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昊沒資格“恰爛錢”?
2020年07月12日08:37

原標題:秦昊沒資格“恰爛錢”?

原創 毒Sir Sir電影

世界上有一種爽不可替代。

叫“失而複得”。

比如一部《隱秘的角落》,當我們失去整個華語電影市場後,它托起2020中國影視的高峰。

世上又有一種恨特別鑽心。

叫“得而複失”。

比如秦昊。

《錦繡南歌》

秦昊粉絲第一反應:

恰爛錢了。

把剛從張東昇那積攢起來的“流量”,轉頭賣給一部古偶。

行。

Sir今天就劇論劇,解決三個問題:

《錦繡》算不算“爛錢”?

秦昊是不是在“恰爛錢”?

當以秦昊為代表的實力演員擁抱“流量”,該不該被罵?

毒飯們可以先想想自己的看法。

再聽Sir慢慢講。

《錦繡》是爛錢嗎?

這問題要分兩方面回答。

劇外,它的確像是。

觀眾反應一言難盡。

李沁+秦昊的陣容,目前看算比較“神仙”了。

一個穩步上升的小花,一個勢頭正猛的文藝男神。

開始,觀眾似乎也認。

上線當天豆瓣評論區就湧入一片五星。

可翻進第二頁……簡直天堂地獄。

集體一星。

統一又詭變的場景,Sir察覺到不對勁。

再細究下去。

點進豆瓣【自由吃瓜基地-保護女童姐姐來了】小組里。

網友舉出各種疑似“水軍”的證據。

劇外爭議沒有停止。

《錦繡》主打賣點是“原創力”。

開播即打臉。

畫家古戈力微博上質疑道具組中製作的面具,疑似抄襲原創畫稿。

片方態度不錯,緊急與畫家取得聯繫。

於是,Sir今天再去看,上面那條舉報抄襲的微博果然不見了。

當然關於“原創”的吐槽也沒有停止。

總體看,製作方還是走了傳統古偶的“流量”那一套。

靠著拚湊、借鑒、控評,把劇順利推出。

劇外的混亂,敗了不少路人緣,也讓《錦繡》無意外被蒙上“爛劇”陰影。

劇內真正質量如何?

Sir相信眼見為實。

《錦繡》的故事略顯老氣。

主線是一出不斷糾纏的冤家相愛。

副線穿插朝廷、宮廷、家庭間的互相鬥法。

南北朝時期,俠女驪歌(李沁 飾)為報家仇國恨,奉命刺殺彭城王劉義康(秦昊 飾)。

不過驪歌誤會了。

彭城王只是表面昏君,實際是被劫持的好帝王。

兩人恩怨Sir看了12集還沒講明白。

剩下的愛情故事,還有41集可以慢慢注水講。

拖可以忍,Sir有倍速。

但這故事發展,怎麼老覺得哪裡見過?

開篇最大一次反轉:

驪歌一介江湖中人,憑藉死去師妹的手環,進入朝中大家族沈府。

搖身一變成為名門望族的嫡女。

主角光環閃瞎狗眼。

瞬間,Sir穿越回多年前那個西山圍場。

乾隆皇帝帶著五阿哥捕獵。

五阿哥身手不凡,瞄準了一隻梅花鹿,可箭頭一偏,射中一位大眼女生。

女生的包袱里,掉出一卷畫和一把摺扇。

皇帝一看,吃驚地瞪大眼睛……

這!是我跟夏雨荷的靡靡往事!

對!你是我女兒!

沒完。

驪歌一邊在府里當著大小姐,一邊不忘拯救蒼生報仇雪恨。

對犯罪分子監視時,偶遇城內第一高富帥彭城王。

彎刀出鞘,直抵喉嚨。

彭城王被女俠的氣勢嚇慫後退好幾步。

心裡卻想:

這女生,有性格~

之後驪歌又按編劇要求負傷暈倒在大街(沒錯就是這麼隨性)。

巧了。

此時城內第二高富帥精靈王,不,竟陵王(六王子)路過此地。

英雄救美?

小看她了。

短暫交談後,驪歌神奇般醒來。

並神奇般跳下馬車,健步如飛地謝絕王子的挽留。

看這輕盈的背影,王子落寞。

心裡卻想:

這女生,有性格~

一來二去,驪歌不費吹灰之力就俘獲本劇兩位最強男主。

Sir心裡突然又有一道強光閃過。

穿越到那個紫禁城里的小涼亭。

小燕子為逃出宮,假扮小太監偶遇五阿哥和爾泰,三人大打出手。

和驪歌一樣。

這位“有性格”的女生,同時迷住了五阿哥和爾泰。

唉,2020年了我們還在“抄”用爛的表情包。

創新能力的疲軟,也是觀眾如今聞“古偶”色變的一大原因。

即使與同類型對比,《錦繡》也不算上乘。

最大差距,在於“劇力”。

一部劇能讓人可感、共感,不只在於衝突的安排是否恰當、密集。

更在於對衝突的鋪墊是否到位。

同樣的情節。

手足犧牲。

去年《慶餘年》播出時,滕梓荊慘死衝上熱搜。

這就是劇力的表現。

可觀眾為什麼哭?

哭,90%來自我們對滕梓荊這個人物此前累積的情感。

他死之前,劇中花了大量篇幅,細緻講述滕梓荊曾經的經曆,對家庭的擔當與遺憾,對主角範閑的忠義。

他的死,才夠重量。

反觀《錦繡》。

第一集就手足犧牲,驪歌師妹在刺殺行動中,為掩護驪歌而慘死。

儘管李沁這段哭戲很穩。

Sir卻面無表情。

不是Sir不想傷心,而是,這所謂“師妹”出場後。

僅僅跟驪歌洗過一次澡,講過兩句對白。

死的,就是個走過場的工具人。

《錦繡》劇情上的硬傷在於為衝突而衝突,而忽略衝突之下真正柔軟和感人的顆粒與情感邏輯。

當然,它並非一無是處。

12集看下來,亮點不少。

第一集的打鬥,雙方在飄舞的帷幔中追擊、刺殺。

意境高、視覺衝擊強。

分鏡切得有點亂,但能看出下功夫了。

還有劇情以外,目之所及的佈景、服裝、打光、配樂……

都能看出沒有怠慢。

目前《錦繡》豆瓣評分6.3,2w人打分。

Sir認為這個分數比較公允。

如果Sir來打分:

劇情5分;表演6分;製作7分。

如果僅看劇集,《錦繡》算不上那種態度不良的“爛劇”。

只是平庸。

秦昊是不是在恰爛錢?

換個問法:演員是否在劇中盡力了。

留意Sir對《錦繡》的表演打了6分。

其實應該更高。

演技,本就是一個很玄妙的東西。

它背後有導演的調教、剪輯的功力、劇情的襯托,甚至觀眾對演員的濾鏡也是打分項之一。

秦昊和李沁的演技都在不同程度被劇情拖累。

脫離劇情拉出片段,不失精彩。

李沁揭穿綠茶妹妹的陰謀。

本來是大快人心的橋段,李沁卻沒有放開演。

肢體沉穩,眼神堅毅,但你放大看她臉部的微表情——

那暗暗的小得意,還是按捺不住的。

秦昊也不輸。

用他自己的話說:霸道總裁也有不同演法。

把他的表演切割,能發現秦昊說的不是場面話。

秦昊演霸總,肢體與表情是兩套不同體系。

看手腳,拔髮釵,撩頭髮,還故意停頓個兩三秒。

嗯……

是誇張的,故作姿態的,是“油”的。

而不同於傳統霸總在於。

秦昊的臉,穩住了。

沒有膨脹過剩的表演欲,輕輕帶過:

挑眉,淺笑,然後馬上收住。

配合李沁靈性轉動的眼珠,“甜味”有了,分寸也把握住了。

再看那些國內著名的“油王們”。

高下立現。

Sir的結論:

秦昊沒有在“恰爛錢”。

做好自己的事,拿到相應的錢,並用好的表現爭取拿到更多的錢。

天經地義。

作為一名演員,秦昊通過自己的實力,獲得更多機會,並完成好了自己的部分。

他守住了自己最基本的職業態度。

當然,有人還想反駁:

這可是秦昊啊。

不食煙火,只演文藝片,只演好劇,愛惜羽毛的秦昊啊。

別急,Sir接下來回答你。

《錦繡》兩位主演最近都跟“流量”沾上邊。

李沁,一年一度虎撲女神選舉上,一路過關斬將幹到了第二。

PK勝了許多“有輩分”的直男女神。

當中包括李嘉欣、周慧敏、張敏等。

最後也只是被高圓圓險勝。

許多虎撲用戶不服,說李沁是流量明星,李沁的粉絲用飯圈那一套“汙染”了本來純粹的女神選舉。

另一邊的秦昊則更主動。

親自承認想擁抱“流量”:

流量是沒錯的,因為你只有好大家看得多才有流量,這個是一個褒義詞。

秦昊還放過一句狠話:

絕對不會為了錢而接爛片。

打臉了?

值得商榷。

首先,演員是一個被動的職業。

接戲前,演員是“被挑選”的。

如果秦昊如某些人所希望的,固執於某種類型、某個導演,而不讓市場發現更多的可能性,職業道路會越變越窄。

接戲後,演員是“被塑造”的。

希區柯克說把演員當成“牲口”,雖然極端,但也證明許多導演在片場有著絕對話語權。

最終作品並不如演員所想。

別誤會。

Sir也不同意把這種“被動”當做藉口,它也是有底線的。

——不要把主動妥協,包裝成被動接受。

《錦繡》是秦昊第一次拍這種類型的劇。

一切都是陌生且新鮮的。

他還在摸索:

我之前接了一個叫《錦繡南歌》的古裝戲,台詞就是大量,但是另外一種拍攝方法,工業化的流程是我之前沒有去經曆過的,比如說它的鏡頭,10個機器,各種角度拍,那種東西,反而以前我也沒有接觸過。

“古偶”不是原罪;

以古偶為代表的粗糙製作才是。

“流量”也不是原罪。

依附於流量的自賤才是。

這一次,《錦繡》可能不是爛錢。

可如果秦昊繼續接第二部,第三部,且都是同一水準的戲。

它們遲早變成“爛錢”。

看看那些曾經想瘋狂吸入流量,並以此當資本的人去哪了。

楊冪。

被自己的粉絲砸場子:

拒絕嘉行劇,做個好演員。

這已經不是楊冪粉絲第一次倒戈了。

而她的上一部作品,停留在19年的《築夢情緣》,分數4.7。

baby。

上一部作品也是19年的《我是真朋友》,分數4.4。

如果說她們還能在僅剩的綜藝節目中得到機會。

那最近因流量崛起的肖戰。

也反被流量絞殺。

秦昊說的嚮往流量,並沒有錯。

而且許多我們印象中的實力演員,都紛紛開始擁抱流量。

19年張震的《宸汐緣》。

消息剛出,同樣罵聲一片。

Sir當時說:張震變了,但他仍展示出永遠不會變的部分。

果然。

劇集播完,豆瓣分數從6.1漲到如今8.3。

古偶史無前例的高度。

《宸汐緣》的成功不是張震一人的成功,但也成功消除了某種偏見。

今年。

陳建斌《三叉戟》剛結束,後腳3.4分的《愛我就別想太多》上線。

潘粵明的《龍嶺迷窟》剛下線,6.9分的《誰說我結不了婚》和5.3分的《局中人》又來了。

栽了。

為什麼栽?

不是因為他們擁抱“流量”。

而是“流量”本身的不穩定——

超出實力範圍溢出的流量,開始僭越。

這也是為什麼Sir不認為秦昊該罵。

Sir不反對我們對實力演員苛刻要求,對流量的警惕。

Sir反對的。

恰恰是我們對那些真正潛伏在流量池里渾水摸魚的容忍和視而不見。

最後,Sir搞了個小投票。

如果一個演員真心愛惜自己的羽毛。

真誠地紮根創作。

他一定想聽你們的答案。

當然。

也一定,不會從了你們的答案。

本文圖片來自網絡

編輯助理:小田不讓切

還不過癮?戳圖片試試↓

原標題:《秦昊沒資格「恰爛錢」?》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