍欄繞圈子。”乘客李女士告訴記者,地鐵站內的新變化能讓她省下好幾分鍾通勤時間。以往,有時早高峰走得急、人又多,稍不留神腿就容易磕碰到護欄上。

  乘客張先生說,過去在四惠站換乘頗為麻煩,限流圍欄規定的路線大大延長了行走路程,且圍欄間隔僅允許兩人肩並肩行進,在高峰期乘客不小心的磕碰還會引起摩擦;另一方面,由於原有限流圍欄高度統一且密集,導致視線受阻,很難準確找到哪一條路能到達換乘線路,“像迷宮一樣”。

  探訪2 四惠東站

  換乘路線現在只需走20多米

  近幾個月來,不少乘客也發現,地鐵1號線的終點站四惠東站,換乘八通線的平台大廳敞亮了不少。在過去的10年左右時間里,這裏設置高度超過一米八的金屬圍欄,像是給大廳擺了“圍欄陣”。7月13日,家住通州的陳先生告訴新京報記者,過去早高峰時換乘,要人挨人排隊走折回往返的S線,人最多的時候至少要跟著前面人走五分鍾,才可到達一號線站台。

  多年通勤的陳先生理解地鐵站設導流圍欄的無奈,“圍欄有好處,乘客沒法插隊。”陳先生說,“欄杆拆除後,原先要走幾分鍾的換乘路線現在只有20多米遠,省事不少。”

  另一位乘客馬女士調侃道,過去的圍欄一人多高,像是在籠子裡走來走去,現在寬敞了不少,“我覺得對於多數通勤族來說,排隊等候已經是習慣了,逐漸也能適應,沒必要用這麼高圍欄來給大家設限。”

  7月13日晚上6點多,隨著晚高峰的到來,地鐵站內人員逐漸密集,記者看到,沒有欄杆限製後,乘客容易快速集中到前往八通線站台的下樓區域,但都自覺排隊下樓,沒有造成擁堵。

  探訪3 芍藥居站

  高峰期移動拉伸圍欄導流更靈活

  芍藥居站是地鐵10號線和13號線換乘站。此前,在兩線換乘的連接通道出口,到達10號線站廳後,一排60多米長、一米多高的金屬圍欄將站廳隔開。乘客從13號線方向走入10號線站廳後,無法直接走下站台,而是要走一個S形的通道“繞一圈”,由此需要多步行近百米距離。

  10號線芍藥居站的班長定寅碩介紹,目前受疫情影響,乘坐公共交通的人數減少,圍欄拆除的一個月時間里,早晚高峰時段暫時沒有出現人員聚集站台的情況。但預計在疫情過去以後,客流高峰時還是需要一些限流措施,因此,他們做好了預案。

  站廳內,靠牆擺放著兩個加起來總共8米長的可拉伸金屬圍欄,下面裝有輪子。定寅碩和幾位工作人員向記者演示,人流高峰時,在半分鍾內即可將圍欄推到使用位置,並將其拉長到25米。高峰時段過去,圍欄將被收起靠牆“站立”。

  觀點

  北大景觀設計學研究院代院長李迪華

  “拆圍”後管理水準也要提升

  “決策者和管理者必須以人為本,必須圍繞人這個主體。”談及地鐵站拆除非必要導流圍欄,北京大學景觀設計學研究院副教授、代理院長李迪華昨日在接受新京報記者採訪時說。

  李迪華說,北京地鐵拆除導流圍欄以及從去年開始的北京城市道路拆除隔離圍欄的做法是一種進步,非常值得肯定和其他公共領域效仿。但拆除圍欄的同時要提升管理水準,客流集中的地鐵站確實有導流必要時,應增加管理人員,或通過黏貼引導指示標誌、地面鋪裝指示線引導乘客行進方向。

  在李迪華看來,設置物理隔離是最簡單的管理方式,釐清責任邊界、省人力、省精力,但卻不利於公共秩序參與者行為規範的形成。拆除圍欄提醒公眾要習慣於按照公共秩序來定義邊界,自己的行為侵犯到他人領域或者利益時,要及時意識到並更正。

  新京報記者 裴劍飛 張靜姝 馬明仁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