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總理嚴重不合?印度軍方在印度到底扮演什麼角色?
2020年07月13日02:58

原標題:與總理嚴重不合?印度軍方在印度到底扮演什麼角色?

隨著中印兩國高級官員7月5日晚通話達成在對峙地點設立緩衝區的共識,這一輪中印邊境地區軍事對峙有所緩和。但此前兩天,印度總理莫迪和國防高官也曾突訪中印邊境衝突前線印方所謂的“拉達克地區”,印度三軍6月下旬還在邊境有過增兵動作。國內近日有些社交媒體說,對峙期間,印度政府和軍方曾發生“內訌”,“莫迪和陸軍高層吵翻”“班公湖印軍進退兩難”等,還有的媒體爆料軍方批評莫迪沒有搞好與尼泊爾的關係,甚至傳言“有軍人當眾撕掉了一張印尼邊境的軍事地圖”。事實真的如此嗎?印度軍方到底在印度國內政治和外交方面扮演什麼角色?

是否存在軍隊“另搞一套”的問題?

坦率地講,《環球時報》駐印度記者在當地英文媒體上沒有找到印度軍方與總理嚴重不和的相關內容。幾乎可以肯定,這並非印度政府和軍方應有的互動方式,軍方再強硬,也沒有到可以在事關重大的戰略問題上與莫迪一爭短長的地步。這從莫迪設立國防參謀總長職位及其任命就可見端倪。

2020年1月1日,印度前陸軍參謀長比平·拉瓦特正式就職印度首任國防參謀總長。這一充當政府和軍方“新橋樑”作用的職位是莫迪總理去年8月15日印度獨立日發表“紅堡講話”時宣佈設置的。1999年印巴之間發生卡吉爾戰爭,根據戰後成立的“卡吉爾戰爭審查委員會”提出的建議,當時印度人民黨(印人黨)瓦傑帕伊政府就設立國防參謀總長一職進行過激烈討論,但由於彼時印度海陸空三軍內部派系林立、相互製衡,導致這一建議最終流產。莫迪政府上台後,實現了印人黨政府的這一設想。

其實,國防參謀總長承擔的職責非常複雜,僅官方列出的就有11項之多,不僅要溝通協調三軍,而且最重要的是“潤滑”政府與軍隊的關係。印度國防部新成立的軍事事務部主官(級別僅次於國防部長)正是拉瓦特,他還扮演著總理和國防部長首席軍事顧問的角色,這就將印度軍隊與政府的關係實質性地拉近了一層。有分析認為,印度首任國防參謀總長的主要挑戰是將武裝部隊納入政府體系,使其能充分參與決策,同時促進軍事指揮部之間的聯合行動。

西南政法大學特聘教授、原駐南亞國家使館軍事外交官成錫忠告訴《環球時報》記者,在印度,總統只是名義上的武裝力量統帥,實際上,內閣才是最高軍事決策機構。1947年獨立以來,印度的軍隊“非政治、非黨派”,軍方沒有發動過軍事政變。長期以來,印度國防部負責軍隊的管理和協調,軍隊通過國防部來向內閣傳遞自己的意見,內閣一旦做出決策,會通過國防部再傳達給軍隊,這時軍方就要無條件執行。

“我認為,印度軍方的態度和政府是完全一致的,不存在軍隊‘另外搞一套’的問題,現在軍方所做的一切都是在貫徹國家的總體戰略。”成錫忠告訴《環球時報》記者,從目前看,儘管有些小媒體在炒作莫迪和軍方之間有分歧,但他認為,兩者之間不存在根本的分歧。在中印邊界爭端這個問題上,現在確實比較複雜。印度政府去年8月修改憲法,廢除憲法第370條和印控克什米爾持續多年來的高度自治“特殊地位”,接著10月正式宣佈成立所謂“查謨和克什米爾中央直轄區”和“拉達克中央直轄區”,將部分中國領土劃入印行政管轄範圍,遭到中方的堅決反對。這些都是印度的國家戰略,軍方只是在堅決貫徹執行,在邊界問題上步步逼進。此外,軍方領導人肯定要強調來自中國或巴基斯坦的威脅,特別是邊境地區的軍事建設和兵力部署,以此來爭取更多的軍費預算。

不難發現,印度軍隊無論在服役士兵規模還是軍費預算等各方面都一直居於世界前列,並且近年來有不斷上升之勢。舉例說,印度擁有世界上第二大規模的軍隊、世界最大誌願軍部隊、世界上第三多的軍費預算,並且是世界最大武器進口國。在瑞士瑞信銀行2015年發佈的報告中,印度擁有世界第五強的軍隊,而在世界軍力排名網“全球火力排行榜” 2020年的榜單上,印度軍隊已躍升為世界第四強軍隊,僅次於美、俄、中。

軍隊政治化傾向越來越嚴重

印度軍隊的前身是英國殖民者在印度建立的殖民軍。隨著英國於1947年結束對印殖民統治,這支殖民時期的僱傭軍為印度留下了一支海陸空完備的軍隊,然而這支軍隊中的軍官大多是英國籍,印度政府迫不得已開啟軍官本土化改革,這也讓軍隊空缺出了大量的高級將領位置,這些位置很快就被高種姓的家族把持。根據印度現行體製,印度三軍職業軍官不得競選公職,不得擔任內閣閣員。這也使得軍方長期以來專職國防,不問政事。

去年年底,針對印度各地持續發生的反對《公民身份法》修正案的抗議活動,即將卸任的印度陸軍總參謀長比平·拉瓦特將軍批評抗議活動領導者是在“引導大眾”實施縱火和暴力。《印度快報》稱,印度軍方一般對政治問題向來保持中立態度,不發言評論,拉瓦特這次算是打破了常規。這番言論引起了反對黨與退役軍官的強烈反對,國大黨成員沙馬·默罕默德反駁稱,“印度軍隊在世界上受到廣泛尊重的一個原因是其不幹預政治,這種政治言論不是陸軍參謀長應該說的。印度軍隊的政治中立性在任何時候都不能被破壞”。也有地方政黨負責人表示,“領導力是知道自己所屬部門的職責範圍”。

接替比平·拉瓦特陸軍參謀長一職的納拉萬今年年初表示,“武裝部隊應效忠於印度《憲法》所體現的價值觀”。當時有印媒分析認為,納拉萬此番話是在暗中抨擊當下很多現役軍隊高官大肆發表民族主義言論,迎合莫迪領導的印人黨政府的民族主義立場,試圖成為其退役後在政治領域謀求“上進”的敲門磚。去年印度大選前夕,當地主流媒體就對印度軍隊高層中風靡的這一“怪現象”進行激烈批評。捲軸新聞網的一篇報導披露,在印人黨母體國民誌願服務團的一場討論“邊民福利”活動上,不少印度現役和退役的軍官“身著製服”,為其活動站台。文章認為,印度部隊正在出現“嚴重的政治化傾向”,認為政客、軍隊首長和主流媒體都應為此負責,特別是政客們試圖利用軍事行動為其政治立場和政治形象背書,“這是非常危險的”。其實,近年來印度軍隊高官退役從政的,從中央到地方大有人在,如印度外交部前國務部長辛格。印度一位空軍前元帥的女兒談到這個話題時告訴《環球時報》記者:“這不是印度軍隊的傳統。軍隊應忠於國家,且遠離政治。”

印度陸軍退役將領龐納格告訴《環球時報》記者,保持中立是印度軍隊的重要傳統,主要體現在意識形態和政治立場兩方面,“但現在軍方越來越向國家政治舞台的中心靠近”。印度150名退役軍官去年就軍隊政治化問題聯署致信總統科溫德。分析背後原因,龐納格認為,印度國內外面臨來自內政、宗教、恐怖主義等多方面壓力,莫迪政府對軍方的依賴程度有所提高,“這在一定程度上助長了軍方高層的政治野心”。此外,如果軍方在某些有較大爭議的決定上能對政府予以堅定支援,“那麼他們在漲薪、晉職方面也會獲得好處”。

“印度軍方對政府決策的影響力有限,他們無法操弄權力,但可以賺錢。”一名印軍高級將領的家人這樣告訴《環球時報》記者。當記者和其聊到印度高等法院2019年宣判一名80歲高齡的退役陸軍少將因在一次國防採購中受賄被判刑3年時,他說:“這連冰山的一角都算不上。”在他看來,以前印度政府與軍隊的關係很簡單——“政府負責決策,軍隊無條件執行;政府從決策中撈取好處,軍隊從行動中攫取利益”。所謂行動,無非是軍事採購、軍事基建等,但他也承認,“現在軍隊的政治化傾向越來越嚴重”,這可能導致政府與軍方的關係未來發生某種微妙的變化。

印度軍人的社會地位高

在印度,軍人的社會地位較高,軍隊高層更是“高深莫測”。在新德里,經常可以看到各類軍車駛過,最常見的是印度本土“大使牌”或日本鈴木轎車。這類車輛往往窗簾緊閉,隔著紗簾隱約可見車里身穿製服、戴著蓋帽的神秘人物,車尾或車頭處懸掛的紅底或藍底“一星”或“Samsung”標誌表明了車主的特殊地位。印度軍方高層通常低調到根本接觸不到,這不同於印度的各部門文官,在媒體報導或各類研討會上總能看到文官的身影,而印度軍事人員幾乎很少參加各類開放的論壇或研討活動。除一些退役的高齡高級軍官,外界也幾乎很少看到他們公開撰寫文章,更別提接受外界的採訪報導。

2015年9月,印度少將馬力諾·蘇曼在“印度防務觀察”網撰文說,自獨立以來沒有任何一位政治領袖讓自己的子女參軍,此外,很多政治領袖並不具備足夠的軍事素養。在印度,任何毫無國家安全知識背景的政客都有可能被任命為防長。在蘇曼看來,士兵們並不是政客們可以拉攏的票倉,所以根本沒有“利用”的必要。他在文章中舉例說,曾有一位印度防長派幾名官員前往一線進行實地考察,軍方對此格外興奮,認為終於有一位防長重視軍隊。一位軍官在此後的一次聚會中對這位防長大加稱讚,但旁邊一位退休官員提醒他,“不要高興得過早,在軍方贏得好口碑是政客為了滿足虛榮……”

陸軍參謀長納拉萬近日向國防部長彙報時表示,印軍已在中印邊境實控線做好充分準備,在為長期活動堅守。納拉萬年初接任陸軍參謀長之際,《印度快報》將其描述為“言出必行的人”。納拉萬在就任前曾對媒體表示,“首要任務是要時刻準備好應對一切挑戰,並要時刻做好戰鬥準備,而軍隊現代化會讓這成為現實。我們將持續強化軍力建設,特別是在北部與東北部地區”。值得關注的是,在就任之初納拉萬曾對媒體明確表示有信心維護中印邊境地區的和平安寧,並借此為最終解決邊界爭端搭建舞台。

尼印領土爭端升級後,印度時事新聞網站“The Print”戰略事務編輯喬迪·馬霍特拉6月16日撰文說,“我們幾乎可以為納拉萬將軍感到難過,他在尼泊爾問題上做了完全不適宜的評論,他曾暗示尼政府的行為是受到中國的幕後指使”,對他的這種言行,最善意的解釋可以說納拉萬是個“大噴子”似的人物,他根本沒有意識到自己引起了一場外交事故,但這是像納拉萬之流人物常犯的錯誤,那就是“為什麼軍方參謀長會做出本應是外交部該做的評論”。

成錫忠告訴《環球時報》記者:“現在印度政府操縱印度教民族主義,如果想發動一場一定規模的對華戰爭,我認為,儘管印度軍方會服從,但心裡肯定也會掂量後果,其內部肯定也會有不同意見。”

成錫忠表示,他上世紀八九十年代在印度工作期間和印度軍方接觸很多,總的來看,印度軍方還是希望維護印中邊境的和平局面,不想挑起事端。進入21世紀後,成錫忠在聯合國系統任首席軍事觀察員期間和印度的維和部隊指揮官也有很多接觸和合作,感覺他們對華也比較友好。此外,值得警惕的就是美國對印度軍方的影響,在印度軍方,有一定比例的軍官是親美的。

(環球時報)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